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2-02

政協高管表示「阿拉伯之春」不可能在中國重演


  

中國官方媒體星期四公佈了中國主管民族宗教問題的政協高官朱維群一個月前接受外媒專訪的內容。他指責達賴喇嘛唆使藏人自焚,企圖讓「阿拉伯之春」在中國重演,但這是不可能的。有藏人對此評論說,藏人自焚完全是中國的西藏政策造成的,當局在藏區的各種高壓迫害行為迫使一些藏人,包括僧侶,以這種極端方式表達抗議。

官方的中國西藏網11月28號公佈了中共中央前統戰部常務副部長、現全國政協民族宗教委主任朱維群10月22號在義大利羅馬接受《快報》記者比安吉專訪的內容。在談到藏人自焚事件時,朱維群說,藏人自焚事件主要發生在四川、甘肅、青海三個省的交界處,尤其集中發生在四川阿壩縣的格爾登寺,「因為自焚是達賴集團策劃、煽動的,在他的影響力比較強的地方,才會發生自焚事件,而且發生的次數比較多。」

朱維群表示,「達賴企圖憑藉他的宗教地位和影響力,以自焚為手段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迫使中國政府在政治上對他做出讓步,他們直接的目的,就是企圖讓突尼斯小販自焚引發所謂的『阿拉伯之春』在中國重演。但我們一點兒也不擔心,更談不上害怕,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可能性!」

現在北京的藏族作家茨仁唯色長期關注藏人自焚問題,並著有《自焚藏人檔案》、《西藏的自焚:世界的恥辱》等書。唯色星期四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自2009年以來,中國境內外已有127名藏人自焚,自焚事件不只是發生在四川、甘肅、青海的交界處,而是遍佈包括西藏在內的藏區各地。自焚者除了僧侶,還包括牧民、農民、學生、打工者、商販、計程車司機、護林員、黨員、退休幹部等。

唯色說,「這麼多的地區藏人自焚,還有這麼多的階層藏人自焚。所以我們可以看出朱維群的話完全是胡說八道。另外,他說這是達賴喇嘛、達賴集團煽動的等等,這些都是他們的陳詞濫調。藏人自焚完全是中共當局造成的,他們的政治壓迫、經濟壓迫、文化壓迫,那麼深重的壓迫,壓的藏人喘不過氣來。我在拉薩最近住了4個多月,我太知道了,藏人真的是呼吸都困難,屬於藏人自己的空間越來越窄,他們都特別的恐懼。」

唯色舉例說,「比如說,剛才我在推特上也說了,一個十幾歲的牧民到拉薩來朝佛。拉薩滿大街都是軍警、檢查站、警務站、安檢門,看到藏人都要查,而且察看他們的手機等物品。這個牧民,就因為他手機裡有兩張達賴喇嘛的照片,兩個多月前就被捕,到現在都沒有獲釋。說是拘留,到現在說是有可能被判刑。因為兩張照片被判刑,這種事說出來沒人會相信的。我當時在推特上說出來這件事,很多人不相信,說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覺得這很荒謬。我說,不光是這樣,我知道有藏人僅僅是因為看達賴喇嘛講授佛法的視頻,就被判了兩年刑,現在還在監獄裡。這樣的藏人多的是。藏人人權狀況這麼惡劣、這麼差,所以藏人自焚是有原因的,而並不是說是有誰去煽動造成的。」

報導還說,在談到中國政府在藏區實施的「定居工程」時,朱維群表示,傳統遊牧生活艱苦,農牧民迫切希望政府幫助他們及早改善居住條件,他從沒碰到不願意住進定居點新房子的藏人。

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組織的仁琛.達西對此評論說,

「過去幾十年來,中國政府蓋了大量的房子,讓牧民賣掉所有家畜、搬過去。政府當時許諾,如果牧民搬到定居區,下個月或者明年就給多少錢。但是搬過去以後,有些牧民現在已經變成窮人了。因為牧民所能做的是跟牧區、牧業有關的工作,而他們搬到定居區,搬到城鎮後,他們什麼也做不了,他們不適應城市裡的生活。所以很多牧民現在很後悔當初搬到城市裡來。」

仁琛.達西舉例說,「青海省在格爾木附近的沙漠裡就建了一個這樣的定居地,叫昆侖民族文化村,搬進去的都是玉樹州曲麻萊縣那一帶的牧民,搬進去差不多9年了。但是去年我在漢文版的《青海日報》上看到,有牧民哭著向記者表示,想搬回原來的地方。但是原來的地方,地也被政府收走了,牛羊也沒有了。政府原來許諾發給定居牧民的錢有的沒落實,有的給了錢也不夠用。現在好多搬進定居區的人,只能靠每年夏天挖點蟲草,除了這個,沒有什麼生活來源。所以很多牧民後悔搬進去了,也不願意搬,但是有些地方是政府強迫你搬。我想,朱維群肯定沒有機會接觸這些人。」

在北京的藏族作家唯色指出,在127名自焚的藏人中,有57名是牧民,他們都是當局要求藏區牧民定居政策的受害者,還有自焚牧民在遺書中明確表達了對定居工程的不滿。(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的報導)


標題原文---政協高管指責達賴喇嘛唆使藏人自焚 表示「阿拉伯之春」不可能在中國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