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西藏司政:任何說西藏是中國一部分的國家,都是錯誤的

資料來源:國際西藏郵報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新德里 - 「就歷史地位而言,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任何一個、包括印度在內的國家,稱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分,這是錯誤的,我們無法接受這種說法。」西藏司政上週四(1月18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新聞記者會上表示。

2018年1月18日在印度新聞記者俱樂部(Press Club of India)召開記者會,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回答來自亞洲時代報(Asian Age Newspaper)、信德報(Samvadh Sindhi Newspaper)、法律和商業評論(Law and Business Review)、佛教時代(Buddhist Times)、朝日新聞(Asahi Shimbun-Japanese newspaper)和週日衛報(Sunday Guardian Newspaper)等媒體的提問和評論。

「最多引用的是『西藏自治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就歷史地位而言,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任何一個、包括印度在內的國家,稱西藏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錯誤的。我們無法接受。」司政回答一位記者提問,關於他認為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

「應該看一下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發生的爭議,有許多偉大的印度領導人像薩達爾.帕特爾(Sardar Patel)在討論中貢獻了很多智慧,有很多的真知灼見。我們現在所談論的擴張主義論,曾經公開討論多次。……所以,這絕對是我們正在談論的擴張主義,歷史上,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任何說不是的人、都是錯的。」司政說,「從歷史上來看,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可以追溯到9世紀。根據821年簽署的條約,很明顯的指出西藏人民會在西藏的大地上幸福快樂,中國人會在中國土地上歡喜,該條約(唐蕃會盟)由中國皇帝的代表和西藏國王的代表共同約定。此後,西藏擁有自己的司法,自己的稅收制度,自己的貨幣,直到1959年中共佔領西藏前,我們都是使用自己的貨幣,我們自己的郵政系統,甚至不必因為西藏問題的單一案件而被送進中國法院。西藏是一個事實上和法律上的獨立國家,對此沒有任何爭議。但中共政府在佔領西藏後,一再宣稱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不容談判的。因此,我們說我們會考慮,但是必須依循中國憲法賦予西藏人民真正的自治權。這就是《中間道路》政策。這是遭到佔領西藏的中間立場,可以結束西藏人民所承受的鎮壓苦難。所以,歷史上西藏是獨立的。現在我們說的是,賦予西藏人民真正的自治權。所以我們所追求的是真正的自主。」

被問及藏人行政中央是否放棄獨立的要求時,司政說:「是的,西藏是獨立的,但我們現在所要求的是按照中國法律的真正自治。至於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我們必須考量目前達賴喇嘛尊者身體健康,還可以壽命很長。根據許多預言和我們的信念和祈請,尊者將活超過百歲。我明白記者不斷追問下一世的達賴喇嘛。事實上,尊者在2011年時曾經提過這個問題,他說他可以轉世再來,意味著必須離世與重生,或經由選擇產生,如同天主教教宗由紅衣主教選擇而產生,高層喇嘛將聚會,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或是透過提名,也意味著現在的達賴喇嘛尊者可以指定他的繼任者,所以這是攤擺在檯面上的,我們不僅思考過,也有一個計劃。因此,這個過程將會發生。」

「就中國而言,他們的說法相當古怪,說他們擁有權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的權利,而不是達賴喇嘛本身,這不是很奇怪嗎?追溯中共的記錄,中共政府摧毀98%的藏傳佛教寺院,迫使99%的僧、尼眾還俗。因此,就宗教自由和維護藏傳佛教而言,他們的記錄是非常糟糕的。達賴喇嘛尊者才是有權決定誰將成為下一世達賴喇嘛。」司政補充說。

「我們追隨聖雄甘地的不殺生(Ahimsa)原則,如果聽過聖雄甘地的教導和演講,他也深受佛教的影響。現在非暴力(不殺生)已成為一個普遍的語詞,不殺生與非暴力連結在一起,我們不希望把所有權說成是我們所遵循的不殺生是佛教的,我們只是想說這是甘地非暴力(gandhian ahimsa)。因為甘地的非暴力儼然已是一個普遍的語詞和普世的概念。所以,我們正在運用這個概念。作為佛教徒,我們實踐的非暴力,將成為佛教的非暴力方式。這是『感謝你!印度』活動的一部分。我們正在包容和分享。」當記者提問,關於佛教的非暴力方式,佛教的非暴力方式有什麼不同時,司政回答說。

「我說的是,當西藏在1950年代遭到佔領,包括印度在內的所有鄰國都沒有對此多做些什麼。當然像是瓦拉巴伊.帕特爾(Vallabhai Patel)這樣的領導人提醒我們,在對付中國時要非常小心。現在是西藏,但以後可能是我們。可是沒有多少領導者把這個建議聽進去。」司政補充說。

「過去60年來,我們一直這樣說;西藏遭遇佔領後,並不是一個結束,僅是個開始。中國領導人自己也說過,西藏是手掌,一旦他們佔據手掌,接著必須拿下五個手指。五個手指是錫金、不丹、尼泊爾、拉達克和阿魯納恰爾邦。不只是五指之間,五指之間還另有空間。那就是喜馬偕爾邦、北阿坎德邦等。因此,自2010年以來,中國邊界的入侵日益增多。洞朗對峙只是其中的一個症狀。」司政回答佛教時代報的詢問,關於有報導指稱,他曾提醒印度反抗中國。

