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2-08

格桑堅贊:中國國內對少數民族政策有不同聲音


  

據報導,一名30歲的藏人男子本週二在四川阿壩自焚,他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自2009年以來,中國藏區已有超過120名藏人自焚。德國之聲日前就西藏現狀採訪了在柏林訪問的達賴喇嘛駐歐盟特別代表格桑堅贊(Kelsang Gyaltsen)。

德國之聲:格桑堅贊先生,您正在柏林與德國議員會晤。鑒於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不斷增長,比如,中國是德國在亞洲最大的交易夥伴,在歐元危機中,中國投資者的意義也在增加,您覺得德國政界今天對西藏問題還有多大興趣?

格桑堅贊(Kelsang Gyaltsen):德國政府和聯邦議會多年來關注西藏的人權狀況。德國議會就西藏及其人權狀況多次舉行聽證會。前德國外長金克爾(Klaus Kinkel)與菲舍爾(Joschka Fischer)曾與達賴喇嘛尊者會晤。聯邦總理默克爾曾於2007年與達賴喇嘛會晤。因此,德國政府與議會關注西藏人權狀況已有很長的傳統。德國政府始終公開表示,人權、民主和法治是德國外交政策與關係的基石。在此背景下,德國政府與議會繼續與中國政府談及西藏狀況十分重要,因為西藏人權狀況已嚴重惡化。

您在柏林的對話最重要的議題有哪些?您的對話夥伴最感興趣的是什麼?

當然是西藏的現狀,以及我們從資訊源瞭解到的西藏的最新進展。德國政府也對中國政府與西藏流亡政府之間是否有某些聯繫和關係感興趣。以及我們如何判斷西藏的狀況及中國的發展。對我們而言,德國專家如何判斷中國的狀況以及他們認為中國存在哪些可能性和發展,如何能努力改善西藏和中國的人權現狀,都是很重要的資訊。

您曾參加過去九輪與北京代表的談判。談判一直進行到2010年,卻毫無成果。目前西藏流亡政府與北京代表之間是否有聯繫?

目前沒有直接聯絡。我此次訪問柏林向德國政府傳達的資訊之一就是,顯然在中國國內圍繞少數民族政策也在進行著一場有很大意見分歧的公開辯論。中國有新的領導層。而西藏境況則極為嚴峻,已有123起自焚抗議事件。在此背景下,我們相信,目前是國際社會成員與中國政府談及西藏的恰當時機,來鼓勵和敦促中國領導層在少數民族、特別是西藏政策上轉變思維。應當鼓勵中國政府與藏人對話,尋求共同的解決方案。

不久前,中共中央委員會舉行會議,公開60項改革決議。您能從中讀出有關中國少數民族、特別是藏人處境的訊息嗎?

有一點很突出,就是要成立新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該委員會也將下設西藏和新疆小組。這顯示,西藏和新疆問題如今將進入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責任範圍內。這一改變對西藏狀況會產生怎樣的切實影響,目前還無法準確預見。

官方《新疆日報》日前發表一條引人關注的報導:新疆各高校的維吾爾大學生如果「政治不合格」將不能畢業。喀什一所大學的黨委書記甚至表示:「政治上不合格的學生,專業課學習再好,也絕不能畢業。」據您的瞭解,西藏是否也有這種政策?

十年前,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在一次黨的會議上表示,西藏的學校教育系統,關鍵不在於學生的考試成績或者學歷,而在於其政治立場。這是決定性的一點,是西藏學校教育系統的主要目標。也就是說,這樣的表態對我們藏人而言並不陌生。

一方面有《新疆日報》這樣的表態,另一方面卻也有其它的信號。數月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中國的傳統宗教發揮著重要的社會功能,為社會帶來更多和諧和道德準則。6月,中央黨校靳薇教授接受一家香港新聞雜誌的詳細採訪。靳薇教授研究民族宗教問題。她在採訪中明確表示,宗教對西藏民眾有多麼重要,不應將達賴喇嘛作為敵人看待和對待,因為這樣的政策將極大傷害成千上萬藏人的感情。靳的看法是,北京必須與達賴喇嘛恢復對話,尋求解決方案。

另一方面,不久前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黨的刊物《求是》上發出完全不同的聲調。文章題為「以敢於亮劍的精神確保西藏意識形態領域安全」。要求達賴喇嘛的「聲音形象聽不到、看不到」。這樣強硬的措辭該如何理解?

這些矛盾的說法顯示,中國在少數民族政策上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辯論。在此背景下,國際社會現在爭取對這場辯論施加影響,十分重要。因為不單中國有少數民族,許多國家都有。許多國家在如何和平、和諧的處理少數民族政策上有本國的經驗,也有不同的模式。因此,我認為推動中國國內開啟這場辯論十分重要,由此,可以觀察世界不同地方的不同案例,以便讓中國真地擁有一個可以滿足許多少數民族基本需求的少數民族政策。(採訪記者:Matthias von Hein 編譯:苗子/責編:李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