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2-1

作者作者:唐丹鴻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2-1《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之:安多尖札藏人 洛日甲(一)


洛日甲,1928年生於西藏安多尖札。1959年流亡印度。現居住在印度達蘭薩拉。

唐注:1949年中共軍隊開始入侵西藏(圖博特)康和安多等地區時,在安多遭到尖札昂拉(即今中共行政區劃青海省尖札縣昂拉鄉)部落民的堅決抵抗,歷時近三年未得以進入該地區,故當時尖札昂拉被中國人稱作「小臺灣」。

在中共官方記述中,時任西北局第二書記、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北軍區政委之職的習仲勳,先後十數次「政治爭取」昂拉部落首領項謙,最終進行了「軍事進剿」,從而「進一步政治爭取」項謙的「歸順」。「爭取青海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戶項謙歸順中央政府,是習仲勳的統戰理論在西北地方解決民族問題的一次成功實踐……為此毛澤東讚揚他『比諸葛亮還厲害』。」[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人物長廊>習仲勳與統一戰線 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85038/7650383.html ]受訪者洛日甲以一個普通部落民視角回憶了這段「統戰」史。

1.昂拉那時沒有漢人
我今年82歲。我出生在西藏安多尖札頓果村,我父親叫夏吾,是一個非常老實的人。我母親是昂拉人。我們家有三個孩子,我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我小時候的玩伴有諾鬥、香莫加、夏吾卓瑪等,我們那時愛玩過家家、射箭等遊戲。

我七歲(譯注:1935年)那年,我們家從頓果搬回到昂拉我母親娘家去了,是我媽媽的弟弟、我的舅舅請我們搬回一起住的。舅舅是一個瑜伽士,沒有孩子。搬家那天,我們家的所有東西都馱在馬和騾子背上,而我是步行去的,那時我雖小但很能走路。我母親娘家是個大戶人家,家院很大,家裡佛堂都有幾間房子,也有榨油坊。從此我就開始了在昂拉的生活。

昂拉是一個千戶部落,有八個雪巴(譯注:下屬行政管轄範圍和行政機構官員)。昂拉頭人已經延續了十二代。當時的頭人項謙與我們住在同一個村寨,他大約五十多歲,是一個有很高名望的人,非常關心愛護屬民,大家都喜歡他。項謙頭人有兩位夫人。大太太生了兩個男孩,一個叫恰甲,一個叫晉美,女孩有拉措等。小太太也有好幾個小孩,我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了。頭人還有七個兄弟姐妹,但他們不住在一個家裡。我們不給頭人繳稅,每戶每年給兩鬥糧食就可以了。也不給馬步芳的政府繳稅,但是在共產漢人快來的那段時間,馬步芳開始收稅了,之前根本沒有繳稅的說法。

昂拉四面環山,素有地勢險峻難攻之名。現在想來也並不是很險峻,從熱貢方向可以攻進來,從赤噶方向也可以攻進來,其實從很多方向都可以攻進昂拉。也有道路通往外界各地,除了通往赤噶和多幃的路比較狹窄外,其他的路都比較寬。這些路都並非商道。昂拉的人們從事農業和牧業,農業有水地和旱地兩種。昂拉人主要靠農田維持生活,無人從事貿易經商。我家在昂拉的生活主要靠農業,此外家裡還有榨油坊,耕田種地和榨油坊的工作是我們的日常事務。

我們村沒有寺院,但是有一個叫昂拉色康的殿宇,這個殿宇的來歷是:宗喀巴大師的師傅到我們昂拉時,在這個地方休息燒茶,並說我們村的三座小山上居有三世諸佛(過去燃燈佛、現世釋迦牟尼佛、未來佛慈氏怙主),之後人們就在三座小山上修建了殿宇。小山頂上塑有三世諸佛的像,殿宇大門口有三個非常高的經幡。大門很大,門楣上有金頂。昂拉色康有舊經堂和新經堂,有未來佛殿,未來佛像有兩層樓那麼高,殿宇外有圍牆。這是我們村三百來戶人家的殿宇,是三百戶人家朝拜、舉行宗教活動的場所。

我舅舅貢寶次丹是一名瑜伽士,他有淵博的學識,村裡無人能比得過他。舅舅每天都要做瑜珈士的祈願等法事活動,他有瑜珈士的所有法器,蓄有瑜伽士的長髮瑜珈辮,不過他平時只穿俗裝,也不去別人家裡做法事、念經等。舅舅非常疼愛我,常常給我糖果。

搬回媽媽老家昂拉後沒幾年,我們家人病倒了。我們得的是一種傳染病,發高燒,父親、姐姐、舅舅很快差不多同時病死了。我也生了這病,半死不活昏迷了十五天左右,對他們去世的情況記得不太清楚了。不久,我母親就由於過度傷心流淚,眼睛哭瞎了。我姐姐是個非常勤勞的女孩,她才十五歲就擔負起了我們家裡裡外外的家務事,也非常能吃苦。可父親、姐姐都病死了,舅舅不在了,媽媽眼睛瞎了,妹妹還小,從此所有的農活都落到了我肩上。那之前我本來什麼事都不做,只是過小孩的生活。我家的農田都很大也很好,收成如何全憑自己的勞動能力。我雖年幼,也只能竭力承擔所有家務,擔負起這個家的責任,那時我面對著很大的困難。不過到了我十六七歲時(1944、45年),我們家的情況已經好轉了很多。

