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劉漢城:《用中國的古籍和公文探討對西藏和中國的關係——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第四部分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之聲2016年10月22日報導】在今年4月於臺灣舉行的“尋找共同點—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上,原香港城市大學的劉漢城教授做了專題報告,主題為西藏與中國的從屬關係是否存在。劉教授首先釐清了西藏與中國的歷史問題,而後以史料分析來證明了中共的說辭“自元朝後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之荒誕。

在前三節報告內容中,劉教授以明清的官方文件推翻中共的說法,證明西藏並非明朝的領土。而在本次播出的內容中,劉漢城教授將以類書以及正史中的事例來分析,進一步證實西藏並不屬於明朝領土。

以明朝類書分類來分析西藏不屬於明朝的一部分
如果你是在我這個年紀,是受到文革薰陶,說這些東西都不算數,這些都是帝王將相的那種史書,事實上,文革就是全部否定這種書,這種書是帝王將相的不算。我們要看別人,事實上除了這種帝王將相的所謂政府那種官方檔的話,有很多學術的書是學者編的,學者編的話,現在流傳下來原裝線裝本的至少有十多種,也是剛剛一樣,講得很清楚的,西藏根本就不會是中國的領土。

可是呢,如果我還要根據我文革薰陶得出來的那種教育,我可以說不算數,你這個學術性的也是臭老九的東西不算,老百姓不看這種書,我們要看老百姓看的書。因為,中共政府他常常講一句話,西藏是中國的領土,我們中國小孩子都知道,你就不要爭了,那麼小孩子要爭的話,那是不是就等於是對的呢,我不曉得啊。

我們看另外一種書,另外一種書是叫做類書,如果你不曉得類書是什麼,類書事實上就是百科全書,中國的時候也是從魏晉開始,就有編百科全書,有些呢,他是可以包括很多材料的,有些比較專門,數學百科全書、詩詞百科全書,就看你的百科全書是什麼性質的了。明代的類書很多,一共有一百三十七部,至少有五六十部是現在流傳下來,可以從各國圖書館找出來的。

我們看它的類書是怎麼樣記載的,先看它的性質,我們要曉得類書的性質是什麼東西。這是其中一本類書,這本類書的名字呢,就是《萬用正宗不求人》,這些是後來影印出來的,你看它有很多不同的類別,我們有興趣的,就是兩個,一個地理門,很多這種類書,它有一部分是講國內的,叫地理門,一部分,是講國外的,就是下面這邊叫諸夷門,諸夷門是講外國的,那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婚娶門,譬如說這個喪祭門。

我們今天講這個西藏問題實在很苦悶,我們講一個比較輕鬆一點的,你看,它有很多內容,先講這個風月門,風月門不是講這個氣候學跟天文學啊,風月,就是講情愛的東西,我是要證明說,這種書是跟剛剛那種書是另一個極端,剛才那種是皇帝作序由宰相呈上去的。這種(類書)是完全是大眾化的,很通俗的甚至很粗俗的,證明這一點,你看這風月門,風月門是講什麼的呢?一開始是情書寄樣,教你怎麼寫情書,你不會寫情書呢,買了這個一本百科全書呢,就能照著樣版寫了,以前的情書寫得不是給你太太,也不是寫給女朋友的,第一個情書是寫給跟你有感情的妓女的,你若買了這個書就知道怎麼寫了。

下面,再隔幾頁還有一個樣版書“契弟賦書”,契弟就是一個年輕的同性戀者,受了年紀比較大的人的好處,然後做人家同性戀情侶的一個男性同性戀者,有一封樣板信,是那個契兄(等於是炒魷魚)跟契弟說我跟你絕交了,不再要你了。

這個契弟賦書就表達他多傷心啊,那個文字很有趣的,但是我們今天不是要講這個,我是要證明是,這種書啊,完全就是民間的書啊,不是什麼帝王將相,不是什麼臭老九的書,很多這類的書,我選了幾本,把它列出來。

我選的類書呢,必須包含兩個部門,一個部門講本國的,一個部門講外國的,所以說我們現在選的這本給你們看的書叫做《萬用正宗不求人》,他就有兩個部分,一個部份講本國的,地理的,你看,北京、南京、十三布政使司都有,可是西藏是沒有的。你去看它全部的類書啊,你可以看得到的類書都是一致的,從來不會有人在中國的那一個部分(地理的那部分)講西藏的。還有一點,這個西藏當時不叫西藏喔,有些叫土番有些叫土蕃有些叫西番,總而言之是沒有提的。

好了,如果你去看他們這本書,這是其中一個例子,講外國那部分是怎麼樣呢?譬如說這個《萬用正宗不求人》,在一個外夷的那部分,介紹的國家一共有一百三十五個,其中,我們的兄弟國日本排第三、高麗排第一,西番跟土蕃,土蕃就是土番,土蕃是排四十七,西番是排一百。那如果你去看別的都是一樣的,平均排名你可以看得到,吐番跟西番呢,三十多、四十多,日本是十二,日本是排在很前面的,其實你看,緬甸就沒有被提名,那個就是跟剛才講的是一致的,因為緬甸是國內的。所以在這種書裡面,緬甸不算是外國,所以緬甸大部分是不提的,但因為緬甸實在是一個比較邊緣的國家,所以有書提、有些書不提。

因為這種書不是很權威的,剛才已經跟你講,這種書教人家怎麼去寫情書給妓女啊,當然不是一個最權威的。我講這個東西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中共說,今天中國的小孩子都知道西藏是中國的話呢,我就要跟你說,在明朝是連那些教你怎麼寫情書給妓女的書,也跟你講得很清楚,西藏不是中國的。

