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親近達賴喇嘛>

 

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在西藏自由抗暴
五十週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09年3月10 日

今天,是藏人因無法忍受中共的強權高壓,於1959年在首府拉薩舉行和平抗暴五十週年紀念日。去年3月10日,參加西藏三區和平抗暴的人們,多數在1959 年以後出生和成長,儘管他們沒有親歷自由的西藏,但是,對西藏事業的關懷和忠貞不渝,是世代延續而來的,值得自豪,也鼓舞著國際上所有關注西藏問題的人們。此時,我們要緬懷那些死去和正在遭受酷刑,以及在過去的五十年裏,所有為西藏教、政事業獻出生命和飽受折磨的藏人,並向三寶特別祈禱。 

從1949年開始,中共的武裝力量,從西藏的東北部和東部(安多和康)滲入。1950年,超過五千藏軍戰敗後,中國政府現實地選擇了和平解放西藏的策略,1951年簽訂了「十七條協定」和附加條款,從此,西藏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但是,對保護西藏特殊的宗教、文化、和風俗,「協議」裏有明確的承諾。1954--55年,在北京,我和以毛澤東為首的黨政軍大部分高層領導人的接觸中,詳細地談到了在保護西藏珍貴的宗教文化基礎上,發展西藏社會和經濟的具體方向。毛澤東還根據「協定」內容,在不必建立軍政委員會,可以成立自治區籌委會等方面,做了積極的指點和保證。然而,1956年左右出現的極左路線,使那些承諾在地方無法兌現;而且,安多和康區還進行了脫離現實的強制改革,導致了動盪和破壞;西藏中部的中國官員,也故意蠻橫地踐踏「十七條協議」等,強壓行為越來越嚴重,藏人被逼無奈,最終,於1959年3月10日舉行了和平抗暴。當時,僅在幾個月的鎮壓中,就有數萬藏人被打死,關押、逮捕。同時,我和噶廈及政府的部分公務員,一起流亡印度。十萬藏人,也先後被迫流亡印度、尼泊爾、和不丹。這非同尋常的災難,即使今天,藏人仍然記憶猶新。 

接下來,西藏境內出現的「平息叛亂」、「民主改革」、「階級鬥爭」、「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軍事管制」、「愛國愛教」、「嚴打」等接二連三的運動和事件,使藏人陷入了人間地獄般的苦難中,數以萬計的藏人死於非命;從根本上斷除了佛法的講修;代表西藏文化之魂的數千座寺廟遭到清洗;古代藝術珍品被破壞;自然資源被任意開發;森林被貪婪地砍伐、野犛牛和藏羚羊等無數野生動物被獵殺;自然環境被嚴重污染……這種數不勝數的非人性般的破壞,沒有間斷地施行了五十年! 

當前,中共處於猜忌,藏人處於恐懼之中。比生命還珍貴的世代相傳的宗教、文化、語言、民族特性等,瀕於滅絕。西藏民族,在境內如同判了死刑的囚犯。這些事實,清晰地寫在1962年上一世班禪喇嘛的「七萬言書」中;1989年,班禪喇嘛圓寂之前的日喀則講話中還提到:「中共執政之後,給西藏造成的損失遠大於帶來的利益」;另外,很多勇敢的藏人也客觀地證明了這一點;1980年,中共領導人胡耀邦到拉薩時,也公開地承認了錯誤,並向藏人道了歉。 

公路、機場、和鐵路等基礎建設,表面上是發展的形象,但本質上是同化西藏的政治需要,並對西藏的自然環境和風俗習慣都有嚴重的破壞。 

流亡藏人,儘管當初在氣候、語言、生活習俗等方面都遇到了很多困難,但是,在印度等國家的關懷下,在沒有恐懼的、自由的生活環境裏,我們獨特的宗教和文化得到了保護。年輕人在接受現代教育的同時,也接受了傳統文化教育,同時,西藏的正義事業有了明顯的成果,藏傳佛教的宗旨,即慈悲精神,在東西方世界裏被認知和接受,利益了眾生。 

流亡開始,我們就努力建立民主制度。1960年,流亡藏人投票選舉產生了新議會,經過一步步的完善,到今天,這個具備憲政的流亡組織,已經成為一個高度民主的政府,我們引以為榮。特別是2001年,根據民主制度,由民眾直接選舉產生了藏人的政治領袖;現在是第二屆噶倫赤巴的任期,我的日常行政事物,逐漸減少,差不多處於半退休狀態,然而,解決西藏問題,是所有藏人的責任,所以,我在有生之年,不會隨意放棄。同時,作為人類的一員,致力提升人類的善行,是我的第一個發願,這也是開啟個人、家庭、及社會幸福的鑰匙。作為一位宗教人士,促進宗教之間的和睦相處,是我的第二個發願;作為一名藏人和達賴喇嘛的轉世,特別是境內、外藏人對我抱著信任與寄託,所以關心西藏的命運,是我的第三個發願;以上三大責任,縈繞於我心。 

