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唐宋元明清與西藏—西藏自古就從屬中國嗎? 第三部:清朝、民國與西藏的關係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中共宣示對藏主權時,必定會講的一句話,也是受官方洗腦的中國民眾心中,根深蒂固的一個觀念。那麼中共的這一宣稱有沒有依據?所謂的“自古”,到底“古”在哪裡?是否指唐朝至清朝五大朝代?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將依據歷史來為大家闡釋,西藏是不是自古就屬於中國。以下是訪談的第三部分:清朝、民國與西藏的關係

西藏之聲:到了清朝,又是滿人開始統治中國,但這也是中共的史學家們,宣稱“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一部分”時,引述最多的一個朝代,請您首先談一下滿清與西藏最初是怎樣接觸的?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西藏和滿清間的關係始於滿清入主中原之前。明朝末期,女真人的後裔在東北地區崛起,公元1616年,滿清第一位皇帝太祖努爾哈赤,在盛京也就是今天的瀋陽定都,執政11年,歷史上稱為後金。1627年,其子太宗即位,據《清朝全史》記載,在這個時期西藏的大乘佛教已經傳播到整個滿州地區,同時滿清的許多達官貴人都成為虔誠的西藏佛教徒。公元1639年,太宗皇帝特別請求五世達賴喇嘛能夠到盛京,並對五世達賴喇嘛表示了崇高的敬意。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在蒙古軍事勢力的輔助下,成立整個西藏統一的甘丹頗章政權。

五世達賴喇嘛成為西藏最高政教領袖之後,專門派遣特使赴聖京,當時太祖皇帝親自出宮門迎接,進行非常隆重的接待。特別是公元1643年,五世達賴喇嘛的特使返回西藏時,整個大清王國諸太子及文武大臣全體在煉兵場上舉行盛大的歡送儀式,對西藏政教領袖五世達賴喇嘛表示了崇高的敬意,而且派出特使,再度邀請五世達賴喇嘛能夠到訪聖京。到1644年,當時滿清入主中原定都北京之後,滿清的順治皇帝又派出使者,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到北京,滿清皇帝還連續發出邀請信,敦請班禪大師能夠幫忙邀請達賴喇嘛到京。

面對滿清皇帝的邀請,西藏的三大寺包括上下密院,以路途遙遠耗時為由,希望達賴喇嘛不要前去,但是達賴喇嘛在滿清皇帝的盛情下,答應西藏三大寺包括上下密院及民眾出訪中原不超過三年就會返回西藏。

因此,我們從這段歷史中可以看出,滿清在入主中原之前,對西藏的達賴喇嘛表示出非常崇高的敬意。為什麼滿清皇帝對達賴喇嘛有如此崇高的禮遇? 我們都知道達賴喇嘛在西藏及蒙古有很崇高的威望。滿清需要建立統治整個中原的事業,統馭北方的蒙古民族有強大的軍事力量,而唯一能夠駕馭蒙古勢力的領袖,就是達賴喇嘛。從西藏政權甘丹頗章和達賴喇嘛與滿清皇帝的關係,以及五世達賴喇嘛到京以後,滿清皇帝所給予超越其他任何國家的高規格特別禮賓待遇等等,可以看出滿清和西藏的關係,是國家與國家之間非常平等的交流,沒有任何西藏隸屬於滿清的根據。

西藏之聲:中國的御用學者史學家們稱:是清朝的中國皇帝頒賜金冊、金印,冊封了五世達賴喇嘛,正式確定了達賴喇嘛的封號。而西藏歷史中,五世達賴喇嘛是執掌整個西藏政教事務的首位達賴喇嘛,這一傳統一直延續了3百多年。這是不是中共無法不承認歷代達賴喇嘛在西藏的政治地位,所以才乾脆不去否定這一點,而是直接將自己變成授予達賴喇嘛這一權利的角色?

