發佈於:2014-01-16

香格里拉火災原因縣州2級說法「打架」


  

1月13日,雲南香格里拉縣政府召開通報會,稱獨克宗古城大火初步原因查明,系客棧經營者用電不慎。4個小時後,迪慶州表態稱,起火原因仍在調查中,否認了縣政府說法。居民稱:祖宗留下的都燒沒了。官方解釋消防栓無水:天冷被凍住了。

1月11日凌晨1點30分左右,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四方街發生火災,起火原因不明。火災發生後,當地武警、消防人員立即趕赴現場實施撲救。截至11日晚10時,經初步統計,火災共造成古城335戶群眾受災,其中燒毀房屋242棟,還造成古城部分文物、唐卡等文化藝術品燒毀。

京華時報14日訊 昨天下午,香格里拉縣政府召開新聞通報會,通報獨克宗古城火災初步原因為,如意客棧經營者唐某因用電不慎導致火災發生。4個小時後,迪慶州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州公安局副局長稱起火原因仍在調查中,並不認可縣政府通報會內容。

當地發佈縣裡說法被州否定
昨天下午4點40分左右,香格里拉縣常務副縣長劉秋生在新聞通報會上介紹,獨克宗古城起火原因已初步確定,是最初起火的如意客棧經營者唐某用電不慎導致窗簾起火。唐某,女,41歲,上海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但進一步準確起火原因警方仍在調查。

昨晚8點40分,迪慶州宣傳部門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州公安局副局長齊曉東表示,對於火災原因的調查取證,公安機關正在依法按程式辦理,目前工作有一定進展。一旦查明,將會通過救災指揮部新聞中心對外公佈。有記者問:「下午縣政府所公佈的火災初步原因是否屬實?」齊曉東回答說:「我剛才發佈的這個代表公安局。」隨後,記者又問他「那是否代表公安局否認了下午的那個結果」,齊曉東稱「我能告訴你的就是這個」,記者追問:「您是否認可縣政府所發佈的火災原因?」齊曉東說:「我們只認可這個(新聞發佈會所發佈內容)。」

受災房屋達343棟
據香格里拉縣政府通報,經核實,受災總戶數246戶,受災戶房屋燒毀343棟,轉移群眾2600餘人。
「事故僅造成一名輕傷住院患者,無其他死傷人員。」劉秋生說,事故發生後,縣委、縣政府展開緊急預案,按照讓受災群眾有飯吃、有衣穿的要求,發放大衣300件,礦泉水300件,洗漱工具300套,並保證每一位受災群眾都有飯吃。成立巡查醫療組,對古城週邊和集中安置點進行防疫消殺,免費發放各類藥品40餘種。

救助受災戶各一萬
據劉秋生介紹,到12日晚,除本地受災群眾(多數到附近親屬家中居住)外,已安置轉移受災群眾532人。當前香格里拉氣候條件嚴峻,讓受災群眾長期有房住、有飯吃、有乾淨水喝、有衣穿、有被蓋困難很大。災民的安置工作分為兩期,第一階段是10天,第二階段為半年,會給災民安排保障房,但具體能安置多長時間仍不確定。

目前,該縣按每戶10000元的標準,緊急下達應急救助資金400萬元;按每戶3000元的標準,下撥慰問金100萬元。在昨晚迪慶州政府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州財政局何局長表示,前天有人冒充迪慶州財政部門和紅十字會的愛心公益帳號,騙取香格里拉大火愛心捐贈基金。所以,昨天上午,州財政局在網上發佈了官方的捐款帳號,請公眾識別。

國家文物局
排查古城古鎮古村消防據新華社電國家文物局13日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文物局(文化廳)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級文物行政部門和各文物、博物館單位要加強管理,強化措施,改善防範條件,全力降低火災事故發生率。

獨克宗古城11日凌晨發生火災,古城歷史風貌嚴重破壞,部分文物建築不同程度受損。事件引起國家文物局高度關注。

《通知》強調,要將保存文物豐富集中的古城、古鎮和古村落作為消防工作的重中之重。並要求相關部門和單位立即行動,全面排查。《通知》要求各省級文物行政部門將本轄區內開展此次文物火災隱患排查工作情況和隱患整治整改情況於3月底前書面報國家文物局。

