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如何從佛法教義看藏人自焚事件(4)

作者作者:潘晴




本文在前幾部分發表後,引來了一些匿名辱駡和攻擊。近日來,中共的喉舌也加強了對尊者達賴喇嘛的污蔑和誹謗,試圖製造一種:境內藏人連續自焚事件,是由西藏流亡組織策劃,教唆、煽動而引發的輿論假象。與此同時,中共在海外的一些幫閒,也上躥下跳的發文、發帖,羅織藏人自焚違反佛教教義的罪名,企圖轉移公眾視線,掩蓋中共才是製造如此慘烈、悲壯事件發生的罪魁禍首這一事實真相。

今天,西藏問題如此頻繁地在國際媒體曝光,聚焦的也不再僅僅是達賴喇嘛,而是包括境內西藏民眾在內的、遍佈全球40多個國家的藏人抗議和訴求。我們可以看到,連續藏人自焚引發的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關注,已使中共當局束手無策,除了採用軍隊嚴控――這種最原始落後的整肅手段外,竟至無以應對。

中共佔領西藏半個多世紀以來,爭取西藏自由、祈請達賴喇嘛回家、維護西藏宗教、信仰、文化的呼聲,從未像今天這樣,在西藏本土被頻繁地傳誦著。中共傳統意識形態的「愛國主義教育」和「送領袖像進寺廟」的無恥卑劣行為,恰恰激發了長期以來被壓抑的西藏人民熱愛達賴喇嘛、熱愛西藏宗教文化的熾熱情感,並且以觸目驚心、讓人深為痛惜的自焚方式向世界表達著「不自由,毋寧死」的決心。

全世界善良的人都為藏人悲壯的獻身所震撼,都會為自焚藏人送上深深地祈禱,都會去思考,為什麼一個如此善良的民族,要用這麼慘烈的犧牲生命的方式來呐喊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面對這個以百位自焚獻身者,用雪域火焰燒出來的巨大問號,中共唯一掩蓋罪責的手段,就只有拿出佛教「不殺生」戒律的盾牌了。所以筆者「從佛法教義看藏人自焚」的文章發表後,中共及其幫兇們如此惱羞成怒,除了歪曲和謾駡之外,並不敢真正在佛教義理上辨明是非。這說明,佛法是博大精深的,是通透一切世間出世間之法的。筆者的論述恰恰是公眾需要的,這也是我們繼續討論下去之必要的原因。下面請看本文的第四個專題:

如何理解佛教「殺戒開緣」背後的慈悲內涵

佛陀在世時,對高僧們開示:喝水前不可以開天眼,因為水中也有八萬四千蟲。佛陀年代沒有顯微鏡,但佛陀對宇宙真相的認知是究竟的,怕信眾以天眼看到微蟲(也是眾生),心動而造殺業,故如此開示。可見人們無時無刻都在殺生,佛教不殺的戒律,專指有情眾生,就是我們通過眼耳鼻舌身五根所能認知的「六道眾生」,從而影響到我們的內心升起慈悲。所以戒殺、吃素、放生,是慈悲心的修法,是成佛的正道,解脫的基礎。那麼,我們為什麼又在前文中介紹了「殺戒開緣」的各種法理依據呢?下面我們就來具體分析,佛法中「殺戒開緣」背後的慈悲內涵。

前文提及,筆者在悉尼的一次研討會上曾經和與會者說起,我問各位,你們都知道佛陀講法,可曾知道佛陀殺人?佛陀做佛千次了,有一世示現為船長,為了救五百羅漢,殺死一個海盜。佛陀此行從內心大菩提心所生,不僅五百羅漢得度,海盜也被超拔到佛土無造惡之地,而這都是佛陀帶給眾生的大福報。所以在佛信眾需知,心正,一切外相都是正法,佛性妙用。但眾生多見皮毛,無法認知如來密意,只知佛教「不殺生」的戒律,不知只要大恭敬心修證到了。佛與眾生是一體,徹見眾生因緣,殺與不殺都是大慈悲心,這樣才能對惡眾施威猛法摧破無明。

