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11-09

西藏縱覽:中國開建第二條入藏鐵路 美國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西藏縱覽:中國開建第二條入藏鐵路 美國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鐵路工作人員在西藏拉薩火車站派發寫有“福”字的中國新年禮物。(法新社/新華社)

官方媒體和其他消息人士說,一條連接中國西部四川省和西藏中部林芝的新鐵路,將促進沿線先前未連接的南部路線的旅遊業和貿易,但這也將加強北京對與印度接壤的有爭議地區的控制。

據《建築》雜誌112日的報導, 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於1031日宣佈,從四川成都到林芝的1,011公里(628英里)擬議中的鐵路工程將立即動工,耗資約280億美元,包括26個車站。

該專案將是中國在西藏建設的第二條主要鐵路。2006年完工的北線,世界上最高的青藏鐵路,連接著中國西北部青海省的格爾木市和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

《建築》雜誌援引國營《中國新聞》的報導說,連接四川省會成都和西藏自治區林芝的新鐵路,該線將使沿途的旅行時間從48小時縮短至13小時。

拉薩西藏大學民族研究教授熊坤新在國營《環球時報》的一份報告中說,這還將“加強不同地區和民族之間的人際交流,並促進理解和文化融合。”他的說話並被《建築》雜誌引用。

《環球時報》也引用了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錢峰的話表示,如果印度和中國在有爭議的邊界上發生衝突,鐵路還將發揮戰略作用,“為中國戰略物資的運輸提供極大的便利”。

區域專家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的採訪時說,這條鐵路線建成後,將加強北京對西藏的控制。

林芝正位於印度邊界北部,總部設於印度的研究機構國防和國際關係分析師兼作家阿米特•班薩爾(Amit Bansal)說,中國計畫中的四川至林芝鐵路的設計有兩個目的。

首先是支援軍事動員,以便在當地發生任何衝突和抵抗的情況下,他們可以立即沿著這條火車路線動員他們的部隊。

班薩爾說:“中國政府希望通過這條鐵路線實現的第二個,也是最重要的目標是將他們的漢族人口送往西藏。”

他說,中共已經在摧毀藏族文化和宗教機構,現在他們將派遣大量漢人在藏人中間定居,以便有系統地結束藏族文化。

總部位於英國的人權組織“西藏觀察”的高級研究員旺登·嘉波(Wangdhen Kyab)說,由於青藏高原對整個亞洲具有“巨大的地緣政治和環境的重要性”,因此中國的長期目標是全面控制該地區,並因此在西藏境內建造新的水壩,道路,機場,鐵路和其他基礎設施。

旺登·嘉波說:“但是,以發展和城市化為名,在西藏內部實施的所有政策,對西藏人根本沒有任何好處”。

他指出,“開設鐵路線旨在便利公共交通,但是如果我們探索西藏的農村地區,我們會發現甚至沒有適當地修建道路。”



中國開建第二條入藏鐵路。(PublicDomain

設於紐約的非盈利組織“西藏基金”的中國溝通與交流官貢嘎紮西Kunga Tashi同意這個看法,他表示,在西藏境內修建的這些鐵路,可能使他們的遊客旅行變得稍微容易一些,但在所有這些發展的核心中,只有中國政府才會從中受益。


紮西說:“西藏人和西藏的環境遭受了最大的打擊。例如,一些專家說,這些火車可以在不發出通知的情況下停駛,並在緊急情況下用於部署軍隊。因此,我們必須仔細權衡這些鐵路線的利弊”。

西藏的林芝縣位於正在修建的川藏鐵路的盡頭,靠近中國與印度東北部阿魯納恰爾邦接壤的邊界,該地區長期以來被中國稱為“西藏南部”。

數十年來,印度和中國在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連續捲入其中衝突,這是兩國之間長達3,500公里(2,175英里)的共同邊界所引發的一場更大糾紛的一部分,這場大衝突導致了短暫的1962年中印戰爭。

2017
4月,西藏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對印度進行了為期9天的訪問,此舉激怒了北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抨擊印度,邀請達賴喇嘛訪問該地區。