流亡政府不僅在社會福利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績,而且作為施政的主要目的--解決西藏問題方面,早在1974年,就確定了互利雙方的中間道路。因此,1979年鄧小平先生提出和談時,我們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但是,在多次接觸、商談、和參觀中,不僅沒有具體成果,還在1993年,中斷了官方的聯繫渠道。1996和1997年,我們在未來解決西藏問題方向的公投準備期間,境、內外藏人紛紛表示,不必公投而繼續原有的政策,因此,我們依然主張中間道路。 

2002年開始的恢復接觸中,我們在堅持一個管道,一個主題的立場中,進行了八輪商談。最後,為了透過民族區域自治法,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明文規定的民族區域自治條款,我們提交了使所有藏人獲得名符其實自治的具體意見書。 

中方一再要求我們承認歷史上西藏就屬於中國,這是不合理的,也是沒有道理的。我們認為,歷史就是歷史,無法改變,為了政治需要而曲解,不是誠實的態度。現在就應該思考並決定未來雙方互利的方向,因此,為了西藏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我們爭取獲得合法的真正自治而努力,這是能讓藏人滿意、自願,並穩定生存的主要條件。我們沒有提出以歷史為依據解決未來前途的想法,當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的任何國家的版圖,都沒有也不可能與歷史完全相符。 

藏民族生活在一個行政區域的願望,符合民族區域自治精神,利益藏、漢兩個民族,也不抵觸中國憲法及其他章程。很多中國中央的領導,也承認了這一願望的合理性。簽訂《十七條協議》時,總理周恩來也認可了這一點。1956年,副總理陳毅在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時,指著地圖說,如果拉薩在未來能夠成為所有藏區的自治中心,有利於漢、藏之間的友誼和西藏的發展。上一世班禪喇嘛也多次提到建立統一的藏區的重要性,還有很多西藏的知識份子,黨員,也提出過同樣的願望。 

既然中國政府反對我們的要求,就應該提出一個認為合理的讓我們思考的建議,但是沒有。我們誠心誠意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精神,使藏人獲得名副其實的自治地位而做出的努力,沒有得到中共當局的正常回應,而感到遺憾。 

近年來,不僅藏中對話沒有實質進展,而且,從去年三月開始,全西藏陷入了高壓狀態。為審視未來解決西藏問題的方向,瞭解民意,去年11月我們召開了特別大會。從收集的資訊中,得知境內、外的絕大多數藏人強烈支持中間道路。現在,我們有把握繼續中間道路的立場,並將一如繼往地為實現西藏民族名副其實的自治而努力。 

自古以來,漢、藏兩族睦鄰而居,未來的友好相處是很重要的。然而,共產黨執政以來,對西藏進行了歪曲宣傳,使中國民眾,很少了解真實的情況,加上去年三月事件發生之後,持極左觀點的中共領導人特意歪曲事實,在漢、藏民族之間挑起仇恨和分裂,加深了中國民眾對藏民族的誤解。正如我對漢族同胞前後呼籲的一樣,今天,我再次呼籲,不要僅僅以中共的宣傳為標準,要完整地、客觀地觀察事情的本來面目,防止民族分裂,所有藏人也要加強與漢人之間的友誼。 

回顧流亡五十年,雖然存在很多優缺點,但總體來說,西藏問題不僅沒有消失,而且,越來越受到國際的關注,這是我們很大的成就。毫無疑問,如果我們在原有的基礎上,透過公正,非暴力的途徑,繼續努力,將會實現我們的願望。 

在西藏政府與民眾流亡五十週年的今天,首先,我向藏人居住的國家,表示感念。並希望流亡藏人嚴守所在地的法律法規,力所能及地服務當地社會,同時,為解決西藏問題,扶持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事業,在累積歷史經驗中,擬定未來的計畫和方向。我經常提到,要作最好的期待和最壞的準備,目前,中國內部和國際趨勢,都使我們有理由期待西藏問題的早日解決,但是,也必須做好長遠的充分準備,為此,我們要努力提高西藏境內、外的教育,培養專業人才,以及民眾的環保、衛生、非暴力的覺悟。 

再次向不畏各種障礙,在過去五十年的艱難歲月中,大力關懷、協助數以萬計藏人和藏人組織,並給予他們生活、教育,自由空間的印度政府、官員,民眾,表示忠心感謝,也向所有支持西藏的各國政府,官員,組織、民眾,表示摯誠的謝意! 

達賴喇嘛 
2009年3月10日



 



重要言論
>
2011年3‧10 講話
>
2010年3‧10 講話
>
2009年3‧10 講話
>
2008年3‧10 講話
>
2007年3‧10 講話
>
2006年3‧10 講話
>
2005年3‧10 講話
>
2004年3‧10 講話
>
2003年3‧10 講話
>
2002年3‧10 講話
>
2001年3‧10 講話
>
政教結合不是要喇嘛掌握權力
>
五點和平計劃
>
解決西藏問題的
「斯特拉斯堡建議」
>
2001年在歐洲議會的演講全文
>
達賴喇嘛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函
>
新千禧年的倫理道德
>
人性與世界和平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