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獻給西藏的雪獅

作者作者:張健




昨日,歸家時已是深夜。網路上最新一起藏人自焚的慘烈報導,已經九十多人了,令我仿佛是受了重創之後陷入深深的沉思,只覺的頭腦如撕裂般的疼痛,心裡知道,今夜是無法入眠了。直覺提醒著我,一定要做些什麼,無論如何,悲劇再也不能延續下去了:

我的西藏朋友,在這艱難的時刻,我不知道如何來安慰你,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和你說些什麼,其實也是想向所有的藏人朋友們說些什麼。但心裡很亂,一時不知從何說起,這時,我想到了力雄和唯色。這是兩位我心裡所敬重的朋友,也許我的回信應該從他們的呼籲說起----「不能再這麼自焚下去啊!」

看見那自焚的場面,我只有想起一句話,不自由毋寧死.我從未去過西藏,無法體味一個民族被壓迫到什麼地步,才會爆裂出這樣的雪白和血紅.雪白的是雪域高原純潔皚皚白雪,血紅的是渴望自由的生命在火紅的火焰中鮮豔的顏色.

前一段,一個剛從西藏回來漢族的朋友對我說,他去了西藏,氣氛很緊張.他自己因為長的比較漆黑,一下火車就被警查誤以為是藏人,看著他行色匆匆的樣子,員警要求對他進行檢查.他遲疑一下,結果就被按倒在地,被強行搜查.當看見他是法國國籍證件,立刻微笑的向他道歉.

我的朋友有進入西藏腹地,採訪和瞭解許多藏人,他發覺藏人現在和中共政府的矛盾已經擴大到嚴重的民族對立,甚至是仇恨.

中共慣用的簡單粗暴的方式,一貫如此.似乎最初總是奏效,最後無非更加遞增民族的阻隔.在雪山加霜,在傷口撒鹽.

一個去過西藏多次曾是法國外交官的朋友說,西藏人是狼,天生的自由無拘束的狼,而中國政府妄圖將狼馴化成狗.如此下去,自由的狼無法適應圈養的狗的侮辱,無論提供的環境多麼優越,他們一定會死去的.

於是我看見這些自焚的西藏勇士,儘管我知道他們一次次飛蛾撲火精神,會感動和教化他的同胞,對於絕大多數麻木的漢人,以及仁慈善良過度的歐洲公民,直接衝擊他們最用就不夠大.前者如行屍走肉習慣麻木不仁,後者已經見不得血,而對於歐美利益集團和中共專制利益集團來說,巨大的國家利益和集團利益,和西藏的死亡不成正比,所以他們睜眼閉眼.玩貓頭鷹的方式.

歷史上許多信仰者都有捍衛信仰和尊嚴自焚的事情,一九八九六四的時候也發生過學生自焚,但是未遂.這種赴死的精神,我有體會,因為我做過,只不過我幸運的從槍林彈雨活下來.

不要以為走向死亡是一件衝動或者別煽動的事情.除了一些激情的殺人,對於那些決定殺身成仁者,捨生赴死者,他們是經過冷靜思考,且是有長期的德行修煉,或者修養操行的.中國自古就有士者流血五步,寧願燒死在當陽山上也要保持氣節.中華民族已經少有的血性和德行在這些西藏烈士們身上淋漓盡致展現.

當漢族人的孩子被凍死在垃圾箱裡,當漢族的孩子被砸死豆腐渣的學校裡,當漢族人的孩子慘死在動車上,當漢族孩子死在毒奶粉裡面,當漢族人的父母被強制勞教,別城管毆打,被貪官訛詐------我們漢族老百姓不是也只有選擇自殺或者他殺嗎.

所以我不想勸或者聲明誰去死或者去活,去犧牲後者去苟活.對於無法體會不自由毋寧死的人,無法體會生不如死的人的人,對於不知道人可以為尊嚴而犧牲的人,他們是無法理解死亡的真正意義的.亂說一句都是對犧牲者的褻瀆.

我感歎這個民族,這麼多人的死去,就是為了那位達賴尊者的歸回.

