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重要事件>

 

2008西藏抗議事件

 

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

 

4月18日

在安多(青海省黃南州)同仁縣,獲悉昨日被抓捕的200多僧俗民眾被關押在同仁縣公安局,但目前情況如何尚無進一步消息;當地著名大寺隆務寺已被軍警包圍和進駐,寺院關閉,禁止信徒朝拜和遊客參觀。

安多(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州府瑪沁縣的相聲藝人達拜(音)和女歌手卓瑪吉被捕。相聲藝人達拜是果洛達拜藝術中心主席,歌手卓瑪吉是果洛州保護婦女權益協會委員,于3月31日被警察拘捕。據悉拘捕達拜的原因是他支援拉卜楞寺僧侶舉行的遊行抗議,印製了西藏雪山獅子旗和達賴喇嘛的畫像給拉蔔楞寺。在抓捕達拜時,軍警侮辱達拜的人格,用打火機燒他的鬍子和頭髮。卓瑪吉被抓可能與她寫的歌詞有關。另外3月31日還抓捕了瑪沁縣一家私立藏語學校的校長巴千恰(音)、副校長恒周(音)、教師桑南多吉(音),五人都被帶到西寧關押,目前情況不明。

北京奧運聖火將在5月中旬進入西藏自治區,並於19日-23日之間護送至珠穆朗瑪峰,為此當局原本宣佈要在5月開放對外旅遊,目前變卦,稱條件還不成熟,推遲對國內外遊客重新開放西藏的計劃,新的開放日期尚未確定。拉薩旅遊部門的人員透露,今年內將不接待所有歐美遊客,一些旅遊部門將放假,工資由政府全額發放。

西藏自治區正在執行更嚴厲的新規定:從本月12日起,各地所有寺院都要一律挂上中國國旗,若有不服從者嚴懲不怠。據悉包括在甘肅、青海、四川和雲南等省的藏地各寺也要執行這個規定。目前,已被圍困和關閉了一個多月的拉薩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以及大昭寺和小昭寺等寺院,繼續被軍警圍困,禁止信徒朝拜,也禁止僧侶離開寺院。

今日拉薩沒有在電視上播放通緝令。但用藏漢語在西藏電視臺文藝頻道和拉薩電視臺繼續播放了對一些被通緝藏人取消通緝的通告,約23個,全部是僧人,據說可能是11日在哲蚌寺等寺院因為抗議對達賴喇嘛的批判而被抓的僧人。取消通緝的理由是已被抓捕或已被工作組交送。

一位剛從拉薩坐火車到北京的藏人接受維色採訪時表示,他住在帕廓一帶,3月10日下午看見大昭寺廣場,派出所警察抓走一些僧人和4個平民;3月11日以後,在帕廓街上,從早到晚都有大量便衣,其中還有幾十個漢人短髮女便衣;3月14日下午3點以前,他在帕廓北街看見穿黑衣並蒙面的特警隊對繞帕廓遊行抗議的藏人開槍,他親眼目睹一個十多歲的藏人女孩子被子彈擊穿喉管而死,而且特警隊迅速開車過來把女孩屍體扔上車;他的朋友從樓頂看見特警隊在帕廓內開槍打死數人,之後屍體都被搶走。當他逃到帕廓週邊的林廓東路,看見自治區公安廳門口有許多警察或用相機、攝像機拍攝或袖手旁觀一街之隔的藏人們砸店燒車,卻絲毫不加以阻止。他後來還看見有3輛履帶式的坦克從江蘇路開到林廓東路上,第二天看見了裝甲車。
拉薩人說:“這些日子來,聽到誰被抓和誰死了好像是平常事了。”

中共在西藏康區(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在達孜多召集全州18個縣的各寺院主管召開會議時,三位大喇嘛提出難以接受中共現在所推行的愛國愛教教育.同時受到其他與會者的支援.因此,中共暫時停止了在各寺推行的反對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等文件上簽字的運動.但是,對各寺的軍警包圍仍然在繼續.

4月19日

4月19日,中共公安在西藏安多尖扎縣(青海省黃南州尖扎縣)抓走了34歲的藏人孜巴,他是在家宗教人士.懷疑曾參加尖扎縣的和平抗議活動.

拉薩持續多日頒佈的通緝令似乎已告結束,總計頒佈了25號通緝令,通緝了170名僧俗藏人,最近對約30多名被通緝者取消通緝,理由是已被抓捕或自首。

獲悉,在北京的一些藏人集中的工作單位,如中國藏學研究中心要求所有工作人員就拉薩“3·14”事件以及其他藏地相繼發生的事件寫聲討書,“深入揭批達賴分裂集團”;北京藏醫院的所有藏人工作人員被要求去派出所登記;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民委、民族出版社、中央民族大學等單位工作的藏人工作人員被要求開會學習,遏制“安全隱患”。北京各高校對藏人學生都異常防備,一位藏人學生對此寫到:“老師找我們談話,派出所的人找我們奉勸我們提供一些‘資料’,學校開始讓我們填少數民族學生的特殊調查問卷,派黨員來調查我們的每一個言行舉動……”北京的西藏中學以及北京其他有藏人學生的中學同樣嚴加防備,禁止與外界接觸。

中共在西藏安多阿霸(四川省阿霸州若爾蓋縣)忠巴森多寺(音譯) 逮捕了17歲的僧人雅日塔耶和21歲的佈噶達傑.

中共在西藏安多阿霸(四川省阿霸州若爾蓋縣)達倉拉莫格德寺(音譯)的190名僧人無法忍受中共精神折磨逃出寺院在逃亡中.

