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請尊重西藏歷史

作者作者:桑杰嘉




香港《前哨》雜誌2013年4月號,刊登了兩篇有關西藏的文章,這兩篇文章的主題是西藏攝政王熱振和達賴喇嘛尊者的父親。細讀這兩篇文章後會發現內容與今年一月由CCTV播放後遭到西藏人一直抵制、臭名昭著的《西藏秘密》同出一轍,而且充斥著中共御用寫手「益多們」的濫調陳詞。因此,不言而喻,這兩篇文章對西藏的歷史進行了任意篡改和編造,並且,還玩了一個新花招,掛著國民黨的羊頭,賣的卻是中共的狗肉,以國民黨的口小罵而大幫共產黨。

這兩篇文章分別是:董狐的《達賴之父及熱振活佛因熱愛中華民國被殺》和任善炯的《「藏獨」毒死達賴父親》。董狐的《達賴之父及熱振活佛因熱愛中華民國被殺》這篇文章從題目看與從2009年至今連續不斷的西藏自焚抗議事件風馬牛不相及,但是,文章開頭是以西藏自焚事件,而且全部的照搬了四川阿壩州長吳澤剛在三月七日對西藏自焚事件黑白顛倒、無理指責的內容,作者的目的一目了然。

兩篇文章的內容主要以下:熱振與達賴喇嘛父親「熱愛國民黨」、「愛國」; 達賴喇嘛尊者的父親、攝政熱振之過世;達賴喇嘛家族史等進行胡說八道、歪曲事實、篡改西藏歷史誤導讀者。

因此,筆者在此對這些問題進行澄清。

有關達賴喇嘛尊者父親的去世,以上兩篇文章的觀點是「達賴之父被藏獨分子毒死」、「 [藏獨]毒死達賴父親」。

首先,所謂的「藏獨」是中共專用詞,是中共入侵,非法佔領西藏後使用的專用詞,其指的是反對中共非法統治爭取西藏恢復獨立的個人和組織,如今延伸到所有國外爭取恢復西藏獨立,反對、批評中共的流亡藏人組織、個人和支持者。但是,達賴喇嘛尊者的父親和熱振是1947年去世的,當時西藏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所以,這兩位作者所謂的「藏獨分子」是非常荒唐的說法,當然是憑空想像故意篡改事實。

董狐在他的文章中把達賴喇嘛父親和西藏攝政王熱振去世說成是由於「熱愛中華民國而慘遭殺害」, 他編造的「兇手」 當然又是「藏獨分子」。但是,這一說法在他的文章中前後矛盾,董狐在文章又說:「殺害熱振者均獲中共禮遇」,其中首位是阿沛.阿旺晉美,還有拉魯次旺多吉、嘎雪曲吉尼瑪等。這些人並非中共所謂的「藏獨分子」,如果硬說他們是「藏獨分子」。那麼太「冤枉」他們了,而且,董狐認為中共養著這些「藏獨分子」。連中共從來沒有指控阿沛.阿旺晉美為「藏獨分子」。

我不知道中共統治下的所有漢人,還是整個中國人的問題,他們對西藏的看法總是用黑與白分,非白既黑。在西藏永遠只有所謂的「藏獨分子」和「愛國者」(指的是熱愛中國者)。中國人認為藏人只能分成「藏獨分子」和「愛國者」, 如果所謂的「愛國者」與中共掛不上鉤的就說是「愛中華民國」,甚至「熱愛滿清」、「熱愛大明」等等。中共掛在嘴邊的所謂的「藏獨」更使人哭笑不得,西藏獨立時期,只要反對滿清政府、國民政府是「藏獨分子」。如第司桑結措、大臣謝紮、喇嘛強巴丹達、大紮、索康、魯康、帕拉等等。在中共準備入侵西藏時反對者是「藏獨分子」。中共非法入侵、佔領西藏後,「藏獨分子」更是漫天飛----指出中共對西藏錯誤政策是「藏獨」,批評中共是「藏獨」,爭取西藏民族語言文字自由權利是「藏獨」,信仰自己的根本上師是「藏獨」,維護西藏民族權利是「藏獨」。

