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橫河:假法王假活佛背後的宗教局

資料來源:大紀元




【大紀元2015年12月24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的話題我們來談一談「假法王假活佛」,從這個事件看中共的宗教政策。前一段鬧得沸沸揚揚的一個藝人「坐床」事件,本來大家以為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文藝界人士附庸風雅鬧出的笑話,熱鬧一陣就過去了,不曾想呢,中共負責宗教民族事務的官員朱維群在電視上的一番講話,把統戰部也捲了進來。

北京的藏學專家降邊嘉措撰文就猛轟朱維群和葉小文,說朱維群是利用假活佛鬧劇,「居心叵測,包藏禍心」,葉小文則是鬧劇的「始作俑者」。這個明星「坐床」和中共官方到底有沒有關係呢?我們今天就來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假法王給明星主持「坐床」,認證這明星為活佛,當然不用說,這個活佛也不可能是真的啦!因為現在社會上稍微有點地位的人他都喜歡標榜自己是有點信仰的,那為什麼就單單這件事情它會鬧得這麼大?

橫河:這件事情之所以鬧得大,是因為當時是有中聯部的官員參加了,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就是說有中共官方的支持。平常你自己當演員演個戲也就算了。但這件事情,來給他「坐床」的假法王,後來給別人揭出來,他是一個做佛像生意的人,怎麼後來自己就變成法王了?

法王在藏傳佛教裡面要到一個大的教派的領袖人物,就像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噶瑪巴,這個才能叫「法王」的。結果一個漢人只做做佛像生意就能叫「法王」,還去給別人「坐床」!一開始大家以為是類似於演戲那樣的東西,沒想到他們是真的鬧,而且還有官方支持。這一點來說的話,當然大家就很不滿意。

這個不滿意也只是說針對假法王和假活佛這兩個人而言,結果這兩個負責的官員,一個是朱維群,朱維群是什麼人?他原來是統戰部副部長,現在是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的主任,他出來講話了。結果出來講話,他並不是真的去譴責這些假法王和假活佛,而是轉而指控藏傳佛教的喇嘛和活佛,這就引起不滿了。葉小文他寫了一篇文章,完全不是人們所想像的是他會去譴責這些假法王和假活佛,他是轉過頭來立刻把它拿到分裂啊,轉移到那個方向去了。

這兩個人因為是官方的代表,結果就讓人家覺得他們就是假法王和假活佛後面的支持者。所以這才導致了體制內的學者去炮轟這兩個高官。

主持人:那現在這個體制內學者降邊嘉措他也沒有去批評假法王,他直接就單挑了朱維群和葉小文,是不是就像您剛才講的,因為他覺得朱維群和葉小文對這件事情的回應讓他不滿意?

橫河:對,因為如果假法王和假活佛背後沒有官員支持的話,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也就不足以值得一個體制內學者出來說話的地步。但是這兩個人的回應很有意思,主要是看他們的回應為什麼會引起體制內的學者去炮轟他們。

先講朱維群。朱維群在這個事件曝光以後,他接受了央視的採訪。在採訪當中,他實際上就沒有提假法王和假活佛的名字,根本就沒有提,很快就把矛頭轉移到了說有一部分人他們將一部分錢財帶回到藏區後,實際上又從事違反法律的各種行為,甚至有一部分錢是用來支持分裂主義活動的。

他沒有說「他們」是誰,但是很顯然,這個「他們」指的不是假法王和假活佛。他講的是什麼呢?是從事違反法律和支持分裂主義活動。這個假法王和假活佛都是漢人嘛,所以他肯定不是指他們,而指的是真正來自藏區的喇嘛和活佛。就是至少在他的眼裡面,漢人冒充假法王和假活佛根本就是不是一件事情,真正有問題是真正藏人裡面的活佛喇嘛。這是一個問題。

那葉小文的文章就更直接了當了。他寫了一篇文章叫<「活佛轉世」也要打假>,他在開始的時候是以假活佛張鐵林作為引子,把這件事情引出來,後面整個一篇文章講什麼是假、什麼是真,就跟人心目中的概念真和假完全是兩回事情。他說的假活佛就是不遵守所謂「四個維護」的,哪「四個維護」呢?按他說起來是:維護人民利益、維護法律尊嚴、維護民族團結、維護祖國統一。

