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1-29

虛幻的希望:為什麼聯合國無法提供解決方案?


  

『2013年11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美國緬因州巴恩:國際性聲援西藏背後的政治憧憬,最近遇到了另一個重大的挫折,中國連任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員國。雖然外資金融支持的重要性不應受到折扣,施壓中國解決侵犯西藏人權的具體行動一直處於令人遺憾的狀態。

不幸的是,國際社會繼續尋求與中國正常的外交和貿易關係,越來越難想像軟弱的國際壓力將對中國產生任何強大的效力,對於西藏支持者的信心和力量預期可能造成損害。

為什麼聯合國無法提供解決方案
聯合國並不民主。即使聯合國的每一個會員國,除了中國以外、一致同意一項艱難的決議,要求改變西藏的狀況,也沒有什麼效力,因為中國仍然可以運用自身的否決權殺死這項決議。在聯合國之內最具真實權力的安理會,其中包括中國在內的五名成員。如果沒有獲得安理會五個會員國的同意,聯合國無法通過任何決議或作出其他有意義的決定,包括使用武力。甚至任命安理會秘書長也遭到否決,致使聯合國的領導者明知中國一定會反對之下,壓根沒有動力通過任何提高關注西藏的議案。

聯合國扮演著目前世界上的重要作用,如為衝突激烈地區的難民提供安全保障,但為西藏迎來自由卻超乎聯合國的現實能力。卻成了一個論壇平台,讓世界可以批評中國,僅此而已。無法對中國令人震驚的行為祭出嚴重的裁處;聯合國即使有意願給予西藏幫助,但總是缺少了那樣有力的工具。

為什麼外國政府提供的也是無解的方案
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是不太可能拿出比自己感興趣的其他行動來;西方民主國家是最有能力可以幫助西藏人民,但領導者只負責為他們的人民服務,他們的人民才是領導者的責任。

西方列強大量投資與中國的貿易關係,需要中國在全球性的問題上給予合作協助,如同制裁追求核武器的北韓為例。然而,西方領導者個人雖然同情藏人的遭遇,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皆表現出極大不願面對因西藏問題與中國對抗的後果。西方列強絕不可能做些對自己國家沒有好處的事情。

西方政策的效果已普遍保持這樣來面對西藏現狀。應該是毫不奇怪的,西藏局勢對於西方列強最直接的利益是突顯出西藏遭遇的侵犯人權是一種道德論證,以遏制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如此的優點是國際社會繼續利用孤立中國的議題,真正想要解決西藏的問題竟然成為次要的。

為什麼外國個人和非政府組織依然無解
從印度來看,大量的遊客長途跋涉前往達蘭薩拉,似乎說明了西藏問題擁有龐大的熱心支持者。事實上,西方世界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儘管有相當多的錢和努力,進行了宣傳,也提高人們對西藏認同。就美國的經驗來看,許多人仍然不知道西藏的任何東西。提到西藏,典型的美國人民一樣傾向於用疑惑的目光狐疑地對於西藏擁有歷史、文化或政治的任何觀點作出回應。

許多在達蘭薩拉發聲的西藏支持者,也是強烈認同藏傳佛教的信徒,但估計在美國的佛教人口佔總宗教人口不到百分之二。慷慨地假設所有佛教徒都是支持西藏的,也只有一半是積極支持西藏的佛教徒,積極支持者仍遠遠低於人口的百分之五,遠遠不夠向他們的政府要求採取具體的政治行動來施壓中國。對於其他人而言,「西藏自由」往往被視為一個新時代的事業,與東方靈學緊密結合,即使美國大學生加入了一段時間,然後便遠離而去。大多數西方人更關心的是,像是比西藏問題更為具象的無家可歸者。

再者,資金支持是重要的,也十分令人感謝,但外資發起人被看作是在進行一項臨時的權宜之計,而非支持一項長期戰略。贊助者,無論多麼大方,也無法買賣自由;示威者,無論聲音多麼響亮,很難得到來自北京的回應。什麼樣的西藏以外朋友可以提供的是幫助,而不是解決方案。

前進的道路
如果會有一個西藏問題的解決方案,那麼必須來自藏人社會之內。有其他運動成功的歷史,所以仍然有著希望去改變看似不可能消除的障礙,就像是印度的反殖民運動,南非的反種族隔離運動,而在美國民權鬥爭等創造了歷史。這些運動需要的是時間,但終究他們還是贏了。

同樣重要的是,思考一個更美好的未來,讓下一代在世界上取得成功的條件。現在的孩子擁有他們的父母從來沒有過的機會。教育和健康家庭必須是第一優先,以便他們能夠擁有幸福安定、可以安居生活的地方,如果我們有朝實現了我們所要的自由,那麼他們將是帶領西藏前進的一群精英。

作者在本文所表達的觀點,不代表《國際西藏郵報》的立場。您可以與作者昆桑卓瑪透過電子郵件取得聯繫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