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如何從佛法教義看藏人自焚事件(2)

作者作者:潘晴




佛教是非常重視生命的宗教,不殺生是佛教徒共守的戒律,尤其在小乘佛教中更為嚴格。而藏傳佛教(顯密合一、三乘合一)無論在教義還是在傳承方面,以及在對藏地民俗文化的影響方面,對生命的尊重(眾生—指所有的生命類型)更遠超過漢地。敬畏自然和尊重生命是藏民族的信仰和傳統,之所以青藏高原被稱為雪域佛國、人間淨土,正是與上述的宗教信仰和民族習俗有關。但這樣一個熱愛生命、崇拜自然、虔信宗教、敦厚善良的民族,為什麼會在今天已進入現代文明的社會生活中,發生了這麼多起僧侶與民眾為了信仰和自由,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用慘烈的自焚方式來向世界宣告:「不自由、毋寧死」呢?

面對這些悲壯、慘烈,連續發生而且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的自焚事件,國際社會表現出相當的震驚與困惑,但在基本應對方面,則束手無策和回饋無力。而華人社會除了冷漠之外,卻出現了一些跟著中共的宣傳口徑隨風起舞的人,這些人指責藏人自焚是違反佛教「不殺生」教義的極端行為,是危害社會安定的不道德的行為。更有一些人別有用心地將連續自焚事件的發生,歸咎于達賴喇嘛和境外的西藏流亡政府,刻意淡化造成這一慘烈事件發生原因的背景情況,歪曲佛法、倒果為因,將人們對這一慘烈事件所產生的震撼和困惑,引向尊者達賴喇嘛的影響和西藏流亡政府的表態,這些人的險惡目的不難發現,就是為了掩飾事件的真相,即中共在西藏實行的殖民統治和專制壓迫,才是造成藏人連續自焚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

在連續發生了藏人自焚事件之後,國際社會和華人各界已有了多種回饋和評論,範圍涉及到基本的人道立場,和歷史、文化、宗教、信仰、人權、中共的統治以及漢藏關係等各個方面。人們對此觀點分歧、莫衷一是,其中不乏截然對立的各種看法。除去因世界觀、人生觀的不同導致的立場差異之外,另一個原因是,由於藏民族是一個佛教信仰深入靈魂和所有世俗生活方面的民族。那麼,人們如何從佛教教義的角度來解讀藏人的自焚事件?如何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來看待藏民族的「生死觀」?這恰恰是目前社會公眾普遍關注而又感到十分困惑的一個認知盲點。

對此,中共方面開動了宣傳機器,動員一些要人和名人(除了政府官員之外,其中有些人還冠以宗教頭銜,如:佛學院院長、佛教協會副會長等等)紛紛出面,指責藏人自焚違反佛教的根本教義,以期達到宣傳和欺騙的目的,企圖將自焚藏人的殉道行為汙名化。中共這麼做當然不難理解,顛倒黑白、混淆視聽是中共的一貫做法,但人們值得警醒的是,一個以無神論為基本價值觀的政黨和政權,由它的官員(或海外幫閒們)出面來解讀佛教教義,實在是很可笑而又很陰險的企圖,其真實性不光是可疑的,而且一定是對佛法斷章取義和對公眾刻意誤導的。由於社會大眾中的絕大部分人士(甚至包括許多普通的佛教信眾),對佛教的一些甚深教義以及戒律的內涵不清楚或瞭解不夠,因此產生一定程度上的疑惑和誤解是難以避免的。即使是知識份子群體,在面對藏人自焚所帶來的「生與死的震撼」時,由於無法真正理解佛教的「生死觀」和普度眾生不惜捨命的利他教義,在其基本的價值觀念上,也只有選擇尊重生命的人道呼籲。這些都是社會的本能反應,也是社會上絕大多數人的善良心願。