格桑堅參:對。中國的御用史學家包括中國官方就是這樣做的。然而,清朝皇帝對五世達賴喇嘛的封號,其實是公元1653五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路途上,順治皇帝特別派人給予的封號,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五世達賴喇嘛也給予過滿清皇帝這樣的一些稱號,這是一種平等的公文性的來往方式。
但是,現在的御用史學家也好,中共領導也好,喜歡把這這些封號認為是所謂中央政府對達賴喇嘛的最高定位,認為是由此之後才確立達賴喇嘛成為西藏最高領袖。由此邏輯,此後歷代的達賴喇嘛都必須接受所謂的中央政府封號,才是有效的。這是完全顛倒歷史的做法。我們知道五世達賴喇嘛之前的第三世及第四世達賴喇嘛,一直都是引用達賴喇嘛這個名稱,因此當時的順治皇帝其實是把原來已經存在的達賴喇嘛之名號,以他皇帝的名義再給予一次而已,這裡面不存在頒給新名號的歷史事實。

另外,我們都知道當時的滿清皇帝特別喜歡對周邊國家的所有統治下王公貴族及大德喇嘛給予封號,這樣的給予封號的習慣,也發生在歷代達賴喇嘛身上。然而這些封號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我們可以來看看歷史上的情況。比如大概在公元1639年,蒙古固始汗丹增秋傑征服了青海的卻圖汗部,康區的白利王部眾及第司藏巴汗等,其勢力日漸雄厚時,清皇給固始汗以“遵行文義敏慧固始汗”的封號及官印。後來第司桑傑嘉措掌管整個西藏的政務而且名聲大振,最後輔助達賴喇嘛成立甘丹頗章政權後,清皇也給予第司桑傑嘉措”掌瓦赤喇恆喇達賴喇嘛政教弘宣佛法之王布忒阿白迪”的封號和金冊金印。拉藏汗殺死了第司桑傑嘉措控制了西藏政權時,清皇又給予”翊法恭順王”封號。第司桑傑嘉措為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儀式時,清皇派圖根呼圖克圖阿旺旦曲等帶上豐厚禮品參加典禮。此後拉藏汗另立阿旺益西嘉措為六世達賴喇嘛,清皇賜予“朕所扶持的第六輩達賴喇嘛”封號與金印。後來當格桑嘉措被公認為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之真身轉世靈童時,清皇又賜封為“宏佛扶眾之六世達賴喇嘛”這些做法上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無論在何時、何地,只要誰掌握了政權或擁有了實力,清皇都會被動性的對其贈封賜印,其目的只是拉攏他們成為清皇的盟友而已,根本不能證明西藏屬滿清所有。

西藏人民是不管滿清皇帝如何給予金冊金印,他是如法按照西藏的傳統儀軌選出並延續達賴喇嘛制度。現在中共以當時西藏與滿清發生的封號之事,來合理化掌控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認定權,這是完全沒有歷史根據的。

而且跟現在的中國領導不同的是,滿清皇帝特別崇信西藏佛教,奉達賴喇嘛為國師,特別在康雍乾期間,是清代國運最昌盛的時期,也是最為虔信佛法的時候,包括康熙乾隆皇帝等很多王公貴族,能夠通讀佛經而且普遍學習藏文,西藏文化風行,形成很大的對西藏佛教的狂熱信仰,並且傳播到蒙古,在北京興建起許多寺院,佛經被翻譯為滿文和蒙文,這樣的歷史跟現在中共一方面打壓西藏佛教毀滅佛寺,一方面又擺出他們對西藏佛教領袖有轉世認定權,這樣的做法我認為有根本的區別。

西藏之聲:在清朝時期,出現了駐藏大臣、安班等等有關西藏的詞彙,就在最近,中國也開始拍攝一個叫做《駐藏大臣》的電影,官媒報導說其中的內容將彰顯西藏主權歸屬。請您介紹一下,“駐藏大臣”等的角色到底是什麼?這些能否成為西藏從屬中國的理由?