一位17歲的尼姑桑傑卓瑪生前留下部分遺言,表達了對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無比期待。「她在遺言中寫道,‘白色雪獅愛子,雪域男兒女兒,雪山所有勇士,勿忘自是藏人。’她的另一個稱為《返回》的遺言中寫道,‘藏人們朝上看,朝向空曠藍天看,請獻聖潔哈達,我的上師回來了。藏人們朝上看,朝著雪峰山頂看,雪山獅子回來了……’而在另一份遺言中,她寫道,‘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釋放班禪喇嘛,為西藏迎來幸福的陽光。’」

藏人的苦難早已為這個世界上許多人所見證,其實許多中國人(漢人)中對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但在謊言彌漫的中國、在北京,那裡卻是一個鮮有人敢於公開站出來作見證的地方,人心早已被暴政下的黑暗所籠罩,被物欲中的放縱所迷醉。但唯色和王力雄卻勇敢地站了出來,針對藏人連續自焚的慘烈事件,以悲憫的情懷發出了呼籲:「不能再這麼自焚下去啊!」

在唯色的博客上,我看到了王力雄的立場。唯色告訴我們:他很難過,良久才說:「不能再這麼自焚下去啊!」他說必須要做點什麼,不能光這麼聽著一個接一個噩耗傳來。在這樣的時候,理性的聲音很重要。無論是來自藏人自己的,還是來自漢人或者其它人的聲音,理性的聲音需要廣為人知,關於方法的討論迫在眉睫。顯然,我們的寫作和討論不及燃燒藏人的火焰更為迅捷。唯色接著寫道:「走出困境,方向在哪裡?」

王力雄在《除了自焚,還能做什麼?》的文章中認為,藏人自焚不會得到中國政府的讓步,因為專制政權的本質決定了它是不會被苦難打動的。這是以往西藏的非暴力抗爭陷入困境的必然性所在。他寫道:

----從不以暴力攻擊他人的角度,自焚者敢於如此獻身,卻只要自己犧牲,可以說達到了非暴力精神的頂點。但自焚仍然是一種暴力,且是高度暴力,只是施加的物件是自我。施暴於自我,除了是出於絕望的抗議或對尊嚴孤注一擲的捍衛,若有對實效的企望,就如甘地所說:

「通過我們所受的深重苦難,可以影響政府;」或馬丁.路德.金所說:「我們將以自己忍受苦難的能力,來較量你們製造苦難的能力......耗盡你們的仇恨......喚醒你們的良知。」

----這種企望的實現,前提是需要存在良知。專制政權的機器只有剛性結構、冷酷邏輯,以及官僚利益。當年幾千孩子在天安門廣場瀕臨死亡的絕食,有誰看到過它的良知?以往非暴力抗爭的局限就在此----結局不是取決抗爭一方,而是政權。抗爭方只能起壓力作用,權力不讓步就不會有進展,因此目前的西藏落入困境是必然。

那麼怎麼辦呢?王力雄寫道:走出困境,方向在哪裡?我覺得是目前首要回答的。沒有方向就只能盲目。哪怕是自焚的壯烈獻身,也讓人感覺更多是絕望。而各方面面對自焚,除了情緒動盪,也是就事論事的茫然。

----說自焚者有勇氣沒有智慧,是不公平。智慧不是苟且偷生的技巧,是能夠帶領西藏走出困境的高瞻遠矚。那不是普通民眾應該和能夠承擔的。而把已退出政治的達賴喇嘛當作一切智慧的來源,則是不負責。達賴喇嘛確定了非暴力原則和中間路線,如何實現應該是政治家們拿出智慧。

----目前還看不到這種智慧。中國方面只有一手鈔票一手屠刀;西藏方面----假如流亡政府是代表的話,也看不出除了發表聲明,還知道該做什麼。請告訴勇敢的藏人,他們可以做什麼。知道了應該和能夠做什麼,他們就會活下去,而不是用慘烈自焚僅換來媒體的短暫一瞥。

王力雄認為藏人不能再自焚,倒不是像有些爭論著重於自焚是否符合佛教觀點,或者自焚者是否具備智慧,或者對於中國而言,是怕活著的藏人還是更怕自焚殉身的亡者。

王力雄說:
----我絕對尊重自焚的藏人。雖然每個自焚者各自想像的目標不一定現實或能達到,但無論他們有無明確意識,他們綜合產生的作用,在於鼓舞了一個民族的勇氣。

----勇氣是一種寶貴資源,尤其對實體資源處下風的一方,勇氣往往成為以弱勝強的關鍵。自焚需要最大的勇氣。十六位境內藏人驚天地泣鬼神的勇氣,隨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自焚達到頂點。從鼓舞民族勇氣的角度,我認為至此已達成。

