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劉漢城:《用中國的古籍和公文探討對西藏和中國的關係——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第三部分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之聲2016年10月8日報導】在今年4月於臺灣舉行的“尋找共同點—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上,原香港城市大學的劉漢城教授做了專題報告,主題為西藏與中國的從屬關係是否存在。劉教授首先厘清了西藏與中國的歷史問題,而後以史料分析來證明了中共的說辭“自元朝後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之荒誕。
在第一部份的節目中,劉漢城教授介紹了西藏問題的重要性以及為本次研究文獻做了背景介紹。

在第二部分的節目中,他對比了中共體制內學者的譚其襄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以及清朝所敕修的《明史》,表示雖然中共的《中國歷史地圖集》標明西藏在明朝的領土,然而,清朝時敕修的《明史》,並沒有將西藏畫入明朝的領土內。

而在本次播出的報告內容中,劉漢城教授將解析明朝本身對明朝領土的說法,並以明朝史料來進一步推翻中共所謂"西藏為明朝領土"的說法。


事實上他們就是把外國分成兩組,一個外國是從東邊出海的跟他們交往的。下面就是西域了,西域一,就是從西邊陸路過去跟他們交往的,然後西域二,西番。然後西域三,烏斯藏大寶法王、大乘法王、長河西烏斯藏,西藏是跑來這裡,所以這個很明顯的,明朝講得很清楚的,西藏不是我們的,西藏是排在日本後面的。

所以這個,不是明朝的說法,而是明史的說法,明史是清朝的說法。這可能是滿州人在汙衊明朝的,西藏明明就是明朝的領土,可是這些滿清人把功勞推給自己,所以有這個可能,事實上也不太可能啦,不過你可以這樣說,你可以說這個東西不算數。

我們來找一個明朝的,真的是明朝的,看看明朝怎麼說。不過在這之前呢,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明史,剛剛明史的結構因為很多頁、很亂,我們重新再整理一下。這個是兩千年來的傳統,從漢書開始,中國的正史一定要跟這個體例的,連在元朝宰相脫脫在編遼史和金史的時候,都是跟這個體例的,也就是說,連蒙古的宰相去編遼史和金史,都是跟這個體例,體例就是說,在正史前面的部分,就講本國歷史,所以你去看明史從地理一到地理七的話,就是講北京跟南經跟所謂的十三個布政使司,就沒有了,到了後面呢,就講一些不相干的東西,三百二十卷前面的東西就講本國的東西,然後到後來就是講布政使司,所謂先後有序、親疏有別,土司之後講外國,外國之後講西域,西藏在這邊,再下來,這個西域三和西域四就是再講天方,就是阿拉伯人,這個就是明史的結構。

好了剛才不是說嗎,不算數,因為這個是清朝的(說法),我們看明朝的怎麼說。

明朝當時對於明朝領土的說法
中國呢,歷朝都有修地志,現在保留下來的,最久、最舊、最齊全的就是,唐朝的元和郡縣志,唐朝的中央政府,每個地方山川河流什麼東西都講清楚,我們來看《大明一統志》,這個東西呢,也比較嚴格,明太祖打了天下之後,就按照《大元一統志》,所以你看這個傳統就是這樣,明朝的跟元朝的,後來清朝的就是跟明朝的,修了大明志書,後來就把他改編成為《大明一統志》,然後呢,英宗親自作序,而且因為領土是會改變的,明朝兩百多年,所以修了好幾次,所以《大明一統志》,在1416年,天順五年的時候修過一次,後來呢,又在弘志、萬曆年間,一百多年以後,又再重修,我們來看這個是怎麼說的。

大明一統志的目錄明顯地能證明明朝並沒有視西藏為其領土
你看這目錄也是呢,《大明一統志》目錄,開始當然就講京師,那當然最重要的,然後再下來呢,就是你看,到了卷三十一、三十二,就是陝西布政司。

在中國官方白皮書的立場就是說,中國那個時候,明朝在河州,有執行過一個法律任務,就是逮捕一個藏族領袖,我現在就是要指出,你在河州逮捕一個藏組領袖算什麼東西,河州就是在陝西,在陝西逮捕一個藏族領袖,那等於你在西藏有什麼統治權嗎?

我們再來看,第34、35、37、38、39、40都是講國內的,接下來,雲南布政司,86、87,然後87裡面緬甸軍民宣慰使司、八百大甸泰國北部老撾,一致地,就是說,無論是清朝編的《明史》,或者是明朝自己編的,講得清清楚楚,緬甸是我們的,泰國北部是我們的,老撾是我們的,而且剛才在明史的時候,還把他劃在土司,現在就乾脆把他放在雲南布政司裡面了。

然後再下來你看,這個卷88、89外夷、外國,第一朝鮮,第二女直,女直就是女真就是滿州,所以你看啦,他們是覺得女真不是我們同胞,我們是亡國的,可是中共就以為這是同一個帝國的,明朝說女真不是我們的,中共說女真是明帝國的,第三,日本、琉球、西番,所以你看,這個分類很明顯的,西番,明朝政府是絕對不是說是明朝的。再來就是89最後就90了,90就是安南、暹羅、占城、很多地方……、天方、阿拉伯了、蘇門答剌就是這樣。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大明一統志》的結構事實上就是那樣,一共就九十卷,九十卷中八十八卷講本國的,最後兩卷呢講外國的,而外國呢,日本是排第三,西藏是排第五,這個就是明朝的說法。

