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挽救藏語,中國藏民的艱辛反抗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




中國玉樹——當官員強迫附近僧人開辦的非正式學校停止給俗家子弟上語言課時,扎西旺楚(Tashi Wangchuk)希望能再找個地方,讓兩個十幾歲的侄女繼續學習藏語。

令他驚訝的是,儘管在這個地處西藏高原的集鎮上幾乎所有人都是藏人,他卻找不到一個學習藏語的地方。官員還下令其他寺院和該地區的一所私立學校不得教俗家子弟藏語。公立學校之前就已經放棄了真正的漢藏雙語教育,藏語即使會教,也只是和外語一樣的一門課。

「這直接損害到了藏人的文化,」30歲的扎西旺楚說。經營着一家店面的他正試圖通過起訴,強迫當局提供更多藏語教育。「我們的民族文化正在逐漸消失,正在被清除。」

近年來,中國大幅縮減和限制廣大西部地區的少數民族所使用的語言的教學,轉而推行漢語授課。這是一項大規模行動的一部分,旨在鼓勵藏人、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融入占支配地位的漢族文化。
教育部稱目標是「確保少數民族學生基本掌握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一些家長也對重新重視漢語教學表示歡迎,因為他們認為,這樣會讓自己的孩子準備得更好,以便在中國的經濟中爭奪就業崗位,在中國的高校里爭取到一席之地。

但新措施也引發了焦慮,並加劇了怨恨。扎西旺楚等人表示,它們事關民族認同和傳統的存亡,這些東西本已經因移民、經濟改革和懼怕民族分離主義的政府實行的壓迫政策而承受着壓力。

脫離藏語教學引發的爭議格外大。這在西藏中心地區以外的玉樹等地極為明顯。玉樹在拉薩東北約420英里(約合680公里)處,屬於青海省。

這些地區生活着中國近60%的藏人。在長達數十年的時間裡,這裡的很多學校一直主要用藏語教學,特別是在鄉下。他們也教漢語,但有時候要等到高年級才教。

「這就是為什麼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藏文文學、電影、詩歌等領域的幾乎所有創新,以及大量的學術寫作都來自青海的原因,」哥倫比亞大學的藏史學家羅比•J•巴奈特(Robbie J. Barnett)說。

但在2012年,青海及鄰省甘肅的官員推行的教育系統在小學和中學的語文教學中基本上消除了藏語教學。官員們曾在2010年暫停過一個類似的計劃,因為計劃遭到了青海和甘肅各地、乃至北京的學生和教師的抗議。

學校被勒令用漢語作為主要的教學語言,這導致漢語較差的藏族教師被解聘。而批評人士指出,學校採用的新的漢語教材缺乏有關西藏歷史和文化的詳細資料。

2012年3月,甘肅的一名20歲的學生才讓吉(Tsering Kyi)在她就讀的高中把語文教學語言改為漢語後自焚身亡,她的親戚說。才讓吉是自2009年以來用自焚進行政治抗議的140多名藏人之一。

三年過去了,仍有不滿的學生走上街頭。今年3月,高中學生在青海黃南藏族自治州示威遊行。當地政府指責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西方敵對勢力」教唆學生「對抗法律,干擾社會,破壞和諧,顛覆政權」。

本月,一份在中國的即時通訊平台微信上流傳的請願書,呼籲官員在青海省省會西寧市開辦一所藏語小學,自從共產黨執政以來,西寧一直沒有藏語小學。

請願書被審查者屏蔽之前已得到了逾6.1萬個簽名,請願書寫道,「讓3萬名藏族孩子學習他們的母語、使他們能夠繼續自己的文化傳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藏人的態度被在漢語占支配地位的國家中生活的現實複雜化,中國的家長和孩子有時更喜歡用英語、而不是少數民族的語言作為教學的第二語言。雖然一些藏族家長擔心他們的母語和文化正在消亡,但仍告訴自己的孩子要學好使用漢語教學的課程,這部分是因為全國統一的高等學校入學考試只用漢語。

「這些家長認為,漢語對他們孩子的未來至關重要,」玉樹一家寺院的僧人平措(Phuntsok)說,他所在寺院的藏語課今年被叫停。

政府在嘴上表示支持雙語教育。但在實踐中,目前的雙語教育一般意味着把漢語作為主要的教學語言,把少數民族語言作文語言課單獨開設。

家在北京的藏族作家次仁唯色說,她去年住在拉薩時,附近有一家提倡雙語教育的幼兒園。她每天都能聽到孩子們高聲朗讀和唱歌的聲音,但只有漢語。

「很多藏族人都意識到這是個問題,他們知道他們需要保護自己的語言,」唯色說,她在接受了多年的漢語教育後自學了藏語。她和其他人估計,在中國的藏人中,有藏文閱讀能力的人已經不到20%,而且仍在繼續下降。

唯色說,避免藏語和其他少數民族語言消亡的唯一途徑就是允許中國的少數民族地區有更多的自治,這才會給在政府、企業和學校中使用少數民族語言創造一個環境。

「這都是少數民族不享有真正自治權的後果,」她說。

中國憲法承諾讓少數民族地區享有自治權,並稱地方政府應該使用當地普遍使用的語言。1987年,面積覆蓋藏中地區的西藏自治區曾發佈更明確的規定,提倡把藏語作為學校、政府辦公室和商店的主要語言。

但是,這些規定在2002年被取消了。如今,在整個藏區,官方事務主要用漢語進行,還經常能看到提倡使用漢語的橫幅。

這些努力在某種程度上是對2008年西藏暴動的響應,那年在拉薩以及整個青藏高原爆發了反政府騷亂。

「政府認為在民族學校上學的人有更強的藏族認同,」唯色說。「政府認為,如果把教學語言換成漢語,人們就會改變他們的觀念。」

寺院作為西藏社會教育機構的歷史悠久,在1951年中國共產黨統治西藏之前,僧人和尼姑屬於能用藏語讀寫的少數精英者行列。直到最近,許多寺院仍為普通人開設藏語文字課,僧人出門旅行時也經常給人上藏語課。

但在過去的兩年裡,青藏高原許多地方的官員已下令寺院停止教授藏語課,雖然藏語仍可傳授給年輕的僧人。

扎西說,他最初是在小學學習藏文讀寫,還得到了兩個哥哥的幫助,他的哥哥曾和一位僧人學習藏文。他自己出家後繼續學了三年藏文,並於2012年在玉樹上過幾個月的藏語私塾。

他原認為能把自己的侄女送到這種私塾去,卻發現私塾已被關閉了。

「我的侄女們希望能說流利的藏語,但不知道去哪學,」他說。「我們的語言將在她們這一代流失。」(黃安偉(Edward Wong)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Mia Li、Sarah Li、Jonah Kessel對本文有研究貢獻/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5-12-0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