4月20日

拉薩市公安局副局長江再平在18日上午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介紹,截至目前,已有365名參與“3·14”打砸搶燒事件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另外,對有證據證明參與“3·14”打砸搶燒事件的170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通緝,在被通緝犯罪嫌疑人中已歸案82名,其中11名被通緝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這位官員稱當局“掌握了被通緝犯罪嫌疑人參與打砸搶燒的有關證據”,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自治區公安廳《聯合通報》也稱這些僧人“涉嫌參與打砸搶燒等違法犯罪活動”。然而,從新浪網上所公佈的被通緝者的照片來看,從112號-170號(其中143號、144號、155號-165號沒有公佈照片,121號和128號的照片重合),其中有多達37名被通緝者是僧人,年紀在20-40歲之間。根據他們被通緝的時間來看,應該是4月11日在哲蚌寺因為抗議工作組強令批判達賴喇嘛而被通緝的僧人,以及這之後可能在其他寺院因為同樣緣由而被通緝的僧人;根據他們在通緝照片上的表情、姿態來看,無非是在訴說和辯解,沒有一張照片是在展示僧人們“打砸搶燒”。那麼,這些在自己的寺院被工作組逼迫又被全副武裝的軍警鎮壓的僧人,怎麼可能會有“參與‘3·14’打砸搶燒事件的有關證據”呢?他們從3月10就被軟禁在寺院,已長達一月有餘。照片上的這些僧人至今仍處於被通緝當中,可是,他們在大量軍警的重重包圍中,除了被毆、被捕,又怎麼可能逃得出去呢?到目前,這些僧人生死不明,呼籲外界予以強烈關注。

有消息,4月18日淩晨,近四十輛滿載軍警的大卡車開往拉薩北郊色拉寺,抓走400多名僧人。色拉寺原有僧人700多名,目前只剩年老或年少的僧人。穿著單薄的僧人據悉被帶往堆龍德慶縣囚禁。拉薩林周縣的噶丹曲闊寺的大部分僧人也遭到拘捕,林周縣的協蚌巴尼?寺的許多尼姑也陸續遭到拘捕。

西藏自治區以及甘肅、青海、四川、雲南等藏地的所有單位,繼續召開“憤怒聲討達賴集團”的各種會議。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中活躍的前紅衛兵、前造反派、前“積極分子”們,再次複燃文革中砸寺院、破“四舊”、鬥“牛鬼蛇神”的革命激情,重新撿起瘋狂的文革語言,對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進行謾?甚至人身攻擊。拉薩的一些離退休幹部還建議組建居民聯防組織,實則即文革中“全民皆兵”的民兵組織,也即是便衣警察。

目前,拉薩的各種娛樂場所如歌舞廳、夜總會、卡拉OK廳、茶樓、洗浴中心、洗腳店、美容美髮店等重又繼續營業,色情行業也繼續進行。但以表演藏式歌舞為主、也以藏人顧客為主的朗瑪廳至今不允許營業,原因乃恐藏人聚眾滋事。據悉很多人都想離開拉薩,其中有生意清淡的商人,也有體制內的藏人,在體制內藏人中有種說法是沒當兵的覺得不安全,有當兵的更讓人感到不安。

拉薩從宇拓路步行街到大昭寺一帶,沿街已裝聲控設備。

本周五即18日,北京中央民族大學要求在17日參加燃燭靜坐的140多名學生上交檢討書,有少數學生鑒於壓力上交了檢討書。在4月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央民族大學副校長喜饒尼瑪說未發生藏族學生支援“3‧14”活動,但承認“確實有一些學生因為得知西藏拉薩發生了打砸搶燒事件,所以心裏感到不安,採取了靜坐的形式,祈求安寧”,不過又說“所有的藏族老師和學生們對西藏發生的‘3‧14’事件都表示了極大的憤慨。”

21位表示願意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幫助的中國律師,近日來,除其中多名律師被當局警告或當面談話或電話警告不准介入之外,剛又獲悉,正值律師證開始年檢,但至少有兩個律師事務所因為此事被延緩年檢,這會使100個左右的律師受到影響,延緩時間若長可能會引發律師內部的矛盾。中國個別極端民族主義者發郵件給援助律師公用信箱,辱罵並威脅援助律師:“……等我找到你們這些畜生看我不收拾你們,你們挑(跳)吧,出風頭吧,那(哪)個挑(跳)出來為西藏恐怖分子辯護的我就要你的命或者你們的家人……”

4月21日

中共在西藏各地以金錢誘惑他人提供參加抗議的藏人線索,在西藏首都拉薩,最高[獎賞]為2萬人民幣.在四川2萬至1萬5不等.

《西藏日報》今天報道:拉薩市正式啟動農牧區、城市社區“反對分裂、維護穩定、促進發展”主題教育活動。時間為兩個月,分“三個步驟”進行。對農牧(居)民黨員幹部和農牧(居)民群眾進行軟硬兼施的各種洗腦教育,同時進行現身說法、組織聲討等,目的在於“深化反分裂鬥爭、回擊達賴集團分裂圖謀”。拉薩市委副書記、市長多吉次珠聲明,活動中的表現將是考核黨員、幹部的重要標準。

以“反分裂”為主的“愛國主義思想教育”活動,已經深入到西藏自治區各地區各縣。《西藏日報》18日報道,山南地區桑日縣將集中兩個月的時間,在全縣和鄉的廣大黨員幹部職工、退休人員、包括縣人武部和縣中隊在內的部隊駐軍和武警官兵、中小學生為主體的青少年、農牧民群?和個體工商戶、以寺廟僧尼眾主體的宗教界人士中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並將全縣受教育物件分為五個層面開展,整個活動分五個階段進行,可以說是一個人也不放過。由此看來,每個鄉、每個縣、每個地區都將開展相同規模的政治運動,這將是又一場席捲藏地並觸及藏人靈魂的“文化大革命”。

中國一些官方媒體發表鳳凰衛視對西藏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的採訪。在西藏“文革”中是造反派司令的向巴平措的答復可謂漏洞百出,值得分析。如其一,他說對3月10日和平遊行的哲蚌寺僧人採取的是“一種比較適度的防控方式”,那麼,什麼樣的防控方式會是“比較適度的”?是和藹可親地勸解,還是毫不留情地毆打甚至動用武力?如其二,他說在3月14日事件發生時“我們絕對不能使用殺傷性的武器”,可是,目前已經有一些現場目擊者在文章中和採訪中披露,不但聽見槍聲而且親眼看見特警在帕廓街開槍打死多人。如其三,他說“境外藏獨分子和境內的聯繫、意圖應該說我們是有所瞭解的,也應該說有所準備的”,卻又分辨“這一次比我們原本預想的策劃時間更長,準備得更充分”,既然有瞭解有準備卻不加以及時制止以避免事態擴大,顯然已構成瀆職行為。如其四,他說“法院、檢察院、公安廳儘快發佈聯合公告,要求他們投案自首”的被通緝者“多數還是藏族,當然這裏面也有其他民族的,包括漢族”,這是謊言!因為被通緝的170名全部都是藏人,沒有一個漢人!如其五,他說“剛開始我們通緝犯是四十來人,後來是五十幾個,目前為止已經九十多個,那麼九十多個裏面呢,我知道的到昨天為止,大概有22個人有的是自首的,有的是被抓捕的,那麼現在大概呢有七十多一點呢”,這也是謊言!18日拉薩市公安局副局長在新聞發佈會上公佈通緝的人數是170名,其中抓捕82名,包括自首11名;雖然有77名還在通緝,但究竟在逃或被打死,乃是懸案。