這個故事記載於《佛說大方廣善巧方便經》中:

佛陀有一世也是修行人,有神通。祂坐一條商船出海,在這條船上還有500個商人同行。這條船的船長(其實是海盜)知道這500個商人有錢就想謀財害命,起了殺心。

佛陀立刻就知道了,祂用神通觀察知道這500個商人都是菩薩轉世,這個船長如果謀害這500人,這個業障很重的;就算不是菩薩轉世,這個殺業也是很重的。

如果讓這個船長得逞的話,船長死後墮入惡道永無出期。為了不讓船長造這個惡業,佛陀就把這個船長殺了,救了500商人。雖然救了500商人,可是佛陀也造了殺業呀。

那麼,佛陀為了救五百個人而殺了一個人,這樣的作法合乎道德嗎?其實佛陀雖然殺了船長,實際上是救了他,外表看是惡,動機用心是善的

佛陀正是抱著這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悲心,而殺一救百,結果佛陀因此功德,超越了七大劫的修行。不光未下地獄,反而乘願入娑婆世界來度化眾生,雖然佛陀在圓寂前,向阿難現示腳上的一根刺,說明這是當年刺入海盜那只矛所化現,以證明業果不爽。但基於慈悲心故,業報迥然不同。所以在大乘戒律中是讚歎他的行為的。

因此,我們在修行菩薩道時,除了動機要純正,抱持大慈悲心之外,為救度眾生,還要具備甘願接受因果報應的膽識,因為有所造作,必有果報。其實,世間上任何事都有因果,但因果很複雜,因中具有善惡,果報也有善惡,就看孰重孰輕。例如,同一塊田地裡,有的種子發育不良,有的雖然沒有好的外緣,一樣茁壯,可見因中的成分不同,所招感的果報當然也有不同的結果。

如琉璃王率兵攻打迦毗羅衛國時,摩訶男為了拯救族人,寧可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樣的行為看起來雖是殺生,但功勞更偉大。日本的井上日昭禪師殺了一位奸臣,替萬民除了百害。山本玄峰禪師說:「一殺多生通於禪。」意思是:殺了一個人,因此而救了許多人,是通於佛法的。

所以談到殺生,你不是出於菩提心,就是魔業,不殺也是有漏,殺就是殺,所謂論心成罪。證到後殺與不殺都是功德,都是空性的。要證到這個境界,必須具足大菩提心,以得到神力加持。凡夫的殺業都是我心,嗔怒,執著等,心動所生,積累惡因,造成無量苦難,如戰亂,殺戮等爆發。菩薩殺生其出發點都是「善」。在「因果」來說,實無過犯。我舉上述佛陀的例子分析說明如下:

釋迦牟尼佛在過去世中,為了救度五百個商人,不得已將那立即要殺害這五百位商人的強盜殺死,這有幾個意義:

1、救了五百個生命。

2、阻止了這個強盜種下殺人的惡業。

3、出發點是善的,救人的同時,也超度了海盜。

4、依因果來說,救五百而殺一,雖有果報,仍是菩薩善行。

我再舉例說明--

蓮華生大士(藏傳佛教祖師),在烏金國中,當太子時,殺死一位諸侯的兒子,蓮華生大士是用石子,打死一隻蒼蠅,也把諸侯的兒子殺死了。殺蒼蠅及諸侯的兒子,是有前世因果的,蒼蠅的前世是「蓮花親」。諸侯的兒子前世是娼妓「桑姆」。

「蓮花親」曾經害死「蓮華生大士」,而「桑姆」也牽纏在內。在這一世,蓮華生大士把「蓮花親」及「桑姆」殺了,其意義如下:

1、前世業報,今世還之。

2、用深密救度法,令二人之魂往生清淨佛國。

3、使蓮華生大士,由人王之因緣變成法王的因緣。

再有一例,蓮華生大士的應化史跡中有記載:他身披六種骷髏莊嚴,手持金剛鈴及金剛杵及挾著三尖的天杖。蓮華生大士跳著「金剛舞」。而後將天杖及鈴杵拋出。鈴杵擊中魔子「嘎達瑪」的腦袋,使其腦袋開花。天杖直直插入魔妻「劄達嘎」的心中,二者喪命。按蓮華生大士的解釋如下︰

1、魔子及魔妻若不死,天下必大亂。

2、蓮師用秘密的誅法遷識,把魔子及魔妻的魂,送上色究竟天。

3、促成蓮華生大士成就法王的因緣。

這是大悲聖者蓮華生大士的超度,而外人看來,仍然是殺生。

藏密中的「誅」法的表面上看來,好像是在殺生害命,但是實際上,在如幻的大幻化網的密教遷識的神通運用中,是一種無上慈悲的超度,使他們脫離輪回的苦海,安住在究竟的境界之中。密教有密教的奧義,因其秘密,才叫「密教」,這些都不是一般人所能認知的。人生的「生、老、病、死」的現象均是有的,早死與晚死,到底是有什麼差別呢?對眾生來說,了知佛陀的無上智慧,在光明覺照之中,證悟生命的終極真理才是最重要的。

宗門《語錄》裡面有一個南泉法師「斬貓」的公案,那不是殺生犯殺戒了嗎?你要知道他為什麼去殺這隻貓?他殺一條生命,旁邊有個和尚看到,開悟了,成佛了。這是非常的手段,在某種特殊情形之下,它有開緣。當然,凡夫不能亂學,你去殺貓,你會墮地獄,他殺貓會成佛。所謂佛法妙義就在其中。

明朝末年的丹霞法師,把佛像拿來燒,他會成佛,你把佛像拿來燒,決定墮阿鼻地獄。他能幹,你不能幹,為什麼?他有特殊的原因。燒一尊佛像,能令一個眾生大徹大悟,明心見性,那一尊佛像燒得是功德多大,他用這種非常的手段,叫一個眾生從這兒開悟。相反,無明眾生(如文革中的紅衛兵)燒一百尊佛像,也不會有一個開悟,那叫破佛身血,墮阿鼻地獄,五逆罪。菩薩用非常的手段、非常的智慧、非常的行為,決定度一個特殊的眾生,而這個眾生真正得度。由此可見,戒律是活的,不是死的,只是我們一般人(包括一些普通信眾)不懂而已。

下面我們再來看一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說明發起慈悲心和虔心懺悔的殊勝和功德:

過去有一個小沙彌,夜晚走路時不小心踏死了一隻青蛙,師父知道以後責怪小沙彌說:「你怎麼可以隨便踩死生靈呢?阿彌陀佛,這樣一來罪孽深重啊!你應該到後山跳懸崖捨身謝罪。」

小沙彌一聽,刹那間猶如五雷轟頂,這才知道禍闖大了,只好含淚拜別師父,萬分傷心地去到山後懸崖,往下一看,又深又暗,小沙彌心想:「跳下去,粉身碎骨,必死無疑;不跳呢,三塗受苦,累世輪回,業報逃不掉,這可怎麼辦呢?」小沙彌左思右想,真是進退為難,忍不住掩面痛哭起來。

就在他哭得傷心的時候,有一個殺豬的屠夫經過,看到小沙彌跪在路旁痛哭,覺得奇怪,上前追問,小沙彌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後果說了一番,屠夫聽了,頓時悲從中來,悔恨萬分的說:「小師父呀!你只不過是無心踏死一隻青蛙,罪孽就這麼重,要跳懸崖自殺才能消業。我天天殺豬,屠來宰去的,滿手血腥,這罪過豈非無量無邊,不知有多深重了。唉!小師父呀!你不要跳崖了,讓我跳吧!應該謝罪赴死的是我啊!」

