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1-22

地球上70億人口同屬一個人類大家庭


地球上70億人口同屬一個人類大家庭

  

『2013年11月21日達蘭薩拉報導』東京:「日本是一個全面現代化的國家,也是一個具有和平價值的宗教傳統國家。」週三,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日本訪問行程期間表示說。同時,敦促日本加入實踐他的期望的行列,為地球上70億人類建設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

2013年11月20日星期三,達賴喇嘛尊者受邀向由8個黨派組成的日本國會、150名日本議員發表談話。

尊者驅車前往日本國會議事堂,向日本國會所有黨派議會小組發表談話。此次赴日本國會發表談話,是受到日本在野黨自由民主黨議員、委員會主席山谷惠理子(Eriko Yamatani)及資深議員平沼赳夫(Takeo Hiranuma)的邀請,並有來自8個政黨、150名議員及50名助理出席與會。當尊者步入議事堂時,全體與會者給予熱烈掌聲的歡迎。

山谷女士歡迎尊者,並邀請尊者在活動上發言;首先,尊者說明被邀請來到這裡,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他的兄弟姐妹們說說話,因為作為人類,我們都是一樣的;「敬愛的兄弟姐妹們,我非常高興來到這裡,我想要向所有促成這次會議的朋友們,表達深切的感謝。因為你們向我展現了熱烈的友誼和關切,因此,我衷心感謝你們。」

尊者接著談及我們所面臨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因為我們對我們之間不必要的分歧付出了太多的關注,事實上,地球上所有70億人口都共有著想要過著幸福生活的願望,並且具有相同的潛力去實現這一個願望。因此,就此而言,一個族群沒有傷害其他族群的權利。

「縱觀人類歷史,我們往往把人分成『他們』和『我們』,這不可避免地將會導致衝突。就人類層面而言,不應該有這樣的分別;我們都是「我們」的一部分。這並不是說我們之間沒有分歧,但都是次要的事實,我們都屬於一個人類大家庭的一份子,一樣生活在這個藍色星球上,而這個地球就是我們共同的家,我們需要努力地建設一個和平、幸福的人類社會。」

尊者堅定地說出,希望二十一世紀將是一個和平的世紀。並承認仍然會有問題產生,當世界人口不斷地增長,氣候暖化的影響變得更為激烈,自然災害成倍數增加。但是我們必須共同面對這樣的問題,,哥本哈根氣候暖化峰會上的表現著實令人失望,因為許多政府選擇了國家利益,永棄了整個世界的利益。這樣的問題將可藉由對話而被克服;我們進行對話,這就是為什麼尊者鼓勵年輕人創造21世紀成為一個對話的世紀。

「日本是最完全現代化的國家之一,並且是亞洲領先的國家之一,更是一個擁有和平價值的宗教傳統國家,我希望你們能夠和我一起同樣的想要建立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這就是為什麼無論我走到哪裡,嘗試去宣揚70億人口同屬於一個人類大家庭的理念。正如你們可以看到,我是一名僧人,當因宗教的差異性而出現的衝突,著實令我感到痛苦。如同發生在緬甸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間的衝突,這是令人感到悲痛的事。我一再地呼籲當地的佛教僧人,當衝突發生時,要記住佛陀的慈顏。我相信如果佛陀在那裡,他將會為那些受到生命威脅的穆斯林提供保護。」

尊者解釋說,他的第二個承諾是促進宗教和諧,他希望這是日本也能夠促進及奉獻之處。關於這個主題,尊者提到日本學生必須提高他們的英語能力,因為英語是國際語言,為了能夠更好地向國際社會做出貢獻就必須了解國際語言的重要性。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是藏人,已歷經了近55年流亡生涯的難民;在此期間,很多、很多人都向我們表達了同情和支持,我很感謝,自2001年開始、我們選出了政治領導人,於是我就進入了半退休狀態,並在2011年的選舉之後,我已卸下我的政治責任、完全的退休了。最重要的是,我也結束了達賴喇嘛政教合一的作用,這是我個人在推動藏人民主的小小貢獻。」

78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表示,在這個時候,中國似乎仍然面臨道德危機,身為藏人,他非常關心西藏文化的地位,西藏文化是和平的文化;除了文化議題外,還有西藏的生態環境問題。在全球暖化的危機中,西藏環境扮演如此重要的作用,一名中國的生態學家稱西藏是世界的第三極。這不是跟藏人唯一相關的事,西藏高原上的河流大大地影響亞洲10億人口的生存問題。

「所以我將會把我的餘生傾力關注這些議題。」尊者說。

「關於中國的新領導人,很多朋友都告訴我,習近平似乎是更加的實際和現實。習近平針對反貪腐採取了嚴厲的措施,就在這方面來看,他似乎是具有勇氣和行動力的人。在最近結束的三中全會指出,必須關注農村人口和在惡劣條件下的勞動者,其中包括建立國際標準的司法運作體制。中國人民是勤勞和務實,這是他們對未來的希望。」

尊者只剩一個提問的時間,於是有人便提出了關於藏人自焚事件的問題。尊者重申,這些事件是令人悲傷的,也了解到自焚藏人準備了放棄自己的生命,而抗議都是為了他們所面臨的巨大困難;這些事件的起因並不是因為酗酒或家庭的問題。尊者表示說,對他來說很難去要求他們採取不同的行動進亍抗議,因為他根本無法為他們做些什麼,中國當局應就情況進行徹底的調查,為什麼在西藏這麼多藏人選擇了這條路。尊者並重申,這是多麼令人感到悲痛的事,尤其是育有孩子的年輕母親引火自焚。

起身準備離開的當下,尊者被桌旁的西藏國旗吸引住目光,接著表示說他想要講一個故事。1954年,當他與毛澤東在北京會面時,毛澤東曾問他西藏是否有國旗,尊者謹慎地回答說,西藏有自己的旗幟。

毛澤東則回答說,「好,那麼你必須把它放在中國國旗旁邊。」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儘管北京強硬派斷言,西藏國旗是「分裂」的象徵,但尊者認為他有毛澤東個人的許可可以懸掛這面西藏的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