你想想看,活佛和活佛轉世它是一種特定的宗教現象,就是藏傳佛教的現象,當然「活佛」這個詞是漢人的說法,藏人不這麼說的,藏人講「祖古」和「仁波切」,「祖古」是轉世修行者;而「仁波切」是修行有成的人,不一定要轉世。

這是一個宗教現象,跟這「四個維護」,不管是人民利益、法律、民族、團結、祖國統一,這跟宗教是毫無關係的,這完全是世俗的現象。

按照葉小文的說法,只有服從黨的領導、經過黨和政府批准的才叫「真活佛」。如果以這個做定義的話,服從黨的領導和經過黨和政府批准的,那叫活佛嗎?那叫黨政官員!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當然,一個真正的學者他肯定會不滿意這種說法,所以他要去批評它們。

主持人:從前面朱維群和葉小文的回應來看,他們肯定是對宗教沒有太多的瞭解。那麼降邊嘉措他為什麼要認為他們二個要為今天的藏傳佛教的亂象負責?

橫河:這個是因為他們長期以來就是負責中共有一個管理的部門叫宗教事務局,當然統戰部也管。葉小文長期以來擔任宗教事務局的局長,前後一共是14年;朱維群是統戰部分管西藏問題的。也就是說這二個人他們自稱藏傳佛教所有的政策都是他們制定的。至於他們懂不懂宗教?其實從中共官員的角度和從信仰的角度來看的話,實際上這完全是兩回事情。他只要懂黨的政策怎麼去管理宗教,怎麼去消滅宗教,這就是他的任務,並不是說他要懂宗教。

為什麼降邊嘉措別認為這兩個人要負責呢?他們長期以來壟斷對藏政策。降邊嘉措說葉小文任宗教局長14年來,除了文革動亂時期,是藏傳佛教最混亂、問題最多的時期。這是一個。

再一個,他認為假法王和假活佛表演的鬧劇只是一個表面現象。這個「始作俑者」是葉小文,根子是在葉小文身上,是葉小文種下的毒種,結出的毒果,所以他認為葉小文是應該負責任的。

另外,降邊嘉措他說葉小文他們是鼓吹第二代民族政策的,他否定了中共以前的民族政策。他所說的以前指的是兩批人,一批指的是李維漢、烏蘭夫、習仲勳和十世班禪,他們那一批;再一批就更早一點,就是中共建政初期的時候,毛澤東和周恩來制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他是這麼說的。當然他這個說法,我覺得是有侷限性的。

另外,他舉了一些具體的例子,比如葉小文掌管宗教事務局的時候,推行了一個寺院行政化。我們知道在中國漢地,內地它的寺院行政化早就完成了,但是可能西藏的寺院行政化是在葉小文當宗教局長的期間。其中他還發明了一個叫發「活佛證」,就是活佛要由宗教事務局來鑑定,鑑定你是真活佛,就給你發一個證。

這一次演員「坐床」事件,有人就把「活佛證」給搬出來了,說真的是發這個證的。大家就覺得很奇怪,一個「無神論」的政府怎麼能給活佛去認證真的還假的呢?

最後他就提到在葉小文時期,在西藏出的任何事情,他都會去給人家套一個帽子說是「分裂主義」。用這種方式,把整個矛盾越搞越激化。這是降邊嘉措認為葉小文和朱維群為什麼要對這件事情負責。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說這二個人長期以來壟斷對藏政策,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不管這二個人的官銜是什麼,對藏政策應該來說是更高一個級別的政府制定的,不太可能是由他們具體制定的。那麼他們起得了那麼大的作用嗎?比如葉小文他能起到那麼大的作用嗎?