屠夫一念懺悔心生起,毫不遲疑地縱身朝懸崖一跳,正當他隨風飛墜,眼看就要命喪深谷時,一朵祥雲冉冉從幽谷中升起,不可思議地托住了屠夫的身子,救回了他的生命。這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故事的涵義,正是顯示修行懺悔的殊勝。一念的懺悔心有此功德,相對的,一念惡心想要置人于死,有時雖然沒有行動,但這一念心就足以構成犯行。(即我們現在所說的犯罪動機,依大乘戒律心意犯罪,同樣會有果報。)

說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再談一位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物,花和尚魯智深的故事:

這是《水滸傳》中的重要人物。從他三拳打死鎮關西,大鬧野豬林,救出林沖,後為高俅逼迫落草江湖,直到攻打青州後,隨宋江上了梁山,一路殺人無數。後來宋江征方臘,魯智深得一僧指點,脫危解困,生擒方臘後,記起他的師傅,五臺山文殊院智真長老的贈言:「聽潮而圓,見信而寂。」夜宿杭州六合寺,聽錢塘江潮信,終於頓悟,於是沐浴更衣,圓寂涅槃,留頌曰:「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地頓開金繩,這裡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

魯智深大家之所以喜歡,是因為他一生光明磊落,行俠仗義,敢作敢為。雖然殺人無數,最後終成正果。(其實按大乘菩薩戒的內涵,他的殺人是為了救度眾生的大慈悲。所以臨終證得阿羅漢果位。)

看了上述歷史故事,讀者就可以明瞭,菩薩為了適應各類眾生的根性及各種環境的需要,化現的姿態是可以靈活的。比如華嚴經善財童子的五十三參之中,就有從事於烽火戰爭及嚴刑峻法的菩薩,觀世音菩薩的三十三應化身中,也現有大將軍身。

對佛法普通人不懂,不問因果,不知佛法慈悲深意,盲信偏聽,還可以諒解,所謂「不知者不怪」。但有些人藉口說佛門戒殺,裝出一副悲天憫人樣子來,指責藏人自焚是對生命的殘害,恐怕就不是由於無知了。這些人的表演,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原因,懷有什麼樣的陰暗心理,是值得人們深思的。因為這麼做的根本目的,是將自焚藏人汙名化,以圖栽贓達賴喇嘛。人們由於不瞭解歷史,根本不知道,藏民族絕不是一個懦弱的民族。藏人捨身,正是為了讓整個民族更多的生命可以免受暴政的壓迫和奴役,贏得自由。

歷史上,藏民族為反抗英軍入侵,曾「血浴紅河谷」。1904年4月,近萬英軍入侵西藏,攻入江孜。十三世達賴喇嘛和噶廈政府下令西藏軍民全力抵抗,江孜境內從16歲到60歲的男丁緊急應徵衛國抗英。他們在宗山堡上築起炮臺,用土炮、土槍、刀劍、梭鏢和弓箭與入侵的英軍展開了血戰。時年6月,英軍用大炮狂轟宗山堡炮臺,彈藥庫被英軍炮火擊中起火爆炸,藏軍傷亡慘重,古堡裡的軍民,仍用石頭拼死抵抗了三天三夜。宗山堡失守後,還活著的西藏軍民不願被俘,全部跳崖犧牲。整個宗山堡戰役,五千多藏族軍民無一投降、全部戰死、無一生還。歷史上這氣壯山河的一幕,才是這個雪域民族真正氣節的寫照!