筆者一直在思考,為什麼在已引起了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西藏流亡政府及相當多的人(包括筆者在內)發出停止自焚的各種人道呼籲之後,藏人自焚事件不光沒有停止,而是愈演愈烈了呢?除了筆者在前面提出的事件發生大背景(即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中共的奴役和壓迫)毫無改變,甚至變本加厲之外,藏民族的宗教信仰也是其中的一個不容忽略的原因。(這也是在漢人民眾中,對楊佳抗暴,手刃惡警的擊掌叫好而對藏人自焚的困惑不解中,所能看到的漢藏民族之間的觀念差異。)那麼,如何從佛教教義的角度來分析和理解藏人自焚背後的信仰因素,從而找到應對的方法呢?這也正是國際社會和公眾急需瞭解和關注的,而正是在這個重要的方面,恰恰卻沒有多少人來出面來說明,從佛教教義的角度來解讀的人士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因此,筆者不揣淺陋,以一個佛門後學弟子的角度,冒昧地來探討這個話題,即在佛教的根本教義中,是如何看待和衡量藏人自焚事件背後的宗教義理的。筆者十分清楚,在佛法的大海裡,本人所了知者不過是一滴飛沫之微,以簡陋膚淺的認知來寫這個大題目,實在是不自量力。不過筆者也認為,向社會公眾中對佛教宏大教義不熟悉、不瞭解的普通人來解答一些佛法知見疑問,也許由筆者這樣的佛門後學、一介凡夫來介紹,或許可收淺顯易解之效。更何況,這件事總要有人來做。於是,筆者在虔誠祈禱、正心誠意之後決定,拋開各種顧慮,為了有助公眾解疑,吾當以發起菩提心為根本願力,大膽的將此文寫出來。

如今雪域多災、佛子蒙難、強權凌遲、佛法受辱、邪說詭辯、充斥社會。而弘揚正法,釐清謬誤,分清善惡、導正視聽,是以佛門弟子,有義不容辭之責。故筆者此文之作,旨在拋磚引玉、匯出賢達指引,匡正社會輿論。若因筆者無明、妄論經義、棄善罔法、誤導眾生、釀就惡果的話,後學深知佛法之威嚴,因果之不昧,因此甘下地獄,承受無間痛苦。在此尚祈各位佛門大德,不吝賜教。普願天下有情,早日脫離苦厄,共登佛道。

一、藏人自焚的實質,是「自殺」還是「捨身」?

震驚世界的藏人自焚事件,在其本質上究竟是「自殺」還是「捨身」?人們對此的理解,往往會因一念之差,而謬之千里。那麼公眾又何以能解開這個疑惑,而獲得正知正見呢?筆者的看法是,唯有真正瞭解佛教關於殺生戒律的完整定義,和大乘佛法救度眾生的慈悲精神才能明白,才能找到正確的答案。根據佛法的教義,大乘佛教的六度萬行,首位既是「佈施」,無論是「內佈施、外佈施、身佈施、法佈施還是無畏佈施」,根本的內涵就是一個「舍」字,而「舍」的最高境界既是「捨命」。佛陀在菩提樹下悟道之後,傳法49年,留下由後世弟子集結的三藏十二部經律論、八萬四千法門,無非是教導眾生如何脫離生死輪回,證悟生命的本質。佛教的根本教義是對世界法則的真實認知,即「緣起性空、性空緣起」。眾生因迷,執著假有,在生死輪回中不能覺悟,因此佛說萬法,為的是救度眾生,離苦得樂,究竟涅槃。一句話,釋尊為一大事因緣出世,宣揚正法,既是為了眾生的「了生死」。

基於生命輪回的實相,雖然佛教戒律嚴禁殺生,但為了救度眾生,大乘佛教對「捨身取義」的菩薩行為,在三藏十二部經律論中也有相當多的開示,其中更有佛陀在累世修行中的事蹟表範。這些經論和教義說明,如果本著大慈悲,救人救世的心去殺生(包括捨棄自己的生命),在大乘佛教的戒律中是開放的。譬如為護法、護教、救度眾生,為護衛自己的國家、人民,如一旦戰爭爆發,為保衛家園,佛教徒可以上陣殺敵嗎?面對罪惡侵凌,佛子可以止惡揚善、維護正義嗎?大乘佛教的教義表明,如果是真正本著救民出於水火、殺一救百的願心,並且甘願承擔因果輪回的果報,在大乘佛教的戒律中卻是開許和讚美這種行為的。