我們昂拉那時沒有漢人。但我小時候聽說過,漢人離我們並不遠。大家議論漢人,認為漢人不好。若誰家的男人或女人與漢人結婚會受到斥責和歧視,大家會笑話。因為藏人和漢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博是博,加是加」(譯注:藏是藏,漢是漢)。解放軍到嘎多之前,我也聽說過解放軍與國民黨在打仗之類的傳言。

2.昂拉頭人號令抵抗漢人
1948年我二十歲時,聽說漢人到了噶多。當得知漢人已到噶多的消息後,昂拉頭人項謙召集八個雪巴的負責人,在昂拉頭人家裡開了一個會,決定哪怕男盡女絕也要抵抗。當時我們說抵抗漢人,並不分解放軍、國民黨什麼的。我們只會認為是漢人來了,漢人軍隊來了。漢人攻下昂拉之後我們才知道他們叫解放軍這個名字。

會後各雪巴負責人就向民眾介紹了開會的內容,宣佈了會上的決定,開始佈置昂拉與外界各通道上的防守。我是從我們昂拉頭人項謙那裡聽說漢人已經到了噶多的,他通知18歲以上60歲以下的男人都要出力,防守各通道。所有與外界連接的通道全部安排人不分晝夜的防守,別說漢人,連外邊的藏人也禁止進入昂拉。只有我們自己的人可以進出,出去是為了買武器。

這是我們昂拉頭人的號令,我們當然要去。我回家對母親和妹妹說我要去防守通道時,她們都很支持。我們昂拉所有的男人都去了。其實雖稱防守,我們卻沒有像樣的武器,除了個別人有藏槍外,大多數人沒有武器,帶的是矛和刀。我是拿刀去的。除了兩三個通道比較遠外,其他的都很近。我們輪換防守幾個通道,也輪流換班。近的地方一天換一次,守一個晚上後可以輪班回家,最遠的大概需要十五天換一次。我第一次去防守的地方叫多瓦山口,也在唐嘎日的地方防守了十天。漢人沒有強來,他們繞道去了卡崗。

就這樣防守了三年!我們沒有讓漢人進來。這三年裡也與漢人發生過小規模的衝突,但沒有大規模打仗。共產黨十幾次派人前來談判,派來的是藏人,而且是一些官銜較高的藏人,但昂拉人沒有讓他們進入昂拉地盤,只在邊界說話,然後叫他們回去了。

最後一次大約在1952年,共產黨派了一個官銜最高的藏人官員札西旺秀來談判。當時我們已經非常清楚打不過漢人,所以昂拉方面也很想談判,希望通過和談解決問題。漢人提出的要求是在昂拉成立一個合作社和貿易公司。我們很清楚如果成立了合作社和貿易公司,漢人就要在昂拉札根。我們無法抵擋漢人,因而不得不讓漢人進來。但是昂拉方面希望漢人不要干擾藏人自由安靜的生活,合作社僅出售食物,貿易公司僅出售布料百貨,可見我們有滿足漢人的準備。雙方說好了談判時間,地點在尖札麻科塘,現在是尖札縣政府所在地。

那天,在會談的地方我們搭好了帳篷,鋪好了地毯卡墊迎候。談判代表除了昂拉頭人項謙,還有我們地方的拉莫夏榮噶如大喇嘛、色赤倉等各大喇嘛和頭人參加,加上圍觀的,我們的人大概有一百來人,當天我也在場圍觀。代表漢人前來的是札西旺秀,陪同他的有十名士兵。札西旺秀到了後,我們頭人項謙與他握了手。札西旺秀當時是藏人中官銜最高的,所以大家內心深處對和談抱了很大的希望,我們非常清楚的一點是:對抗共產黨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和談成功雙方都不必死人。

他們在帳篷裡坐了一會兒,大概五分鐘左右,然後頭人項謙邀請札西旺秀到家裡談。他說:「我們去我家談吧。」說著站了起來,走出帳篷吩咐說:「來一個人,牽一下札西旺秀的馬……」這時我們卻看見札西旺秀上前跨上了他的馬,飛奔而去!沒跑多遠他的帽子也給風吹走了。

札西旺秀跑走大概兩三分鐘後,跟他一起來的幾個警衛士兵也離開了。我們一片靜默看著他們跑走。喇嘛拉莫夏榮噶如隨即騎馬追趕,追了一段路後趕上了札西旺秀。拉莫夏榮噶如請求札西旺秀回去,札西旺秀卻說我們要殺他。喇嘛拉莫夏榮噶如對札西旺秀說:「您別怕,不會有問題的,請您回去我們繼續談。一定要把這事情談好。」但是札西旺秀說:「今天我就像羊進了狼口,並非你們沒有殺我,而是我逃脫了。」就這樣札西旺秀沒有回來。

這是漢人最後一次與昂拉談判,昂拉方面也確實想解決問題,但由於札西旺秀逃跑了,未能談成。我們的防守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但我們知道漢人總有一天會來的。很多年長的人都說:「今年漢人一定會來。如果漢人打過來我們這些男人就得上山抵抗,所以要給老人、小孩和女人們準備好足夠的食物和暖和的衣物。要是我們上山了,方能保證他們在家裡不冷、不餓。」

札西旺秀回到西寧後對漢人說:「昂拉的人想謀殺我,我是逃脫出來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昂拉非常危險……」等等,做了很多負面的宣傳。事實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當時在場,昂拉方面無論民眾還是頭人都希望談判,和平解決這種對持的僵局。沒有人想殺他,殺他有什麼用?如果他當時不跑的話,昂拉的事情應該解決得很好,不至發生雙方死人的事。可是札西旺秀這樣一來,促使了漢人決定攻打昂拉。(待續)




2013-07-26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