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訪談:台灣學者曾建元談西藏抗爭與人權議題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之聲2015年11月7日報導】台灣國立大學的曾建元博士,日前到訪印北達蘭薩拉。在接受本台專訪時,他從台灣學者的角度,對西藏的抗爭、中國的政治趨勢等,發表了評論。以下是訪談內容:

西藏之聲:首先請曾建元博士介紹一下,您這次來達蘭薩拉的主要目的。
曾建元:我這次主要是應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的邀請,到這邊來參加一場“宗教與人權問題”研討會,來發表一篇演講。我主要是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權觀念跟國際人權觀念間的一個差異,從這個部分來進行批判。

西藏之聲:能否介紹一下您最初是怎樣接觸到西藏議題的?
曾建元:其實我接觸西藏議題很早。因為我們在台灣過去的這個教育都宣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或“中華民國的一部分”,所以我們從小讀書的時候,在讀中國地理的時候,都會有所謂中華民國版圖的西南邊有一大塊陌生的地名,所以這個引起我當時高度的好奇。

因為我們當時在讀有關西藏歷史和地理的時候,這名詞對我們來說相當的陌生,跟台灣的本土歷史文化有很大的差距,所以當時會覺得我們讀這些幹什麼?但是後來有一個機緣,讓我對西藏的問題,開始感到高度的好奇。當時我負責一個專欄叫做《春秋》,我們《春秋》專欄當時構想討論一個主題,就是關於中國的領土,或是中華民國所涉及的領土主權的相關問題。所以我當時就注意到西藏的問題,然後我就進一步的去蒐集有關西藏的資料的時候,我發現在1959年西藏發生抗暴的時候,當時我們台灣的總統蔣中正,他曾經發表了一個聲明叫“告西藏同胞書”,當中提到說中華民國政府是支持西藏人民通過民族自決的方式,由西藏人民通過民族自決來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決定他們的前途。

那民族自決或人民自決的概念,在我念高中的時候,當時在台灣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詞彙。因為台灣人當時跟中華民國政府也是要求人民自決,因為我們台灣人也是受到來自中國政府的壓迫,所以當時在台灣社會當中,非常敏感的民族自決的概念或人民自決的概念,既然出自於同一個政權的前任總統蔣中正,對於西藏抗暴的呼籲的聲明當中,讓我感到非常的困惑,所以我就開始去追踪有關的問題。

西藏之聲:您從一名台灣學者的角度來看,是否認為西藏的自由抗爭與台灣的抗爭之間,有相同之處?
曾建元:台灣現在已經民主化了,可是過去台灣在爭取民主化的過程當中,我們面對的不僅是一個專制的政權,這個專制政權背後,還有一個中國文化的支撐。過去傳統的中國文化,是以中國為世界中心的秩序。

就中國為中心,其他的都是邊陲,我覺得它是一種帝國主義。這個對於不認同中國的,或是被他認為不屬於中華文化範圍內的,他們都認為這是所謂的蠻夷,所以會用中原政權的角度,來看待這些邊陲的國家或民族。這其實是和現代的世界秩序、建立在這個尊重人權、尊重不同民族的自決權,以及各個國家主權的這個新的秩序的觀念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是過去我們台灣面對來自中國中華民國的政權,不斷宣稱台灣自古屬於中國等等,忽略了在台灣島上除了來自中國的漢人之外,其實有十幾個本土的原住民的存在。過去的教育,都在強調漢化的同化教育,這個情況跟在中國大陸,被中國政權壓迫的這些少數民族的處境是一樣的。雖然我是漢人,但是畢竟我的祖先選擇離開中國到台灣來,所以我深刻感覺到傳統的中國文化跟政治權利結合之後,對於人民、對於少數民族的強大的迫害,所以我想這是相同的。