橫河:這就是從體制內的學者的角度,他比較容易做的事情是針對某些個人進行批評,而不是針對體制,因為他自己都是體制內的,他要針對體制,可能他文章發都發不出來。實際上葉小文他還是一個表象,真正的根子是中共,這點作為體制內學者,他可能不能說,甚至也是不敢說的。

為什麼說葉小文是表象?中共才是根子呢?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政教合一。降邊嘉措說西藏民族改革的目的是消除政教合一,而宗教局反而搞了政教合一。這個結論是沒錯的,宗教局搞政教合一。但是它的前提錯了,也許他是不便說,也許他真的就這麼認識的,因為體制內學者嘛,他的思維要固定在體制的系統裡面,長期的這麼思維,你慢慢就認成真了。

因為中共並不是要消除政教合一,它是要消除西藏的政教合一,就是藏傳佛教和西藏的行政當局這二個政教合一,而把原來的藏傳佛教的政教合一變成中共無神論的政教合一,這才是中共不變的目的,所以不存在說消除政教合一以後它不搞政教合一了。從這點來說,宗教局正好是執行了中共的政策。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民族宗教政策。他就說民族宗教政策好像是被葉小文這時候搞壞的。其實從中共建政以來,從根本上,這個宗教政策是什麼呢?就是控制宗教,最終消滅宗教,這個從來就沒有變過。但是每個階段的具體做法會有差別,所以看上去可能有的時期寬鬆一些、有的時期嚴格一些。只是說很少有人會把它公開說明,葉小文是毫不忌諱的把它公開說明。所以無論是毛澤東的時期,還是他講的後來一段時期,哪個時期都從來不存在正確的民族宗教政策,這點我認為體制內的學者是有侷限性的。

另外一個,宗教和宗教管理部門其實是兩回事情。嚴格的說,宗教和宗教管理部門是對立的,就是剛才我們講的,葉小文的概念裡面的真和假,和宗教的真和假,它的標準也是對立的。一個是管理部門的標準,一個是真正宗教的標準,這二者一定是對立的。

有很多例子,像中國原來有一個叫包爾漢,可能很多人還記得,他是中國伊斯蘭教協會的主席。他死了以後,中共直接給他評價的是中共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你說,伊斯蘭教協會的主席都直接了當說是「共產主義戰士」了,這是什麼標準?

還有一個就是佛教協會的會長趙朴初,他是老牌中共黨員,而且有人說他根本就是特工!這是佛教協會的主席。已經有二個黨員了。《開放雜誌》2013年有一篇文章說,天主教愛國會的主席傅鐵山、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丁光訓,都是中共秘密黨員。

這角度就不一樣了,從宗教角度來說,這些人就是魔鬼!但是從中共角度,他們是真正的宗教團體的負責人。當然不是宗教的負責人,而是宗教團體的負責人,是從中共那邊派過去的。

葉小文他曾經毫無忌憚的在一個相當規模的會議上詳細介紹自己怎麼樣在班禪喇嘛「金瓶掣籤」儀式當中做假,他故意把簽底下墊了一點棉花,讓它高一點,這樣抽的人就可以抽到那個高的。他是做假的。這種做假對於藏傳佛教而言就是毀滅宗教。人家覺得這是非常錯誤的。但是對中共而言,他是幫助中共去控制宗教,所以是中共眼裡面的功臣。

當時很多人就很奇怪,開始是一個藏人,是聽葉小文講的,講了以後他就非常吃驚,他就把這個事情傳出來了。而別人就說這件事情沒有旁證,就一個人證明。結果後來一打聽,中共的官員都知道!很多人都聽過他這個報告,根本就沒當回事!就是在中共的體制裡面認為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所以馬上就找到了旁證,就是說不是孤證,沒有人誣陷他,他自己做報告的時候大大方方講的。

主持人:因為他覺得是件很光榮的事。

橫河:對!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中共或者中共的官員,它是沒有人類正常的思維的,它沒有人類正常的是非善惡的概念。所以對這種明顯做假的事情,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是當一個功勞在介紹。這不僅是觀念是對立的,它和人類的觀念是不兼容的。

另外,葉小文就提出宗教界的亂象,他需要正確的管理。其實這正好是顛倒黑白,就是宗教本來是不能夠由行政部門來管理的。政教分離就是宗教不能去幹預行政、行政不能干預宗教。況且在中國的宗教亂像它就是中共管理的結果,越管越亂!沒有這些人管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你像在美國,你看到過假法王、假活佛嗎?沒有的!人家都是正宗的從西藏過來的。為什麼呢?因為美國人也很多人研究宗教,他一來就知道你是真的還假的。只有在沒有比較的情況下,假的才能夠冒充真的。