----現在問題變成,應當用如此寶貴的勇氣資源做什麼?繼續自焚,把勇氣用火燒掉,我以為從現在開始,已經變成浪費,烈士所鼓舞的勇氣,應該用於產生實效,才是先驅者的希望,也才是他們犧牲的價值所在。

我的西藏朋友,為什麼我引用了這麼多王力雄的觀點,來回答你和許多的藏人朋友們,這是基於我對力雄的瞭解和信任。因為我們都知道,西藏民族所經歷的深重苦難,對於被專制毒害已久的中國人(漢人)來說,這只是一部份外族人的苦難。很少有人對這場苦難的持續性,以及對西藏民族的宗教信仰、傳統文化的禍害之深遠、之深重有清醒地認識。而王力雄卻是一個異數。他幾乎是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去譜寫一個中國人(漢人)對藏民族的深切關懷!

面對藏人連續自焚的慘烈震撼!我不願意去懷疑大多數國人生命深處對蒙難者可能保有的同情。但我們還是看到,為數不少的國人是麻木的,也許他們在暗自慶倖---自己不是這場慘烈人禍的受害人。但令人憤慨的是,也有那麼一些人,卻公然地站在暴政一邊,對苦難的西藏民族發出了嗜血的叫囂,令人汗顏和齒冷。豈不知,當我們見證了他人的死亡和苦難後,還能有這樣的慶倖和冷血時,我們也就同時見證了自己作為人的靈魂的死亡。

如今的中國,物欲橫流,道德淪喪。許多人唯一的意識是只管發財而不管其它。大多數人的理性被官方所刻意歪曲、模糊的宣傳所欺騙。由此而見,暴政雖然可怕,但更可怕是大多數國人居然能夠接受這種暴政的合理性。當人們都把這種公開反人類理性、反人類良知的暴虐統治,接受為一個社會的正常秩序時。所有的人,也就當然成了這種可怕世界黑暗籠罩下的一部份了。而統治者的圖謀,不僅僅是為了讓人們領教一番做奴才般的至癲輕狂和醉生夢死。它以這種邏輯,再明確不過地告訴世界,殺戮和暴虐有理,血腥和黑暗的統治仍將繼續。

今天,在這個好像與「我們無干」的群體涉難之際,唯色和王立雄的呼籲是基於悲憫的情懷和理性的思考的。人們完全有必要開始變得警醒起來,這不僅僅因為是自焚藏人的慘烈與悲壯!更因為無論是藏人還是漢人,我們同是人類中的一員。面對在中共暴政下此起彼伏的反抗,中國人並沒有懷疑這是他們的正確選擇。但不同的是,國人可以理解楊佳的抗暴,卻不能理解藏人的自焚。我不禁要問:難道我們的思維,無論如何也無法超越中國式的大一統觀念?難道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擺脫漢人的局限,以藏人的視野,設身處地凝望一次,這令千古歷史也為之顫抖的慘烈悲情?

我個人認為,沉默、冷漠、麻木其實是人性逐步喪失的反映,無視藏人的生命苦難,是中共極力希望達到的意圖,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能讓這些為了西藏自由而獻身的藏人,無聲無息地消失。我們每個人,都有表達敬仰和悼念的權力,尤其是,把自焚者的遺願,轉變為現實中行動的動力。向邪惡的中共政權施壓,使之結束這種慘不忍睹的西藏現狀,使藏人獲得應有的自由,這才是真正的減少犧牲的方法。

幾十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離我們而去了,世界依然那樣冷漠。但人們不會忘記,這些為了真理和自由捨生取義的生命,已化為熊熊不熄的生命火炬,照亮了我們前行的道路,為了人類生命的尊嚴,為了烈士們為之獻身的理想早日實現,我們必須竭誠盡智地去做努力地抗爭!