西藏之聲:您對目前流亡藏人與海外華人間的交流接觸成果,有什麼看法?
曾建元:我覺得應該是在2008或2009年在瑞士日內瓦,尊者達賴喇嘛號召推動漢藏民族的對話,那次會議我受邀參與了。雖然是一個台灣人,但是我還是參與了面對這個中國共產黨的漢藏民族和民族運動者的對話,可是那次活動讓我非常感動,讓我覺得身為台灣人,我們應該對西藏的自由或是中國的自由事業,扮演一點角色、做出我們的一點貢獻。

西藏民族的這個處境,必須要讓更多的華人理解,因為眾多的華人,將近十幾億的華人他們是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他們同樣也是被壓迫者。可是,中國共產黨是利用這個漢族的民族主義操縱這個東西,利用這個東西來壓制西藏的自由運動,所以如果能夠像當時的達賴喇嘛尊者所提出的戰略,怎樣讓更多的漢人、華人加入到反抗中國共產黨的共同的民族跟自由的事業,這個可以壯大我們共同的力量,我們會有共同的目標。

因為普世人權、尊重民族的自決、尊重人權,讓更多的中國人了解的話,未來一旦中國民主化之後,未來漢藏關係的政治安排,才會有可能性。否則,如果說這種對話不及早展開的話,未來中國就算民主化了,中國人民、華人也有可能在民族主義的操控之下,形成新的對於西藏民族的壓迫。

所以,我覺得這種對話,互相的理解、互相的扶持,以及互相的照顧,及早的展開是非常必要的。

西藏之聲:達賴喇嘛尊者與不少流亡藏人,都對習近平上台後有可能改變強硬治藏政策,而報以期望,然而習上任至今,中國與西藏所受到的打壓限制,卻在不斷加劇。您認為習近平接下來的治藏態度,有沒有可能改變?
曾建元:我覺得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因為局勢這樣的惡劣,如果我們放棄的話,那永遠就什麼都沒有了。當然沒有錯,我們看到習近平上台的這兩、三年,他在整個權利的鬥爭過程中,不斷去強化以他為中心的力量。對內進行各方的壓制,所以在人權的狀況當中,中國是不斷的在惡化,我們的確目前看到這樣一個現象。

可是我認為,我們也不要放棄對於習近平來進行道德或政治上的呼籲,因為我想他應當要追求他的歷史定位,對於過去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對西藏人民所造成的歷史的錯誤,我認為習近平他也沒有必要說要完全去承擔下來。在他的任內,他可以運用他的權利,去做一些好事、去做一些善事,然後為他在中國的歷史當中,留下好的名聲。這是他的權利鞏固之後,我認為他有機會去做的。

對於這個權利的鞏固,不一定要依賴暴力,古代的中國政治哲學,不斷談到要以德服人,讓你這個國家的政治更加的親民,我覺得這一點,也是習近平為自己或為中國來創造這樣的機會。

西藏之聲:最後請曾建元博士對西藏抗爭的未來、對中國民主發展的未來,作一下展望。
曾建元:其實我有很高的期待,因為畢竟今天的中共這一批領導人,也是受現代教育出生的。

也許,他是因為在這個傳統的中國共產黨的體制下培養成長的,當然在這一過程當中,他必須遷就既有的一些條件,因為這才是造就他今天地位的一個因素,可是他畢竟是在現代教育下出生的,這些民主和人權的觀念,他們相不相信是另一回事,可是他們知道。

我想中國的這些現代精英,他們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他們不用依賴黨國來生存,這個社會也有它自足的能力來發展,人民普遍的知識程度也有提高,知識分子的群體也不斷的茁壯。

我相信這些慢慢的會在中國黨國內產生一些滲透、產生一些影響,從觀念上慢慢去顛覆目前當國內統治的這樣一種心態。

就如我前面所說的,通過正當性的轉化,其實是有機會讓中國共產黨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壽命更加的延長。我相信他們應當有這樣一個智慧和體驗,只是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讓他們來做出準備,所以我覺得對於未來西藏的解放或是中國的民主,我是充滿信心的,因為大家都是往這個文明的、現代化的目標前進的。




2015-11-09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