另,安多(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歐拉鄉念托寺,於本月14日晚遭大量軍警突然襲擊,搜查僧舍,沒收達賴喇嘛的照片和相關光碟,拘捕150名僧人。本月11日和16日,瑪曲縣采日瑪鄉有數十名藏人被抓,已知名字的是18歲的拉瑪才讓、19歲的洛桑傑、22歲的次仁多傑、30歲的擦裏瑪、19歲的拉瑪、33歲的格桑傑、23歲的克卻、36歲的恩紮和他的兒子嘉楊托美等,目前下落不明。

由於珠穆朗瑪峰在日喀則地區定日縣境內,昨天,日喀則地區召開奧運火炬珠峰登頂安保誓師動員大會,要求政法機關各警種、各職能部門以及武警邊防、消防、內衛部隊加強奧運安全保衛工作。中國國家體育總局赴藏工作組已抵達拉薩,要求高度重視珠峰火炬接力工作。據悉火炬進入拉薩期間,拉薩將實行戒嚴,屆時禁止藏人的轉經活動,但當局不會對外承認戒嚴。拉薩的旅行社獲得自治區團委批准,在火炬抵達拉薩之後,有至少兩萬名漢人(多?旅行社職工和遊客)在布達拉宮廣場舉行“保聖火愛祖國”活動。並且,從5月份開始,不是拉薩本地戶口、也沒有正式工作的藏人(包括在各寺院學經的外地僧人)全須返回自己的原籍;而西藏自治區之外的安多、康等地的藏人一律不准去拉薩。據悉火炬在西藏自治區沿線經過的各地都會如此處理。

有消息稱,在康(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的一座寺院,僧眾與附近村民有抗議遊行活動,被軍警鎮壓,有人員傷亡等。但具體情況不詳。色達縣城裏的人說不知道。故目前不知是否傳言。

4月22日

由於珠穆朗瑪峰在日喀則地區定日縣境內,昨天,日喀則地區召開奧運火炬珠峰登頂安保誓師動員大會,要求政法機關各警種、各職能部門以及武警邊防、消防、內衛部隊加強奧運安全保衛工作。中國國家體育總局赴藏工作組已抵達拉薩,要求高度重視珠峰火炬接力工作。據悉火炬進入拉薩期間,拉薩將實行戒嚴,屆時禁止藏人的轉經活動,但當局不會對外承認戒嚴。拉薩的旅行社獲得自治區團委批准,在火炬抵達拉薩之後,有至少兩萬名漢人(多?旅行社職工和遊客)在布達拉宮廣場舉行“保聖火愛祖國”活動。並且,從5月份開始,不是拉薩本地戶口、也沒有正式工作的藏人(包括在各寺院學經的外地僧人)全須返回自己的原籍;而西藏自治區之外的安多、康等地的藏人一律不准去拉薩。據悉火炬在西藏自治區沿線經過的各地都會如此處理。

《西藏日報》在今天發表“揭批達賴分裂集團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一”,稱“從今日起,西藏日報再次推出揭批達賴分裂集團反動本質系列評論文章”。這篇文章高調攻擊達賴喇嘛,以所謂的“三禍一總”給達賴喇嘛定性,即“是損害西藏人民最根本利益的罪魁禍首,是藏族人民的禍根、全國人民的禍患,是圖謀‘西藏獨立’的分裂主義政治集團的總頭子。”

又一輪“文化大革命”式的政治運動在西藏各地區各縣全面鋪開。林芝地區米林縣組織9個工作組派往各鄉鎮、寺院等,措施包括集中宣講、集中聲討、摸底排查、建章立制、狠抓落實。

對僧侶的大抓捕還在進行當中。據悉拉薩哲蚌寺附近的乃窮寺目前只剩下四名僧侶。藏人們互相議論對各寺院的嚴酷鎮壓時,無不憤慨但又恐懼。由於所有寺院都被迫關門,許多藏人只能在藥王山的摩崖石刻佛像前供奉酥油燈,?被鎮壓的僧俗民眾 祈禱。

據悉,其他藏地,如衛藏(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林周縣)的一座薩迦派寺院那蘭陀(音),17日有8名僧人被抓。安多(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縣)西倉寺(音),15日和16日有32名僧人被抓。安多(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縣)多科鄉曲拜紮西曲科寺(音),有200多名僧人被抓。安多(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達倉拉姆格德寺(音)、森多寺(音)和多卻村(音),有僧人貢卻塔克、貢卻熱丹、塔益、布剛達傑,和村民平措(20歲)、阿斗(19歲)、平措(19歲、看卓才讓(14歲)被抓。4月19日晚上,達倉拉姆格德寺有190多名僧人悄悄離開寺院,逃往山野避難。

安多(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的僧人圖松,於本月16號晚上自殺,終年29歲。圖松是一位盲人,自殺前他對家人說:這樣的日子不要說有眼睛的你們受不了,連我這個瞎了眼的人也受不了。

