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達賴喇嘛尊者在德國回答華人學者、知識份子等的提問

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




達賴喇嘛尊者在德國回答華人學者、知識份子等的提問 尊者:今天,在座的有華人、蒙古人、也有新疆人,可說這裏是一個真正的共和國;我個人非常欣賞共和國中的「共和」兩個字,如果在共和國的大家庭裡,能夠平等的相處的話,對我們是有利益的。我第一次跟熱比婭見面的時候,當時熱比婭的觀點、立場非常的強硬,她說新疆的獨立運動一定要繼續進行下去。我覺得第一:我們要面對事實,要考慮到獨立能否為我們帶來實際的意義,考慮真正的名副其實民族自治對我們會不會更好。第二:我們爭取這些權益的方式是否要採取非暴力的方式;以我過去多年的經驗,我覺得非暴力的運動是一個非常好的一種方式。我們討論之後她的觀點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今天我們也是討論,大家可以自由發言。首先大家抱著人與人平等交流的心態,不要有與高高在上的達賴喇嘛交流的心態。

問題一:習近平掌握政權已經五年多了,在這期間人權問題與少數民族的問題非常嚴重,譬如劉曉波的事件。在如此惡劣的政權下,我個人認為尊者的中間道路的可能性十分渺茫。以他們對尊者的見解做出的答覆,尊者有幾成的把握?為此我要做怎樣的努力?

尊者:據我了解,習近平對西藏問題與其它問題的態度有一些正面的想法。但因為體制的原因,出現了很多反對的聲音,而且這種反對的力量非常強大,這種力量已經超出習近平的預料之中。所以,我們要看今年十月份中共召開的十九大,大家都知道,十九大中共高層會發生一些大的變化,很多年老的領導會退休;加上明年三月份的人大與政協會議召開後,整個國務院與政府的系統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習近平可能會安排一些年輕的,與他想法一致的人上台,這樣整個中央的思維方式可能發生很大的改變,這是別人在講,有些專家也在這麼說,我覺得我們也可以看一看,這是我的一個看法。

「中間道路」是我們漢藏民族之間的互相了解和理解的基礎。當我們與華人朋友談及中間道路時,他們都會面帶笑容,表現出可以接受的姿態。我到美國與澳洲等地訪問時,會見到來自中國不同地方的留學生和知識分子,開始時,他們的表情很嚴肅,處在比較遠的地方,除了認識的人之外,其他都不願意和我照相。但經過討論、交流以後,他們都很開心,結束時他們都要與我拍照。所以,政府或者當權者在不同的形勢下會發生變化或改朝換代,但這個國家的人民永遠是人民,不會發生變化。我經常會說這個世界屬於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七十億人民的,不管任何國家或地區,它的真正的主人是當地的人民而不是當官的或者當權者。你們今天到這裡的人也是人民的一部份,可以說是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民代表,我非常重視與人民或者普通民眾之間的交流,政府與政府之間的交流是另外一回事。我們應該把人民放在一個層次上,把政府放在另一個層次上,我們可以做的就是人民與人民之間的交流,民眾與民眾之間的交流和對話。

漢、藏兩個民族已有近兩千年的交流歷史。共產黨成立才七、八十年,所以我們要從長遠、宏觀的角度去看問題。回顧一千多年漢藏交流的歷史,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和睦相處的,只有少數時間發生過衝突或戰爭。也有時吐蕃軍隊騷擾中國,打到長安把中國的皇帝趕下台的記載。從長遠的歷史而言,漢藏兩個民族從唐朝聯姻,從元朝開始就建立了宗教方面的供施關係,也就是施主與上師之間的關係。

