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7-27

西藏縱覽:西藏土地抗議者被判長期監禁 流亡藏人繼續進行民主試驗


  

聽眾朋友大家好 , 我是陳愛禎 , 西藏縱覽 歡迎您與我一起縱覽西藏。據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來源指出,西藏土地抗議者對甘肅建屠宰場一事進行抗爭,但參與者遭當局判處長期監禁。而在備受藏人愛戴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五周年忌日時,當局嚴格控制,下令在其故鄉理塘的藏人不得於公共場所聚集,或以其他方式來紀念丹增德勒仁波切。此外,隨著新選舉臨近,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和流亡海外的藏人,繼續進行民主試驗。本期節目中,我們將一起來瞭解這些情況。在甘肅省試圖抗議阻止建造一間屠宰場、並要求賠償被沒收的土地後,十名藏人被中國當局稱為“擾亂了社會秩序”而遭判處嚴厲的監禁。西藏消息人士于6月28日至29日,在甘肅省夏河縣舉行的為期兩天的審判結束後獲知,抗議者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8至13年,並處以5萬至7萬元的罰款。

一名流亡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在被判刑的人中,來自夏河縣的兩名僧侶紮西嘉措和茨旺,被判刑罰最高,兩人均被判處13年徒刑,每人罰款7萬元人民幣。

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來源說:“兩位喇嘛都是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的成員,並且是由當地社區成員任命的。”消息人士也說:“與其他八名被告一道,他們是在企圖阻止修建屠宰場失敗,以及企圖要求對土地所有人進行賠償的情況下,於2019年被捕的。”

被定罪的四名普通民眾甯加,蓋洛,索南.嘉樂,劄哈.嘉樂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並處以每人人民幣50,000元的罰款,其餘四人分別是登巴嘉措,丹丁多傑,丹丁次仁,和喬巴·次仁,被分別處以八年徒刑和五萬元罰款。

自由亞洲電臺收到的有關該審判的電視記錄顯示,所有被告均對妨礙政府建設項目和“對其造成社會不安”的指控不認罪。

紮西嘉措在法庭上說:“對我們的刑罰是不公平的”。他補充說,回族屠宰場的人給他和茨旺的部分補償金,他們沒有將款項挪作私人使用,而是交給他們的寺院。“我們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法院為什麼要把我們送進監獄?”他問。

另一名被告蓋洛對他可能違反的任何規則表示不清楚,他說:“我沒有受過教育,因為我小時候沒有上學。但是我們努力保護寺院的利益,現在我們為寺院提供的服務被稱為非法。我們認為自己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我們只是按照鄉鎮政府的指示履行職責”。他並補充說:“我們呼籲寬大處理,因為我們現在已經老了。”

一名參加審判的當地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對這10名男子的判決似乎是當局事先確定的。“當判決決定後,進行這樣的審判是純粹的作秀。這次審判是一場鬧劇和一場虛設。藏人沒有得到正義。”這位為了安全起見而要求匿名的男子如此說明。

在未能阻止在夏河縣建造屠宰場之後,當地藏民抗議了數年,要求賠償損失的土地等。被告藏人的年齡從50歲到70歲不等,他們在審訊和審判期間都呼籲寬大處理,說他們只是代表了當地居民保護自己的土地和爭取自己權利的願望。消息人士說:“因此,他們發起了宣傳運動。他們強烈認為自己沒有犯罪,但法院無視他們的上訴,並對他們處以嚴厲的判決。”

流亡的另一位元消息人士說,該專案的爭議和抗議活動在當地社區造成了裂痕,也已有數年之久。“而且有很多利益相關者參與其中,因為爭議與當地藏人,中共官員,企業主,工人和回族穆斯林的利益錯綜複雜地聯繫在一起。”但最終,他說,十個藏人首當其衝,受到懲罰”。

官方在藏族地區的發展專案導致與藏人的頻繁對峙,藏人指責中國公司和當地官員貪污,不正當地沒收土地並破壞當地人民的生活。

許多行動導致暴力鎮壓,並給當地居民施加了巨大壓力,迫使他們遵守政府的意願,而抗議領袖經常被拘留和遭政府控罪,這是中共針對藏族地區所謂的“黑社會犯罪團夥”而進行的活動。