居民貸款修房出租災後欲哭無淚
昨天下午,獨克宗古城內部分消防人員已撤離,但仍有個別幾處廢墟不時冒出濃煙。被損毀的古城街道口仍有武警把守,本地居民可以進入古城收拾殘骸。「把這些沒有燒毀的木頭搬走,目前只能等待重建。」一個何姓當地居民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住,房屋的賠償問題目前也沒人答覆我」。

當地居民馮女士說,為配合古鎮建設,她貸款修葺房屋,現在房子沒了,沒有租金去支付高額的貸款,令她欲哭無淚。

「我們都是租戶,損失慘重。」一位銀飾店老闆說,他的店鋪經營兩年,被這次大火夷為平地,損失有百萬元,在沒有保險的情況下,這些損失不知道該怎麼辦。

據香格里拉縣政府通報,燒毀民房戶主除個別是外地人外,絕大部分是本地人,大多是出租,有些是一戶多租甚至層層轉租,有些商戶已交幾年租金有些未交;有些民房有保險,有些沒有;受災房屋有些是燒毀,有些是建立防火線拆除,有些是建立隔離帶拆除屋頂。這些複雜情況,給善後工作帶來了一定難度。群眾和商戶安撫任務重,本次火災發生時是古城最繁華的地方,對農戶和商戶造成的損失很大。

雲南香格里拉居民: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都燒沒了
(來源:央視)核心提示:針對近日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火災,343間民居被燒毀的結果,有當地居民表示,老祖宗留下來的什麼都沒了,並稱當時有人出價幾百萬的高價都沒捨得賣。此外,居民還表示,他們的生活來源也就靠這些祖宅的房租,而現在什麼都沒了。

央視《新聞1+1》節目臺本
解說:消防通道狹窄,救護設施簡陋,一個著名的旅遊勝地,一場大火又燒出了一堆問題。

古城商戶:全部都在裡面,一樣都拿不出來。

解說:消防官員早就發文提醒,古城居民也不斷有所反應,但這場火災能避免嗎?

聲音來源:雲南省公安消防總隊總工程師 楊瑞新:在恢復重建中,把公共消防設施給予完善。

解說:大火損失一座古城讓大家惋惜,《新聞1+1》今日關注古城大火,究竟該從哪兒滅起?

主持人 董倩:晚上好,歡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新年伊始又一座古城著火了,這些年我們總是能夠看到在不同的地方的古城古鎮著火的新聞,我們總是期望著這一次著火,能夠給其他的古城鎮提一個大大的醒,但是事情的不幸就在於,當我們把曾經著過火的古城鎮的這種事情彙集起來加以分析,你就會發現著火的原因居然高度的一致,而且消防的難度也別無二致。那今天我們就來分析剛剛發生不久的在香格里拉古城發生的火災。

解說:今天下午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火災的初步調查結果對外公佈。

香格里拉縣常務副縣長 劉秋生:初步認定起火原因是如意客棧的經營人唐英,她是上海人,女性41歲。因為用電不慎導致窗簾起火,引起了火災。

解說:今天當地政府也公佈了此次火災最新的損失情況。

劉秋生:初步核實,受災總戶數達到246戶,受災戶房屋燒毀343棟,到目前為止轉移受災群眾2600餘人。

解說:今天已經是火災過後的第三天,古城裡政府工作人員在挨家挨戶的統計財產損失,戰士們則在幫助部門居民轉移火災中遺留的物品,對於那些家園被燒毀的居民來說一切已經沒法改變,看著這些殘垣斷壁,大家很難相信眼前的一切。

聲音來源:雲南香格裡獨克宗古城居民 卓瑪央宗:老祖宗留下來的什麼都沒了,當時他們出幾百萬的高價我都沒捨得賣,就為了留份家業,我們的生活也就靠這點房租,現在什麼都沒了,真的是太可惜了,真的是太心痛了。

解說:卓瑪央宗家的老宅始建於清朝康熙年間,是獨克宗古城的重點保護民居,占地面積近700平方米,原本有三層都是土木結構,這把火帶來的損失真是難以估算。

電話採訪
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居民 卓瑪央宗:像藏經堂裡邊擺設的唐卡,還有那些經堂裡面整套的東西,還有外面藏式的火塘上面架的銅器的三角,那些都是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東西,我實在無法用現在的市場價格來估計我的這些東西值多少,包括我的房屋在內。

