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作者作者:盛雪




當接連有五十多位(到2012年9月18日)藏人為了尊嚴、信仰、自由,呼喚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不得不用人類行為中最慘痛,而又最不傷害他人的方式,燃燒自己的生命,向這個世界發出最後的呼喊的時候,中共暴虐指責,並加緊迫害;而整個世界無言以對,無計可施。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就這樣任由一個個僧人、尼姑、學生、牧民、農人等藏民燃燒生命,點亮一處處的火光,然後一次次歸於沉寂。美國一邊在經濟泥潭中艱難地跋涉,在中東武裝衝突的爆炸聲中狼狽地穿行,一邊仰賴中國的萬億元美金外匯儲備幫助救市;歐洲的領袖們一遍遍聚龍在會議桌前,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絞盡腦汁,期待中國購買歐債,協助度過難關;而東亞的和平穩定,受制於金家專制王朝一個接班憤青的情商指數;南亞幾個國家在中共強大的經濟壓力之下,也越來越審時度勢,盡量迎合中共的趣味;非洲離西藏無論是地理距離還是焦點距離都是遙遠的,而且貧困和疾病始終都讓其自顧不暇。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當有一位、兩位、三位藏人自焚的消息傳出時,世人為之震撼。當有十幾位、二十幾位藏人接連自焚的消息傳出時,媒體廣為關注。今天,當有超過五十位藏人自焚時,世界已經沒有了迴響。人類文明在藏人自焚火焰的逼視下,受著前所未有拷問。

自去年以來,雖然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捷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波蘭、南非、美國及歐盟的議會都先後表達了對西藏局勢的關切。然而,卻沒有任何具體可行的措施,甚至迄今未能促成聯合國派出真相調查團。

西藏流亡政府於8月30日發表聲明說,儘管流亡政府呼籲藏人不要採取激烈行動,但是到目前為止至少51個藏人為抗議中國政府的壓迫政策而自焚。

自焚抗爭曾啟動世事變幻
1963年6月11日,大乘佛教僧人釋廣德為了抗議南越吳廷琰政府的迫害佛教徒政策,在市中心引火自焚。他的自焚引起舉世震撼,導致美國對越南政策的調整,也導致了南越政權的更替。

1969年1月16日,學生楊帕拉(Jan Palach)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自焚,抗議蘇聯在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他的殉難鼓舞了人民反抗暴政的勇氣和信心。捷克斯洛伐克於1989年11月爆發天鵝絨革命,共產政權倒臺。其後,人們為楊帕拉在瓦茨拉夫廣場樹立了雕像。

1989年4月7日,43歲的臺灣政論家、政治異議人士鄭南榕,為抵抗國民黨當局對言論自由和獨立訴求的壓制,拒捕自焚。這一事件促成台灣於1992年廢除刑法一百條。鄭南榕被泛綠人士尊稱為「臺灣建國烈士」。2012年,臺南市宣佈四月七日為「言論自由日」,臺北市也將鄭南榕的自焚現場命名為「自由巷」,以紀念鄭南榕的自焚殉難精神。

2010年, 26歲的突尼斯年輕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失業被迫當無照小販,遭受執法人員的濫用暴力,於是自焚抗議。自焚事件引發民眾示威,繼而席捲全國,揭開了茉莉花革命,拉開了阿拉伯之春的序幕。

從2009年3月藏曆新年的第三天,格爾登寺的24歲僧人紮白自焚,到筆者寫這篇文章,已經有五十一位藏人自焚。當一位又一位藏人自焚的消息傳出時,當自焚藏人的照片一張張疊加在一起時,中共倒打一耙,加緊鎮壓;世界無比尷尬,裝聾作啞。

凸顯權力和暴力的中共對藏政策
中共是靠暴力和謊言起家的政權,其階級鬥爭和人人為敵的意識形態與藏民族信奉的藏傳佛教無法兼容,只會全面衝突。中共政權對西藏實施的五十多年統治期間,造成無數人間悲劇。凡是經過中國六十多年政治迫害和階級鬥爭的人,對此都應不難理解。中共政權對藏人還加上一層濃重的民族迫害。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淪為奴隸。藏人的宗教信仰、語言文化、人身自由、各項權利無不受到侵害。中國政府的對藏高壓政策長期以來一直受到各方的譴責,但是中共方面不但不進行良性調整,反而一再加大鎮壓力度。