你去看他們的那個序,大明一統志圖序,先講明瞭,我們這個大明一統志就是要宣揚我們是一統天下,所以“必一統天下而後為盛”

這個一統天下是怎麼一統呢?“天下分為十三布政司,曰山西”等等,而這十三布政司,當然是沒有西藏,事實上前面還有一段的,我們現在沒有時間講元朝,所以就不看元朝的原始資料,不過來看明朝皇帝怎麼講元朝,明朝皇帝就講了,以前元朝"夷狄入主華夏內立中書省一……中書省十”,也就是講明朝的皇帝看元朝,也就是說這些地方,就中書省十,那中書省十誰都曉得了,就是不包括西藏的。

那麼當然,這個不可以做主,因為我們說明朝皇帝沒資格說元朝的事情啊,我們說這個不算數。

不過明朝皇帝總有資格說明朝的土地吧,這個就是說他的土地。

“司與夫四夷受官封而臣禮者,皆以次具載於志焉。”就是最後那兩句,我們說八十九跟九十卷呢,那些東西從中國人的角度來講,這些就是“四夷受官封,都是持臣禮的”,就是要跟我嗑頭,受我的封的,所以西藏也是持臣禮受官封的,沒錯,可是那就是跟其他幾十個國家都是同樣的地位,包括(西藏)和日本是同一個地位。

大明一統志中的地圖也明確地顯示西藏當時並非為明朝的領土
我們再來看這個地圖,這個地圖有一個單張,這個就是《大明一統志》的1461年的地圖,很清楚地,國內的地名,黑底白字,國外的地名,朝鮮、日本、西番,白底黑字,國內的有框,國外的沒框,我們中文叫做黑白分明,再也明顯不過了,我不曉得還有更清楚的。

我們再看一下,我們要回味一下這個地圖的意義是什麼,這首先是承繼中國多年歷朝中央跟政府編制全國領土詳細記錄,這個不是一個皇帝做的,中國傳統就這樣做了。

這由明朝皇帝下令編制,再由數十位朝廷高官學者列名編撰和聯名上呈皇帝,由皇帝親自作序,在地圖上黑白分明,國內國外,我沒有辦法想像,還有什麼更權威的證據來反映什麼是中國明朝的領土。剛才那個自1461年,你可能會說,那個時候可能不是後來,是呢可能再過幾年明朝政府(才視西藏為明朝領土的),但如果你去看中共的說法,中共是說,明朝一開始,從明太祖開始,西藏就已經歸順於中國的。

不過假定你說,後來呢?剛才我們不是說大明一統志編過兩次嗎?我這個的意思是什麼呢,是這種東西造不了假的,不信你去中國看博物館裡面,什麼農奴的骨頭、什麼達賴喇嘛的什麼匾額啊那些東西,如果你去中國旅行就曉得了,三百塊就可以一個買Rolex(勞力士)的金錶了,你要做什麼假的還不容易。這些東西假不了了,因為這些東西是全世界留存的,所以這個東西只是說,這一本書呢,連你去德國的巴伐利亞國家的網站都可以免費下載的,他存的那一版跟你講說是1600年,所以你真的敢改這些東西的話呢,外國人就會說你那本的東西跟我那本不一樣的。

你看,一樣的,1600年的時候,你看他這個地圖啊,一百年之後,他重新刻過,跟你現在這個地圖呢,大同小異,首先不是完全一樣,他是重刻的,可是事實上是完全一樣,體制也是一樣,這個是有框的國內的,無框的是國外的。我們再回來看你就可以看得出,我們這個所謂談棋下面只顧學問啦,什麼只顧事實啦,你就跟他們說你這個事實好像跟明朝不一樣。

總結明朝、清朝、中共三方對於明朝領土的說法,明朝和清朝並未將西藏視為明朝的領土,但中共稱西藏屬於明朝的領土

我們這個就總結剛才我們的三個的說法,先從明朝的,再看清朝、看中共的。你看明朝呢,是把老撾跟泰國北部放在明帝國之內,然後把女真、日本、西藏就歸成外夷,這個是明朝《大明一統志》的說法。到了清朝《明史》,也是一樣,把老撾跟泰國北部還是放在明帝國之內,可是外國呢,也不同了,他把他分成兩部分,一個部分,就是講外國,一個部分就是講西域,西藏,還把他放在外國的後面。

可是基本上他們是一致的,你看,這個跟這個一樣,這個的處理也是一樣的,事實上他就是把西藏放在外國裡面,所以雖然他們不算完全一樣,可是基本的是一致的。你看中共的那個說法呢,就完全呢,就是等於是,怎麼說呢,不好意思說是非顛倒,我只能夠說是前後顛倒吧。

西藏本來是這邊的(外圍),結果跑來這邊了(明帝國領土內),女真是外國的,但全部放在裡面了。反而老撾跟泰北呢,都放在這邊了(外面),這個東西你看,左右又完全顛倒了,那你說是誰的比較可信呢,那我就不敢說了,這個就由大家、中國人自己去做定論,你要相信誰……




2016-10-08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