關於在青海被抓的幾位西藏藝人、教師和作家的情況是:3月31日,青海省果洛州民間藝人達貝和卓瑪吉以及在民間從事藏語教育的巴千恰、恒周(倫珠)、桑南多吉被抓捕,五人都被帶到西寧關押,目前情況不明。4月1日,就職于青海電視臺的西藏著名女歌手、詩人加羊吉被青海省安全部門傳喚繼而拘押至今。
達貝(Dabe)又名達瓦塔(Dawatar):著名說唱藝人,在西藏民間被稱為“果洛達貝”。他創辦了“瑪域格薩爾雄獅藝術團”,於2003年3 月3日得到當地政府許可後成立。這是一個獨立的表演藝術團,沒有接受過任何資助,其宗旨是對需要幫助的當地人進行培訓和教育來發展西藏文化。培訓課程有舞蹈課,也包括藏語和漢語課。一些牧民通過這樣的學習獲得可能就業的機會。他是果洛的一位重要的文化人士。他在1990年發明了一種“拉伊情歌”;他的相聲表演曾在1996年和2001年獲獎;他同時也說唱格薩爾故事並出版了《格薩爾說唱藝術》的VCD,注明“果洛達貝自創自說的格薩爾說唱專輯”。在http://www.tibet3.com/chinese/shis/content/2007-02/02/content_196337.htm,可以看到他和一位藏人說《格薩爾相聲》。
卓瑪吉(Drolma kyi):果洛著名歌手。她也是“瑪域格薩爾雄獅藝術團”的成員之一,她還建立了“黑帳篷雪蓮花藝術團”。她原打算只招收女性演員,但由於當地很多人都要求參加,後來也接受了男性演員。她在達貝的“瑪域格薩爾雄獅藝術團”發行的幾張VCD中擔任過主角,她因擔任主持人而聞名,她也錄製過“拉伊情歌”的磁帶。
巴千恰(Palchenkyab):他是“瑪沁文化援助團體”的負責人。這是一個對廣大牧區開展掃盲專案的文化資助團體,即以“牧區學校”的形式,派教師到遙遠的牧區向牧民子弟教授藏語。為了宣傳這個專案,在過去幾年,巴千恰其他幾位教師出版了兩張促進教育的音樂VCD(其中之一是《藏人之家》)。2007年夏天,他們獲得美國的NGO組織?實施這一教育專案而提供的資助。
恒周(又寫成倫珠,Lhundrup):他是“瑪沁文化援助團體”關於“牧區學校”專案的第二把手。他也是彈唱藝人,並出演過幾張VCD。他的歌詞內容多是宣傳教育以及改善婦女生活環境的重要性。
加羊吉(Jamyang Kyi),筆名meng zhu,出生于安多芒拉峽朵喇雜村,今屬青海省海南州貴南縣。1984 年,畢業于青海省海南州民族師範中專部。同年,進入青海省電視臺藏語部,從事編播采翻譯編導等新聞工作直至2008年4月。1993 年進入青海省教育學院函授大專班學習三年。她是一位蜚聲全藏以及國外藏人集聚區的母語歌手,至少出版了五張個人歌唱專輯(《黑帳篷》、《香巴拉》、《雪之韻》、《遠方的情人》、《你和我》)和三張CD、VCD唱片(《雪之韻》、《向往西藏》、《緣分》)等。她還是致力研究西藏婦女和兒童權益的少數藏人之一,發表過關于婦女權益方面的文章。2006 年3月,她應邀赴美參加紐約市拉則圖書館舉辦的藏曆新年演出和哥倫比亞大學藏學研討會。她還開設了藏文和中文的博客,受到西藏年輕人歡迎。她還著有藏文詩歌和文章,原本計劃出版專著。

4月23日

為了進一步控制藏人和藏人聚居區,近日,拉薩市城關區管轄的各辦事處和各居委會對轄區內所有人員進行調查,凡持有拉薩本地戶口者皆須核對,凡沒有拉薩本地戶口的外來者皆須登記。在登記中,房東和住戶都需出示相關證明和身份證、暫住證等證件,同時,房東對住戶要出面擔保,對住戶要做到“三知道”:知道姓名、知道原籍、知道是做什麼的。對於“三無人員”(無身份證、無暫住證、無生活來源)則進行嚴格調查。《西藏商報》上說辦理暫住證最快只需2小時,然而事實上外地藏人遠不如漢人和回族的流動人員容易辦到暫住證,而在各寺院學經的安多、康等藏地的僧人,將是首當其衝被驅逐的目標。

鑒於奧運火炬將於5月下旬抵達珠穆朗瑪峰,並於6月20日傳遞至拉薩,拉薩周邊各鄉的鄉政府已通知農民從5月1日起不准去拉薩,包括不准去拉薩銷售煨桑用的柏樹枝等。由於這期間會實行對外不承認的戒嚴,目前拉薩居民都在爭相購買糧食和日用品等,以防屆時不准出門。自3月14日之後進駐拉薩的軍隊並未撤離,分散在各個單位的院落裏,紮帳篷居住。拉薩體育場裏全是軍隊駐紮的帳篷和汽車。從上周開始,有指示讓各單位騰出會議室、辦公室等,或有可能是為火炬入藏增派軍隊而做準備。

關於本月10日之後,西藏自治區公安廳組織法制宣傳教育工作組進駐拉薩各寺院的情況,目前獲悉部分詳情如下:4月10 日星期四深夜,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對哲蚌寺、乃窮寺僧人實施突然抓捕,當晚有12輛裝滿被抓僧人的卡車開出寺院,現哲蚌寺除老年體弱外僧人所剩無幾,乃窮寺現只剩下四名僧人。4月16日星期二上午,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召集所有幹警,稱有任務但不透露,將所有人員的手機關閉並統一保管,放映三部電影,提供午、晚餐,直到夜裏12點才開始行動,先赴馬術隊訓練場待命,半夜兩點下令對色拉寺進行突然抓捕,共抓捕400多名僧人,色拉寺現除老年體弱外僧人所剩無幾,跟哲蚌寺境況一樣。4月18日星期五淩晨4點左右,拉薩市曲水公安局及自治區特警對據拉薩西南約30公里的聶當卓瑪拉康(為西元11世紀所建佛殿)進行突然抓捕,抓捕寺內幾乎所有僧人,由於聶當卓瑪拉康有大量珍貴文物,目前由曲水縣輪流派幹部守護,那些幹部戲稱自己現在成了僧人。據稱所有執行任務的公檢法執勤人員每天有100元的補助,不包括獎金。4月18日,中共駐疆大吏張慶黎到哲蚌寺和色拉寺,當晚西藏電視臺報道他“看望駐寺法制宣傳教育工作組全體幹部並與寺廟管委會成員及僧眾代表親切座談”,據悉藏人們都暗地痛罵,對張在西藏開展“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漏掉一人”的做法非常不滿,包括體制內的大部分藏人既惶恐不安又十分憤怒,認為實際上張應對“3·14”事件負主要責任。體制內許多過去站在當局一邊的中青年藏人,在這一事件之後對當局鎮壓藏人之嚴酷、對中國媒體宣傳之虛假、對各地出現排斥藏人之現象,深感震驚、失落甚至被背棄,進而對當局產生強烈的對立情緒,並認?達賴喇嘛是無辜的,與“3·14”事件無關。可以說,中共毫不反思、繼續錯誤的對藏政策,已在越來越多的藏人當中失去民心。