問題二:剛才尊者已經說了中間道路的推動方式最好是人民之間的交往,漢藏之間的交流已經推動了差不多十年,我自己是受益者,然後我看到漢藏之間交流以後,各大洲都建立了平台與連線。比如說:西藏行政中央的官員在這方面運作得很好,然後有一大批的漢人都開始了解藏人與藏人的溝通,取得了一個很好的成就。我的問題是:接下來我們要如何推動延伸擴張,讓這個雪球越滾越大,就像尊者所說的我們人民之間互相理解,互相溝通,達成一個漢藏民族之間耳目共睹的和平相處。

尊者:幾年前我和一位清華大學的教授有過很好的交流,這位教授來自美國的普魯斯金學會,我們與普魯斯金學會有每年一次的研討會,在這個會議上認識他,後來他也來過印度,有一次我們談到,如果未來中國的政局發生變化以後,由清華大學邀請我去訪問,但不要用達賴喇嘛的名譽邀請,而是以西藏學者的名譽邀請我去清華大學參加學術會議。因為在過去的三十多年裡,我多次與西方的科學家進行交流與對話,這種交流是當代科學與佛教科學之間的交流。所以,我們覺得未來如果形勢發生變化時,我希望到中國朝聖,同時還可以和中國的知識分子、學者進行學術上的交流互動。

第二點,你們現在也在做,就是要加強與中國留學生之間的交流互動,相互了解。過去我去美國與歐洲時,有過多次與留學生交流。還有這些留學生若有機會,歡迎他們到印度,用旅遊的方式或訪問的方式,來看看我們管理的藏人流亡社區,看看這麼多年以來,我們是怎麼保護和發展西藏宗教、文化和傳統的,保護得如何?並讓他們了解西藏人的真正想法。另外,我所說的人民應該包括不同層次的人,如民運人士、作家、學者等等。就像現在我們利用這個平台,加強這些方面的互動是非常重要的。還有一種交流方式就是漢藏民族之間的宗教交流,因為兩個民族過去的背景都與佛教分不開的,佛教的交流也是一個文化層面的交流。

問題三:三十年前在一個殊勝的因緣下我於德國的一個機場遇到尊者,那時尊者告訴我:年輕人你不要灰心!在十三年後的今天我非常有信心,但是人民的敵人中共政權也變得越來越強大,甚至可以影響到歐洲等世界各地。在這種政權下的總體人權問題,藏族人民的人權問題,維吾爾族人民的人權問題,還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者劉曉波等同於在監獄中死去。爭取於實踐中間道路的伊力哈木·土赫也被關進監獄,我想他也會死在監獄中的。我的問題是:習近平執政後,維吾爾族人民比之前過的更辛苦。這是維吾爾族人民給尊者的信。

尊者:是的,在藏區也是如此,在高壓政策下人們有很多無法承受的苦難,但是無法對外宣說,情況非常糟糕。

曾經我們建立過一個共同的聯盟組織,有藏族、蒙族、維族、還有滿族等大概有五個族群,當時我們成立的目的是為了政治的訴求,後來這個組織慢慢的失去了它的效益。我覺得應該恢復這個組織,一個由不同族群組織的共同聯盟。這個組織不在像過去那樣,我們要改變目標,不像過去以訴求政治目標為主。現在我們不談分裂,不談獨立,我們就是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之內下,去保障我們的權益,爭取我們應該有的人權,從這個方面,以這個目標去奮鬥、去努力的話,應該會得到一些成果。所以請來自蒙古的代表、維吾爾族的代表你們要記在心裡,這個很重要。

問題四:尊者教導佛教,因為我們蒙古人是佛教徒,我們是能理解的,但是中國人呢?我們也想與中國人特別好的一塊兒生活,但是他們就像土匪來到我們蒙古,他們搶我們的牛羊、地下的礦。然後現在他們既然不讓放牛羊,這是我們放了幾千年的牛羊,然而他們讓我們養豬、養魚,我覺得這是在文化上的種族滅絕。我擔心在這樣繼續過下去,當然我們沒有能力跟他們鬥,但是我們要像過去的滿族一樣互不相讓,我們就是蒙古人,而且他們在文革時對我們進行了,我們沒有任何反抗,我們還相信共產黨,共產黨就殺害了幾萬我們的同胞,所以我擔心與這個民族在一塊兒,我就擔心我們的前途。從佛教的角度我們應該普渡眾生,放下屠刀,我也希望中國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我現在看不到希望,請尊者給我開悟!