以清朝所修的《明史》中的事例來證明西藏並非明朝的領土
我們大家都聽過文成公主的故事,文成公主的故事如果你去看中國的正史,你去看新唐書,就是歐陽修的一個東西,那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不過我們現在不講唐朝的東西,不需要,因為中共自己打退堂鼓了嘛。

我們講一個明朝的故事啊,《明史》的話就是西域三,就是最後的第二卷,《明史》共三百三十二卷,第三百三十一卷,就講到西藏的東西,就中國跟西藏交往。剛才我們看的那個東西就曉得了,西藏,就是在西域三,就是卷第三百三十一,講西藏呢,第一個開始講就是講大寶法王。在大寶法王的那一段裡面的一段文字,這個是用文言文我大概翻譯一下,這個很有趣的你看,這個是清朝編的明朝正史,這個不是在明朝的書,也記載的很清楚的,不過我就用明史,因為明史是最容易拿到的。

“烏斯藏大寶法王正德元年來貢”,就講明這是有來進貢的,可是明朝講進貢不等於你是我的領土嘛。可是呢,元年來貢,十年來貢,那個時候的皇帝武宗,他“惑近”,就是他那個近士,那個服侍他的人,給他們誤導了。這些寫正史的人都是儒學者,都是中了進士狀元的,所以他們對宗教當然不是很喜歡,對佛教道教都十分反感,最後用的字當然不是對藏傳佛教有什麼好感的,先要澄清這個。所以他們誤導了這個皇帝啊,以為烏斯藏有一個能知道三生,前生、今生、後生的,“國人謂之活佛”,所以就想見他啦。

武宗就命那個中官太監,就叫中官劉允,拿著使節,請迎他過來,“閣臣梁儲等”,就是內閣的那些大臣,你看他的講法你就曉得當時西藏是不是中國領土,這些閣臣(內閣大臣)說,我們祖宗西安有派遣使臣,那是因為明太祖的時候“天下初定,以化導愚頑,鎮撫荒服”,那是因為那些野蠻人嘛,我們只不過是鎮服他們跟他們交朋友,事實上是給他們錢,請他們不要過來搗亂,就是那個意思。

承平之後, “未嘗輕辱命使,遠涉其地”,我們從來沒有到過遠方的這種蠻荒之地,而且這個太監馬上要去的話要花很多錢,然後勢必“為官民患”。而且是“天全六番”,天全六番就是四川那些中部的地方,從天全六番出境,就等於,從四川中部出去就是出我們國境,你從那裡出了國境之後,“萬里之程”,歷數是幾年要去那個地方,道途是什麼都沒有的蠻荒之地,沒有旅館,什麼都沒有,“人馬安從供頓”,而且中途突遇寇的話,要防備,“虧中國之體,納外番之侮,無一可者”。所以,這個意思就是說,皇帝要做事大臣要寫赦書,你要做這個事情,“臣等不敢撰擬”,你要做這個事情你不要叫我們去寫,皇帝說,你們不幹我自己來,下面禮部尚書也一起反對,都不聽,就去做了。

所以這個太監就走啦,“以珠琲為幢幡”,就是用這個珍珠來做佛教用的一種旗幟,皇宮裡面的那些皇軍就收進了來做工具,要送給這個活佛。

“犒賞以巨萬計,內庫黃金為之罄盡”,把宮廷裡的黃金全部用光了,給那些妃子的那種金飾全部拿去收做工具。而且,“往返以十年為期”,跟太監說,你十年之間(回來),就等於以前唐三藏那樣,去西邊取經那樣,因為他們根本不曉得西藏在哪裡。

“允至臨清”,走長江啊,“漕艘為之阻滯”,政府運糧食的船全部給他,因為太多(人)了。入到三峽,“江舟大難進,易以小船相連二百餘里”。

你沒有聽過這故事啊,這個是明史裡面最著名,這個不是在中國來講的話,比文成公主的故事還要多人知道,只不過到了今天就沒有了,可是以前我念史書的話,這個很有趣的。

到了成都的話,就要錢,然後錦官,成都附近住的官驛不足,附近的全部住滿了,然後呢,就開始“治入番器物,二十萬”,當地的官員呢,沒有那麼多錢,你想想看,人家省了一年的Budget(預算)也不過就那個錢啊,你要把這個錢送去給番人。

然後,“守臣力爭,減至十三萬”。 “工人雜造,夜以繼日,居歲餘”,一年之後,東西都做好啦,禮物什麼的都做好了,然後就率領一千個士卒以行,後面是最可笑啦,過了兩個月到了地方,“所謂活佛者”,“恐中國誘害之”,這個(活佛)躲起來,你們帶了那麼多東西來,哪有什麼好事的,一定是不懷好意的。

明朝的將士就氣了,“欲脅以威”,就把他綁架過來了,番人晚上去襲擊他們,把他們的寶器、器械全部搶掉了。將校十個人死了二人,卒一千人死了幾百人,傷者半之。如果你想想看,就等於死四百人,然後傷兩百人,等於一千人就是少了三分之二,六百人沒掉了。

這個太監“乘善馬疾走,僅免”。僅免就是僅以身免,就是他騎快馬,只有身體跑掉,其他全都留在後面了,到了成都,就叫人不要再講了這個事情,“以空函馳奏”,到的時候武宗已崩。

世宗叫這個太監回來,這四個字最有意思了,“下吏治罪”,這個東西是誰有罪?那是我的領土我叫你來你不來,還要打傷我的人打死我的人,沒有治他罪,一聲不吭,再去治罪這個太監。你想想看,在這個情勢下,這種地方有沒有可能是中國有任何的一個統治的能力。這是中國正史寫的,而且,你去明朝的那些史書的話,記載的很清楚的。




2016-10-2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