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2-2

作者作者:唐丹鴻




洛日甲,1928年生於西藏安多尖紮。1959年流亡印度。現居住在印度達蘭薩拉。

唐注:1949年中共軍隊開始入侵西藏(圖博特)康和安多等地區時,在安多遭到尖紮昂拉(即今中共行政區劃青海省尖紮縣昂拉鄉)部落民的堅決抵抗,歷時近三年未得以進入該地區,故當時尖紮昂拉被中國人稱作「小臺灣」。

在中共官方記述中,時任西北局第二書記、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北軍區政委之職的習仲勳,先後十數次「政治爭取」昂拉部落首領項謙無效後,最終進行了「軍事進剿」,從而「進一步政治爭取」項謙的「歸順」。「爭取青海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戶項謙歸順中央政府,是習仲勳的統戰理論在西北地方解決民族問題的一次成功實踐……為此毛澤東讚揚他『比諸葛亮還厲害』。」[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人物長廊>習仲勳與統一戰線 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85038/7650383.html ]

受訪者洛日甲以一個普通部落民視角回憶了這段「統戰」史。

3.殘忍的一仗
1952年4月14日,漢人對昂拉採取了軍事行動,打了殘忍的一仗。(譯注:受訪者可能說的是藏曆。中共官方記載:「1952年5月1日,人民解放軍開始向昂拉地區進軍。5月2日,人民解放軍進行全面清剿,僅10天時間,項謙及馬步芳殘餘苦心經營的『小臺灣』就土崩瓦解了。」)

漢人並沒有從我們設了防守的地方進攻。當時我們在紮麥、上下龍巴山口、奧布拉卡、夏榮多等處設防,卻沒有防守黃河岸邊,因為我們對黃河抱了太大幻想,以為漢人無法從黃河對岸過來。然而,漢人正是夜裡從果裡囊橫渡了黃河,這裡離昂拉村已經很近了。

漢人渡過黃河之後,兵分兩路:一路前往拉莫(譯注:地名,受訪者安多語音譯。以下地名同為音譯。),直奔昂拉頭人項謙的住處;另一路前往陸切,意圖從那裡圍攻昂拉頭人的指揮部,頭人項謙當時就在陸切。據說漢人的計畫是用兩股軍隊包圍昂拉頭人項謙,從而迫使昂拉投降。但這個計畫由於其中一路解放軍迷路而被打亂了。朝拉莫來的漢人軍隊按計劃抵達了目的地恰甲;朝陸切來的那股軍隊卻迷路去了熱沃,故而沒能按計劃天亮時抵達陸切。

按計劃抵達到恰甲的這路解放軍直接攻入了我們村。當時我在家裡。頭一天晚上我去給農田澆了水,整夜沒有合眼,早上回家後我合衣躺著睡覺。突然聽到三三兩兩的槍聲,我翻身爬起來衝到院子裡,急急忙忙煨了桑,趕緊衝出了院門。在門口我碰到了親戚達耶,他對我說:「快逃吧,漢人已經來了!」這時同村的一個回民男人手持一把刀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喊著:「漢人來啦,漢人來啦,頭人肯定有辦法,頭人肯定有辦法……」我也跟著跑,忽見前面有漢人士兵在開槍,我無法繼續迎上,只好往下跳到一條小山溝裡,山溝裡已經躲藏了幾個人。這時漢人士兵向我們開槍了,十幾個士兵一齊向我們開槍,還有機關槍掃射。恐慌中我們根本跑不遠,總在一個地方打轉。這時候昂拉的抵抗者也開槍了,雙方打了起來……

我們好不容易逃到了離村莊不遠的山頂。從山頂上能看見昂拉人與漢人士兵還在相互射擊。昂拉方面打的很猛,大約半小時後,不少漢人士兵被打死了,其他的被趕回了黃河岸邊,差點就被趕進黃河了。漢人被驅趕到黃河岸時,我們又下山去撿取武器,然後跑到附近小山上。槍聲仍不斷傳來,槍戰還沒有停下來,有的人說應該再去拿些武器什麼的。這時漢人另外那支迷路的軍隊趕過來增援了,被趕回黃河邊的那支軍隊也再次吹響了衝鋒號……

