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來函:銘記烈士格桑金巴

作者作者:唯色




西藏來函:銘記烈士格桑金巴原文為藏文(見圖)。需要說明的是,這封信來自西藏境內,作者的名字顯然需要匿名。

格桑金巴(Kalsang Jinpa):安多熱貢(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多哇鄉牧民,18歲。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召開當日,在同仁縣隆務寺度母廣場自焚,呼喊「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當場犧牲。隆務寺僧眾為首的數千藏人將他的遺體安放在度母廣場,並將繪有尊者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和噶瑪巴仁波切的唐卡供奉遺體前。隨後舉行了隆重的火葬儀式。格桑金巴曾是隆務寺僧人。出生於多哇鄉牧民家庭,有四個兄弟姐妹。留下遺言:「為了實現民族平等,西藏自由,發揚西藏語言文字,迎請尊者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自己決定自焚。」

由藏文譯為英文的譯者:Pema Tsewang Shastri.

由英文譯為中文的譯者:卜花兒( @Buxoro)。對照藏文校對中文譯文的是桑傑嘉。本篇帖子的格式遵循的是藏文。感謝諸位譯者。

銘記烈士格桑金巴
佚名
西藏來函
西藏,2013年1月2日

保沃(英雄)格桑金巴,1995年出生在東維(Dong-nge)地方,屬於多麥熱貢多哇游牧部落之一(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多哇鄉四隊) 。他的生母是徳確吉(Dechok Kyi),修行喇嘛嘉(Kyab)與玉洛(Yulo)的女兒。(父親叫角巴,有四個兄妹。這封信裡沒有記錄)

格桑金巴從小由他的祖父母撫養,9歲入多哇小學。2007年,13歲的他出家為僧,在隆務寺佛學院修習佛法。

2008 年,熱貢(同仁縣)的武警以抗議政府為名,將他的手腳戴上鐐銬,毆打折磨兩天之久。

2009 年,他在寺院學校的口試中獲得第一名。

2009 年8月15日,他完成了修習課程,熱貢怙主夏日倉仁波切(Shar Kyabgon)向他授予學位,並對他的學習成績與道德行為給予很高的評價,建議他繼續努力深造。

2010 年1月,格桑金巴去拉薩朝聖,在朝拜了甘丹寺返回的路上,無辜的他被達孜縣公安警察拘留。兩天後,他被釋放,卻被強迫脫下袈裟,換上俗人服裝。這在他心中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巨大創傷。

2011 年,17歲的格桑金巴進入隆務辨經學院的思辨邏輯學中班。由於他勤奮好學,尊老愛幼 ,所有人都認為他是一個模範僧人。

2012 年2月,他18歲回鄉後,參加了塔尼(Tani)母語小組。他為推廣標準母語做出很大貢獻,在一次辨識新的日常用品的母語詞彙的競賽中,他取得了第二名的獎項。

2012 年11月8日(中國農曆9月25日)下午4時左右,格桑金巴在隆務寺的大門裡,把自己寶貴的生命以曲美(供奉之燈)的方式點燃。他一邊呼喊口號,一邊拋撒他寫好的遺言:「尊者達賴喇嘛返回西藏!」「民族平等!」「語言自由!」「保護自然環境!」等等。他在身著烈火、倒下之前,在卓瑪(度母)廣場奔跑了一百七十多步,最終成為菩薩。

以上是格桑金巴的生平,我不需要在這裡向讀者重複。2012年以來,在熱貢農牧區,小至17歲、年長至40歲的15位愛國英雄兒女,供焚了自己的身體,表達了內心的痛苦。這應該理解為,他們所傳達的信息不僅僅是個人的痛苦,也是包括熱貢等所有藏人的夙願,事實上大多數人是這樣理解的。

烈士格桑金巴自焚的日子是2012年11月8日,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也在境內(藏地)與國際上受到關注。這個時候,黃南州、四川省等各地的書記們正忙著準備參加中共18大。

這個事件迫使黃南州的州委書記匆匆趕回熱貢,並對熱貢全境實施嚴厲管制,到處佈滿了軍人與武警,更有甚者,百多個從州縣政府機關抽調的公務員晝夜值班,在街上巡邏。

即使在這樣的管制下,西藏民眾對自焚英雄們所公開表達的敬意,以及為英雄們舉行的祈禱儀式都是前所未有的,這些更進一步鼓舞了普通民眾的士氣與信心。

而且,藏人村落之間曾有的不和得以消除。比如,多年來熱貢夏卜浪與熱貢曲瑪(Chuma)兩村之間多年的不和消除了,熱貢多哇(Doba)與拉章阿木去乎(Ladrang Achok)之間長達三四十年的人死馬翻的衝突也自然消除了,連小到個人之間的恩怨也自然消失了。