2008年以來,藏區形勢持續嚴峻,中共採取用武力強權和精神暴虐手段對付藏民。例如,為了防止四川、甘肅和西藏等藏區的抗議事件進一步升級,中國政府在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加大了對這些地區的封鎖力度。中國政府向藏區派駐大量軍警,對當地進行軍事管制,警方先後三次在四川甘孜州和阿壩州開槍,造成至少六名抗議者喪生,幾十人受傷。

中共不准藏人懸掛和保存他們愛戴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照片。時常有人因為保存了達賴喇嘛的照片而遭受迫害。而今年初,中共將無神論魔頭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四人的巨幅照片懸掛在了藏區的所有公共場所,甚至農莊村落;不僅如此,中共強迫藏傳佛教寺廟懸掛四人的巨幅照片,同時強行送進寺廟的還有國旗、《人民日報》等。這就相當於迫使猶太人在自己的寺廟裡懸掛希特勒的照片,這是政治壓迫,是權力的暴力逼迫,更是對其宗教信仰的直接羞辱、挑釁和蔑視。

再試想一下,當每天的第一道曙光將一個僧人喚醒的時候,他首先看到的不是深邃的天空,不是潔白的雲影,不是佛陀的聖像,而是一面代表中共政權的血旗,升起在寺院的中央。他晨起不能誦經,而是被強逼看報,而且是充滿無神論謊言的報紙。信仰對於信仰者來說,甚於生命。當一個人的信仰遭此對待,當他面對的是一個政權,一個剝奪他們所有權利和不准他們發出任何聲息的國家機器,他們除了放棄自己的生命,以自焚抗爭,還能做什麼?

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智慧之路
針對西藏和中國的現實,達賴喇嘛近年來進一步推動三十多年前就確立的中間道路。西藏既不接受目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處的地位或狀態,也不尋求主權獨立地位,而是取中間路線,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範圍內尋求整個西藏三區施行名副其實的自主自治。中間道路是放棄極端的立場,從而保證有關各方必要的利益。

對西藏而言,中間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與民族特性之保護、延續與發展;對於中方,中間道路可以維持中國現有版圖的完整統一和安全;而對其他鄰國或第三國而言,中間道路促使邊界的安全與和平,有利於推進國際外交活動。這是一個理性、務實、周全並充滿政治智慧的考量。然而,中共政權不懂得文明和理性,只懂得權力和暴力。中方對談判沒有任何誠意,並一再歪曲汙衊達賴喇嘛對於實踐中間道路的誠意和努力。中共對中國境內完全遮罩屏蔽了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一貫用低劣的語言去謾罵、攻擊、妖魔化達賴喇嘛。在華人中造成達賴喇嘛搞「藏獨」的印象,利用「愛國」情節,挑撥起華人對達賴喇嘛的誤解和仇恨。

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些海外民運的有識之士就已經開始了漢藏關係溝通,也有華人學者就西藏議題發表不少文章。但普通華人,特別是大陸華人對於西藏議題仍然是噤若寒蟬,不敢觸碰。

2008年3月拉薩事件之後,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進一步意識到,由於中共常年的洗腦教育和歪曲誤導,許多華人對西藏懷有極大的誤解甚至敵意。達賴喇嘛尊者自此想方設法跟普通華人民眾進行更多的接觸。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會盡量抽時間和當地的華人會面。在世界各地的民運人士在這方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他們在各地舉辦了許多漢藏論壇,讓華人有機會和達賴喇嘛尊者見面交流。這極大的提高了華人對西藏問題的興趣,也極大的擴展了華人對西藏問題的視野。越來越多的華人瞭解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思想,也理解了藏人的獨立自由訴求。

我始終相信,西藏問題只有在中國民主化到來的時候,才有可能以公平合理的方式、以民主理性的方式解決。首先,中共政權可以為了權力出賣領土和主權,卻不會容忍人民為了自由而尋求獨立或自治。而西藏在中共治下五十多年,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實力單方面宣佈獨立的可能性。其次,在民主體制下,即便通過民主程序西藏仍無法實現獨立,但是,藏人的基本人權、自由、宗教信仰、語言文化一定會得到保障。西藏地區仍然可以通過自主自治乃至主張獨立的訴求獲取更多的獨特權利。就像今天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一樣。

何況,在未來的民主體制下,是否絕大多數藏人要求獨立還是個未知數。而那時,世界格局已經有了新的變化,人類對於國家領土疆界,已經有了新的思維。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其實正是一個包含極大智慧的選擇。

反「藏獨」是中共統治的利益產業
為了維持獨裁制度的生存和發展,為了更好的控制人民的行為和思想,中共需要「敵人」。沒有敵人也一定要創造出「敵人」來。它需要不斷地綁架大多數人跟它一起去打擊「敵人」,使大多數人成為它的共犯。於是「藏獨」就不得不成為一個顯要的敵人而存在。