另據報導,中國對備受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周年紀念活動,施加嚴厲控制。

65歲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於2015年7月12日去世,他被當局指控於2002年4月,炸毀四川省會成都一個公共廣場而遭定罪。國際人權團體及聯合國人權專家對本案審判不公提出抗議。丹增·德勒·仁波切最初被判處死刑,但後來被減為無期徒刑。與此同時,其助手洛桑·頓珠幾乎立即被處決,這引發了維權人士的強烈抗議,他們質疑審判的公正性。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於7月13日引用了匿名消息來源表示,西藏當局已下令,在理塘的藏人不得在公共場所聚集,焚香,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照片或以其他方式紀念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五周年。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一份聲明中說:“有警告說,任何違反限制規定的人都會遭受未指明的後果,”聲明還補充說,丹增·德勒仁波切被捕之前已經“在西藏廣為人知,因為他的社會工作包括醫療,教育和宗教活動。”

在自由亞洲電臺獲取的錄音帶中得知,2003年1月,丹增·德勒仁波切否認參與了他被判刑的中國西部的系列炸彈爆炸案,他說:“我被錯誤地指控,因為我一直真誠地致力於保護西藏人民的利益。”

他還說:“中國人不喜歡我的所作所為,這是我被捕的唯一原因。”

2015年7月,中國公安通知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親戚說他身患重病。但是,當他們趕去探望他時,卻被告知他已經死了。

儘管有家人的抗議,監獄當局還是在四天后將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遺體火化了。2016年7月,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尼瑪·拉姆從西藏逃亡到印度,敦促各界對導致他死亡的情況進行調查。

現在流亡海外的格西·尼瑪既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親戚,也是他的門徒,他對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中國受到的待遇,“暴露了中國對正義的嘲弄和對待在西藏的藏人政治犯缺乏正當法律程式”。

格西·尼瑪說:“他的案子使西藏的人權問題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主要成就,是他銘記‘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建議,並追隨他的行動和言辭。”

除此以外,隨著新選舉臨近,西藏流亡者繼續進行民主實驗。

生活在海外的藏人,現在正在為新一輪選舉做準備,這是自2011年以來的第三輪選舉,以便讓新的政治領袖或司政擔任席位,西藏流亡政府現任五位公職人員的任期即將結束。

哈佛大學法律學者洛桑·森格擔任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主席,現在已連續兩屆擔任司政,並將在2021年5月任期屆滿時退休。

同時,流亡海外的一些藏人,對公眾集會的投票可能造成影響表示關注。

藏族流亡首席選舉專員旺杜·瑟林·佩蘇爾在7月20日的採訪中對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我們希望並計畫讓世界各地的藏族散居者能夠按時舉行大選投票”,不過,佩蘇爾補充說:“這必須根據當地情況和當地法律來完成”,以阻止新冠病毒的傳播。

西藏流亡政府國會議員佩馬·榮格尼說,選民及其候選人和候選人的支持者,在競選和投票過程中應保持藏族團結一致。在過去十年中,登記在冊的藏族流亡者人數有所增加。據估計,藏族流亡者居住在全球40個國家,約有15萬人。

與此同時,在流亡藏人社區中,人們仍在就如何促進居住在中國的藏人的權利和自由問題存在分歧。

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採用了一種被稱為“中間道路”的政策方法,這個方法接受西藏作為中國一部分,但敦促在北京統治下的西藏人,享有更多的文化和宗教自由。

宣導西藏獨立的流亡西藏青年會主席貢布頓珠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本人的組織“為實現西藏的完全獨立而奮鬥”,這是基於我們作為非政府組織的道德權利和義務。
貢布頓珠說:“如果大多數藏人願意,藏人行政中央有一天可能會改變其(支持中間道路)的官方政策”。他說:“圍繞這個問題的辯論和討論在我們的流亡社區中不斷發生,就像在其他民主國家中一樣。有些人確實對中間道路政策提出了挑戰,然後又因某些人似乎反對達賴喇嘛的聖潔,而受到某些其他人的攻擊,好像他們對聖潔缺乏信心一樣。但我不認為他們對聖潔缺乏信心,他們只是不信任中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