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專訪台灣學者蘇嘉宏:從流亡社區大選談西藏運動未來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之聲2016年4月9日報導】台灣學者蘇嘉宏通過實地調研,寫下了《流亡中的民主》與《民主在流亡中轉型》兩本介紹流亡社區民主制度的書籍。日前他來達蘭薩拉觀察流亡大選時,接受了本台的專訪,發表了他對藏人踐行的民主制以及西藏運動未來走向的看法。

西藏之聲:首先請介紹一下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到西藏議題的?
蘇嘉宏:十幾年前,不瞞大家說,是一個很世俗的目的。因為,在台灣我們叫做教師升等,這個在大陸叫憑職稱吧。只是因為這樣一個寫作動機,那正好有許多認識的朋友,可以接近使用一些資料。也就是因緣具足。所以我就順著這個方向,來做這樣一個研究。

西藏之聲:您是在什麼樣的一個機緣下,才撰寫了《流亡中的民主》和《民主在流亡中轉型》這兩本書的?
蘇嘉宏:因為流亡藏人社區雖然是一個比較小的社區,但是在議題的能量上面,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研究的題材。那當然有他歷史和現實上面的種種原因。所以我選擇這樣一個議題,可以讓我自己的視野,從台灣內部的選舉,或者是台灣與大陸之間的兩岸關係,獲得一個調整,進入一個新的領域,開拓一個新的研究題材。我只是有這樣的一種研究的興趣而已。

西藏之聲:您這次來達蘭薩拉是觀察流亡社區的大選,您的觀察結果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
蘇嘉宏:我想講幾點:
這一次我們就專門針對這一次選舉的過程和結果來看,在海外的流亡藏人社區,尤其是印度裡面,它的票倉主要是集中在印南的三大寺。這主要的表現形式是僧團。另外,達蘭薩拉這邊是距離藏人行政中央比較接近的,主要是公務員,或者是活動力比較旺盛的社會精英階層。再就是尼泊爾跟拉達克,就是比較傳統的老設區,這麼四個票倉。

但是,這四個票倉裡面主要的同鄉會團體,在這一次扮演的角色是比較積極的。所以區域的意識上一屆可以說是抬頭,這一次可能更加的深化。某種程度來講,是對立到有點令人擔憂的地步,這是我們在這次的選舉裡面看到的,就是說好像都很世俗化。在美國、在台灣選舉越多,社區族群越分裂。好像流亡藏人社區,也有這種世俗化的傾向正在發生,這是第一點。

第二,新的世代、新的選民解構,造就了一個新的議會群體。這次議會的群體的替換率,絕對不會低於40%。可能都要逼進50%。所以未來當選的司政,他面對的是替代率達到50%的,或者接近50%的新的議會,以及他所代表的新的民意解構。那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流亡藏人社區已經到了一個不同以往,也就是說,它可能有兩個特色,一個是第一代的藏人,也就是剛從大陸出來的,這方面人數就可能比較少一點。另外就是,已經在這邊的藏人第二代,跟中國之間的關係會變得比較疏離,在印度當地的認同會比較高。這種新的解構,使得整個未來藏人行政中央的施政的走向、預算等,都會有不一樣的分配。

第三,這一次比上一次還更進步的就是網絡運用的發達。上次網絡運用只是拿來作為媒體或辯論的一個平台,這次依然如此,甚至在投完票以後,已經變成一個非正式的統計結果,都是在網絡上面完成的。所以在這樣的一種網絡時代,在社交媒體的廣泛運用之下,整個選舉的過程變得非常的透明。很快的在這個網絡時代裡面,網絡新科技社交媒體的運用上面,都有不同以往的進展。我先說這三點。

西藏之聲:去年10月的預選中有西藏復國理念者參選,您對此怎麼看?
蘇嘉宏:大家都會陷入一個歷史上西藏是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我必須要去說的是,在十八世紀,西方海權國家興起之前,是沒有國家這個觀念的,頂多是一種王朝的政權,也就是朝代。

這個朝代的概念跟海權國家興起以後,他們以國家為單位所構成的國際法體系,是兩回事。所以一直要用現代國際法的框架,去詮釋十八世紀以前的西藏歷史或中原的歷史,但事實上他們那時只有朝代。所以歷史上誰是誰的一部分什麼的,都是用現代的理論框架去詮釋過去的歷史,一定有他的缺陷、一定有他的爭執,或是沒完沒了的,所以我不會糾葛這件事情。