從山上到村莊、從農田到每戶人家,都被漢人軍人塞滿了,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知這麼多軍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這些解放軍雖然是有經驗的職業軍人,而我們只是臨時組織起來的,我甚至連武器也沒有,但是漢人士兵成千上萬密密麻麻,我們這邊胡亂開幾槍都會打死他們的人。漢人遭到我們這邊開槍卻不逃跑,挨槍的倒下了,其他士兵繼續朝我們走;但如果我們用石頭打,用「鼓爾朵」(譯注:一種長條狀羊毛或犛牛毛編織物,藏人放牧時用以投石驅趕牧群,也趕走狼豹等野獸)朝他們砸石頭,他們就會跑,於是我們沒有武器的人便用「鼓爾朵」朝他們飛石頭,一個藏人要對付十個漢人,還有藏人不要命與解放軍進行肉搏,所以漢人士兵死了很多。儘管如此,昂拉人終究還是無法抵擋漢人從兩個方面的夾攻。當時據說共產黨動用了八萬士兵,有步兵、有騎兵,昂拉人怎麼抵擋得住呢?抵抗者們開始潰退。 

我的同伴都是十多不到二十歲的小孩,共有六七個。我們看見一個叫索巴的人騎著馬,背了一支槍過來。他大概五十多歲,走到我們跟前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向山上走了。索巴後面一個叫曲達的人又過來了,他大概六十多歲。曲達也沒有跟我們說話,直接走了。我對同伴們說:「我們呆在這裡好像不對勁,我們也走吧。」於是我們也跟著那兩個人上了山。在路上碰到防守洛巴山口的人們都在往山上跑。我們走到一個叫雅潔山口的地方,在那裡我們和各地撤回的抵抗者會合了。

會合之時,一個叫拉傑加的人正在講話:「我們今天要戰死在這裡,要和漢人決一死戰!」我們決定到拉加去部署反擊,這時卻發現我們已被從德欽和達瓦宮方向來的漢人軍隊包圍了。見新情況對我們不利,頭人命令撤離。這樣一部分人先往山上撤,一部分人斷後,邊打邊撤來到了措卡。我們本來計畫從措卡去德欽尋找食物、衣服等補給的,但是德欽已經淪陷了!於是我們又只好往回撤。離我們不遠處有前世嘉木央喜巴的駐錫地,撤到那裡時,漢人已經佔領了我們對面的一座大山,頭人也馬上派人去佔領了另外一座山,雙方相互射擊了一整天。我們當時躲在森林裡,所以相對安全。

到了晚上,頭人讓識途熟路的人帶路,我們來到了一個叫采隆的村莊附近,在村旁的拉孜集合,當時大概有近一千人。昂拉頭人項謙講了一席話,他說:「如果有誰想去投降,就去投降吧。共產黨是接受投降的,但投降後你不要說自己不該說的話。」大家一致表示不投降。然後,我們又繼續趕路。

當走到一個叫紮蓋智塘的地方時,聽到了幾聲槍響。我記得從前面山上下來一個人,他對我們說:「別開槍,是自己人。我去取糌粑,你們先上山,我會趕快回來。」我們繼續往前走,槍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多,當我們走到一個平灘上時,解放軍開始向我們掃射了,機槍和布朗槍子彈如同下雨一樣。如果要突圍,就只有迎著漢人的掃射沖過去。我們大吼著直接沖向漢人,我們無人有馬,都在拼命跑。當時我覺得所有人都肯定會被打死,無人能倖免。但我們沖過去的時候,漢人軍人居然也閃開跑了,我們突破了他們的埋伏。但我們的人也跑散了。那次漢人沒能抓住昂拉頭人項謙,頭人跑到山上去了。我和一些人跑到了果高,有些人跑到了德吉崗。從此我們就沒能再匯合,也群龍無首了。漢人就這樣把我們打垮了,昂拉就這樣被攻下了。(待續)




2013-08-0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