親愛的藏人朋友們:活著就是力量!就是希望!就是對死難者最好的紀念!覺醒了的有正義感的漢人一定會和西藏兄弟姐妹們站在一起,直到永遠。願藏人朋友們珍惜生命,堅強的活著,共同用行動去結束中共獨裁專制統治。徹底結束暴政對藏民族的殘害和毀滅。願神靈保佑西藏,讓自由的春天早日降臨雪域高原。

親愛的藏人朋友們:請接受我再次的懇求:請珍惜生命,只有堅強活著,才能持續抗爭,直到陽光普照的一天。

自由無涯,珍惜生命,堅強活著,才有希望!

自從普羅米修士將火種帶給人間之後,象徵著光明與希望的火種,就始終是人類追求自由的象徵。雖然時間的遷流可以改變和抹殺世間的許多事物,但在人性深部點燃的火焰是不會熄滅的。它只是燃燒,再燃燒,一次又一次地從壓迫中升騰起來,在黑暗和深寒中顯示出生命的意義。

而今天,在雪域高原,九十多位西藏人用他們的血肉之軀點燃了追求自由的聖火!用生與死的震撼告訴了世界:佛教聖地西藏——這個雪域高原的古老文明,人們心中的香格里拉,世界上最後一塊淨土。在中共強權的奴役和摧殘下,正在迅速地走向毀滅------。

有一天,在唯色的博客上看到了一段藏僧自焚的錄影,我邊看心裡邊在顫抖。

從火焰燃起的那一刻,到絳紅色的袈裟被團團火焰撕裂後的隨風飛舞,這位僧人發出淒厲的、高亢的呼喊,由於是藏語,我無法聽懂他在喊些什麼?但他在火中燃燒的身軀仍頑強地挺立著,並艱難地移動著腳步,直到被烈火無情地吞沒,那持續地呼喊才隨著火焰化為虛空------。鏡頭在自焚者倒下時嘎然結束!唯色 用中文在視頻的下面打出了解說:自焚的僧人呼喊的是:「讓達賴喇嘛回家,讓西藏自由!」

這段慘烈的畫面久久的定格在我的腦海中,無法揮去。除了視頻本身的震撼,無疑對我的心靈產生了強烈地撞擊!人活著是為什麼?如何去看待死亡?特別是一個人自願用付出生命的代價,去呼喚一種心靈的希望,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一個個巨大的問號和自焚的畫面一起交織在我的思維中------。

在目睹了生與死的震撼之後!對我來說,繼之而來的是靈與肉的拷問!宗教?信仰?為追求精神解脫超越肉身痛苦的勇氣?為拯救西藏民族自願付出的犧牲?為佛 門眾生利他教義所發的大慈悲供養?這些似乎都言之成理,但仍然無法使我的內心得到清晰地答案。我們所有的人都是血肉之軀,一般意義上,人性的相同處則是 趨生避死。戰勝死亡的恐懼一定有超越人性局限的力量在起作用!我的思考由此展開。

苦難——西藏民族獨特的魅力在於:他們關愛生命、敬畏自然、淡薄物欲、崇尚心靈滿足。佛教對來世的終極關懷,構成了這個民族獨特的信仰和生存方式。如果不是半個世紀前,中共軍隊入侵西藏,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這種獨特的文明和生存方式,也許會成為今天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上,挽救人類日益墮落生活方式的一劑良藥。藏民族的苦難根本在於:強權統治者無所不在的意識形態控制,而藏民族絕不可能放棄自己視為生命的信仰。只要這兩者糾纏在同一塊土地上,衝突就不 可能避免。硬要採用強權和暴力來維繫這種關係,只能導致仇恨、反抗、鎮壓、虐殺的可悲輪回,把純潔、美麗的雪域高原變成充滿暴虐、遍佈血污的人間地獄。

不幸——藏民族所處的不幸在於:藏人即無力承受這種苦難延續下去,又無力從中擺脫出來。對一個民族來說,這是一種極為深層次的悲哀和屈辱!而相對於實施殖民統治的那樣一個龐然大物,藏民族卻顯得那麼弱小和無助。在國際社會曖昧的利益選擇中,西藏無疑成了國際地緣政治和強權交易之間的犧牲品。而人類歷史 不斷證明了:無需很長的時間,在殖民統治下,一個弱小民族的宗教、文化、信仰即會消亡。時間延續的越長,這種不幸的程度則會越深。

