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1-04

中國的西藏政策仍在持續消滅藏語文


  

『2014年1月3日達蘭薩拉報導』過去60年來,事實再再表明,中共在西藏進行「文化滅絕」。隨著西藏的遺產及其對人類豐富的貢獻瀕臨滅絕和消失的危機,我們必須盡一切的努力,透過藏語文的教學來推動藏語文,藉以保存西藏的文學和文化。被破壞的文化,是無法在一朝一夕就能夠恢復的,一旦遭中共根除,藏人風格將會完全被消滅。

世界歷史上,語言的保存是國家認同問題,語言定義了文化。藏語文遭到中國政府透過學校的教學、逐步地讓中文取代了,這是當前藏語文蒙受的滅絕危機,目的是讓中國孩子能夠贏過西藏孩童。

佛教文化依賴於豐富而發展良好的語言傳播,我們稱之為藏語文。標準的藏文是基於西藏首府拉薩,也屬於中央藏語、衛藏方言。出於這個原因,標準藏語通常被稱為中央藏語。藏語有幾個分支,像是康巴藏語和安多藏語。標準藏文書寫是基於古典藏文,是高度保守的。我們語言歷經複雜的歷史發展,竟可以在短短幾代任由中國的政策從學校中移除。

2010年10月,數千名來自西藏東北四個不同地方的藏族中小學學生走上街頭示威。他們都懷著一個簡單的目標:為藏文發聲。

世界各地的許多藏人知識分子紛紛表達了他們對於藏人學生挺身抗議中國教育改革感到擔憂,這項教育改革旨在慢慢地將藏語文授課在他們的學校之中連根拔除。西藏各地一系列的抗議反應出,中國政府既定的意圖,遏制或消除學校之中使用藏語文。

就在西藏2008年3月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之後,中國表示,在西藏將要拿出一項法規來規範藏語文的使用,並且有助於推廣。

西藏人民需要保存他們的語言,因為語言是鞏固文化與身份認同的問題。但是,很顯然的,中國當局不接受藏語文為西藏人民的母語;中共當局認為在西藏進行學制改革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案,從而秉承國家蘇聯獨裁者理論,「摧毀一個國家,首先要摧毀這個國家的語言」。

目前世界現存語言大約6909種,只有2000多種語言有書面文字,2500種語言瀕危。世界上大多數的語言是相對少數人使用的語言,一種語言講的人約是5,000-6,000人。300種語言少於超過100萬人使用;大半的語言都少於10,000人使用,四分之一的世界語言和大部分手語少於1000人使用。超過80 %的世界語言只存在於一個國家。因此,藏語是最新瀕臨滅絕的語言之一。

由於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種族主義,讓其他民族和西藏人民的母語遭受凌遲虐待,如在東土耳其斯坦和內蒙古,中國政府硬是犯上了「語言滅絕」的暴行,並且違反聯合國滅絕種族罪公約的規定。該公約定義滅絕種族罪,即是指人為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人種、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行為。因此,西藏人民可以透過在國際法庭就中國對不符合聯合國章程和「滅絕藏語文」所做的不公正惡行提出申訴,將中國政府繩之以法。

中國表示,其憲法賦予少數民族在教育和日常使用自己語言的優先權利。使用藏語文,這是西藏自治區的官方語言,也涉及在公共場所的強制性。然而,雙語的廣告招牌、車牌、路牌和店家多已在最近幾年消失;尤其是名牌和官方會議的橫幅僅顯示以標準的中文書寫。

此外,在高速公路上開著車、在機場候機、在汽車站或火車站很少見到藏語文的標示。事實上,即標準中國語言的口語和書面被廣泛使用在西藏的教科書中、廣告招牌、官方文件和正式會議之上。由於中國居民較於藏人的比率較高,也意味著中國可以名正言順地將藏語文從牆壁上移開,並使用自己的語言來代替。

中國政府應該在法律範圍內讓所有公民享有平等權,而沒有任何歧視。中國的每一個公民都應享有受法律平等保護的權利;平等保護應在不帶有任何歧視之下適用於所有的公民。我們必須努力地說服國際社會,不能允許中國政府繼續在西藏以「煽動國家分裂的活動」來虐待和執行更多不同形式的種族滅絕。為了要指責分離國家罪名,通常會說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是同一個國家的人民,大家都知道這完全是錯誤的。兩個國家被迫連在一起,總是有所差異性,並以此為理由來進行鎮壓,其實是為了進行種族滅絕的偽裝。

藏語是宏偉、功能強大的語言,有趣的是在於自己的權利。但更重要的是,西藏的知識不僅顯著地為世界的和平與和諧做出了貢獻,同時也帶給信眾佛法的學習和實踐。事實上,研究藏語文其實是實踐佛教的靈魂,甚至許多科學家認為可能對現代科學是一項重要的影響。

最後,我們都知道全體人類都是生而自由、享有平等的尊嚴和權利。所以每個人都應該享有一切的自由權利,享受他們在中國憲法言明對於種族、膚色或民族沒有任何分裂和差別形式的自由。藏語文的滅絕是對藏人的凌虐與屈辱。在西藏,中國共產黨當局不接受和尊重藏語是藏人的母語,意味著中共當局如同蘇聯獨裁者一般,禁止在被佔領地區使用當地的語言。西藏人民堅信,這是非常大的錯誤和無知,以及疏忽地拋開其他,如言論自由和教育等基本權利。藏語文驕傲的活著代表了對於這麼多瀕危語言的希望。語言不僅是表達的一種手段,也是看待世界的方式。值得驕傲的是,無論是西藏境內外的藏人皆努力地保存其語言文化能夠活著。語言是文化的靈魂,一旦失去了,那麼可能將會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