佛教崇尚和平,尊重生命,但並不是在面對惡勢力時的睡面自幹主義者,大乘六度,雖重忍辱,但捨身為法,也是佛教的教義。倘若強權暴力侵凌,正法有將滅之憂,在理喻感化都無效果時,佛子也會奮起勇猛大力,起而抗暴的。如因緣僧護經所載:「為護生命,寧舍錢財;為護一家,寧舍一人;為護一村,寧舍一家,為護一國,寧舍一村。」毒蛇齧手,壯士斷腕。上面這段經文,是何等奮迅果敢。在連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中,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些犧牲者,他們的臨終呼籲都十分明確:「祈願西藏自由,祈願達賴喇嘛回家,祈願西藏的宗教與文化得以保留」。他們的悲壯獻身,真實的體現了佛教以身殉道、普渡眾生的大無畏精神。90多位自焚藏人,以「雖九死其猶未悔」的至誠情懷,以「救度眾生、不畏地獄,捨身護法、不住涅槃」的大慈大悲,展現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震撼世界的宗教獻身精神。當人們在回顧審視這些殉道者元氣淋漓、信仰純真、堅韌鮮活而又質樸無華的生命履歷時即會發現,這些以燃燒自己,喚醒世界的人們,是一個個真正為救苦救難而入世的大菩薩化身,他們的「捨身取義」正是佛教大慈悲心的最高體現。

近代佛教高僧虛雲和尚在《雲門遺囑》中曰:「身心濟世,自他均益。拔眾生難,刀山不畏。死生業定,何須憂慮。菩提願滿,頓超聖地。」虛雲和尚所表述的這種自由無畏精神,筆者認為,正是對自焚藏人捨身救渡眾生大慈悲心的最佳評價。這種「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高尚品質恰恰是藏地焚身的佛子們,對佛法「毀形守志節,割愛無所親,棄身弘聖道,願度一切人。」的證悟和獻身。

近代的另一位佛教大德弘一大師(李叔同),無論世學佛學皆有深厚的造詣。七、七事變後,他在廈門弘法時,戰事日趨緊張,各方都勸他避入內地,他卻置生死存亡於度外,多次向人表示:「因果分明,出家人何死之畏」,「為護法故,不怕炮彈」,堅留不去。弘一大師認為:「覺了真理,乃能誓捨身命,犧牲一切,勇猛精進,救護國家」,號召佛教徒起來反抗日本侵略者。他甚至認為,必要的時候,應該做到獻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所以他在給友人的信中說「對付敵難」,應該「捨身殉教」,而「殉教應流血」,同時將自己所居之室題為「殉教室」。他在1941 年冬的《紅菊花題偈》詩中寫道:「亭亭菊一枝,高標矗勁節,雲何色殷紅,殉教應流血。」他自稱「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並對此解釋「佛者,覺也,覺了真理,乃能誓捨身命犧牲一切,勇猛精進,救護國家,是故救國必須念佛」。

在應證了佛法和高僧大德的開示後,我們再來看一位自焚的仁波切留下的遺囑摘錄,人們則會瞭解,是什麼原因和力量,使得這些西藏僧侶和民眾燃起雪域焚身之火焰的。下面是一位於2012年1月8日在青海果洛州達日縣縣城自焚的索巴仁波切的遺囑。年僅42歲的他點燃汽油自焚,在犧牲前,他留下了錄音遺囑(部分節錄):

我的犧牲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有多麼偉大,我誠心誠意地懺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業,特別是金剛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許對自身的虐待和犧牲,我在此虔誠懺悔。

我發願,希望遍法界的一切眾生,乃至如蝨子等一切微小眾生,臨終時未有恐懼,不受痛苦,往生無量光佛的身邊,獲得圓滿正等正覺的果位。因此我願供養自己的壽命和身體。也為了人天導師尊者達賴喇嘛和其他所有高僧大德長久住世,而把我的壽命、身體化作曼劄供奉給他們。

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最後,國內外的所有法友,請你們不要難過,請你們為善知識祈禱。依怙我的老人們和百姓們也請如是發願,無論快樂與痛苦、好與壞、喜與悲,我們都要依靠上師與三寶,除了三寶再沒有依靠處,請你們不要忘記!