尊嚴——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心理需要,每一個人都無法忍受被剝奪了尊嚴時的那種內心感覺。古人曰:士可殺,不可辱!講的即是這種精神!為捍衛人的尊嚴, 付出生命在所不惜!古今中外不乏先例,藏人當然不會例外。延伸到一個民族,捍衛一個民族的尊嚴更可能昇華為一種崇高的感情。更何況,在如今的西藏,被暴力完全籠罩著的那種奴役,那種令人窒息的精神文化控制,那種對一個宗教民族的褻瀆和淩辱。

宗教——宗教的內涵是信仰,是有關生與死的終極關懷,是對生命萬物認知的一種宇宙觀。是有關世界法則的各種言說。也是確立人生道德價值觀的重要基礎。為捍衛宗教信仰而付出生命,在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特別是,宗教似乎總是伴隨著人類的苦難——兩千年前,耶穌基督為人類的救贖在十字架上受難,使徒們不畏艱險傳播福音所付出的生命代價,這才使世界上出現了延續2000年的基督教文明。

信仰——重負與神恩,這種用生命來捍衛的精神願力是如此的沉重,又是如此的崇高。對於任何一個生命來說,臨終都是那至高無上的、不可抗拒的黑暗之夜的來臨。只有在自由抉擇生命的死亡時,靈性才能夠穿越黑暗通往那永恆的光明,這是宗教意義上所形容的彼岸。這是完全地放下了自我,讓神的恩典進入靈魂的時刻。這是一個純淨的靈魂,一個徹底放下了人間各種欲望和對「我」的執著心念時,才能作出的抉擇。在這個意義上,佛教信仰確實是解讀這種悲壯行為的鑰匙。

因此,我開始理解了這些基於信仰和自由而自焚藏人。正是他們以生命為代價,點燃了許多人內心的良心火種。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月,卻照亮了整個世界。儘管 這些耀動的火焰不斷地被暴政所撲滅。但卻在整個世界開始燃燒。它說明人類的良知、智慧和勇氣,是因集體的記憶而存在和得以延續的。在這裡,勇敢是歷史的引擎,是它以明確的方向和強大的精神動力,不斷地將追求自由的火焰燃起,從而推動著一個民族,乃至整個人類走向進步的未來。

夜幕下被點燃的每一個英靈
亮了雪原滄桑的面頰
滴血的心在顫抖
必將連成萬心一環的長城
不熟悉菩薩行為的人們在嘀咕
不懂得利他精神者又在迷茫
為何不食人間煙火者在微笑?
因為殉道者撕破了鐵鍊的夜幕
點燃了金色革命的靈魂
把准了自由之神的脈搏
五十年如一日
英雄們在前仆後繼
托起來了即將斷氣的吐蕃
回來吧!迷失的族群
路在每一個人的腳下延伸
伸向你那猶豫不決的心坎
千年贊普的精神在抖擻
每一個英靈遺留的火光之中

您用生命
點燃了金色的火焰
您用鮮血
揭開了地獄的面紗
您的焚身
如閃電照亮了世界
您的精神
重現了生命之永恆

您為一種信仰
捨生取義
您為一個民族
殺身成仁
您為追尋自由
出生入死
您為尊者回家
死而後已

面對死亡
您如遊子之回家
面對死亡
您如囚犯之釋放
面對死亡
您像落葉之歸根
面對死亡
您似空山之明月

面對死亡
您將生命延伸到未來
面對死亡
您已匯入自性的永恆

您已參透生死
用生命成就了死亡
您已看破無常
用死亡喚醒了新生

您死在一時
在人生有限的旅途
您活在千古
創造出不朽的未來

您慈悲喜舍
守望著
雪山數千年許下的諾言
您悲壯獻身
震撼了
世界已荒蕪的良知與視線

您已堅強勇敢地
完成了這一段人生的旅程
令世人感動與迴響
您已告別了
強權的壓迫
您的靈魂
在佛光的照耀下
自由更自在
祝福您
下一段的旅程
更光明
更快樂


_(博訊記者:巴黎動態)





2012-12-0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