而在各藏地展開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當局除了要求寺院房頂高挂中國國旗,還要求僧人在五星紅旗下宣誓與達賴喇嘛劃清界限,甚至要求寺院每個僧人手持五星紅旗進行拍照和錄影,並要求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名,但有許多僧侶採取不合作態度。

北京的一些有藏人打工的單位已辭退藏人,這些失去工作的藏人正陸續返回家鄉。

 

4月24日

西藏日報繼續發表“揭批達賴分裂集團反動本質系列評論”,攻擊達賴喇嘛是“西藏社會動亂的總根源”,表明中共西藏當局對錯誤的治藏政策毫不反思,卻把責任全盤推卸給達賴喇嘛,而行文用語一派文革式的陳詞濫調。西藏日報甚至發表荒謬文章,作者是一個不信仰佛教也不懂佛法的漢人,竟然質問達賴喇嘛“達賴,你可如法守戒?”,實乃荒唐可笑。

從近期西藏當局的工作部署來看,一是對黨員幹部尤其是基層黨員幹部進行嚴厲的政治教育,以“愛國主義教育”為名,控制其思想;二是對各寺院進行極其嚴格的管理,以“法制教育”為名,派工作組去寺院修理每一個僧人;三是組織基層幹部深入社區、學校和農牧區,對居民、農牧民和學生全都不放過。日前,林周縣中學抽調14名骨幹教師,成立“深入揭批達賴集團罪惡行徑,深化愛國主義教育”宣講團,組織學生觀看拉薩“3·14”事件圖片展和影片,組織師生撰寫揭批達賴喇嘛的文章在校園廣播站進行廣播,放映愛國主義影片等。

據悉奧運火炬入藏期間拉薩戒嚴,5月1日之後要控制進出,因此近日內,拉薩各單位要求所有職工上交身份證複印件和一寸照片,戶口上的所有人員也須上交身份證複印件和一寸照片,?的是辦理通行證,連小學生也需辦理通行證,幼稚園的兒童和沒上幼稚園的兒童也須註冊。自3月14日以後,拉薩所有單位實行日夜輪流值班制度,即使周末和假期也必須值班, 可能會至奧運會結束之後方才中止。藏區其他地方也在執行類似值班制度。拉薩各單位警告各自下屬管好自己的嘴,絕不能向外界透露消息,尤其是有關抓捕行動的消息;宣稱不能傳謠,如獲知有誰傳謠就追究到底。

有關哲蚌寺、色拉寺等寺院被抓捕僧眾的情況仍然不詳,寺內所有座機、僧人手機等電話都打不通,強烈呼籲外界予以關注和幫助。自3月14日以後拉薩抓捕大量藏人,監獄爆滿,轉移到火車站倉庫等,目前雖釋放一些人,但大部分未釋放,受到虐待。拉薩市林周縣抓捕人太多,監獄爆滿,就關在縣政府的禮堂裏,大小便只能就地解決,導致又臭又髒,當局衛生系統在準備消毒。

3月16日在甘肅省蘭州市西北民族大學有500多藏人學生舉行遊行和靜坐;3月17日在四川省成都市西南民族大學有100多藏人學生舉行遊行和靜坐。近日內,據悉西北民族大學要求凡參加遊行和靜坐的學生上交檢討書,西南民族大學研究生考試復試中有關於這一事件的調查。

據悉目前在安多(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駐紮著1萬多武警,數量和當地居民相當。第一批抵達瑪曲的武警因為高原反應已被換下。調防接手的武警不吃牛羊肉,每天需要往瑪曲運送豬肉。據稱這些武警將一直駐紮到奧運會結束之後。大多數生意人準備離開。沒有遊客,

安多(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紅原縣藏族中學的學生在3月17日遊行時被軍警開槍打傷的幾個學生,有的已成殘疾。縣城有30多個藏人被抓,包括發短信透露當地事態的藏人。

4月25日

中國媒體報道,從4月23日起恢復內賓進藏旅遊;從5月1日起,乘火車進藏須出示身份證,實名登記才能購票,據稱理由是預防倒票。並建議最好跟團入藏旅遊,避免單獨或小團體活動,出門時隨時帶上身份證等,聲稱原因是西藏當地的環境比較複雜。然而據北京某旅行社透露,目前打算進藏旅遊的中國人並不多,而且旅行社對此也不抱期望,恐有突發事件反遭損失。

重要新聞——新華社25日消息:“考慮到達賴方面多次提出恢復商談的要求,中央政府有關部門準備在近日與達賴的私人代表進行接觸磋商。”[西藏作家維色小評,對此,雖然藏地之外的藏人認為中共決定“磋商”或對雙方都有好處,或有希望扭轉全藏地惡劣的局勢,然而藏地之內的藏人認為這更可能是中共當局為了奧運而施放的煙霧彈,也可能是英、法、美等國與中國免於損失各自利益而達成的地下交易,否則中共如果真有誠意,那麼拉薩以及其他藏地的情勢應該有好轉的跡象,但包括目前在藏地的漢人都認為並非如此。軍人繼續在增加,報紙和電視繼續在猛烈地批判達賴喇嘛,各單位繼續在召開“反分裂”的大會小會,各寺院繼續有公安幹警組成的工作組以“法制宣傳教育活動”為名,繼續強令僧人批判達賴喇嘛,不從者予以“孤立和打擊”。所以,如果不能改變廣大藏人目前的苦難處境,如果不對“3·14”事件進行真正的反思並追究責任,如果不給藏人真正的自治權並切實改變統治全藏地的政策,而只是滿足中共當局聲稱的“達賴方面以實際行動停止分裂祖國的活動,停止策劃煽動暴力活動,停止干擾破壞北京奧運會的活動,為下一步商談創造條件”,而只是展示中國表面接受國際輿論的姿態,所謂的“接觸磋商”則毫無意義!]