解說:卓瑪央宗說,她是著火當天淩晨三點趕到現場的,心急如焚的卓瑪央宗只能站在附近的廣場上眼睜睜的看著火一點點的燒到了她家,直到把她的家燒成灰燼。

卓瑪央宗:過去我們這邊古城也是發生過火災,當時燒的是三家,那時候燒的時候,那裡也到不了車,都是靠我們群眾跑上去用盆,用桶打來水,把屋頂上的木頭全部掀開以後,是控制住了火勢。

解說:這場大火,當地公安、武警、森林武警、預備役官兵等被全部動員參與滅火,然後火情卻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控制,由於古城房屋大多以土木結構為主,再加上古城順坡而建,起火點位置在低點,順著坡往上燒,特別容易造成火燒聯營。此外古城街道房屋密集,起火點的方向的小路只能一人通過,大型的消防車和設施都過不去,導致很多設備不能到現場撲火。與此同時,整個古城只有一個消防蓄水池,大概蓄水800噸,只能連續作業十分鐘,水一旦用完需要調水,最近的調水水源的距離長達1.5公里,在滅火時水也供不上。

董倩:現在是9點36分,在我們節目直播的同時,在迪慶州的州政府也正在進行一場新聞發佈會,那麼我們接下來就連線本台的記者崔晨韜,請他介紹一下相關的情況,崔晨韜。

本台記者 崔晨韜:主持人您好。

董倩:請給我們介紹一下相關的此時此刻記者會的情況。

崔晨韜:好的,那麼這個新聞發佈會是剛剛結束,那麼這場新聞發佈會是由迪慶州政府主辦的,在新聞發佈會上迪慶州公安局的副局長齊曉東表示,目前火災的原因的調查取證工作正在依法按照程式推進,工作有了一定的進展,火災原因一旦查明將第一時間通過指揮部和新聞中心向媒體和社會各界發佈,那麼在這場發佈會上迪慶州公安部的副局長齊曉東並沒有對今天下午由香格里拉縣政府召開的發佈會上提出的這個火災初步調查原因進行評論。

董倩:好,非常感謝崔晨韜,那由這位記者的介紹,我們知道現在當地的這種對於火災的調查情況已經進入到了公安的進入階段。那好我們來經過今天下午四點半香格里拉縣政府公佈的資訊我們可以知道一些對基本的一些東西,比如說起火點是在哪,起火的原因大家注意是一個客棧用電不慎。換句話說是因為電線線路是這場大火的導火索,那麼火勢蔓延的原因又是什麼呢?我們同樣通過火災當天迪慶州的常務副州長張志軍他說了三條,第一、古城內的建築大多都是土木結構的,風一大然後火就迅速的蔓延。另外這個道路非常狹窄,救火車進不去。第三,由於天寒地凍氣溫極低,所以水壓不足,給撲救帶來極大的苦難,我們來看不管是土木結構,還是到非常狹窄,這兩點恰恰是香格里拉古城成為月光古城的這樣一個特色,特色不應該成為救火的障礙,咱們再來看第三條天寒地凍,氣溫極低,請問天寒地凍,氣溫極低是今天才發生的嗎?這個氣候和氣溫的現象應該是年年如此,一直要到火災發生才會成為一個給撲救帶來極大困難,應該這也不應該成為一個原因。那麼我們來看一下,在本台記者在採訪中還有這樣的兩個發現,那麼就是關於有一個叫雙消防系統,關於這個系統我們應該給大家做一個解釋,這個月光古城是獨克宗古城是有1000多年的歷史,以前這個城是沒有消防系統的,那麼直到近些年州政府、縣政府才花了鉅資,把這個消防系統給建立起來,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消防系統只能建立在戶外。那好了,就造成了兩套消防系統,一個是市政消防系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數量不足,沒有明顯提示,有的甚至被住戶給掩埋了,所以火災最開始發生的時候,沒有發揮作用。另外一套就是古城的消防系統在2012年5月份的竣工,剛才我說的,建設的時候沒有充分的做好保溫的處理,導致臨到用的時候結冰而沒法用。就這樣,古城的兩套的消防系統在關鍵的時候沒有發揮它應該發揮的作用。如果我們順藤摸瓜的話,這個大火的導火索因為客棧的電線,那麼它火勢的蔓延是因為消防栓,那我繼續深究下去的話,這個大火的根源到底又是在哪裡呢?我們繼續關注。