但是,中國人從來無法接受,在歷史上西藏人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獨立的國家,只是從1949年中國非法入侵,並佔領西藏,今天藏人也沒有否認這一觀點。當然,未來西藏和中國如何相處另當別論。

由於中國人黑白分類法的影響下,中國人總是能編造西藏的歷史。就如董狐和任善炯,認為熱振和達賴喇嘛的父親的去世一定要聯繫到所謂的「藏獨」。

歷史事實是,熱振和達紮事件純粹是西藏高層的權力鬥爭,在這一特定的事件中從西藏人的角度來說,沒有一方是愛國或者叛國,雙方的派系都是為了權力而鬥爭的。更談不上中國人所謂的「藏獨」和「愛國」(熱愛中國)的。因此,達賴喇嘛的母親說:「這是一樁政治陰謀與報復案。」除此之外的解讀只是為了不同的利益進行編造的。

董狐文章中有關熱振擔任攝政的說法也是編造的,文種說:「依照達賴喇嘛生前的意願,呈請國民政府,由熱振活佛攝政,掌管西藏政教事務。」首先,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去世是突發事件,達賴喇嘛根本沒有任何有關任命攝政方面的指示或者意願。熱振擔任攝振的事完全是西藏政府自己通過大會決定的,而且,也沒有必要,更沒有呈請國民政府。

另外,董狐文中有關國民政府金印等等,只不過國民政府繼承滿清政府的妄想用這種手段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已。還有董狐再次提出「吳忠信主持達賴喇嘛坐床大典」等等。說無知還認為小看他,既然對「吳忠信的謊言」一無所知,最好少編故事寫西藏了,真的好可憐,這一事實已經棺蓋定論,而且,連中共高層都承認這一事實,他還在瘋狗似的嚷嚷。

董狐的文章說:「熱振活佛任攝振王七年---與國民政府充分合作,擁護國家統一政策,打擊親英賣國實力。」、「熱振活佛向國民政府呈報暫時辭職,經國民政府核准,乃於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去職。」以及熱振的辭職是造謠等等,完全是胡編亂造。西藏官方歷史資料和學者研究的歷史中根本沒有這樣事情,而且,當時西藏政府是西藏國家的最高權力部門,西藏政府官員的任免等與國民政府沒有任何的關係,更何況第十三世達賴喇嘛1913年3月正式宣佈西藏恢復了完全的獨立,而熱振是十三達賴喇嘛的攝振,怎麼會與國民政府「充分合作」?如果有「合作」也只能是兩個鄰國間的合作關係,而「擁護國家統一的政策」也只能是西藏國家的統一政策,絕對與中華民國的統一沒有任何的關係。

而在任善炯的文章中還說什麼達賴喇嘛的父母和熱振:「[反對分裂、和睦中華大家庭]的主張。」是天大的笑話,對這一問題已經在上面說過了,在此不重複。當時,熱振和達紮事件純屬西藏高層權力鬥爭,因此,在鬥爭中與國民政府接觸純屬尋找外國幫助而已,如同國共對持時,中共尋找蘇聯,國民黨尋求美國的援助。這能說明什麼呢?能說明中國是蘇聯或者美國的嗎?能說明中共熱愛蘇聯,國民黨熱愛美國嗎?

再談談有關達賴喇嘛的父親和熱振的去世問題,任善炯和董狐都認為,達賴喇嘛的父親是由「藏獨分子」所毒死的並說 「暴斃」,事實是達賴喇嘛的母親說:「我丈夫去拜訪達瑪卡領地後,腹部劇痛,病的很嚴重。他掙扎了一個月就過世了。」

對熱振的去世任善炯和董狐認為是「藏獨」和「親英賣國分子」所害。董狐的思維比較混亂,因為,他指出熱振是所謂「親英賣國分子」所害,又說「對熱振的死,負有直接責任者---阿沛.阿旺晉美享盡榮華富貴、殺害熱振者均獲中共禮遇」等。所以,似乎他也不知道底是「藏獨」,還是「中共的愛國人士」 害死了熱振。