在中共統治體系下, 「反藏獨」早已形成一個龐大繁複的利益產業鏈。從中央的特殊權力決策機制,到統戰、宣傳、安全、軍事力量、警備力量、各級黨政商管理系統,以及近年來急劇增長的維穩需求,這個產業鏈上供養著數百萬人,他們要靠反「藏獨」事業而生存。如果沒有了「藏獨」勢力的存在,這個產業鏈就會斷裂,寄生蟲們就會從產業鏈上掉下來。所以這些人最希望達賴喇嘛搞「藏獨」,最希望流亡政府強硬,最希望海外藏人社區激進。「藏獨」勢力猖獗,他們才有機會升官發財;「藏獨」勢力不斷活動,他們才可以從國庫中攫取無盡的資源。他們最怕達賴喇嘛不搞藏獨,他們一定要想盡辦法激化矛盾,以便為反藏獨爭取權力和金錢。

所以,雖然達賴喇嘛一直強調要走不尋求獨立的中間道路,但是中共反藏獨的龐大勢力,一定要給他戴頂搞藏獨的帽子。

有媒體報導說,中國2012年財政預算中,維穩費用逾7000億,再次超過軍費開支。人們可以想見,這筆巨額維穩費用中,應有不少是用在西藏維穩的。今年以來,中共接連出臺了一系列西藏維穩政策,包括除了進一步嚴控寺廟,在大專院校,甚至中小學進行維穩。反藏獨產業鏈只會越來越龐大繁複,中共對藏政策會越來越嚴酷周全,花樣翻新。

中共的反藏獨產業鏈也伸展到了海外。海外擁共華人利用在反藏獨事件中和中共配合、賣力表演以獲取政治經濟利益。2008年3月29日和4月13日,有一位網名叫「黑白色」的留學生,出面組織了在加拿大多倫多和渥太華舉行的大型反藏獨示威活動,表現搶眼。隨後,他回國要求中央領導接見,當局考慮到這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還沒有經受過足夠的考驗,因而只是安排了僑辦副主任出面應付了事。

中共的反藏獨產業鏈模式,也同樣適用於中共的反「疆獨」、反「蒙獨」,以及它對付民運、法輪功等方面。中共在這些領域都生成了巨大的利益產業鏈。這是中共這個特殊的權力體系中特有的利益鏈條。

華人糾結的歷史誤區
今年4月27日至30日,第六屆國際議員西藏大會和西藏行政中央駐外代表大會,先後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行,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同時到訪渥太華。加拿大「北京協會」和「加中友好協會」等多倫多華人社團帶領約兩百名華人向到訪的達賴喇嘛及藏人活動抗議示威。

當我在4月28日走近在這些抗議示威的華人人群時,看到一些人舉著的牌子上寫著:「西藏自從元朝(1271AD-1368AD)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早於美國和加拿大建國。」

我當時在想,他們現在不再好意思說西藏自唐朝就是中國領土了,估計是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在文成公主嫁到西藏之前,尼泊爾公主已經嫁給西藏松贊乾布。而當時,唐朝將文成公主嫁給西藏松贊乾布王,不但不能顯示西藏自那時起就是中國領土,事實正說明,唐王朝不得不靠嫁女兒,來與吐蕃搞好兩國關係。可是,這些中國人舉著聲稱西藏從元朝起就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標語牌,展示卻是他們的恥辱與無知。

所謂的「元朝」,是蒙古帝國中最大的汗國,漢人政權被蒙古人滅掉後,國土併入蒙古帝國中的一個最大的分封地。那時漢人是比藏人地位更低的被奴役者。蒙古人建立的帝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歸入自己的歷史,前後順延,稱為元朝。漢人所說的元朝在蒙古文中是:Dai Ön Yeqe Mongɣul Ulus,直接翻譯成中文是:大元大蒙古國。

一二○六年元太祖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諸部,於漠北斡難河(今鄂嫩河)建立大蒙古國。蒙古國於一二二七年攻滅西夏,也就是今天寧夏、甘肅、青海、內蒙古及陝西北部。又於一二三四年攻滅金朝,佔領整個華北地區。一二四○年間,藏人政權領地吐蕃被歸入蒙古人勢力範圍,西藏的宗教領袖與蒙古君主之間形成了佈施關係。一二七一年忽必烈改國號為大元大蒙古國。一二七六年,蒙古人滅了漢人政權南宋,佔領中原及南方領土。也就是說,當蒙古帝國降伏吐蕃(現在的西藏)時,還沒有元朝。到了元朝以後,藏人仍然是自治的藩屬國,而漢人成了亡國奴,處境遠比藏人更羞辱。漢、藏都是蒙古帝國的戰利品,以元朝來證明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任何邏輯。