格桑堅參:在滿清與西藏的關係史上,駐藏大臣是個非常重要的角色。為什麼要設立駐藏大臣或叫安班使者?在此我們需要重複一些西藏與滿清間的歷史。我們知道六世達賴喇嘛之後,七世達賴喇嘛與六世達賴喇嘛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最先扶持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政權的後裔,與西藏帝巴之間發生矛盾,西藏帝巴被殺,由此達賴喇嘛靈童的認證出現了前面所講的那種局面。

當時的準噶爾蒙古族(今新疆境內) 進兵西藏,殺死了拉藏汗。滿清的部隊將七世達賴喇嘛護送到西藏,之後西藏的達賴喇嘛作為滿清最高宗教上師,滿清皇帝作為西藏佛教最大的施主,對西藏一些不規範的政治制度或治理方式,提出許多改良建議,也派出軍隊平息西藏的內亂。

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滿清皇帝認為,北京跟西藏之間太遙遠,達賴喇嘛的使者需要向滿清皇帝傳送消息,這之間需要一個聯絡人、傳遞信息的使者。因此,從公元1728年開始在拉薩設立駐藏大臣,而這位駐藏大臣並不是滿清皇帝派出管理西藏的事務的官員,而是達賴喇嘛、西藏政府與滿清之間進行交往、互送信息的使者。

這裡面規定的很清楚,一切在西藏發生的事情,通過駐藏大臣奏到皇帝那裡。這樣的做法,其實同當今世界各國相互設立代表處或大使館有相似之處,而達賴喇嘛的西藏政府也在北京成了相應的機構。這樣的一個駐藏大臣,如果將它理解為西藏從屬於滿清的歷史依據,這是很大一個國際笑話。

中共政府為了凸顯滿清王朝對西藏擁有絕對的主權,當局將所謂的駐藏衙門,改裝為洗腦式的教育基地,拍攝有關所謂駐藏大臣題材的電視劇,向不了解真實西藏歷史的人做出歪曲宣傳,這些意圖是非常明顯。

我們非常清楚的知道,到了滿清末期1904年,英國入侵西藏,當時的駐藏大臣不僅不能代表滿清王朝保護西藏的達賴喇嘛,反而是他帶著禮品去恭迎英國侵略者,他給滿清皇帝的奏摺中寫道,由於清朝政府不向他供應烏拉馬役,他無法前去同英國交涉。

真如中國歷史所說,駐藏大臣是有效管理西藏的最高政治統治者,西藏政府怎麼敢對最高的統治者連馬都不供應? 而這些尷尬的情況在西藏歷史或清朝的《清史錄》中有詳細的記載。

西藏之聲:清朝末期,發生了十三世達賴喇嘛兩次避難於他國,後來宣布西藏恢復獨立等等的情況;另外,我們現在的西藏國旗、國歌,同樣也是那個時候產生的,那麼清朝末期、十三世達賴喇嘛時期,西藏與中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格桑堅參:清朝末期,國外很多的統治者入侵滿清,滿清王朝統治地位搖搖欲墜。在當時的情況下,滿清王朝對遙遠西藏的干預範圍越來越小。滿清後期的幾位皇帝,對西藏宗教沒有狂熱的崇信,反而產生了吞併西藏的野心,因此,公元1904年左右,當時滿清在西藏道孚採金,遭到寺院與民眾抗議,滿清派軍隊鎮壓。1905年滿清派出所謂的駐藏大臣到巴塘,對當地寺院進行限制,引起當地寺院與民眾的反抗,將滿清派出的所謂駐藏大臣等一併殺死。

由此,滿清派出趙爾豐在整個康定境內進行改土歸流,將安多與康原有的各地王,全部去掉後,滿清政府派出官員來治理,在這種形勢下,當時滿清的軍隊直接侵入到西藏。另外,1904年由於英國印度政府同西藏間的邊境貿易出現一些糾紛,英國派出軍隊直接入侵西藏。

在當時的情況下,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需要出逃,也就是去當時的沙皇統治區、蒙古方向。但是到了蒙古以後,適逢沙皇與日本打仗戰敗,達賴喇嘛沒能去成俄國;另一方面,當時的滿清皇帝派出駐蒙古的大臣等人,迎請十三世達賴喇嘛到內地,達賴喇嘛在內地居住的幾年裡面,整個康與安多地區發生了滿清軍隊對西藏的入侵和殺戮,而達賴喇嘛對慈禧太后、光緒皇帝的請求,沒能阻止這一情況,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之後滿清軍隊入侵西藏,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到印度,從而與英國改善關係。

從此滿清與西藏間長達兩百多年、非常友好有的施主與上師間的關係終結。藏人將在西藏境內的所有滿清軍隊趕出去,十三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西藏重申獨立的國家地位。

這些歷史事實充分的說明,1910年至1912年間,藏人與西藏軍隊將所有滿清軍隊趕出西藏,了斷了任何與滿清間的關係。

西藏之聲:清朝後的民國國民黨,對待西藏問題與之前的朝代還有今天的中共,您覺得有什麼不同之處?