尊者:從我們所遭受到的苦難與痛苦來講,我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反抗和打架。但是我們以打架和反抗能取得勝利嗎?這是一個問題,我們要面對現實。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當時鄧小平在中國實施開放政策,就在1979年的年底,我哥哥嘉洛頓珠應邀去了北京,見到了鄧小平,就相關問題和他交談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境內的藏人與海外的藏人開始有了聯繫和互動。

當時,從西藏境內來了一個年老的出家人,他見到我時一直講過去在高壓統治下的苦難,特別是整個西藏的文化、寺廟被毀的情況。他說中國人民解放軍來到了西藏時,如果要反抗,你打死一百個、一千個漢人也斷不了他們的根,漢人還是源源不斷,越來越多。但是,藏人死了兩三個,就少了很多,因為人數的懸殊太大。他是因為被高壓而處於憤怒中講的,他說:如果是一對一我們打死漢人沒問題,但是面對眾多的漢人與漢人軍隊實在是沒有辦法。所以我們要面對現實是很重要的。我們要把華人或漢人當作朋友,讓他們以朋友的方式理解、感受我們的遭遇,然後接納我們的想法,這樣來解決問題是最好的。你把他當做敵人的話,那他永遠都是敵人,無法解決問題。

問題五:札西德勒!我的名字叫吳立坤(音譯),我是一位基督教牧師(Reverend),也是很多年輕人的老師。我認為我們都想要得到慈愛的教育。如基督教古老的聖經(Bible)與伊斯蘭教的古蘭經(Quran)等都提到:現代社會需要人權,這不僅僅是一個國家需要人權,不管任何地方都需要人權,因此我們準備在明年進行一場關於人權的討論會。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二千九百多年輕人參加,為了這些來參加討論會的年輕人尊者您能否參加?第二個問題是:不是為了聯合國的規章制度,為了人民我們能做點什麼呢?

尊者:好的,如果我的身體允許,有空的情況下我非常樂意參加。人權問題是人類的所需,而不是有些國家或者個別宗教所提倡的,不分國度宗教是非常重要的。在1996年我見到了96歲的英國女皇伊莉莎白(Queen Elizabeth),她見證了兩個個世紀。我問:她所見到的這個世界正在變好還是在變壞?或者是沒有任何改變?她毫無疑問地回答說「在變好」,理由是在她年輕時沒有人講人權問題,也沒有人說自治;如今這些話題已經傳遍整個世界。我認為人權組織等各個團體應該不斷的合作開展活動,維吾爾族同胞與蒙古族同胞、藏族同胞等要參加這些活動是非常重要的。這不應該是由政府發起的,應該是人民自己發起的運動。

問題六:我學習佛法已經有九年,我的困難是在學習的過程中無法扎下堅實的佛法基礎,有時候雖然有良好的發心與決心,但在工作或讀書時常會有散漫,無法專心修行。怎樣才能培養出一個堅固的佛法基礎。

尊者:如想開飛機對話,不可能只看著飛機說我想開飛機就能夠開飛機,必須先去學習怎樣開飛機。在此世間的主流宗教的主要的教言大致相同,每個宗教都在講愛心、寬恕、少欲、戒律等。不同的是各自的哲學觀點,是否稱許創世主等。在佛教裡也分梵文語系與巴利語系等。總之,學習佛法的見地和哲理是非常重要的;沒有學習,只有信仰是不夠的,而這種沒有學習、領會教典的信仰是不堅固的。

謝謝大家!希望有機會再次與大家見面。

(翻譯:才嘉/文字整理:洛桑丹增)




2017-09-2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