其次,任何一個人他都有他的理想和主張,這是無可厚非的。關鍵就是說,這樣的一種理想,能不能說服他的群眾,號召他的支持者。那麼,顯然到目前為止,達賴喇嘛尊者所領導的中間道路,在這次的選舉當中是各個主要候選人所服從、所尊崇的。中間道路這條路線,使得這個選舉的過程沒有意識形態,沒有路線的爭執。反倒是一些媒體的濫用,或者是停留在個人層面的互相攻擊。後來就有一些人在主張西藏獨立的同時,詆毀達賴喇嘛,使得他得到的這些選票到底是因為詆毀達賴喇嘛而得到的,還是因為西藏獨立得到的,或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得到的,這裡面交雜不清。

我認為這次的選舉裡面的詬病,在流亡社會這麼困頓的時候,那海外的流亡藏人社區是不是也有可能在選後,大家共同去思考對自己未來最好的一個走向和步驟。

西藏之聲:假如您有投票權的話,您會不會投給倡導要恢復西藏獨立的參選者?
蘇嘉宏:如果是我的話,我只會跟隨達賴喇嘛尊者所倡導的中間道路。

西藏之聲:請您分析一下,台灣踐行的民主制度,與流亡藏人們踐行的民主制度有沒有不同之處?
蘇嘉宏:我先要講一件事情,就是說,台灣人儘管對自己的民主選舉有點驕傲,但是我從來都不認為台灣的這種民主選舉模式,或者說所謂的成果,是值得包括藏人在內的人或其他任何一個地方的人來學習的。因為每一個地方的民主選舉發展,都有它的歷史跟現實的種種限制,所以必須要因地制宜。同樣,海外的流亡藏人社區,在摸索民主選舉的這條道路,固然他是把自己放在西方的這種脈絡當中。但是,事實上他也碰到了一些問題,這個問題只有在印度和海外的流亡藏人自己去解決。並不是說台灣人怎麼做,藏人就可以這麼學。我不是這麼認為的,所以自己的問題只能自己解決,大家團結起來坦然面對共同的問題。

西藏之聲:今年一月,蔡英文帶領民進黨贏得台灣大選,您認為民進黨執政後,台灣會不會改變對西藏議題的政策?
蘇嘉宏:如果不改變的話,那她的政黨輪替是什麼意思呢?所以當蔡英文在選舉的過程當中,她在著眼兩岸關係的穩定,必須要在美國跟中國之間,扮演一個平和的角色,而不得不說出維持現狀這四個字。但是她的改變是必然的,所以政黨輪替,改變其正常,不改變才不正常。不改變就由原來的執政黨繼續執政下去就好了,所以這個人民的選擇我們只能尊重。

西藏之聲:許多華人關注並支持西藏運動,因為他們贊同達賴喇嘛尊者所倡導的“中間道路”立場。但是中共方面近年來開始否定中間路線。您是否認為流亡藏人方面需要重新審視”中間道路”?
蘇嘉宏:在政治的領域裡面,我們需要問一個問題,如果“中間道路”不好,那你一定要拿出一個比“中間道路”更好的方案。問題是這個方案在哪裡?很多人主張西藏獨立,這是理想,我們必須要尊重人家的,但是我很想傾聽,你實現這個理想的方法和途徑,你不能只有理想,你得有方法去實現它。

所以“中間道路”我認為是達蘭薩拉跟北京之間,一個最寶貴的妥協的方案。儘管北京當局一時之間不能接受,但是我認為在未來,雙方間在不斷的累積共識,習近平在完成他的第二個政權的延續以後,他會有更大的自信,更寬闊的空間去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認為時間將會給雙方帶來更大的共同利益。

西藏之聲:最後請您對西藏問題的未來作一下展望,您覺得藏人等待中共政局出現大變動的想法,是否明智?
蘇嘉宏:達賴喇嘛所領導的中間道路,儘管北京目前一時之間不能接受,但是我持樂觀的態度。在時機上面,大家都有一個很清楚的意識,就是必須要不失時機的、在達賴喇嘛有生之年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如果這個時候沒有解決問題,在後達賴喇嘛時代,恐怕問題只會更複雜,對任何一方都是損失。

所以這樣的一種想法並不是不切實際的。方案提出來之後,它在協商過程當中,我進你退、你進我退。總之能夠有一個方案被提出來,那我們就等待協商彼此利益的平衡,去實現雙方的這種共同利益,這是我的期望。




2016-04-1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