西元十三世紀前後的大蒙古國,先後佔領及征服了西達東歐、黑海與伊拉克地區,北達貝加爾湖,東達日本海與高麗,南達原漢人政權南宋的所轄領土,後來還收編了東南亞諸國為藩屬國。說西藏自元朝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如說中國和西藏都是蒙古的一部分更合情合理。即便都是被佔領後的國民,在大元蒙古國,藏人也比漢人地位高。大元大蒙古國主張蒙古至上主義,設立了蒙古人、色目人、漢人、南人四個等級制度。其中,第三等級「漢人」,是指金朝統治下的漢人;第四等級「南人」,是指南宋統治下的漢人。

蒙古政權劃分的第二等級「色目人」,是中亞、西亞、歐洲民族的統稱,包括吐蕃人(藏人)、阿拉伯人、粟特人、黨項人、伊朗人、猶太人、亞述人、突厥人、俄國人等。所以,在蒙古大元國的社會階層中,包括藏人在內的約三十多種「色目人」的地位,都在漢人之上。

大元蒙古政權對中華文化也有許多限制政策,但是,蒙古人非常青睞西亞文化與文明,提倡藏傳佛教,大量重用色目人。從隋朝開始的科舉制度在元帝國被長期廢止,使得漢人崇尚的儒、士、賢、達的社會地位急劇下降,中原傳統社會秩序基本崩潰。

在中國各朝各代歷史時期,西藏與漢人有關係的朝代主要是唐朝,但是屬於長期軍事衝突狀態,藏人還一度佔領過長安。後來藏人在元朝和清朝因為宗教的原因,作為「帝師」而與中原的統治者有了更密切的關係,但這兩個朝代一個是漢人被蒙古人統治,一個是漢人被滿清統治。

華人在西藏議題上扭曲的迷思
今天在中共暴政愚民政策灌輸下的漢人,就是在這樣糾結的歷史誤區中被政權役使而不自知。

得知有親共社團鼓動華人到渥太華向到訪的達賴喇嘛尊者示威後,我和朋友草擬了一份公開信:「暴政有期,大愛無疆──致向達賴喇嘛抗議的華人」。公開信介紹和分析了西藏的現狀和華人的非理性表現。最後說:「如果你真心希望中國統一,請把加國的經驗帶回去,呼籲地方自治、多元文化、對話和解、寬容平等,為少數民族爭取保護語言、信仰、民族文化傳統的自由與權利。」

當時我帶著一百份公開信走到示威隊伍人群前,也想順便提醒他們有關元朝和中原政權關係的基本常識。但是他們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而是非常憤怒、激動地一齊大聲指責我,還夾雜著汙言穢語。示威活動的組織者甚至不准許人們接受我的公開信,他們並叫來了皇家騎警,將我帶離。

任何政權都有其演變歷史,一個權力控制範圍的土地佔有和丟失也千變萬化。漢人政權的更迭演變更加錯綜複雜,漢人政權的土地佔有範圍和疆界移位幅度很大。事實上,不管歷史如何演化,今天,自由、民主、人權、法制等普世價值已經成為民主社會的常識。達賴喇嘛尊者在為藏人不斷爭取基本信仰自由和生存權利的同時,更在世界各地宣講慈悲、尊重、寬容、平等、樂觀、友善等價值觀念對人類的意義,對整個人類社會起到了振聾發聵的作用。達賴喇嘛成為跨越信仰、文化、地域、種族等界限,受到全世界敬仰的領袖。

海外華人的分裂人格和行為
當約四千多萬華人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享有自由、民主、平等、尊嚴,在民主制度和憲法的保護下,不再受任何歧視的時代;藏人在他們自己的土地和家園,卻受著專制暴政的奴役和殘害。

在許多場合強調,那些身在民主國家卻口口聲聲要捍衛祖國統一,贊同中共當局剝奪藏人爭取自由、獨立權利,甚至贊同中共當局剝奪他們要求高度自治權利的華人,他們希望中共的勢力龐大,中國的疆界廣大,他們要用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以及所有被中共暴政役使的人的苦難,來提高他們作為大中華勢力的地位,來提升他們依靠的政權影響力,來增加他們在海外向這個政權獻媚的機會,讓自己從中獲取一種作為豪門大戶子嗣,甚至奴才的自豪感。