在北京打工的藏人受到派出所調查,由於派出所的壓力,一些私營單位辭退藏人。目前北京警察中增加藏人警察,據悉是在公安大學等警察類學校就讀的藏人學生。有漢人與在北京就學、打工的藏人發生爭吵、打架等衝突。

據悉,安多(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拉蔔楞寺寺管會(寺廟管理委員會)僧人到北京上訪,投訴當地政府派大量軍警深夜突襲寺院,抓捕數百名僧人,搜查所有僧舍,毀壞僧人財物,甚至偷盜、毀損寺院文物。而被捕僧人目前關押何處不詳。另據悉,當地僧眾期盼與當局素來合作的宗教界人士如拉卜楞寺寺主嘉木樣活佛(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院長、甘肅省佛教協會會長)等站出來,呼籲當局停止鎮壓藏人僧俗。

4月26日

香港明報報道《拉薩街頭仍見武警,西藏旅遊五一開放》,其中“本報特約記者本周在拉薩及周邊地區觀察,發現曾發生騷亂的大昭寺、色拉寺、哲蚌寺仍然對遊客封閉,僅藏族信眾可以進入”,通過向拉薩藏人求證,證明這是錯誤資訊。事實上,自從3月10日之後,拉薩著名的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以及拉薩中心的大昭寺、小昭寺等陸續被關閉,迄今不但不准許遊客進出,更不允許藏人信?朝拜,甚至連所有通訊設施依然被遮罩。

昨天,在新華社發佈中共將與達賴喇嘛方面對話的同時,拉薩有一千多名中共黨員幹部參加自治區區直機關反分裂鬥爭形勢教育報告會,還有數百名黨員幹部參加自治區政協機關“反對分裂、維護穩定、促進發展”主題教育活動動員大會,其他單位也召開同樣會議。中國官媒《光明日報》以及中共涉藏網站等,仍然長篇累牘地抨擊達賴喇嘛。事實上從拉薩到北京,形勢毫無改觀。

一些中國人認為(見“自由中國論壇”),“中共無論與誰談判都是掩人耳目的,這次無非又是要求達賴制止擾亂奧運火炬傳遞活動,如果談判開始後,各地仍有藏人衝擊火炬接力,則中共即可嫁禍於達賴,稱達賴無談判誠意,為繼續妖魔化達賴製造藉口”;“個人認為這純屬減壓——全方位的減壓策略,為奧運開路。……釋放這樣一個信號,也許是為了要西方各大政府的一個參加奧運的承諾”;“是為了平緩有關西藏問題事態以利奧運順利舉行的務虛磋商”;“中共說談判是欺騙世界的花招!它沒有任何誠意!如果有誠意,先開放西藏的全世界的記者採訪和報道並且讓聯合國人權組織到西藏調查屠殺事件!”

大多數藏人對此疑慮,不抱希望,認為是出於保證奧運不受幹擾而做戲,不會有令藏人滿意的結果。包括拉薩在內的各藏地人權狀況很差,僅拉薩在“3‧14”期間至少喪生150多名藏人。據悉,自3月14日至今,在拉薩若有藏人去世被親友護送到天葬台(如止貢提天葬台),包裹的屍體會被路上設卡的軍警解開檢查,查看是否是“3‧14”事件中被槍擊的人,此乃最大的不敬和褻瀆,令藏人痛苦且怨恨;而為亡故者舉行有僧人誦經修法的法會也是奢望。據悉各藏地已在整肅體制內藏人,拉薩有幾個藏人警察被開除,理由是泄密。

中國搜狐網站總裁張朝陽率領搜狐西藏報道隊抵達拉薩,在網路發佈視頻《張朝陽獨家記錄:我們西藏還是很好的》。他所謂“實地考察”是在拉薩的一個川味火鍋餐館裏;所謂“真實的西藏人的生活”是與六七個人進行交談,除了一個藏人其他都是在拉薩工作的漢人,其中兩個漢人聲稱“父輩在西藏工作,自己是第二代,青春獻給西藏。至少有80%的藏人對我們很好,不會違背祖國,會與中國人站在一起”,並宣稱“西藏不應該是藏族的西藏,而是全國各族人民的西藏……我們西藏還是很好”,而張朝陽為之叫好,理直氣壯地表示要向全世界證明西藏很幸福,他簡直比CCTV還CCTV!而視頻上那熱氣騰騰的火鍋餐館,那些充當西藏代言人的“第二代”,以及窗外那兩個警察和一幅霸道模樣的張朝陽,使3月以來成千上萬的藏人們付出巨大犧牲的反抗顯得格外微弱——事實上,我們西藏還是很不好!據悉,張朝陽等人住在喜馬拉雅飯店,為了營造將有旅遊熱潮的假像,讓“雪巴拉姆”藏戲隊佯裝緊張排戲,讓旅行社的後勤人員搭帳篷、燒水,佯裝緊張培訓,並讓旅行社負責人談論旅遊遠景,但據業內人士透露,今年西藏不會有旅遊熱潮。

南華早報發表對青海省政協主席白瑪和青海省玉樹自治州一位不願具名的藏人官員的採訪,他們公開批評中共當局的失策,透露教育、懲罰僧侶和藏人的目的“是在西藏高原各個地方和達賴喇嘛爭奪人心的一場戰鬥”,因此,“參與進二十年來最嚴重的抗爭的僧侶以及他們所屬的寺院是這一場運動主要的目標;運動預計會持續到八月奧運結束。”白瑪還大膽地說:“因為到處都看得見軍警,現在好像是穩定了。問題是這樣的穩定能維持多久?(政府)的手勁使得這麼重,出臺的對策也沒有什麼章法,這只會製造更多的怨懟。”

藏人還在抗議當局。康(四川省甘孜州)甘孜縣紮嘎寺的兩名尼姑——32歲的拉嘎、30歲的索南德吉,23日因為在甘孜縣城?撒印有佛經的“隆達”和寫有“達賴喇嘛萬歲”、“西藏是獨立的國家”等傳單,並呼喊口號而被警察拘捕。

聲明:我的博客可能被攻擊,也許被修改密碼,使我無法進入博客的後臺更新大事記,但我不會在意也不會泄氣,因為這是不能解決的問題。

4月26日,在康(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增達鄉(音譯)巴達桑珠林寺,工作組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要求僧侶們在一份不知內容的文件上簽名,被很多僧侶拒絕。3月份在拉薩被抓的該寺僧人格列套克、格列紮吧、丁增平措至今不知關押在何處。

4月28日

西藏女作家為色的博客遭攻擊。既不能發文章,留言也被控制。留言都發不出去,但發出去的留言大多是一種聲音,多達百條,可能來自中國網警和“愛國憤青”所為。獲此厚待,何其幸也,表示感謝!