這裡是自由亞洲電臺“西藏縱覽“,我是陳愛禎,邀請您與我一起縱覽西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1014日,任命資深人權宣導者和民權律師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 Destro)擔任國務院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這個職位自2017年以來一直懸缺。德斯特羅,現任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助理國務卿,他將同時擔任這兩個職位。 1016日,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記者與德斯特羅進行了電話訪談,討論了他擔任新職務的目標和計畫:

當被問到,作為美國新任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對西藏最重要的關注是什麼時,以及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德斯特羅回答說,我認為我們要做兩件事。首先,與藏族社區以及志同道合的政府和多邊組織合作,為西藏事業和達賴喇嘛建立支持。因此,它的一部分實際上是運用網路,試圖爭取對達賴喇嘛以及西藏人民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特性的支援。其次,還要看所有難民的人道主義需求,看看我們是否可以更實際地幫助他們。

當記者提及1014日國務卿蓬佩奧說,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將負責達賴喇嘛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而達賴喇嘛代表與中國政府官員之間的非正式直接對話於2009年結束。對過去十年一直停滯不前的對話,甚至可以重新開始,記者問德斯特羅是否充滿信心?他說: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簡短答案是,試圖重啟對話是一項重大挑戰。我對對話會很快開始並不樂觀,但是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對話不一定必須直接通過國務院進行。實際上,我認為直接通過國務院的可能性較小,問題是當中國政府或中國共產黨認為它有權選出下一位達賴喇嘛時,我們如何做到這一點,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此,我對我們是否可以啟動並不樂觀,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不會嘗試。

記者接著問道,身為特別協調員,德斯特羅將採取什麼措施使其變得樂觀?他說,這將取決於當地的實際情況。而且他對中共對西藏和藏人的態度也不抱幻想。因此,很多事情將通過與藏族社區,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和散居國外的藏人,以及與志趣相投的政府進行磋商的方式進行。藏族內部以及在海外的藏族社區的長期生存。

自由亞洲電臺又問德斯特羅:眾所周知,參議院目前正在審理2020年修訂的《西藏政策法》。不知他是否打算推動該法案儘快通過?

德斯特羅表示:作為行政部門一部分的國務院,尚未真正對該法案持有立場。他個人認為當時間越來越近時,我們將更加認真地研究它。但是,除了密切關注它,並在它開始行動時,更加仔細地觀察之外,目前沒有其他計畫可以參與。

此外,記者也問了他,中國告訴世界,共產黨在承認達賴喇嘛轉世方面占了上風。不知他對此有何立場?


德斯特羅說:中共可以告訴一位宗教領袖,他如何、以及在什麼情況下可以輪回這樣的想法,實際上是非常令人驚奇的。傲慢至極的是,政府的任何領導人,都可以告訴宗教領袖他們的宗教義務是什麼。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接著再問德斯特羅:如其所知,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現在已經關閉,負責西藏事務的主要職位也已經停止業務。不知現在在西藏的工作如何進行?

美國政府指定國務院民主、人權及勞動事務局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 Destro)為新任處理西藏事務的特別協調員。(美國國務院網站)


德斯特羅同意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他說,而且因為這實際上發生在他上班的前幾天,所以他一直在大量閱讀有關美國對西藏局勢的瞭解。他表示,我們知道,就勞教所和中共鎮壓藏傳佛教徒的方式而言,情況非常嚴重。因此,我們已經知道很多壞消息。如何主動監控正在發生的事情非常非常困難,但是他向記者保證,瞭解當前情況是他的優先考慮之一。不幸的是,當一個人面對如此封閉的社會時,資訊流變得如此壓縮,很難迅速獲得資訊。

最後,記者問德斯特羅對西藏的聽眾是否有什麼話要說時,德斯特羅回復記者說:我想最重要的資訊是我們在精神上與藏人同在。我們為您祈禱。我們支持您,我們將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竭盡所能,鼓勵我們希望看到中國與達賴喇嘛之間進行對話。我們堅定地致力於藏人的人權和基本自由。我會盡力而為,我們只需要看看會發生什麼。但是我知道達賴喇嘛正在為社區祈禱,我和他一起祈禱我們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