格桑堅參:滿清統治結束以後,成立了民國。現在的中共在引述民國對西藏統治的時候,大概都會提出這樣一些的論點。認為民國時期蔣介石跟達賴喇嘛的親筆信、國民政府的策文或秘密命令、九世班禪的遺囑、吳忠信的電文,還有說西藏人參加了當時的國民代表大會什麼的。他們往往會把一些這樣的所謂的檔案,公佈出來來證明西藏繼續處於民國的有效統治之下。

我們都知道,達賴喇嘛首先避難到蒙古以後,滿清逃亡皇帝當時曾經下達命令,革除所謂達賴喇嘛的名號。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以後,又需要逃亡到印度。滿清皇帝又發出所謂的革除達賴喇嘛的這一尊號的命令。

滿清覆沒,民國建立以後,當時的民國總統袁世凱想跟達賴喇嘛取得聯繫。他在給達賴喇嘛的信中,清楚的說出想恢復滿清跟西藏以前最友好歷史階段時的關係。當時十三世達賴喇嘛完全回絕了袁世凱的回信,而且特別提出,“我們現在無法恢復以前的這種關係,我不需要任何所謂你們對我的稱呼,我就是西藏的達賴喇嘛,我就是西藏的政教領袖。” 因此,從這些信件裡面,根本看不出民國政府最初建立的時候,所謂有效的控制、統治西藏的任何歷史關係。民國以後1913年西藏與蒙古之間,簽訂有九條內容的協議,雙方互相承認獨立的地位。滿清末期,把在西藏的所有人趕出西藏,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謂民國繼續對西藏統治的歷史。

十三世達賴喇嘛大概在1933年去世,之後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在邀請各國貴賓的時候,也有國民黨的吳忠信來參加這一典禮。現在中國的很多歷史裡面,把這些說成是中央政府派人來主持達賴喇嘛的坐床典禮。這些歷史的事實,當時的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進行過一些非常清楚的反駁。因此,這些都是歪曲的歷史。

我們知道國民黨,其實比滿清、比元朝更會作假,其他沒有任何的歷史依據,特別是所謂的當時有西藏人來參加國民黨的代表大會,他們在檔案公佈裡面,列出一些人,發了一些所謂的證件。我們都知道南京國民黨時代,西藏的政府在北京也成立過辦事處,還有在那裡做生意的藏人,這些跟西藏政府沒有任何關係的人,被請去參加所謂的國民代表大會,然後發給他一個袖章來說明當時西藏代表也參加了中華民國的國民代表大會,這些跟西藏政府其實沒有任何關係。

民國從內亂到二戰,最後到被中共取代短短幾十年時間裡面,他對西藏沒有任何有效統治或管理。

西藏之聲:到這裡,您已經大致分析了唐、宋、元、明、清時期 ,西藏與中國,以 及蒙古人、滿人間的互動接觸,最後請您總結一下,依此來看,所謂“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到底站不站得住腳?

格桑堅參:我們從整個歷史脈絡裡面可以看出,所謂“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是絕對站不住腳的。但是,現在西藏已經被中共牢牢控制住,我們若是糾纏於歷史的這些喧嘩裡面,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解釋,對於解決西藏問題沒有任何的益處,基於這樣一個理念,達賴喇嘛尊者提出拋開歷史,向著未來,提出“中間道路”,表明西藏同意存在於中國憲法框架下。但是現在中共的當政者也好,中國的歷史學家也好,他們一方面在否定達賴喇嘛尊者為解決西藏問題提出的"中間道路"方案,另一方面又說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顯示他們根本沒有認真對待西藏問題。

雖然西藏在歷史上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基於現實的考慮,以後西藏議題的解決,其實還是要通過達賴喇嘛尊者提出的雙贏“中間道路”,拋開歷史爭論,坦誠進行交流。我認為這對解決西藏問題、維護西藏的穩定,以至維護整個中國的穩定,都有很大的益處。




2016-01-1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