如今中共的幫閒們,隻字不提中共歷史上對藏民族的殘酷殺戮,一聽到有人敢於反抗了,就拿什麼違反非暴力原則,違反佛教「不殺生」戒律來說事,好像這些用犧牲自己生命來呐喊的藏人犯下了什麼「彌天大罪」似的。

這正應了胡平先生說的一段話:——「惡名昭著的羅馬暴君提比留聽到他的囚徒在獄中自殺,恨恨地說:「此人逃脫了我的手掌。」

——「這就是暴君對別人自殺十分痛恨的原因。因為暴君要的就是對受害者為所欲為,要的就是對受害者徹底控制,要的就是受害者任由擺佈,完全屈服,而自殺卻意味著擺脫控制,自殺卻意味著說不;所以暴君感到惱火。出於無處發洩的惱怒,所以暴君甚至要對自殺者再加上更重的罪名」。

而佛法了然於世間出世間一切因果,又怎麼會不通透人間基本正義原則呢?按照這些中共幫閒們的理論,若暴政施虐、若暴亂侵入,豈不是要人們伸長脖子等死?其實不然,佛門戒的是以一己私欲而傷害生命,至於執干戈以衛社稷,反抗暴政侵凌,這正是慈悲勇猛的表現。大法鼓經載:「譬如波斯匿王,與敵國戰,時彼諸戰士,食丈夫祿不勇猛者,不名丈夫。」由此可知佛門戒殺無礙於保衛國家。

更不用說,如今的藏民族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中,遵循達賴喇嘛宣導的「中間道路」和「非暴力精神」,他們寧肯犧牲自己,也沒有對奴役壓迫他們的中共軍警和官員施以暴力,更沒有去傷害無辜。如果這個世界上,對這樣一個和平善良的民族,用燃燒生命呐喊的要求都視而不見的話,也就沒有任何公理可言了!

中共的幫閒們說:自焚的藏人中,大多數是心智未成熟的年青人。因此一口咬定是受了境外流亡政府的煽動。且不說這些年青人都是所謂「翻身農奴」的後代,都是在中共的「教育培養」下長大的,而達賴喇嘛已經流亡海外半個多世紀了,在中共全面封鎖的藏區,連互聯網都要封掉,整個藏區軍警密佈。請問,達賴喇嘛又如何來進行「煽動」?

人們不禁要問中共,你傾舉國之力煽動一下試試,看看老百姓有誰願意為你這個政權去自焚嗎?不用說在藏區,就是在內地,老百姓也只有是為了反抗你這個暴虐的政權,反抗你們強盜式的掠奪,才會以身赴死,自焚抗議的!請問在內地發生的自焚抗議事件,又是受誰的煽動呢?所以中共這種詭辯在事實面前,就不攻自破了。

為西藏自焚的百位殉道者,他們的訴求都很明確,即要求西藏自由,達賴喇嘛回家,拯救西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傳承。雖然其中有許多年青人,但站在佛法的角度來看,他們卻都是在因地「利他捨身」的菩薩。都是為慈悲救度眾生入世的菩薩化身。俗話說:自古英雄出少年,中共自己樹立的榜樣少年英雄劉胡蘭,死的時候不是也只有15歲嗎?毛澤東不是還專門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嗎?更不用說「歌唱二小放牛娃」了,死的時候還是個孩子。所以請不要用凡夫無明的眼光來看問題,拿年齡和身份來說事,菩薩入世是為了救度眾生,就在普通民眾之中,心中無佛,就是真菩薩站在你的面前,你也看不出來。

佛教裡有一個公案,僧崖法師說自己是凡夫,願代眾生受苦,燃身供佛,但從他圓寂時的瑞相來看,他肯定是一位大菩薩。這幾天有朋友和我討論:「凡夫能不能代眾生受苦?」根據很多經論的觀點,我理解為:凡夫是可以代眾生受苦的。僧崖和尚燃指供佛時,有人問他痛不痛?他回答:「痛由心起,心既無痛,指何所痛?」他說得很有道理,如果能安住於無我的智慧境界,則不會有疼痛的感受。沒有無我境界的凡夫,要代眾生受苦肯定會感受痛苦,但如果他的心力特別強,如阿底峽尊者的上師達瑪日傑達等,這樣,就是凡夫也可以代眾生受苦。