有藏人評價中國發佈將與達賴喇嘛的代表“接觸磋商”的消息,乃是“做廣告不做外交”的公關策略。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一位教授說,這“算是一個策略性的讓步”,為的是讓中國和西方“下臺階”。而中國繼續用計,稱西藏流亡政府回絕中國“橄欖枝”,實則企圖把最後“接觸磋商”不成的責任推給西藏流亡政府。可以預想不久的未來,西方各國首腦順水推舟,紛至北京參加奧運會開幕式;三月間發生大規模反抗的“西藏事件”已被世人遺忘;老紅衛兵張慶黎還是駐藏大吏,繼續召開批判“達賴分裂集團”的各種會議;拉薩等藏地依然有無數漢人移民不斷湧入,繼續在爭奪經濟市場的最大利益;藏人依然被邊緣化並繼續被粗暴地漢化;各寺院繼續開展“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僧侶們繼續被強迫寫下反對達賴喇嘛的保證書……一切依然如故,安多、衛藏和康的藏人們所付出的巨大犧牲已被北京奧運製造的盛世假像所吞沒。

今天是3月10日之後因中共鎮壓而死亡的藏人離世四十九天的日子,是西藏葬俗中的“敦次敦巴”(七七),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隆重舉行超度亡靈的法會,噶瑪巴仁波切等其他高僧大德也參加法會,共同祈禱為西藏犧牲的亡靈安然度過輪回。

今天拉薩突然減少了軍警崗哨,據悉是因為有赴珠峰採訪的外媒記者抵達拉薩。色拉寺昨日開放,僧人可以出寺,但仍然不允許真正的信眾去寺院朝拜,一些被當局挑選的藏人幹部假扮信徒去寺院做朝拜狀。哲蚌寺由於所剩僧人不多,所以對外聲稱正在維修而不能朝拜和參觀。

博訊論壇有篇報道《藏區最新情況:從藏區回來朋友說外界只報道了中共惡行的1% 》,其中寫到:“我有個朋友剛剛告訴我,他一個一起的朋友去大陸,剛從藏區回來。那個朋友是漢人,持一般漢人的思想,並且熱心幫助大陸建設和教育。原來他不支援達賴喇嘛,當然更不支援西藏獨立,也不相信西方報道。但這次去藏區,卻大吃一驚。說外界報道不僅沒有冤枉中共,相反,只報道了中共惡行的1%。那些中國軍人和武警霸佔寺廟,驅逐僧人,對藏人的粗暴和蠻橫,讓他非常震驚和厭惡。他說這種情況是外界想象不到的。”

有消息稱,在安多(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縣米塘寺(音譯),4月19日晚,有大量軍警強行闖入寺院,搜查所有僧舍,毀損達賴喇嘛照片,沒收相機手機。雖然沒有僧侶被抓,但有50名牧民被抓走,其中27名帶往縣城監獄關押,其餘關押在米塘鄉政府。

有消息稱,在安多(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隆務寺,從4月21日起,有50多名幹部組成的工作組在寺院開展“愛國主義教育運動”,要求僧人批判達賴喇嘛,不從者被軍警電棒擊打。目前隆務寺共有上千名軍警看管,僧人不淮進出。而大約剩四、五百名僧人,有160多名僧人受傷,300多名僧人還在拘捕中。

有消息稱,在安多(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若爾蓋縣求吉寺,最近有為數十多人的工作組進駐寺院開展“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寺院暫時關閉。而在3月中旬,求吉寺有僧人和平示威,十多人被捕,其後數名僧人獲釋,但全部被打傷。

西藏安多熱貢(青海省黃南州)同仁縣對參加抗議的藏人判了2年至2年半的徒刑。

西藏安多果洛達日縣上紅科鄉中共軍警對上月參加抗議活動的藏人進行大抓捕行動時,槍殺了一名叫曲多的藏人。並抓捕了不少藏人.並有消息稱,雙方衝突正在加劇.

中共軍警對西藏康區甘孜石渠縣本步噶登達傑林寺院(音譯)附近的村莊進行非法達搜索時,在叫智拉莫的藏人家強制銷毀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的法像後, 智拉莫因萬分悲痛而上吊自盡。

4月29日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今天公開宣判30名被指在3月14日拉薩騷亂中有暴力行為的人,這些人分別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至無期徒刑等刑期,這是拉薩3月14日騷亂發生以來首次類似宣判。”被首批宣判的30人都是藏人,其中有6個僧人,1個被判無期徒刑,2個被判20年徒刑,3個被判15年徒刑。宣判時,有一人不能站立,只能坐在凳上,恐遭行刑逼供。

來自路透社、CNN、日本共同社等外媒以及中國主要官媒的記者團已抵達珠峰大本營,準備採訪北京奧運火炬珠峰傳遞。拉薩展示紅得耀眼的和諧假像,五星紅旗插在布達拉宮上和藏人的住房上,紅燈籠挂在許多商店門上,連路邊的樹也挂上了紅燈籠。許多官媒均於今日報道色拉寺“全面恢復開放”,稱“信教群眾正在各個佛堂虔誠朝拜”,然而據拉薩人透露,所謂“信教群眾”基本上由當局挑選的藏人扮演。值得注意的是,西藏自治區民族宗教委員會黨組書記丹增朗傑在介紹色拉寺近況時稱“寺廟的各項宗教活動已經如期舉行,佛事活動也已恢復正常,500多僧人的修行及生活也已恢復正常”。事實上,色拉寺僧人的數量並不是500多,而是1000多,其中一半以上是從安多和康等藏地前來色拉寺學經的僧人,這是色拉寺自1419年建寺以來長達五百多年的傳統,但這位管理寺院的中共官員稱色拉寺僧人有500多,是否意味著此次對各大寺院的懲罰包括大量削減僧人數量,將西藏自治區之外的僧人驅逐出寺?如果採取這一措施,證明西藏宗教的傳統遭到嚴重破壞;另外,也是否意味著目前還有一半以上的僧人尚在拘捕之中?呼籲外界予以關注。

需要指出的是,至今打不通色拉寺僧人的電話,僧人的生活其實並未恢復正常。哲蚌寺僧人的電話也打不通,並且還未開放,極有可能開放的前提是仿效色拉寺,對來自西藏自治區之外的僧人進行大清洗。大昭寺的僧眾至今不能出寺,雖然可以打通電話但被監聽。而拉薩藏人家庭均被登記,複印身份證和戶口本並上交照片。派出所還派警察去各單位反復調查。