在連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之後,達賴喇嘛尊者上師轉世林仁波切也表示:自焚是利他捨身之菩薩行。

據【西藏之聲6月2日報導】自2009年至今,已經有38名(當時的人數)境內藏人通過自焚的方式抗議中共高壓統治,他們都一致表達最基本的訴求「藏人要自由」和「允許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但中共政府不僅沒有正視事實,反而無端指責自焚是有人策劃和煽動,是違背佛教教義,甚至說成是一種暴力行為。為此,現居印度南部的達賴喇嘛尊者上師轉世林仁波切表示,自焚是利他捨身之菩薩行。

本台駐印南記者消息,應印度南部貝拉庫北藏人組織的祈請,達賴喇嘛上師轉世林仁波切於本月1日,向聚集的上千名僧俗民眾傳授了白度姆長壽灌頂。

林仁波切在傳發會上表示,(錄音)近來,西藏境內的局勢非常惡化,尤其在西藏出現很多行菩薩行、為全體藏人的利益捨身自焚的人物,他們非常偉大,這也是在世界歷史上的首次,因此,在座的每一位藏人共同發願、念誦六字真言,為自焚的西藏僧人、尼姑和俗人進行祈禱是非常重要的。

林仁波切還鼓勵全體藏人時刻牢記至尊達賴喇嘛的正確教導,努力把尊者的言教實踐在日常生活中,並呼籲年輕藏人加強學習傳統文化和現代科技知識,為民族大局付出努力和貢獻。

此外,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首任佛法教師格西強巴加措,也就藏人自焚事件評論說,西藏僧俗自焚,完全沒有違反佛教殺生的教義,也沒有與佛法見解相違,更沒有犯戒。因為西藏僧俗自焚的動機與目的,毫無沾染一點個人私利的味道。當他們在自焚就義時,所吶喊出的希望與心聲是:「我們西藏人需要宗教自由!西藏人需要人權!允許尊者達賴喇嘛回西藏!」依這樣情況而言,自焚者的想法是為了佛陀教法,為了護持佛法的正士夫,為了爭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權益,燃燒自己的身體,自願獻出生命。

強巴加措表示,全球藏人以及愛好和平自由的人們皆視自焚藏人為英雄;批評自焚藏人違反佛法教義、違反佛教宗義見解、犯戒者,表示他們實在不瞭解佛陀教義的核心要義,以及不懂當今世界情勢。其它記載在佛經上,為他人利益而捨棄自身之菩薩行的事蹟多得不勝枚舉。

另外我們再看一下這個採訪報導:「從佛教角度來看,自焚等同於自殺嗎?特走訪來自尼泊爾的圖登喜樂格西(Geshe Thubten
Sherab)談有關自焚的議題……」

問:你如何看待目前藏族僧人自焚的問題?

圖登喜樂格西:不僅是藏族僧人,目前許多藏族信眾也開始自焚,這顯示了在西藏的藏人,在面對自身的文化和宗教時感覺到沮喪。

一般人的自殺,是他們對目前的生活感到痛苦,與覺得沒有未來,因此,他們以為自殺就能避免再過這種痛苦的生活,但從佛教的角度來看,如果你還沒有淨化惡業,你目前以自殺擺脫這樣的痛苦,但在未來(下一世)仍需要面對,除非你已經徹底淨化了自己的惡業。

問:佛教戒律不許殺生,你認同自焚等於自殺嗎?或你認為藏族僧人自焚的有其背後意義嗎?