「印度和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就西藏而言,我們希望看到印度與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鄰國和世界保有良好的關係,而印度與中國之間具有複雜的關係,他們應該保有良好的關係,但印度也應該小心,因為已經發生了洞朗對峙。今天上午,我看到報導指出,中國正在洞朗設置一些常設機構。」他補充說,「然後就是和尼泊爾的這個問題。尼泊爾是世界上唯一的另一個印度教國家,那裡的政府多是傾向中國,所以如果看看印度的所有鄰國,中國的影響力非常大。自然而然地推斷向我的東道主,提醒他們必須小心。六十年前,我們失去了國家,我們不想再看到其他國家,其他地方步上同樣的後果。」

「從技術層面來講,我們仍然是難民,如果據統計、全球有6000萬難民,我們名列難民,但在6000萬難民之中,印度的表現相當不錯,印度政府對此做了很多努力。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土地都得到了政府的補貼,印度政府已經做了很多,所以我們想要更多一點?可能只有一點點。作為客人,我們可以多一點希望,印度可以在政治上多做一點,印度可以把西藏問題視為中印雙邊會談的核心問題。」西藏司政回答信德報提問關於藏人是否希望得到印度更多的支持。

「印度可以把西藏端在檯面上討論。印度的安全部分取決於西藏的局勢。當西藏是獨立的國家,就沒有邊界入侵的問題。印度無需每週花費數十億美金在邊界駐紮成千上萬的印度部隊,可以將其運用在教育和社會福利。而西藏和印度兩國在精神上也有緊密的聯繫,岡仁波齊(Mount Kailash)和瑪旁雍措(Lake Manasarovar)在西藏。現在是你們提出難民問題的時候,我們也在西藏為濕婆神庇護,所以,jai Bholenath !」回答記者提問藏人如何承許自己是難民。

「如果按照談判的歷史來看,包括藏人行政中央(CTA)在內的西藏代表團去了中國和西藏;然後從2002年到2010年,達賴喇嘛特使與中國代表進行了九輪正式會談對話,但是沒有什麼突破。於是對話在2010年1月中止迄今,所以,這八年來沒有任何對話。我們希望見到達賴喇嘛特使和中國代表和平解決西藏問題。沒有正式的對話,而秘密連絡管道過於複雜。」司政回答《亞洲時代報》的另一個問題「目前藏人行政中央與中國會談的情況」時表示,「達賴喇嘛尊者說,我們是透明的。任何想來到達蘭薩拉並與我們交談的中國人,我們願意分享他們想要知道的所有信息。」

回答《週日衛報》「與中國保有良好關係的唯一途徑就是同意他們的要求」的提問,司政同意中國具有擴張主義的野心,同時也澄清說,西藏不是尋求獨立,而是真正的自治。隨後,司政也表示,印度應該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關係,因為這對南亞的和平與安全至關重要。

司政表示,「你是好記者,因為我所說的觀點,你都能夠相互串連,並且提出問題。作為藏人,我可以很明確地說,如果解決西藏問題,那麼將與印度、西藏保有良好的關係;但一般情況是這樣的,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說,中國的穩定和安全依靠西藏的穩定和安全。對中國來說,這是很重要的。對印度來說也一樣,相較之下、巴基斯坦的邊界問題不大。印度與中國邊界實際上是長達3000公里的西藏邊界,而中國的安全和穩定依賴於西藏,所以從這個地區進行更多的入侵。」

「之前,西藏在這兩個大國之間一直扮演著緩衝區,兩國都不必擔心邊界的安全。然而,現在雙方都非常的擔心。邊界這麼長,你們想想,只要侵略另一邊,那麼就可以到達另個地區,基於這種不信任和懷疑,於是進入這個行為模式。導致這種不信任和懷疑的主要原因是長長的邊界。雙方都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司政說,「中國占領西藏,而印度為西藏發聲是唯一具有合法性和可信度的。如果回溯1914年舉行的西姆拉會議,英國印度和西藏首席噶倫倫欽夏扎(Lonchen Shatra)簽訂西姆拉邊界協議。簽署雙方代表,西藏由首席噶倫倫欽夏扎代表,英國印度則由亨利.麥克馬洪(Henry Mcmahon)爵士代表。現在印度說的麥克馬洪線(Mcmaohnline)是首選的邊界,如果印度想要麥克馬洪線作為首選的邊界,而協議簽署國是西藏總理,而不是中國總理,所以我們具有這項協議的主張或所有權,而且也簽署了貿易協議。印度和中國同意提出和平共處五點原則,稱之為《潘查希拉》(panchsheel)協議,但實際上這是一項貿易協定。」

司政進一步說,「貿易協定應該是每十年更新一次,1914 - 24年,34年,直到1944年,西藏與印度之間的貿易協定又延續了一段時間,但是1945年,印度總理尼赫魯(Pubdit Nehru)認為要和北京續簽此協議,於是派遣一支代表團來到中國,幾個月後他們回來,而稱之為《潘查希拉》(panchsheel)協議,僅有前言而已,內容還是貿易協議。印度希望《潘查希拉》(panchsheel)協議能夠維持25年,但中國只願意維持5年。於是雙方經過多次談判,最後達成五年協議,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說印度要小心了。因為五年後、就是1959年,西藏被佔領;達賴喇嘛尊者不得不在3月17日逃離拉薩,並於3月31日進入印度。8年後的1962年,發生中印戰爭;所以簽下了《潘查希拉》(panchsheel)協議,之後就發生了西藏被佔領和1962年的中印戰爭。一旦和中共簽署了和平條約(Panchsheel),就埋下了戰爭和占領的計劃,所以有很多原因催促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解決這個問題,印度的主要問題也可以解決。」




2018-01-2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