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4-21

格桑堅參:從中共統戰幹部到爭取西藏自由的推手


格桑堅參:從中共統戰幹部到爭取西藏自由的推手

  

前任西藏議會議員、澳大利亞華人事務聯絡官的格桑堅參4月22日將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駐臺灣代表。(記者夏小華攝)


 即將出任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的格桑堅參(Bawa Kelsang)曾經是中共重點培養的統戰幹部,但是後來他卻選擇流亡,追求西藏的自由。他上任前夕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指出,中國共產黨唯利是圖的價值觀破壞青藏高原的自然資源,禍害全世界,更將自身最糟糕的極權專制度視為最佳管理模式,試圖輸出到全世界。

西藏流亡政府大選決選 達賴喇嘛重申西藏不追求獨立

西藏流亡政府改選前夕 西藏公佈邊境“十五禁”

四川甘孜六名藏人被捕 當局封鎖消息原因不明

拜登與中國政府以環境議題作為美中關係修復的切入點,發表應對氣候危機的聯合聲明。4月22日將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駐台代表的格桑堅參,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提醒勿忘中共破壞環境的黑紀錄。擁有亞洲重要水源、湖泊、草原等自然資源的西藏,就遭中共瘋狂掠奪。

藏人的聖山 中共的利益

格桑堅參說:“(西藏人)本來將整個生態平衡保護的非常好, 你(中共)這樣沒有任何環保科學,你一進來就唯利是圖,掠奪性地開採,為了經濟目的,把所有木頭砍光了,把所有礦產開採了,把所有河流污染掉了。青藏高原流下來的,能養活幾十億人的那些河流都中斷了。才幾十年,中共政權造成的影響不僅僅(禍害)西藏,現在也禍害到中國自己、印度和所有周邊國家、甚至是全世界。”

今年是西藏和北京政府簽訂“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條協議”七十周年。格桑堅參指出,這些年西藏一直深受其害。全世界希望中國經濟發展後,加入國際普世價值體系的期待落空。

“他(中共)到處橫加干涉,把自己最糟糕的極權專政制度,作為最佳的管理模式,還要輸送到世界其他各地去禍害全人類,這引起現在所有國家、主要都是崇尚民主自由價值同盟國家的反感。他一方面通過武力恐嚇周邊國家,另一方面在經濟上通過撒錢來收買這些跟自己臭味相投的國家。”

格桑堅參質疑,中共滲透到國際組織,破壞國際秩序、踐踏人權民主自由,卻進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世界刑警組織,那世界變成什麼?中共對臺灣文攻武嚇
,對印度的衝突,對周邊國家的霸道,對內部新疆、西藏、香港的作為,引發民主同盟警覺必須團結“圍中”。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左一)受邀參加藏人行政中央剛堅基雄藏語模範學校成立十周年紀念活動。右一為格桑堅參。(格桑堅參提供)


 他提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新疆搞的那些種族滅絕、所謂“再教育”那套,在他2011年到2016年間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就搞過。

新疆是西藏的翻版

格桑堅參舉例,中共會以沒發生過“抗議活動”作為標準來表揚所謂“民族團結模範村”、“先進寺院”、“模範僧人”等。獲獎的“愛國寺院”政府會給很多物資、金錢。寺院有“六個一”、“九有”政策,也就是有中國領導像、五星旗、有電視、有水電等,似乎是利生利民工程,但僧人只希望專心學佛法,並不需要電視、報紙那些中共宣傳機器。而推動漢藏通婚也被列入公務員考績升遷的內容。

格桑堅參說,陳全國在西藏推動雙聯戶政策,每十五戶家庭形成聯管制度,將國家的扶貧福利、水電等利益連在一起,哪戶出現所謂分裂國家民族的事,十五戶全遭殃,連坐連戶監督,形成藏人監視藏人。此外,政府還每年調派兩萬個幹部駐村、一名幹部與一名僧人結對,所謂“交一個朋友、建一個檔案、解決一個問題”,到處都是便民員警、監視器,地毯式管控藏人。

格桑堅參說,藏人只要稍有民族自尊心就會遭殃。二零一二年開始,藏人被強行要求掛中國國旗五星旗,就發生有五星旗被丟水裡,遭軍警鎮壓。即便已有一百六十多名西藏人自焚抗議中共暴政,西藏還是有如“孤島”對抗中共。


 2016年格桑堅參從印度達蘭薩拉移民澳大利亞時全家覲見尊者達賴喇嘛。(格桑堅參提供)


 格桑堅參認為,民主同盟圍攻中國的印太戰略,主要是對中國產生清晰認識的結果:“(在西藏)選舉寺院、選舉僧人開表彰大會,搞的很大。其實在表彰的同時,另一邊沒有獲選的就被打壓。全世界怎麼都看不懂,而且都裝作看不懂,引不起關注,所以這個世界也變得很可悲。所以中國才有機會滲透到這些伸張正義的組織裡面。臺灣進不去(西藏),西藏問題伸張不了,這世界也很可悲。幸好現在有一些改觀,但這個改觀碰到利益問題,還能堅持多久,這也是很大的問號。” 


 格桑堅參(右)擔任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時,在達蘭薩拉大昭寺參加官方活動。(格桑堅參提供)


 格桑堅參出生在康區巴塘縣,四川省藏文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在甘孜藏族自治州政協工作。後考入四川省社會主義學院,專門學習中共統戰理論,取得大專文憑後被調任到甘孜州統戰部工作。

共產黨重點栽培的統戰菁英 卻選擇流亡

作為中國政府重點栽培對象,專門針對藏人進行統戰工作的藏族菁英,格桑堅參進入統戰部後,更認清共產黨面目,決心流亡到印度參與爭取西藏自由的努力之中:“一九九四年,尋找十世班禪大師轉世靈童的工作鬥爭地非常厲害,我們每天要召集西藏境內的高層、宗教民族人士批判達賴喇嘛在班禪大師轉世工作上進行破壞,我們情緒非常低落。”

格桑堅參曾經有半年到四川大學深造中文,才瞭解了西藏歷史。“一九八七年開始在拉薩爆發很多民眾的抗議活動。(中國媒體都是)負面報導,中共在西藏拉薩對藏民的鎮壓,在報紙上那些藏民全部變成暴徒。”

格桑堅參透露,工作上須隱藏民族自尊心,在統戰部一年多後就請調到工商聯部門,後輾轉到拉薩,一九九九年成功流亡印度。

藏人看漢人:唯利是圖 可悲可憐

格桑堅參談到,中共將西藏文化定性為最殘酷、最野蠻、最愚昧、最落後。中國人長期被灌輸洗腦,骨子裡歧視藏人,高高在上要解放西藏人,但藏人看他們卻可憐可悲。“中國文化就是追求經濟利益、物欲橫流,沒有精神層面的追求。為了追求利益,殺人放火,製造假冒偽劣的東西,連嬰兒奶粉都可以做假,黑心到這種程度。”

格桑堅參認為,漢人沒有因果報應的意識,以為這一生賺到錢就幸福了,造成中國固有傳統文化、禮義道德全被破壞。相反的,藏傳佛教教導人類保護自然、對一切眾生懷有慈悲、尊重,做有利他人的事、從苦難中找到幸福快樂,有信仰的西藏人才是真正富有。(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