你像藏傳佛教,葉小文說怎麼管理?管理就是宗教事務局專門有一個活佛轉世的規定。中共到現在還在跟達賴喇嘛爭奪達賴喇嘛轉世的決定權。這不是非常荒唐?你拿到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覺得極其荒唐!大概只有在中共官員內部才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事情。

外部的亂它很難摧毀宗教,從內部的亂才有可能摧毀宗教。而中共怎麼樣從內部去摧毀宗教呢?就是把宗教領導人以中共黨員派去,披著宗教外衣去管理宗教,這就是企圖從內部摧毀宗教的最主要的力量。

主持人:那剛才您已經分析了,中共它在各個宗教裡面都派了它自己的人假冒是宗教人士,然後實際上是掌控那個宗教。那麼各個宗教已經被它掌控了,那葉小文他在這裡起什麼作用呢?

橫河:這些宗教團體它有一個具體管的,它的背後是中共的統戰部,但是統戰部不能直接出來,它不是行政部門,在行政部門就有一個國家宗教事務局。宗教事務局最早是掛在國務院,後來就變成叫國家宗教事務局。葉小文從1985年開始擔任這個局的局長,一直到2009年。1998年的時候,這個事務局從國務院改名成國家。他就是用這個機構來管理所有的宗教。宗教需要由無神論的中共和中共政府來管理,你聽了就很荒唐的事情。

中共它規定合法的有五大宗教,但是這五大宗教它必須在中共認可的七大宗教團體裡面,就我剛才講的什麼伊斯蘭協會、天主教愛國會、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就這些宗教團體。也就是說在中共的系統裡面,信教本身是不受保護的,是需要加入中共控制的七大宗教團體,就是你首先要效忠中共,然後再去效忠你的神,這才能夠被憲法保護。

主持人:這聽起來就有點像幫會,你先得入了這個幫會你才是合法的。

橫河:對!就是這個意思。這就是中共的政教合一嘛,就是你必須服從中共的這個邪教,然後你才能夠裝模作樣去信你的神,是這樣的意思。它有四個司,業務一司管佛教、道教;業務二司管天主教、基督教;業務三司管伊斯蘭教;業務四司專門管非幾大宗教的其它宗教。那麼中共它根本就不承認其它宗教嘛,所以他的任務就是專門打擊不被中共承認的宗教信仰,像迫害法輪功就屬於這一類的。

主持人:那麼迫害法輪功現在也是屬於宗教事務局的任務嗎?我記得以前您講過迫害法輪功其實是「610」在管。

橫河:「610」是一個專門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指揮系統,來協調各個力量,就是來指揮和協調各種力量加入到迫害法輪功的行列裡面,它是一個指揮系統,具體執行就是現有的國家機器和黨的機構裡面的分支,其中在宗教系統裡面就是宗教事務局。所以宗教事務局它並不是指揮系統的主線,但是它是被這個指揮系統所使用的工具。

葉小文在迫害法輪功當中作為宗教事務局的局長,他起了非常特殊的作用。他本人是出生於所謂的學者型,就是說他是研究這方面的。第一個做的就是為迫害法輪功製造理論基礎。

就是1999年7月20日的時候,江澤民開始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當時實際上包括中央機關在內很多黨政官員都不理解這件事情。在迫害2個星期之後,葉小文就出面了,為中直機關工委、中央國家機關工委、中央金融工委,做了長達4小時的報告,這個報告專門從中共的宗教政策方面來向大家解釋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就是製造一個理論根據。

這個錄像後來,至少在北京的黨政機關是作為反法輪功的內部學習材料,除了當時聽的這些中央級的機關工委以外,北京市的黨政機關也都學習這個文件,其它部門也有學習。它起了這麼一個作用。