關於凡夫代眾生受苦的原理,智者大師在《法華玄義》中說:「良以悲心熏于智慧,能拔他苦;慈心熏於禪定,能與他樂。」意思是,當悲心和智慧結合時,以緣起力就能拔除他人的痛苦;當慈心與禪定結合時,以緣起力就能給他人帶來安樂。因此,不僅聖者菩薩可以通過自他交換來解除眾生的痛苦,即便是凡夫,如果悲心特別強烈,由於無私的悲心和無我的智慧是相應的,也可以代眾生受苦,從而解除他人的苦難。

有一位朋友在網上發帖說:「讓我代眾生受苦太可怕了,自焚燒自己,我連想都不敢想。」這些事都是應該由什麼什麼名人來做的。有這種心態非常正常。眾生的相續不盡相同,有的人利他心特別強,有的人利他心很弱;有的人自私自利心特別強,有的人自私自利心很弱。大乘種性和小乘種性也存在這種差別。因此,如果利他心特別強的人,即便是凡夫也有勇氣捨身來代他人承受痛苦,這就是自焚藏人值得世人敬仰的原因。

今年進入十一月之後,藏人自焚事件發生的頻率越來越快,今天得知已增加到100人,中共政權對此的反應當然是更加地戒備森嚴,頒發種種最新命令、佈告,對藏區更加地施以嚴控,更大範圍的操控國內外輿論,企圖掩蓋事實真相。但問題在於,僧人自焚,你可以封鎖寺廟,你也可以封鎖一切公共新聞,但百姓自焚,你總不能將所有藏區、甚至所有藏民住所都封鎖起來吧?

因此,在境內藏人已經高達百人的連續自焚事件發生之後,人們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西藏問題並不是中共說的:達賴喇嘛一個人的問題,也不能簡單歸結為世俗政治與宗教之間的衝突。西藏問題是整個藏民族群體的生存狀態問題,是西藏民族的民族自由、基本人權和宗教、文化和語言的傳承問題,也是整個現代社會的文明指標問題。正是這樣的一種價值認同,凝聚了境內外西藏人的精神訴求。

已經退出政治權力的達賴喇嘛,將對西藏未來的引領,交給了民選的流亡行政中央,客觀上揭下了中共一向所指責的達賴喇嘛將西藏問題「國際化」的假相。讓西藏問題「返璞歸真」,回歸到它從來也沒有離開過的本土。我們看到,回歸本土的西藏問題,因其與國際社會文明價值接軌的現代性,從而融入了自由民主的理想訴求。

前不久,上萬名境內藏人前往印度佛教聖地菩提迦耶,聆聽尊者達賴喇嘛傳授「時輪金剛大灌頂」法會。據悉,來自世界各地的逾20萬信眾參加了這一宗教盛會,其中包括近千名來自境內的漢人。這在有史以來還是第一次。這也是達賴喇嘛脫離政治權力後第一次以單純宗教人士的身份,向境內外藏人和華人傳授法會和演講。尊者以佛教傳承中「時輪金剛」所賦予的「創造和諧生活的一環」來啟示信眾,達到「淨化身心,從而創造內在的和平」之目的。

筆者注意到,達賴喇嘛的語言不僅超越了宗教和國界,也超越了政治意識形態。尊者指出:包括西藏問題在內的所有世界上人為所致的問題,都是佛法所稱的「皆因無明之故」造成的。達賴喇嘛特別向來自境內的藏人開示演說,高度讚揚他們在中共嚴控的半個多世紀裡,以頑強的勇氣捍衛和保護西藏的宗教與文化,稱他們「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長期以來,國人中的大部分人,由於對西藏的宗教文化、對達賴喇嘛所秉持的精神理念所知甚少,基本認知局限在中國政府製造的輿論氛圍,和電影「農奴」的政治說教以及所謂「自古以來」的謊言裡。長此以往,華人群體中難免出現一種由於無知造成的偏見,和由偏見造成的隔膜。儘管許多人對中共一黨專制深惡痛絕,但一牽扯到西藏問題時,許多人(遺憾的是,由於宗教文化和生活習俗的差異,「不明真相者」在注重實際利益的中國人中為數甚眾)即使主觀並不情願,客觀上也會不自覺地相信官方的宣傳,認為所有發生在藏地的民眾訴求都是「騷亂」,都是海外「達賴喇嘛集團」或「藏獨勢力」煽動的云云。