但是,與此同時,黃南州的州委書記在當地的電視上卻散佈這些不實之詞:「自焚者是因為家庭問題、經濟問題、精神錯亂問題而自焚的。」另一方面,他們還宣布要在發生自焚的地區停發特別醫療補助、救濟金以及停止電力供應等。

但事實上,正如格桑金巴等藏人英烈的遺言,傳達的是藏人民眾的共同心願,根本不是中國官員所宣傳、所散佈的是因家庭不和、經濟困難等等瑣碎問題而導致自焚。

同樣如上面提到的,烈士格桑金巴自焚的原因,還被他們說成是由於被寺院開除而不堪忍受家庭問題才自焚的。這簡直令人驚詫。他們肆意顛倒是非的野蠻行徑,大大傷害了犧牲者的家人與親屬。弱小民族被欺辱的事實是如此之多,我們向誰講述呢?淚水充滿了我們眼中,熱火在我們心中燃起,誰會來主持正義呢?

實際上,在多哇牧區,格桑金巴家是最富有的家庭之一,而且他是一個幸運的孩子,在父母的關愛和優越的條件下成長。此外,他的叔叔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高僧,也是一位學者,當格桑金巴在隆務寺學習佛法時,還當過他叔叔的翁布管家。

烈士格桑金巴的家庭背景及其經濟情況是如此明晰,他們(中國官員)卻公然扭曲事實,謊言連篇,這無疑是向他的家人以及藏人百姓的心頭潑上冰冷的水。

當時,中國政府的外交部發言人向國際媒體宣稱自焚是「達賴集團」唆使的。黃南州委書記與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有多麼大的差距,又是多麼的自相矛盾,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實。實際上,這僅僅是他們在向國際社會編造謊言時出現的「意外」之一。

讓我們再來回憶一下烈士格桑金巴,他總是面帶笑容,生性樂觀,他總是談吐輕柔,對年長者鞠躬以表尊敬,陌生人也能看出他是從有教養的家庭裡出來的。此時,我都不能按下鍵盤上的按鍵,我得擦掉流在臉上的淚水……

但是,就在2012年11月8日下午4點左右,格桑金巴將自己十八歲的青春身軀浸滿汽油,點燃了自己。火焰吞沒了他的全身,他高舉拳頭高喊著:「民族平等!語言自由!保護環境!」他就這樣跑了一百七十多步,最終倒在卓瑪廣場上度母聖像的右邊,片刻之後,只有焦黑的屍骸存留。

他這樣做,是為了西藏的政教事業和福祉。我祈求未來的新一代藏人不要忘記這一點,也希望世界上那些能呼風喚雨的人聞知此事。

在此,我要再次說明的是,包括格桑金巴在內的所有西藏英烈們,選擇自焚這種最高境界的犧牲的原因,並非他們盲目被誤導,愚蠢或者無知。

以保沃格桑金巴為例,他上有年老的祖父母,父母健在,叔叔恩重如山,還有哥哥及其他親戚。像任何人一樣,他一分一秒也不願與他們分離。但是,他帶著尊嚴,偉大地選擇了這一不幸的道路,為的是抗議中國政府的殘暴統治,為的是捍衛弱小西藏民族的自由。如果有能夠表達自己意願的環境和空間的話,毫無疑問,他會帶領民眾,高高舉起捍衛自由、和平、宗教、語言及環境的旗幟。但是在這種暴虐的政權之下,那樣做,只是個夢想。

而且,不提這個獨裁政權,就連對和平與民主具有足夠影響力的聯合國、歐盟、美國等等,也不屑於關注不斷的訴求、口號和情願書之類。因此,這些西藏烈士以自焚的方式,用生命點燃了供燈,給了世界一個信號。

中國的媒體,在藏人頻繁的自焚事件發生後,並沒有尊重人民的意願,報導以自焚方式提出的要求,相反指責犧牲者是被別人誤導、煽動。這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國人長期以來普遍的看法,他們認為這些西藏烈士以及西藏人民不文明,野蠻,寄生,無知,像畜生一樣。

然而,這些藏人英烈們以自焚的方式,用了不起的勇氣、決心及覺悟精神,不僅向全世界發出了自由與和平的呼籲,也向我們敲響了神界的大鼓,震聾發聵。

包括格桑金巴在內的近一百名西藏烈士們的行動,在這個世間,已經樹立起非暴力、自由、人權、平等的豐碑,它會永世長存!





2013-01-16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