解說:「古城由於建築耐火等級低、建築佈局特殊等原因,消防安全現狀不容樂觀。」這是2012年來自于雲南迪慶消防支隊放火處處長康志紅所寫的一篇名為《淺談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消防安全現狀及對策》文章裡的內容,裡面還提到獨克宗古城每幢建築的屋面相互毗連,既無防火牆,又無防火間距,如果一處起火得不到有效控制,就容易形成火燒連營的局面。如今面對這起因用電不慎而引發的大火,這篇文章在2012年的擔心,今天成了現實,而對於古城裡的居民來說,用電問題他們也一直有擔憂。

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客棧經營者 郎加:非常的恐怖,(之前)我和我老婆去四方街跳舞的時候,電線就著火了,然後就停電了,老的電線還沒接好,以前老電線電壓不夠,電線以前很細的,現在古城用電越來越多,負荷不夠,我親自看到這些電線就著火了。

解說:郎加,兩年前從四川甘孜來到獨克宗古城開了一間客棧,事實上一些經營者在很早以前就發現了古城裡老舊的電線問題,他們也向相關部門反應過。

郎加:差不多五年前我的好朋友,他說這個電線的問題,這些問題香格里拉那邊90%都是木頭結構的,它最怕這個,然後他好像去了香格里拉縣政府好像去了三次,但是沒什麼反應。

解說:知道隱患卻未必就能放緩于未然,除此之外對於一座擁有1300年歷史的木質建築為主的古城,為何從前從未發生過大規模的火災,卻在如今發生了呢?

電話採訪
雲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居民 紮西•魯茸江參:原來古鎮居民自己救火的時候,就是哪棟房子著火了,第一時間首先把著火房子周圍的那幾棟房子的房頂給掀了,會在每個房頂上分幾組人,用水澆濕房子,不要著火再擴展過來,水是從古城有口古井,老百姓排著隊然後拿著盆子、桶排著隊接力地往火災運水。

解說:曾發揮作用的老辦法掀房頂,如今已不能起效,因為在去年9月份迪慶州地震不斷,當地政府考慮到群眾住房安全,發放補貼,鼓勵群眾把屋頂用螞蟥釘加固,屋頂背風是否是此次火勢蔓延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現如今的香格里拉已是中國旅遊的聖地,在2012年香格里拉縣接待遊客757萬人次,旅遊收入70億元,旅遊人次和收入均占到全州約四分之三的市場份額,而旅遊經濟也給古城的建築帶來了變化。

郎加:原來古城的空地有很多開客棧的人,全部用老木料重新建起來的房子,比如說以前的房子只有一樓,他們建成二樓,現在建成三樓,一般古城高就是只能建二樓,三樓不能建的。有些人聰明把這個木板加長一點,然後在這個上面,有很多客棧都建了三樓。

解說:頻繁新建的建築不但使得古城顯得更加擁擠,也破壞了古代原本科學的空間格局。在今天《人民日報》的一片報導中,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文物管理所所長李剛表示說,獨克宗古城早前並非都是鱗次櫛比的房子,建築之間的空間包括放火通道,堆肥料的地方,專門堆柴火的地方等,甚至還有菜地等,這在防火防盜上起到了很大的緩衝作用。以前獨克宗古城臨街的建築都是一層,建築之間形成的層疊式結構有利於救火,而反觀現在的古城建築街巷的古代軀殼和現代使用功能擰巴在一起造成許多不變,甚至是安全隱患。李剛所長還分析說究其原因其背後經濟利益的驅使和城市管理的缺失難辭其咎。

董倩:如果您注意的話,在剛才的短片中提到了一篇文章,而這篇文章的作者恰恰是雲南迪慶消防支隊的一位專業人士叫康志紅,他寫的一篇文章是2012年的時候就寫了,那麼他在分析古城消防安全的現狀及特點的時候,請大家注意前三條,一個是建築耐火等級低,火災蔓延迅速,建築的特殊的佈局導致火災的危險性大,還有就是消防通道,消防設施不能滿足這個要求。請大家看這三條跟剛才我們來分析的,這個州政府所提供的火災的原因是不是高度的一致?那剛才的短片中還提到了當地的居民,那麼當地居民的一些本能的觀察,再加上一些專業人員的精准的分析,為什麼就沒有引起了足夠的重視,接下來我們不妨聽一聽另外一位專業人士,雲南省公安消防總隊,總工程師楊瑞新的解釋。

