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專訪:成家、離家、流亡、出家——西藏尼姑齊美的故事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專訪:成家、離家、流亡、出家——西藏尼姑齊美的故事【西藏之聲2017年7月22日報導】“我媽媽被中共從監獄中放出時,虛弱得不成人樣,我是從她嘴唇上的那顆痣才認出她的……從家鄉到塔爾寺,再到拉薩,最後流亡達蘭薩拉見到達賴喇嘛。從此,不再為親人逝去的痛苦所折磨,也不再因悲痛而流淚。”

在印度達蘭薩拉大乘經院外一間小屋內,住著78歲的“阿尼”(藏語對尼師的稱謂)齊美。認識阿尼的人知道她人生很大一部分時間都在做大禮拜,也就是磕長頭,但沒有幾個人真正知道她到底磕了多少頭。問她,她從來不說,只會刻意將話題轉開。

“我小時沒上過正式的學校,只接觸過藏文的初級拼字。我因為家庭成分不好,在那些年一場接一場的運動中,每天都要超負荷地勞動,還要看家人被批鬥,哪裡還能學到什麼文化。”阿尼齊美這樣告訴記者。

中共從1958年開始在西藏東部安多與康區開展所謂“民主改革”運動,當時阿尼還不是阿尼,而是少女“夏吾吉”。夏吾吉成年後也像其他女孩一樣結了婚,組成自己的家庭。可是婚後的生活僅維持了幾個月,她不願受制於婚姻生活於是逃回娘家,從此沒有再結婚。

在中共的入侵及之後的一系列迫害運動中,夏吾吉一家與其他藏人一樣未能倖免。房子被強佔、財物被盡數沒收,父親也在參加所謂的“叛亂”後死亡,母親與哥哥都被抓走。

走投無路的夏吾吉投奔親戚,不久後親戚也被抓走。“就剩下我和幾位老奶奶,同住在一間小土屋裡,屋頂與牆壁上雜草叢生,一下雨就漏水。我記得曾半夜在雨中爬上房頂拖著塊石板來回走動,用泥巴塗勻房頂的裂縫,第二天曬乾後,可以湊合幾天。”

60年饑荒,幾位老奶奶沒能挨過去,先後去世。

“被關了三年後,中國人將我媽媽放了出來,她被折磨地不成人形,奄奄一息。要不是她嘴唇上的那顆痣,根本認不出來。”與母親一同遭捕的舅舅則死在獄中。

母親出獄後,沒能過幾天安穩日子,“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母親與哥哥再次成為被批鬥的對象,前去抄家的積極分子們發現夏吾吉家灶台內藏著幾本經書,便瘋狂地到處查找,甚至鑿開牆壁。“他們問我,‘金子和銀子藏在哪裡?槍支和彈藥藏在哪裡?’我當然沒法告訴他們,因為根本是他們捏造出來的。”

母親和哥哥與其他成分不好的藏人一同被押往公社,並被扣上高帽子批鬥,夏吾吉則被逼迫做苦工。“我半夜偷偷跑去她們被關押的地方,結果看到媽媽和哥哥呼呼睡得正香,因為白天被批鬥實在太累了。然後,我們簡單地交談了幾句,天亮前我又跑了回去。”

就這樣過了幾年,在一次批鬥會上,有個積極分子將夏吾吉母親的肩膀嚴重拉傷,之後傷口惡化,卻仍被迫幹活,最終一病不起。在床上躺了四年,夏吾吉一直守護在旁。“有段時間我依偎在媽媽身邊寸步不離,甚至連衣服和頭髮裡長了蝨子都拒絕離開,但最終沒能留住母親。母親死後我整日以淚洗面。”

文革結束後,夏吾吉的哥哥被平反,但不久之後也死去。父母與哥哥先後離開人世,讓夏吾吉痛不欲生“當時快要瘋掉,就在近乎絕望的心態下,我決定去袞本寺(塔爾寺)朝聖。到了那裡,我整日磕頭向宗喀巴大師祈願,請讓我從家庭的生死離別中脫離,讓家鄉的侄子侄女們不要再牽掛我。當時,寺主阿嘉仁波切的母親看到我一直在寺院磕頭,便經常給我一些食物,她人非常善良。不久之後,我又決定去拉薩朝聖,磕十萬個頭再回去。”

親戚勸夏吾吉不要獨自去拉薩,但她決心已定。“那時候聽說有六、七輛卡車準備從袞本出發去拉薩,我去懇請寺院管家,最後他們同意帶我去。那是1985年,我就那樣沒費多大勁到了拉薩。”