還有,任善炯和董狐為了證明達賴喇嘛的父親和熱振「熱愛中國」提出達賴喇嘛的父親是「漢藏混血」論。這一觀點中共多次引用,理由是達賴喇嘛的父親有漢姓,在西藏安多漢姓藏人多的是,就湯開建研究西藏安多219個西藏部落中絕大部分有漢姓,達賴喇嘛父親有個祁姓和女婿有個漢人名字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就能跟中華民國或者共產中國成「娘家」關係?更何況《長編》卷515中:「蕃部居地名族,又以族為姓。」。有關家世達賴喇嘛的大哥哥晉美諾布的自傳中寫道:「宗喀六部以斯納部為主,達采就是其中的一個部族」。《安多政教史》稱:斯納家族屬四大吐蕃族姓之一的冬氏。---俗語說:天下人一半屬冬氏,冬氏中一半是斯納。

達賴喇嘛在他的自傳《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中寫道:我出生在一個純藏人家庭。我家雖然定居多康,祖先卻來自西藏中部。達賴喇嘛指出,祖籍是彭波。

任善炯文章卻引用《西藏從政紀略》和《拉薩見聞錄》稱:「達賴喇嘛的父親不僅不會說藏語,而且,也不習慣藏族的生活方式----以青海漢人喜歡的饅頭招待代表團,並頻頻表示:[藏人的糌粑吃不下],勸代表團多吃點饅頭。」這根本不能說明什麼,因為,作者把衛藏方言說成是藏語,把衛藏人(應該是拉薩貴族的生活方式)說成是藏族的生活方式。安多藏人不會說衛藏語是很正常的,今天也是如此。中國不會說北京話,不是中國人嗎?四川人不習慣北京的生活習慣,他不是中國人嗎?西藏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飲食習慣,饅頭也不是唯獨漢人食物,西藏安多地區的農區一直吃饅頭,比較少吃糌粑。[藏人的糌粑吃不下]是對漢人說的,並沒有說他自己不習慣。更何況,藏人吃饅頭就會成為漢人的話,那麼,今天中國人喝咖啡、吃漢堡就會是西方人嗎?

任善炯的文章中說:「我們還可以看到達賴的父親祁卻才仁心向祖國的樸實情感。他曾經背著西藏地方噶廈政府----送兒子和女婿到南京學漢文。」這也是作者瞎編的。有關去南京學漢語的情況,看看達賴喇嘛的哥哥自己是怎麼說的:「認為應當在達賴喇嘛的家庭成員當中,安排一個到內地去念書,學漢文漢語,熟悉中國的情況,學成以後再回來到西藏襄贊達賴喇嘛,為西藏政府工作,並且可以作為藏漢倆各民族的橋樑。」當時西藏政府知道達賴喇嘛家人去中國留學的情況,怎麼又成了背著西藏政府呢?藏人學習漢語心向中國,漢人學英語心向英國嗎?作者還引用了柳升祺的見證:「頭一天[佛公]來到辦事處聚會,還和他們在一起談笑風生,第二天辦事處就被告知說[佛公]圓寂了,去世了。」這也不符合事實,達賴喇嘛的母親戳穿了國民黨官員的謊言:「我丈夫去拜訪達瑪卡領地後,腹部劇痛,病的很嚴重。他掙扎了一個月就過世了。」

總之,以上兩篇文章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篡改西藏歷史、顛倒黑白,誤導讀者。對此,我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進行戳穿謊言,換西藏歷史本來面目。最後,我把《尊重》這首歌的歌詞送給兩位作者,希望你們尊重西藏歷史。

不能再多看一眼 因為我已經受夠/
你看他的描寫刻畫是多麼醜陋/
首先你不尊重我 管你有什麼理由/
我不能遷就 我不能夠忍受/
誰會給我權利懲罰這個罪魁禍首/
但目前我只能用文字來怒吼/
接下來我送你兩個字——白癡/
……只是要求尊重/
歷史和真相不需要你們改編/
歪曲歷史 證實了你們想要達到的虛假的真實。

2013年4月23日于達蘭薩拉






2013-05-0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