雲南省公安消防總隊總工程師 楊瑞新:一個最難的問題就是,比如說房子密度太大,間距太窄,你沒法去拆它,因為尤其是這一類的古城,你說你要拆它,那麼文物部門也好,還是管理部門也好,他從他的管理規定上是不允許我們去做的。你要你要拆掉中間的房子或者什麼的,那麼沒有嚴格的審批程式,我們是根本不可能去拆掉,我們只能在某一個部位我們採取一些防範的措施,增加一些防範的手段,技防人防這樣一塊兒來做才能做得到。

董倩:讓專業人士一分析,問題不僅沒解決,反而問題來了。你看每個部門似乎都在做著消防,都在做著消防措施,但是為什麼大家在一起的時候這事就擰巴了呢,這是一個問題。另外我們也瞭解到,原來這個古城做過一次改造,那麼改造的時候在主街區能夠按照國家的規範相隔相隔多少多少米,而且主幹道上還都按照國家規定佈置了消防栓,但是在下街區裡就做不到了,可見有了這個規劃你不落實也照樣沒用,那古城的消防安全措施要怎麼做我們繼續聽楊工程師的說法。

楊瑞新:作為古城的消防安全的措施,我覺得應該是從兩個方面來考慮,一個是從長遠的方面來考慮,站在長遠的方面(來說),在開發尤其是把它開發成旅遊小鎮的時候,應該有一個合理的規劃,對我們的建築要有一個準確的評估。它能不能開發作為比如經營等場所,要是作為這些場所使用,我們應該怎麼樣配置相應的消防設施,尤其是一些自動的消防設施,這就需要我們從長遠的法規標準來規範它,需要我們從整個古城建設規劃,或者是開發性的規劃來統籌它。

董倩:古城的特色恰恰又是消防的軟肋,那該怎麼辦,是視而不見長期抱有一種僥倖心理,還是說長痛不如短痛,趕緊把這個問題早早的就解決掉。我們總是說在古城開發還有保護的問題上總是兩難,其實你要想清楚一個這樣的問題,就是旅遊的開發的確可以使這個古城迅速在經濟上有氣色,但是心真的不能急。有一句話叫心急如焚,如果說你真的心太急的話,恐怕這樣的一語成讖。那我們剛才一開始就說過了,反復這些年都有古城古鎮被燒這樣的消息,進入我們的視野,但問題是我們在不希望下一個發生的時候,就會發現每一個古城這一次被燒,它既是下一個的前車之鑒,又在重蹈上一個的覆轍,這個問題到底怎麼能夠解決呢?我們繼續關注。

解說:去年3月11日,雲南麗江古城景區發生了火災,13戶103間建築被燒,去年4月19日湖南鳳凰古城發生火災,整個酒吧被燒毀,去年4月23日雲南大理古城一發染店鋪引發生火災,明火持續一個多小時,火災隱患一直就是古城鎮的威脅。

解說:既是古城鎮就有文物保護價值,不能拆除,只能防範,消防部門表達的似乎是一種管理上的無奈,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向國家文物局表達的則是另外一種情緒。去年麗江火災後兩三周,世界遺產中心通過郵件質詢國家文物局,要求中國在世界遺產大會上對麗江火災做出解釋報告,而這已經是世界遺產中心連續三年要求雲南麗江做出保護狀況說明。屢次被世界遺產中心追問包括狀況,麗江的古城保護應該引起重視。

播音:麗江古城內延期的納西族院落,以南澗納西族原居民的蹤影,取而代之的熱鬧的店鋪、餐館和喧鬧的酒吧。

解說:聯合國世界遺產中心前兩次之所以要求麗江古城就保護狀況進行說明,究其原因正是過度的商業旅遊開發。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副主席 郭旃:現在錢多了,如果理念上不去,那麼這個遺產的保護就會面臨一個很大的威脅,然後另外一個就是所謂文化搭台,經濟唱戲呢在世界遺產裡行不通。

解說:然後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恰恰是麗江古城在1997年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後才出現了過度商業旅遊開發的情況,而過度商業化也為古城的保護,特別是火災的發生埋下了巨大隱患。

播音:這場大火還引發了人們對麗江古城過於商業化的質疑,商鋪密集,一火而牽全身。

解說:火災隱患何以消除?恐怕不是文物難拆就可以解釋的,事實上古城也不可能完全滿足現代消防的要求,在過度商業化的背後我們只能從古城的管理和保護上尋找原因。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 童明康:還是重視的問題,凡是重視的地方它就會搞得更好一些,如果要是重視不夠,有的甚至是把這個經濟效益放在第一位,或者是作為唯一目標的話,就會管理方面,在這個展示方面和吸引遊客方面都會存在一些問題。

解說:今天審視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大火的因與果,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它幾乎是去年麗江古城火災的翻版。

董倩:古城走過千百年是不是真的就逃不過一把大火的宿命,接下來我們就連線一位專家,來自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的張松教授。張教授首先我給您提一個問題,我們老說比如說分析香格里拉古城的時候,就會說因為我是木質結構,因為我的街道窄,所以可能這個火災就難以避免。但是我就想問您比如說在日本奈良京都它也有一些木質結構,它也有一些非常閉塞的街道,為什麼人家就不發生這樣的火災?