中共西藏官媒《西藏日報》今天發表三篇高調文章,都是針對達賴喇嘛的“狂轟濫炸”,分別是《達賴:縱有千變手法難掩反動禍心——揭批達賴分裂集團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六》、《用鐵的事實揭露達賴欺世謊言》、《分裂祖國必遭失敗》。對照四天前中國發佈將與達賴喇嘛對話的消息,如此反差巨大的變臉意味著什麼呢?一位署名晉美朗嘉的藏人在北京撰文分析,認為是“長期在涉藏的‘反分裂鬥爭’中漁利的利益集團”從中作梗,“這些逐利者或群體在中央內部有,西藏地方更有”,而“他們經營了許多年的西藏,此處已是仕途和物質利益的寶地,要是和達賴喇嘛對談,達賴喇嘛若是歸來,此處社會管理思路一變,民族宗教政策轉型,他們就是無路可走了,所以會瘋狂地維護。”這一分析一針見血,從北京到全藏各地有一大幫吃“反分裂”飯、升“反分裂”官、發“反分裂財”的漢藏官員,他們正是解決“西藏問題”的絆腳石。

4月30日

昨日在拉薩宣判30名被指“在3月14日拉薩騷亂中有暴力行為的人”,由政府、黨委、人大等機關單位和居委會組織人員參加庭審。進入法庭前檢查嚴格,要核對身份證並配發相關證件。法院內外全是警察。據悉,被宣判的30名藏人皆被嚴刑逼供,一些人是被法警架著進入法庭,其中一人可能腿被打斷,不能站立。參加聽審的人說現場審判是“一言堂”,審判過程簡單,沒有律師辯護,沒有被告陳述,正常程式被縮減。由於法官的漢語發言要譯成藏語,出錯不少,聽審者不時哄笑,據稱從哄笑來看,像在發泄不滿,否則如此場合怎會笑場?而所有被告只是默默承受。據悉最近幾日將對更多的人進行宣判,趨於加重或有死刑。

由於包括外媒在內的記者團進藏以及開始有內地遊客入藏,更關鍵的是北京奧運火炬即將珠峰傳遞,在拉薩執行警戒的軍隊都換上便服,不知底細的外人會以為軍隊已撤,事實上兵力增加,只是為裝起來而已。昨天起,在小昭寺及其附近警戒的軍人都變成了戴紅色太陽帽的遊客;其他街上的軍人則變成了戴黑色太陽帽的遊客或民工,三五成群,注意看可以發現有人手拿報話機。藏人提醒記者注意成群的、戴同樣太陽帽的人其實都是軍警裝扮。包圍色拉寺的軍隊也換上便裝,胸前別著寫有“安全業管員”的徽章。

拉薩滿大街都是便衣,每日進行轉經佛事的人群中也有便衣和被收買的告密者,公檢法等單位的一些退休幹部也兼職在做便衣。而在前段西藏電視臺和拉薩電視臺播報通緝令,並稱舉報一個嫌疑者有獎金兩萬(據悉其實只給兩千)時,有人在外面看見僧人尼姑,還果真會打電話要賞。

 

一位在拉薩的外國人的觀察記錄

  當局對拉薩的管制像天氣一樣變來變去。前一天你到哪去都行,後一天軍管,堅持哪兒都不讓過。

2、 最狹窄的巷道裏還有四人一組的崗哨:至少其中一個人有槍,每個人都配備了盾牌、警棍和鋼盔。

3、 漢人過檢查站比本地藏人容易。

4、沖賽康帕廓一帶的居民出門回家都要出示一種特別通行證。

5、大昭寺廣場不許任何人靠近;圍繞大昭寺轉經也不許可。

6、當局在北京路和色拉路上修復3‧14期間損毀且留下焚燒痕跡的路面及人行步道, 還有燒毀的店面和老房子。

7、 北京路上,有包括中國銀行、一家珠寶店在內的16家商店(場)被燒毀。

8、旅館、民宅大院,甚至拉薩市人民醫院的大院裏都駐紮了軍隊。

9、大茶館多半是空蕩蕩的,很多商店也還繼續關門。

10、為了避免嫌疑,人們在街上碰見熟人也很少停下來招呼。

11、很多人待在家裏害怕出了門會無緣無故被抓。

12、因為軍警到處沒收屍體,親屬朋友都只知道某某人失蹤了。某人失蹤、某人死亡的謠言在人們當中焦急地傳來傳去。

13、 據一個冒險接受訪問的人說,3‧14那天下午出門接小孩放學的家長裏,有一個女人腿部中彈;還有一個,被打在他的頭和頸子上的子彈擊斃。

14、同一個受訪者:3‧14之後,家屬要有由地方警察、醫院和律師所開具的一共三個證明才可以把往生的家人送往天葬台。問題是出事以後,這些機關都不辦公,人們沒有地方去取得這些文件。

15、 同一個受訪者:3‧14後到我們這裏來搜查的軍警(五十多個),帶著被拍下來的示威者的影像,朝我們臉上對比。

16、 同一個受訪者:3月27日 到3月29日 有外國記者來的時候,我們又被准許出門。不過到處都有便衣跟著自由行動的記者,跟他們說話、回答問題都會被攝像。那幾天被叫到大昭寺朝佛的,都是平時不允許進寺廟的上了年紀的官員。

17、 同一個受訪者:西藏電視臺說舉報一個嫌疑份子有獎金兩萬(其實只給兩千),有人在外面看見僧人尼姑,還真的會打電話。

18、 同一個受訪者:上禮拜開始,凡是戶籍不在拉薩的藏人都強令返鄉。

19、 同一個受訪者:學校機關裏都在寫檢討。要你批判達賴喇嘛,還不准稱呼他喇嘛,否則又叫你重寫。我小孩的學校裏已經寫過三次這種檢討了。

20、 五一就要到了,加上五月要來的奧運火炬,人們在拉薩的焦慮有增無減。又因為害怕城裏大規模地軟禁,已經發生囤積糧食的事情。

21、你每天都看見人民在和檢查站的士兵發生爭執。 例如有一對父女,父親讓過,女兒不讓,因?她沒有身份證,可是女兒又還不到辦身份證的年紀!

(博訊記者:蔡楚) -----(博訊 boxun.com) 來源:唯色提供 作者:譯者:sushan

中共在西藏康區德格紮貢賽貢寺院進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當時遭到該寺院僧眾的抵制.因此,中共調動大量的軍警嚴密保圍了德格紮貢賽貢寺院。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