中國人頭腦中有關「主權」、「領土」、「疆界」、「國家」、「統一」這些詞彙的含義非常畸變矛盾。

這些華人極大限度的容忍和配合中共暴政對人們自由、信仰、尊嚴的剝奪,對社會各種民主自由力量的鎮壓。尤其是當中共政權宣稱要維護「主權」的完整,保衛「領土」的神聖,鞏固「疆界」的安全,特別是為了「國家」的尊嚴和統一,在這個招牌下,華人幾乎無法分清是非善惡。事實上,中共手中的「主權」,只是強權欺淩弱小的憑藉;中共轄下的「領土」,只是政權炫耀的資本;中共控制的「疆界」,只是圈禁人民的藩籬;中共統治的「國家」,只是殺戳百姓的機器。

每年爆發一百萬起群體抗暴事件的中國,早已是烈焰遍地,盛世成灰。藏人的持續反抗,客觀上匯入了中國境內人民的抗暴大潮。華人如果不正視藏人的苦難,並伸出援手,那就意味著連自我救贖的機會也要錯過。如果中國大多數人嗜血、殘暴、冷漠,沒有基本的人性、同情心、憐憫心和正義感的話,中共暴政這部高效殺人的機器,就會不斷加速運轉,人人都有可能被捲進去碾碎。暴政的轟然垮掉,就可能是一個亂世仇殺的開始。

在民主國家生活的有些華人,始終處於價值觀和是非觀分裂的狀態。人們一方面盡情享受民主國家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包括福利和保障;一方面卻極力擁護專制,歌頌暴政,不假思索地和暴政站在一起,去迫害勇敢反抗暴政的人。

人們應該記得,2008年3月拉薩事件後到8月北京奧運前,世界各地的華人喧鬧出一幅怪異的畫面,一些華人走上民主國家的街頭,向他們自己早已背棄的那個暴政宣誓效忠。一時間,滿世界都是擁共的紅色華人。居住在民主國家的這些華人,很多人恰恰是冒著生命危險從中國逃出來,尋找自由平等來的。可他們一旦安頓下來,卻回身擁抱暴政。他們在民主自由的國家,濫用民主自由權利,去支持中共對西藏的鎮壓。

近年來,由於有十五億人民作為低廉的勞動力,大幅降低生產成本,促成中國的GDP持續快速增長。一批中國人一夜暴富,成為世界奢侈品消費的主力軍。但是,中國人的逃亡大潮並未停歇,只是早年是擠在破舊貨船的貨艙裡,現在是翹腳坐在飛機商務艙裡。移民外逃的富裕中國人,無不處心積慮地將巨額財富同時轉移到海外,讓民主國家保障他們以及子孫後代的基本人權和優裕生活。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如果說,信仰是人類的精神境界,那麼環保就是人類的生存底線。西藏正在被變異,從精神文化到語言習俗,從生態環境到物產資源。

也許有人認為西藏地處高原,有其特有的生態和資源,不會像中國大陸內地的湖泊、河流、土壤遭受空前的污染,森林、植被、物產遭受空前的破壞。事實上,中共經濟發展的巨掌早已伸向西藏,中共現在把西藏獨特的文化、風俗、信仰當作可以盈利的資源予以商業化;對西藏獨特動物、植物、礦產,也進行大規模的開發和掠奪,致使許多物種瀕臨絕跡。西藏特有的人文社會形態正在變異,而西藏的自然生態一旦被毀壞,可能從人類社會永遠消失。

西藏是一個千年雪域佛國,是人類社會最祥和慈悲之所在。在上千年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上,幾乎沒有僧侶、尼姑、藏民自殺的記載,更遑論以自焚這種慘烈極端的方式。這一切全因為,雪域佛國從未有過如中共這樣慘無人道的政權和統治。中共政權對藏人的人身自由、宗教信仰、文化習俗、語言文字、基本尊嚴的暴虐殘害,讓雪域佛國成為人間地獄。藏人在沒有任何手段表達憤怒和反抗的處境下選擇自焚,是懷著極大的慈悲和利他心的,因為他們選擇燃燒自己的生命,沒有傷害身邊的漢人。

漢民族是世界上第一大族群。如果這個民族的相當多的人帶著偏頗、敵視、甚至侮辱的態度,對待藏人和他們的文化、信仰、宗教,特別是以同樣敵視、侮辱的態度對待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這不僅是藏人的災難,更是華人,也是世界的災難。





2012-12-0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