圖登喜樂格西:是,不殺生是佛教戒律之一。我認為若有人自焚是由於無法處理自己的壓力或痛苦,那是等同於一般的自殺。但是,若有人自焚的動機是為了利益更多的眾生,或幫助眾生帶來精神上的靈修機會,其自焚動機沒有以「自我」為中心,是為社會與為受苦眾生帶來好處,這就不等同於自殺。這像是一種犧牲,即使他們知道這樣做的話,下期生命或會墮落到較低的境界,但若能為為眾生帶來好處,他們願意採取這樣的行動,願意承擔,這與一般的自殺不同。

問:當宗教面對打壓,佛教徒應該選擇何種方式來表達,最能體現佛教的精神?

圖登喜樂格西:當然,最好的辦法是通過非暴力的方式。但如果通過非暴力的已超過50年,可是並沒帶來任何太大的改變,一些人會變得沮喪,因此他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他們不願傷害他人的生命,他們選擇燃燒自己來代替傷害他人。他們清楚自身對別人的憤怒可能會傷害他人,因此他們選擇放棄自己的生命,來表達他們的挫折與困境。

問:在一個成熟的政治體制裡,應如何看待宗教的發展?

圖登喜樂格西:一個成熟的政權應該有宗教的自由。每一個宗教的信徒都應該有他們的自由去修學任何宗教的權利,只要它不涉及恐怖行為,沒有利用宗教來分化國家和人民。

問:宗教的基本精神是促進和平與提倡非暴力。作為宗教老師的你,如何處理與面對因外部打壓而導致的內心情緒?如何堅持非暴力於慈悲的理念?

圖登喜樂格西:處理這種情況的唯一途徑只有通過非暴力。憤怒無法克服憤怒,憤怒應以寬容,愛和同情心來克服。正如火不能熄滅火,但它可以用水來熄滅。

所以,如果我們以暴力的方式來對付暴力,只會帶來更大的危害,它只是增加更多的暴力,帶給自己與他人更多的痛苦。通過這種理解,我們應儘量啟動自己內在的力量,努力去放下過於激動的感覺和思想,訓練與培養自己擁有不受干擾和清淨的心。

我們必須培養更多的同情心和慈悲心來面對那些帶給我們痛苦情況的人,因為他們創造這麼多的惡業,他們將會帶給自己更多的苦。我們可以通過慈悲心去面對每一個眾生,即使他們帶來大量的痛苦給我們,去想像他們或是過去世的父母、親人或朋友。有了這種理解,我們將能以慈悲的心來面對他們。

當然,已經發生的事,我們不能改變這種狀況,因此,我們要學習接受它作為惡業的承擔。但與此同時,因為業力可以改變的,因此,我們可以改變未來。所以,我們不應有一直承受惡業的心態,因為業力是可以改變的。

不過,不要因為我們用慈悲心來對待他人,就意味著我們允許他人剝削或虐待我們,它只是意味著我們可擁有不同的回應或以更好的態度與心境來回應。有時或許我們要以強烈的態度來表達自己,或讓他人不要造更多的惡業,重點是我們所採取的任何行動,背後要有慈悲心和同情心,而不是憤怒或負面的情緒。

例如:一位關懷與疼愛孩子的母親,有時候她們要幫助孩子成長,她們會試圖以溫和的方式來教導孩子,當她們的孩子沒有改變,她們就會需要以更堅定更強硬的方式來教導來表達,但行動背後是因為愛和慈悲。

問:藏傳佛教在西藏所面臨的最大困境是什麼?

圖登喜樂格西:他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他們漸漸失去自己的文化、傳統、自己的身分與失去宗教的靈修方式。如果失去了藏傳文化或藏傳佛教,這也是世界的損失,因西藏文化也是世界的遺產之一。藏傳佛教的流失,不僅是西藏的損失,它也是整個大乘佛教和整個世界的巨大損失。

問:如何與執政當局溝通,以取得更大的宗教自由空間,而達到雙贏局面?