另外一個,他直接做反法輪功的宣傳,他自己到《焦點訪談》上去接受訪談,在國務院新聞辦開記者招待會,在黨報上接受黨報的長篇專訪,就是直接的參與迫害法輪功。

另外一個,他還負責了對外宣傳。剛才我講的反法輪功指的是國內的,還有對外的,對外也有很多,我舉幾個例子。2000年8月,葉小文率領中國宗教領袖代表團參加世界和平千年大會,那麼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誣衊法輪功;2001 年又接受美國《時代週刊》記者的採訪;自己還多次組織,或者參加中共的宗教代表團到西方國家去。

他的目的和作法就是一個,一個是誣衊、誹謗法輪功;再一個是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做辯解,就是起這個作用。他至少在這幾大方面是積極參與,他不是一般的被迫加入,他實際上在裡面起了一個非常惡劣的作用。

主持人:那從前面的分析,我們知道葉小文他本身並不懂宗教,他只是從這個職位出發,從他的思路來給迫害法輪功做背書。那麼是不是在他的領導下,其它的宗教團體也來參與迫害法輪功?因為其它宗教團體畢竟它表面上還是有信仰的。

橫河:剛才你講的這個它是這樣的。他懂不懂宗教?他是研究宗教的,而且在中共系統裡面是專門研究宗教的。其實宗教和信仰是這麼一個關係,一種是你真信的人,從信的人角度來看宗教信仰是這樣子的;另外一種是研究宗教的學者,這部分人看和真正信的人的角度又不一樣了。

第三種是研究怎麼樣去迫壞宗教的,他就是幹這樣的事情的!所以從信仰者的角度來看是理解不了他的;但是從中共的角度來看是完全理解他的,是一個思路的。

所謂中國的宗教團體,實際上在這裡我們講的主要是所謂宗教的領袖,也就是中共任命的宗教團體的負責人,就是中國的那些宗教。它們參與迫害法輪功有二個,一個,本來這些所謂宗教的團體負責人就是中共派進宗教團體去當負責人的,執行中共的政策就是他們的工作之一。既然迫害法輪功已經成為中共的政策了,那他當然就要執行,所以這一部分是執行中共政策的一部分。

這個倒不需要宗教事務局來指導他,他們自己就會了,因為他本來就是黨的官員嘛。宗教事務局會組織一些活動,把這些人組織起來要他們發言,然後報導。這些人發言,都是老牌黨員了,他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有的時候會忘記自己是代表宗教團體來的,會說出一些代表共產黨講的話,因為他的真實身份嘛。

我們上次就舉過例子,天主教愛國會的主席傅鐵山,他參加過一次反法輪功坐談會,他說了一句話:與法輪功的鬥爭不是信仰問題,而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你是一個天主教,天主教跟法輪功的鬥爭怎麼成政治鬥爭了呢?只有共產黨才能叫政治鬥爭。他有的時候會忘掉。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宗教事務局它是統戰的一部分。但是這些宗教團體,至少宗教團體的領導人已經是中共的人,或者已經完全被中共控制了,所以嚴格的說,這些已經不是統戰對象了,而是統戰工具,它們拿出去統戰別人去的。統戰誰呢?到海外,就是統戰那些還沒有完全替中共說話的人,沒有完全被中共控制,或者被中共收買的人。宗教事務局就是協調宗教團體作為統戰工具的指揮部門。

每次中國的宗教代表團、宗教團體組團訪問西方的時候,進行統戰工作的時候,你看葉小文一定跟著去,或者其他宗教事務局的官員,最多的就是葉小文。我覺得是不是他還不是完全放心那些人代表宗教團體,所以一方面要看著那些人,另外一方面自己要出馬。像1999年以後多次出國,都是葉小文帶隊出國,那時候主要的任務就是協調這些中共控制的宗教團體的負責人來做海外的統戰工作,就是把迫害法輪功推到海外去。

主持人:今天的時間已經快到了,今天我們是從明星的「坐床」事件引發到來分析一下中共的宗教政策。從葉小文對「坐床」事件的回應來看,很多在中共標準下是真的東西,事實上在宗教看是假的;在它們看來是假的東西,往往可能是真的。(責任編輯:蕭明)




2015-12-28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