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2-30

尊者:接受宗大師的建議、鼓起勇氣


  

『2013年12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南印度卡納塔克邦拜拉庫比:達賴喇嘛尊者在2013年12月24日清晨,從班加羅爾抵達拜拉庫比。為了旅途的順利,尊者一行在曼迪亞稍做休息,然後再次出發前向新聞界發表講話。

尊者告訴他們,他要到拜拉庫比的藏人定居點接續去年展開的一系列佛法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the Stages of 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是印度大師阿底峽尊者傳入西藏。這次的講經法會預計10,000多名僧侶、藏人和外國信眾參加。

尊者告訴記者,藏人依然非常感懷邁索爾邦前首席部長、已故的斯達瓦納哈利•尼加林迦帕(Siddavanahalli Nijalingappa)的恩德,給予流亡藏人許多的幫忙,提供土地讓流亡藏人建立了農業社區。除此之外,西藏人民重新建立幾座大寺院的佛學院,吸引了來自喜馬拉雅地區、蒙古、俄羅斯蒙古共和國和亞洲其他地區的非藏人學員前來學習。

大約在中午時到達色拉寺,尊者受到格魯三大法座座主甘丹赤巴、蔣哲曲傑仁波切和夏巴曲傑仁波切,以及色拉寺住持的熱情迎接。在登上法座前,尊者向神聖的法像禮拜。在祈請佛法興盛時,持誦16羅漢,並且發送了茶和吉祥飯。

尊者發言表示,「我們聚集在這裡進行《菩提道次第十八大釋義論》的教授。在此,問候大家、住持、堪蘇、寺院官員和所有的人們,顯然有1000多名外國信眾登記前來。在這之後,我將參訪班加羅爾附近的學校和大學,然後前往哥印拜陀參加吠檀多一門教派(羅摩克里希納教會)的創始人辨喜大師(Swami Vivekananda)紀念儀式。我還將拜訪印度教的修行者,靜語了27年,這種修行需要深刻的正念和決心。我曾在一次閉關時靜語一個星期,但常常有要說話的衝動。

「很高興能夠在這裡,看到我們的寺院仍然保持學習和實修的傳統方式。拜拉庫比是最早成立和最大的藏人定居點之一。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老一輩,經歷千辛萬苦才建立了農場。新世代的年輕人目前都有接受教育,我們需要努力去看看如何才能夠改善並受益於他們的技能。今天,定居點的領導們不能只關注你們已經完成的進度,應該向人們徵詢看看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

尊者說,寺院機構像這樣投入佛法的研究,保存傳統。從而在非常艱難時期裡,將珍貴的經論文本和傳統保存了下來。「大家非常努力、也已經盡力了,但我們應該記住曾在這裡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的先人與前輩。我們會記住他們一代傳著一代建立定居點的恩情。」

「我們也有祖古,這是從噶瑪巴和桑頂.多吉帕姆開始傳承下來的一項傳統。他們多世深受崇敬與愛戴。正如宗喀巴大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提醒了一名喇嘛應具備的學習、知識和體證。」

從色拉拉基寺,尊者前往不遠處的色拉昧,這是尊者第一個星期的下榻處;之後,將會住在色拉傑。而明天展開的講經法會將在色拉傑的廣場舉行。

「正如我常說的,我知道大家在色拉寺、甘丹夏孜寺渡過了不少的困難時期,但大多數的僧人,藉由常識和智慧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再一次的感謝大家。這個問題並不僅跟我有關,而是關於維護宗喀巴大師的傳承,這是導次第完整的方法和智慧。宗大師著作和教言的獨特,完全是因為宗大師基於龍樹菩薩和他的追隨者的論著所作,具有徹底性和包容性。

「寺院裡有人說,『我們真的很高興,尊者可以來訪,但是惡魔伴隨著。』所以,我們真的需要保留宗大師純粹的傳統,像是塔桑洛札瓦(Taktsang Lotsawa)譯師,剛開始批評的不得了,但最後卻成了宗大師的崇拜者。宗大師的觀點和他實修密集金剛、勝樂金剛和大威德金剛是完美無瑕的,但多杰兇天敗壞了此一傳統。有一段時間我也修了這個護法,當然是一個缺憾。但我意識到了我的錯誤,也看到了五世達賴喇嘛提出的真相,所以在這裡不得不說實話。」

「我們所講的靈性導師,冥想神和保護者,應該是文殊菩薩,但兇天僅僅是激進且憤世忌俗的神袛,赤江仁波切對待他就像一個僕人,根本不能作為依止的對象。」

「當然,談到佛法的實修時,你有權去進行你想要的,但你不應該虛偽,例如,對著我告訴我,你不會這樣做,但卻在背後修煉,更重要的是,當你面對藏人時,會不會感到自在。」

尊者結語說,「要快樂,並接受宗大師的建議鼓起勇氣來。」在我剛開始學習的時候,教法指導著我,於是我晝夜實修,而就該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