圖登喜樂格西:執政當局與代表西藏的雙方在溝通上必需要誠實,要有對彼此的信任和尊重。如果雙方都能做到這一點,將會帶來雙贏的局面。西藏應該要保持自己的文化,身分和他們的精神生活的面貌。漢人或許要學習瞭解西藏人的精神與心理需求。

在看完了上述的報導之後,讀者也許會發現,筆者之所以提出,為什麼需要對藏人自焚是「殺生」還是「捨身」作出正確的判斷。是因為人們往往會在不完全瞭解佛教教義之前,錯誤的先入為主,認為自焚當然就是自殺,而自殺當然也是殺生,因此忽略了在大乘佛法的教義中,對為了捍衛宗教信仰或救護眾生,出於慈悲和利他原因的自殺,是有不同的解釋和戒律上的開許的。因此不能簡單地將藏人自焚,歸類于人們一般意義上所認為的「自殺」。在宗教意義上,一般用「捨身」或「犧牲、殉道」來形容這種情形的。在佛教三藏十二部經律論中,就有許多記載為救度眾生,佛子、菩薩們捨身的故事(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筆者會作專門的介紹)。

筆者並不是拿這些教義和說法來為自焚藏人作辯護,逝者已去,這些連生命都已捨棄的英烈們,是不會在意世界上有一個凡夫俗子來為他們辯護的。筆者專門論述這些自焚藏人「捨生取義」的獻身行為,是基於在佛教的教義和根本精神中,本來就是如此。釋迦世尊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不惟入地獄,且常住地獄,不惟常住地獄,而且莊嚴地獄。」地藏王菩薩說:「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大乘理趣經說:「不怖地獄,不求生天,不為己身而求解脫。」這都是佛教中自我犧牲精神的寫照。當然,近年來發生的藏人連續自焚事件,更有其非常嚴峻的社會現實和歷史背景,對整個事件的評論,已經大大超出宗教範疇內所提出的問題了。由於涉及藏人自焚事件的原因範圍龐大,因此,本文下一部分的重點不在於對整個背景情況做全面的討論,而在於專門介紹大乘佛法中慈悲、佈施、供養、護法、利他、捨身等佛法教義和歷史上相關的真實記載,希望能夠對讀者和公眾全面地解讀藏人自焚的殉道行為提供一些參考和幫助。

而佛教主張的不殺生,主旨在於眾生平等的慈悲精神,一切眾生都有生存的權利和自由,我們自己怕受傷害、畏懼死亡,眾生無不皆然。眾生的類別雖有高低不同,但眾生的生命絕沒有貴賤、尊卑之分,如果人人發揚這種平等、慈悲的精神,我們的世界一定是美好、和諧、和平、互助、互敬、互愛、融洽無間的,將沒有一人會受到故意的傷害。但佛教這個美好的願景,在今天的雪域高原,卻完全淪落為了人間地獄。中共喉舌為刻意掩蓋藏人自焚的背景真相,轉移公眾視線,借佛教不殺生的主張來扭曲自焚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這才是違反佛法因果關係的邪見)。一般社會大眾由於對大乘佛法的戒律並不真正瞭解,故很容易被欺騙和誤導,而佛陀傳法宣教、制定戒律,純粹是基於大悲心來直接或間接的利益眾生、救度眾生的緣故,這才是佛陀所制戒律的究竟密意。這在本文的第三部分(如何解讀佛教「不殺生」的戒律)中,筆者將會專門提出來與各位討論。

由於篇幅的關係,《如何從佛法教義看藏人自焚事件》的第一部分:藏人自焚的實質,是「自殺」還是「捨身」?就談到這裡。第二部分將專門介紹大乘佛法中慈悲、佈施、供養、護法、捨身利他的佛法教義和歷史上相關的真實記載。第三部分將重點討論:如何解讀佛教「不殺生」的戒律?漢地佛教與藏傳佛教在戒律傳承方面的同與異,當代佛教大師們又是怎樣來開示有關戒律中的甚深法義的?第四部分是當代歷史中佛教法師們的「殉道錄」。敬請各位讀者和關注西藏命運的人士批評指正。

潘晴
2012年12月3日
於澳洲悉尼


(注明:本文是筆者「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們自己」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





2012-12-10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