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2-03

西藏精神領袖:非暴力與良善息息相關


  

『2013年12月2日達蘭薩拉報導』位在德里的貝拉理工學院(Birla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Technology)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在該校25週年慶祝活動當天,為企業領導、公務員、學者、專業人士和外交官發表談話。

「非常榮幸的能夠擁有這個機會,在這裡與如同兄弟姐妹般的大家分享我的看法和經驗。」尊者說。

「我認為自己只是另一個人,我們之間沒有太大的分別。我記得,或許是在1959年4月20日,我歷經數天的火車旅行後,來到馬蘇里的貝拉之家。不久之後,總理潘迪特尼赫魯便前來和我碰面。」尊者說。

「1954年,我在北京第一次見到他,然後1956年的時候,於印度的浴佛節慶祝活動(Buddha Jayanti celebrations)再次碰面,當時已經發生了西藏問題。我告訴他我不想回去的想法,他告訴我,倒不如回去試試在17點協議的基礎上努力看看。」尊者補充說,「自從來到貝拉之家後、將近55年來,我失去了我的家園,然後成為印度新來者;也因為我所修學的,印度是一個讓我總是覺得很接近的國家。印度政府照顧著我們,我是一名西藏難民,但同時我也是印度政府最長期居留的客人。在印度政府的幫助下,我在這裡享有自由的果實,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其中包括古印度《不殺生》或非暴力的理念。」

尊者接著說,「和平、非暴力的行動與良善息息相關,這是我們需要推動政教分離的基礎,因為印度是一個多宗教的社會,自由鬥士決定應該有一個世俗的憲法。不會附著在一個宗教或其他之上,而從印度的角度來看世俗主義,是尊重所有宗教,甚至是不可知論的權利。」

尊者說,我們需要反思我們共同的經驗:我們從出生開始,便得到我們母親的照顧,以及對我們的慈愛,讓我們也有能力對他人付出溫暖。

「沒有人想要發生問題,但卻是我們一手創造出問題來的;他們直接從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一躍而出。相反的是,慈悲和關心他人,是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的關鍵因素,如果我們付出悲心是為了依止我們的宗教信仰,那麼便會產生限制。相反,如果我們採取一個世俗的做法,那麼我們便可以毫無限制地讓我們自然地付出同理心和同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