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 張松:我覺得還是一個管理問題,因為在這個古城如果面臨人為的破壞,大家會譴責會過多的關心,但在古鎮的發展旅遊各方面好像勢頭都不錯,在這個關心的外表下面,隱藏著一些安全的隱患,我們往往就會忽略掉了,也就是說我們比如說保護的規劃裡面,要求消防的設施沒有提前到位。剛才講的古鎮的狀況已經說明了這個狀況,其實除了基礎設施,硬性以外還有軟體。比如日本的話,他們古鎮的居民會在一定的時候都要參與消防或者其他防災的演練,回去看這些設施的完好性,不會說出現了火災,我這個東西會有故障的,或者是不能達到要求的,這種現象是不大可能在日本出現的。所以總的來講,還是說我們的保護控制對它影響會受別人的職責,理當要他控制的時候,他說發展的很好,但是如果不對,他進行有效的控制管理,出現大的問題就是整個大的災害,所以這個教訓的是必須吸取的。

董倩:張教授非常抱歉,因為我們給您的時間很有限,希望您能夠更簡短的回答,這樣您能夠有多回答我兩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這個現在有一個什麼共性呢?古城有名了,所以人來的就多了,人來的多了,配套就多了,配套一多了,城市就擁擠了,小鎮就擁擠了,這樣一來安全隱患就多了,你覺得這個圈子怪圈能不能打破?

張松:應該要打破,因為這是我們的古鎮旅遊有效的利用也是鼓勵的,在這個利用的前提下非要保證它的安全,如果安全沒有了,其他的就都沒有了,所以必須要進行一些調控,一些管理,包括各個方面的,只要有效的措施就是說居民也好,投資方也好,大家共同參與到這個裡面來,知道它的困難,但是要想辦法克服這個困難,一起來努力。

董倩:張教授最後一個問題給您,現在這個大火燒毀了三分之二的獨克宗古城,接下來一定是重建,那麼在重建的過程中,計畫應該是什麼樣的?

張松:我是覺得不要盲目的、快速的為了好像掩蓋這個過失,然後快速的重建起來,就是要更多的仔細的研究這些問題是怎麼產生的,同時既要考慮傳統的規劃的理念,又要把先進的消防的東西事先把它放進去,然後要逐步的、有效的推進,也要保護風貌,也要解決這些隱患。

董倩:好,非常感謝,非常感謝,納西族名人宣科曾經說過一句話,他說麗江古城是一堆堆數百年的乾柴壘起來的木房子,七級大地震震不垮它,一把大火卻能讓它毀滅,所以今天我們不僅關注是在香格里拉的大火,而是懸在每一個古城身邊的大火,怎麼能夠滅了它。

官方回應香格里拉大火災消防栓無水:太冷被凍住
中新網香格里拉1月13日電 11日凌晨1點37分,香格里拉古城發生大火,焚毀古城中百餘建築,經濟損失無可估量。人們在惋惜這樣一座集區域民族風情、傳統文化、特色建築於一體的歷史名城毀於一旦的同時,也在紛紛質疑一把火何以燒掉半座城。

「當時我們去救火,消防栓沒有水,全靠消防車從距離這裡一公里左右的龍潭吸過來的。」親歷此次大火的受災民眾金森介紹。

由於救火時消防栓無水,拖延救援,火勢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得到控制,大火燒至當日下午四點多才被全部撲滅。對於此事,迪慶州公安消防支隊支隊長陳天昌則回應稱,「主要是消防栓水口結冰,這個問題古城管委會向我們就報告過。」

「關於這個消防栓沒有水的問題,我們還要進一步做測試。並進行全面的客觀的深入的調查。」陳天昌表示。

這場大火燒掉了香格里拉古城的記憶,惋惜之餘,也提醒現有的古城與傳統文化風景區,消防問題應該加強。以避免此類災難再次發生,燒掉民眾對城市管理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