在拉薩朝聖磕頭時,夏吾吉聽說聖尊達賴喇嘛在印度菩提迦耶傳授時輪金剛灌頂法會,因此又萌生了去印度的念頭。

一天,夏吾吉在拉薩遇到同鄉備受尊崇的高僧阿卡志華,他是為佛像裝藏而來拉薩。夏吾吉將自己在袞本寺磕頭期間撿拾的神聖檀香樹落葉送給阿卡志華,他說用這個裝藏再好不過,所以非常高興。在告知想去印度覲見尊者的計畫後,阿卡志華想了想後說要回住處幫她算一卦再看。“第二天,阿卡志華告訴我,想去就儘管去,記得虔心念誦度母心經,保證能夠順利抵達。”

當時聽說有一批從印度來藏探親準備回去的藏人,但他們已經在當天離開。夏吾吉便立刻出發想要趕上他們。“我一個人去了日喀則,沒費多大勁便找到一輛準備去樟木口岸的卡車,交了25元當作車費,便將行李扔上了車。”

“經過拉孜、 定日,最終來到樟木,同車的人知道我要過境去尼泊爾再前往印度,所以囑咐我不要亂走,而是睡在卡車內。第二天他們說遇到一群要去印度的人,我一去才發現他們就是我要找的那群探親的藏人。”

他們告訴夏吾吉,因為沒有通行證,她只能靠運氣混過邊境,於是夏吾吉留下藏袍與行囊,穿著便裝準備跨越邊境。“突然有人攔住我不讓過,我想完了,一定是被發現了。我和身邊的許多人都被擋住,低頭念誦著度母心經,身邊被擋住的人越來越多,正覺得奇怪時突然一聲巨響,人們一哄而散,原來是在開路炸山修路。”

“之後,下起雨來,我冒著雨亂走,繞過了一個有士兵守衛的哨卡,最後遇到一群藏人,一問才知道自己就那麼糊裡糊塗地進入了尼泊爾。有位老人得知我要去印度達蘭薩拉,便將我安頓在一個房子內,他安慰我說,有沒有同伴都不用擔心,因為達賴喇嘛指示過要幫助同胞,我們一定會幫助你去印度的。他還從答錄機裡播放尊者的講話錄音,我當時雖然聽不懂,但還是非常感動。”

就這樣,在許多素不相識的人的幫助下,夏吾吉進入尼泊爾,之後輾轉到了印度達蘭薩拉。

“見到了尊者,參加了法會,我決定留在達蘭薩拉繼續磕頭。當時恰好碰到一位老鄉,他建議我賣烤餅維生,並且借了我700印度盧比。我在家鄉就會烤餅,所以很快就存夠錢還給同鄉,並且能夠養活自己,而且每年冬天都去菩提迦耶朝聖、磕頭。”

賣著燒餅出了家 夏吾吉成為“阿尼齊美”
“1990年,我存了一萬盧比,去拜見一位高僧。我告訴他,這些錢用完後,就打算不再賣餅,而是出家當尼姑。這位高僧卻說即可以當尼姑也可以繼續賣餅。我說這怎可以,高僧卻指當了尼姑後就等著別人的施捨供養,還不如自給自足。他還說:‘寺院裡為人念經消災祈福,不也是為了養活自己?’聽了這席話,我放心了,於是剃度當了尼姑,而且仍然沒有依靠別人,堅持自己烤餅賣餅,其餘時間都在大乘經院磕頭,就那樣過了幾年。”

後來,阿尼齊美曾經幫助過的一位藏人婦女執意要報恩,勸阿尼不要再辛苦賣餅。“她說她要幫我,我自己年齡也大了,便不再賣餅。”

記者問阿尼這麼多年來磕了多少頭,她不願回答。因為長年在達蘭薩拉大乘經院與菩提迦耶的正覺塔磕頭發願,許多人都認識她,這也為她帶來了一點困擾。“有次在印北蓮花湖,一名藏人女士塞給我1千盧比,我問她是不是認錯人了,她說沒認錯。後來一個熟人告訴我,那位女士是從外國來的,平時小氣的要命,但是那天聽說有位磕了無數頭的尼師,便毫不猶豫地掏出一千盧比來供養。之後每當有人問我磕了多少頭,我就隨口給個很低的數字。”

阿尼齊美在境內的親戚曾多次表示希望她能夠回去,但是她總是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經歷了連續失去數名至親的痛楚,讓阿尼毅然輾轉流亡印度,見到了尊者。“我來印度後就再沒有因為悲傷而流過淚,我還是要繼續磕頭,一直到磕不動為止。”

記者:端雲




2017-07-2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