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華人作家唐丹鴻談《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華人作家唐丹鴻談《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西藏之聲2015年11月9日報導】 移居以色列的中國作家唐丹鴻,在流亡藏人作家桑傑嘉的協助下完成了《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一書,於近日在台灣出版發行。兩人採訪了十幾名流亡藏人,記錄了中共入侵西藏後,藏人生活所受到的巨大影響。在這期訪談節目中,唐丹鴻將為大家介紹撰寫這本書的初衷及其中的經歷。

西藏之聲:首先請您介紹一下,為什麼要撰寫這麼一本書?這裡面主要都有什麼內容?
唐丹鴻:其實這本書應該說不是我撰寫的,是我於2009年與2010年在印度藏人流亡社區採訪11位流亡藏人,根據我們採訪的錄音整理。實際上是他們的口述,講述他們的童年,一直到1959年流亡印度,在這段時間的經歷。

這是一本口述錄,我只是個記錄者。我們採訪了十幾個藏人,然後選了其中的11位,每個人好像是一個自傳一樣,講述了那段時間他們的經歷。

2009年我去達蘭薩拉跟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人員接觸,他們帶我們參訪一些藏人流亡社區,當時我跟我的合作者桑傑嘉,就說好要做這樣一件事情。

西藏之聲:您在寫書的過程中都經歷了哪些困難?流亡藏人作家桑傑嘉主要提供了哪些方面的協助?
唐丹鴻:我不認識這些人、也不知道有這些人,但是桑傑嘉比較熟悉,所以我跟他講,希望採訪像這樣的老人。他們是經歷了從中國侵入西藏到1959年流亡、他們都是經歷這個時代的人、特別是他們的年齡最好是能夠講述這段經歷的。桑傑嘉比較熟悉,可能就去打聽和找到了這些老人,而我草擬了一些問題後,我們一起去採訪。

因為有桑傑嘉的合作,對我來說困難也不是很大。要說困難,最大的困難在語言。我不懂藏語,在採訪的過程中,如果我懂藏語,可能會追加一些問題、或者一些細節會再問細一些。但是因為我聽不懂,大部分是我問一個問題,然後桑傑嘉將它翻譯成藏語,這些人回答,過程當中也會停頓一下,然後桑傑嘉翻譯給我聽,有時候他了解我的意圖,也會追問一些問題。

當然最後回來後,如果沒有藏人朋友的合作,比如說沒有桑傑嘉的合作翻譯,我就拿著這麼一大堆錄像和錄音,就沒有辦法。我回來以後,我又請流亡政府當時在北美辦事處的貢噶扎西先生,請他幫忙,請求是否能讓桑傑嘉前來以色列,幫我繼續完成這個工作,將它翻譯出來。後來桑傑嘉又來了,我們就一起翻譯。

總的來說,困難不是很大,但是我們都是用業餘時間翻譯,我的工作和家務事比較多,所以我們拖的時間比較長,計劃是一年完成,結果用了五年。

西藏之聲:比起其他有關記錄藏人苦難的近代史書籍,《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這本書的特別之處在哪裡?
唐丹鴻:我覺得以前我們看到的,有關資料都比較間接,要不就是中共自己的資料,當然它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的,另外我看到了一些西方人,在印度的採訪或者一些報導,也有一兩個藏人的有關回憶。

但是我覺得《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這本書的獨特之處,可能應該就是說,它完全是藏人自己的角度。你可以從我設計的問題中看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誘導,請他講經歷了什麼、當時在經歷這些過程中,他是怎麼想的、他的感受是什麼?

對漢語讀者而言,這本書應該是,如果我們想要了解西藏問題、了解藏人是怎麼想的這是很重要的。這本書可以從這些藏人的回憶、他們的心理活動、他們的情感,能夠看到西藏問題很直接的一面。

西藏之聲:在記錄受訪者的陳述時,您是怎麼確定其真實性的?
唐丹鴻:這些藏人的身份背景,我了解到桑傑嘉在尋找他們的過程當中,事實上之前在接觸他們的時候也不了解、也不知道這些人會說什麼,只知道他們的年齡,什麼時候流亡出來的。桑傑嘉也是到了他們的社區,通過打聽,其中也有兩三個人,也是桑傑嘉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偶然知道他們也有過那樣的經歷,然後確定他可能會講些東西,我們就去採訪。

他們說的事情可不可信,其實對我的採訪的目的來說,我不是很關心它可信不可信,我關心的是他們要說什麼。而我將他們要說的、他們說的內容,忠實的記錄下來,呈獻給讀者。相信不相信,實際上讀者自己可以判斷。

西藏之聲:如果外界質疑書中採訪對像都是流亡人士,陳述內容無權威性的話,您會怎樣回應?
唐丹鴻:外界憑什麼覺得採訪對像是流亡藏人,他們的話就沒有權威性?他們確定權威的標準是什麼?這些人都是普通的人,就因為他們是默默無聞的、普通的藏人、甚至是受害者,他們的話不可信嗎?這個邏輯不對吧!

如果外界要問我這樣的問題,我肯定首先會反問他,你覺得權威性的標準是什麼?你憑什麼覺得這些人是流亡藏人,他們的話就沒有可信度、沒有權威性?如果有人這樣問我,我可能就會這樣反問他。

西藏之聲:長期關注西藏議題的您,認為這本書對西藏抗爭的幫助在哪些方面?
唐丹鴻:我其實沒有想過,它真的能夠起到多大的幫助和作用。因為它面對的是漢人讀者。如果有漢人,他們真的對西藏問題感興趣,想要了解藏人的角度、藏人的情感、藏人心靈,他們可能會讀這本書。而我好像只是一個傳播者,通過我的採訪和桑傑嘉的翻譯,我們將它記錄和整理下來,呈獻給讀者。

既然是漢語讀者,那我想像中的讀者也就是中國人,我可能還對他們抱有一定的幻想。我覺得如果人們能夠將心比心,看到這些人的經歷了、看到從藏人角度講述他們的國家認同、他們的政治認同和他們真實的情感,可能對中國從1949年一直到現在,對西藏做了什麼,會有一些反思,我希望他們有一些改變。

西藏之聲:最後,您對西藏之聲的聽眾與讀者,有沒有想要傳達的訊息?
唐丹鴻:西藏之聲的聽眾和讀者,如果是華人或者是中國人,我剛才說的也是我的希望。我希望他們能夠去讀這本書,能夠真正的去想一想,如果我們是藏人會怎麼想。這樣去想才可能去理解,為什麼會發生曾經有過的所謂的“叛亂”,為什麼現在有這麼多的藏人自焚,為什麼藏人希望獨立?更能理解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這個中間道路的性質是什麼?

我覺得很多中國人認為,中間道路好像是藏人想要獨立,獨立不了才妥協,然後退一步我們就走中間道路。

在我看來,中間道路最重要的一點是,西藏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因為被中國侵略和占領,本來西藏完全有權利爭取恢復獨立,但是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做出了一個讓步。中國現在是更改這個歷史,就好像曾經是同一個國家一樣。我覺得這個性質是不一樣的,理解這段歷史、理解中間道路的性質也是不一樣的。




2015-11-10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