漢民族在大一統觀念以及無神論影響下的傲慢和缺乏常識,使得一些人對信仰佛教,千里朝聖,五體投地朝拜寺廟的藏人感到困惑,甚至認為這就是愚昧、落後。自2009年西藏境內接連發生僧人自焚事件以來,在可見的華文媒體和海內外論壇中,罕有反思與同情,多是附和中共宣傳,辱駡甚至「妖魔化」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的言論,從中可以感到中共統治60年延續下來的思維定勢和語言暴力。儘管這種聲音遠非主流,但由於「華文媒體主流」刻意無聲,因此,這「一面之詞」至少對大陸民眾來說,便掩蓋了大部分的事實真相。

筆者從海外華人與西藏流亡者接觸的經驗來看,並不是大部分中國知識份子都沒有良知。對許多人來說,藏傳佛教和神秘的西藏文化,仍然是一個未知領域,深奧難解,而西藏問題本身既複雜又敏感,所以很難對西藏發生的事件作出及時和客觀的反應。筆者認為,導致這種局面的直接原因,是由「無知」即佛門講的「無明」造成的,同時也受到這個世界盛行的功利原則的影響。這也是筆者發願,以無我的菩提心,寫出這篇文章來的原因。因為對許多人來說,這也許是瞭解自焚事件背後的佛法教義真正內涵,和瞭解西藏宗教文化有用的入門參考資料。

在21世紀的今天,西藏人民為了宗教自由和尊嚴,竟不得不採用「自焚」這樣一種極其慘烈和悲壯的方式來進行抗爭。筆者的心靈在受到極大的震撼之後,認為這是我們置身其中的,所謂文明世界的恥辱!基於人的基本良知,基於人類社會的基本正義,所以我要公開站出來為藏民族、為犧牲者呐喊。儘管筆者的聲音是微弱的,但獨裁者聽得到,從其幫兇的反應中就可以看出,真相是使獨裁者最為惱怒和恐懼的!

因為,當人們瞭解了西藏民族,瞭解了佛教真正的精神,勇敢地站出來,為苦難的藏人說話的時候。就是將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奮鬥,連接在一起的時候。而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們自己!西藏問題將成為所有關注中國未來命運人士的共同問題。雪域高原,其年輪和滄桑所見證的真相和痛苦,其生命燃燒所發出的光芒和火焰,對於國人、特別是中國知識份子來說,都是對其靈魂與良知的映照和拷問。

最後筆者用剛剛在郵件中讀到的一句話,來祝福那些為自由和信仰獻身的英靈:一位日本藝術家Tomoyo Ihaya為自焚藏人作畫四十多幅,其中一幅畫的文字說明是:river carries your souls to the white light and you will come back to your motherland, free and peaceful motherland.(河流帶著你們的靈魂奔向光明世界,將回到你們的祖國——自由和平的祖國。)


(注明:本文是筆者「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們自己」的系列文章的第五篇)

第一部分,「如何看待藏人自焚事件」請連結:http://boxun.com/cgi-bin/news/gb_display/print_versiOn.cgi?art=/gb/pubvp/2012/11&link=201211102217.shtml

第二部分,「藏人自焚的實質,究竟是自身還是捨身」請連結: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31706.shtml#.UMEPBPGcWDc

第三部分:「利他捨身式的自殺——大乘佛教的自殺觀」請連結: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72303.shtml#.UMWj5_GcWDc

第四部分:「藏民族的生死觀,和如何解讀佛教不殺生的戒律」請連結: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132045.shtml

2012/12/14
於澳洲悉尼





2012-12-2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