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群雄逐鹿藍毗尼

作者作者:Maura Moynihan




藍毗尼(Lumbini),這個古老的佛教朝聖地,現在成了各種矛盾衝突的競技場。尼泊爾的毛派政府正在實施一項耗資數十億美元的開發計畫,這項計畫得到了聯合國的支持,而資金則來自一些與中共關係密切的投資人。

坐落在尼泊爾西南部密林中的藍毗尼是佛陀的誕生地,距離印度邊界6公里,是一處印度教國度裡的佛教聖地,四周圍繞著穆斯林村莊,一千年以前便遭廢棄,後來又在19世紀由歐洲考古學家發掘出土。今天的藍毗尼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認的世界遺產,也是全世界十億佛教徒的朝聖目的地。

隨著尼泊爾的毛派政府在此實施一項耗資數十億美元的開發計畫,藍毗尼也成了矛盾衝突的競技場。這項幾乎表面上得到了聯合國的支持,而參與計畫的國際投資團隊中,有很多人是中國的盟友。

2012年3月12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宣佈計畫將在2012年4月訪問尼泊爾,以促進新的藍毗尼專案。尼泊爾很少有機會接待這樣級別的使節。以前只有一位聯合國秘書長曾經訪問過這個偏僻的喜馬拉雅山國家——緬甸的吳丹(UThant),他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曾在1967年訪問藍毗尼。

據稱,受到秘書長潘基文支持的藍毗尼計畫實際上控制在尼泊爾毛派的最高領導普斯帕•卡瑪律•達哈爾(Pushpa Kamal Dahal)手中,人們熟知的是他革命時期的化名「普拉昌達」(Prachanda)或「火爆脾氣」(The Fierce One)。加德滿都的報紙上充滿了人們質疑的聲音,為什麼秘書長潘基文會支持達哈爾做一個佛教聖地專案的主管?他是一個印度婆羅門教徒(Hindu Brahmin),而且是造成巨大創傷的尼泊爾內戰的(毛派武裝)總司令。

1996年,達哈爾發動叛亂,毛派武裝暴力襲擊了尼泊爾的村莊,洗劫了銀行和商店,屠殺了超過15000名平民,挾持和虐待男人、女人和大量兒童,讓這些人為他的「人民解放軍」扛槍,這支軍隊征服了沙阿拉納王朝(Shah-Ranadynasty)[1],並使得毛派最終掌權。

2011年,尼泊爾總理巴布拉姆•巴塔拉伊(Baburam Bhattarai)任命達哈爾擔任新成立的「藍毗尼發展國家指導委員會」主任。達哈爾——似乎在一夜之間——就為項目找來了三十億美元。資金來源則是一家身份可疑的香港機構,名叫「亞太合作與交流基金會」(APECF)。這個機構由達哈爾和一位名叫肖武男[2]的人以及其他一些與北京的中共領導人關係密切的投資者共同執掌。

達哈爾在2011年訪問北京之後成為報紙頭條,他無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和成立已久的藍毗尼發展信託基金會(Lumbini Development Trust)的權威,直接與亞太合作與交流基金會(APECF)[3]以及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達成交易。尼泊爾和聯合國有關官員譴責這一幕後交易是非法的。

2012年3月21日,一位聯合國發言人宣佈秘書長潘基文推遲他的尼泊爾之旅,原因是擔心尼泊爾政府「缺乏準備」。但是這個項目依舊繼續進行。2011年底,未經與尼泊爾旅遊業領導們協商,毛派政府倉促宣佈2012年為「藍毗尼觀光年」。中國駐尼泊爾大使楊厚蘭2011年甫一上任,首先對藍毗尼進行了正式訪問。

迦毗羅衛之旅
藍毗尼是尼泊爾隱秘的寶藏之一,從加德滿都驅車大約需要八個小時,一路穿行於崇山峻嶺間的峽谷,谷底是綠松石般的蒂斯塔河。公路蜿蜒向南最後進入德瑞(Terai),那裡土地平坦,森林茂密,空氣潮濕。


藍毗尼漸行漸近,一種無形的莊嚴悄然而降。由迦毗羅衛國(Kapilavatsu)時期古老的磚石圍砌成的摩耶提毗神廟(Maya Devi Temple)坐落於此,就在這個地方,西元前6世紀的摩耶王后(Queen Maya)夢見一頭白象進入了她的軀幹,然後她生下了悉達多(Siddhartha)王子。王子降生後,周行七步[4]並宣稱:「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今茲而往,生分已盡」。摩耶王后不久便去世了,悉達多的父親將他扣留在王宮中很多年。一天夜裡,王子逃出了王宮,路上他遇見了一個麻瘋病人、一個乞丐和一具屍體,從那時起,他宣佈放棄自己的王國,開始追求解脫覺悟之道。

從天光初啟到暮色四合,朝聖者們在這片神聖的土地上鞠躬祈禱,這種虔誠的寧靜時或被水泵的吱嘎聲所打斷,這台水泵從水塘裡抽水灌溉乾渴的草坪。僧侶們圍坐在菩提樹下,陣陣祈禱在風中傳誦。博巴們掛起的經幡和風馬旗將菩提樹連成一體。

1978年,日本著名建築設計師丹下健三(Kenzo Tange)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5],在分別代表小乘(Theravada)和大乘(Mahayana)傳承的東區和西區之間,設計了一條紅磚鋪就的人行步道。在大約一個小時的「寺院之旅」中,你會與來自斯里蘭卡、泰國、緬甸、越南、韓國、日本、印度、中國和尼泊爾等國家的僧侶不期而遇,在尼泊爾茂密的叢林深處感觸整個亞洲。

藍毗尼依然還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地方,儘管有了些旅館,但還沒有購物中心或豪華度假村,還不是一個像很多報導中所說的一個「佛教狄斯奈樂園」,至少目前還不是。儘管藍毗尼擁有悠久的歷史和人文自然美景,但是當地民眾生活貧困。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水牛在稻田裡耕作,母親在柴火上攪拌著木豆,豺狼和禿鷲主宰著黑夜。從兩千五百年前佛陀走過這片叢林直到今天,這樣的生活一直在延續。

達哈爾與亞太交流合作基金會簽訂的專案打算興建一系列豪華旅館和零售商業網點。一些國際投資人將為專案提供資金,他們中的很多人有著長期的利益關聯,這些人要同時關注保持藍毗尼的聖潔以及如何讓當地民眾從中獲益。

2011年10月,美國政府取消了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每年一度的捐助。中國則首次捐助了800萬美元。卡塔爾提供了2000萬美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幾十年來一直積極參與促進尼泊爾的教育、科學和文化發展。美國援助的終止留下了一個空間,而中國可以通過被佔領的圖伯特,用它的財富和與尼泊爾的戰略親近關係輕易地加以填充。深藏在尼泊爾德瑞地區的藍毗尼現在成為了中國影響力的勢力範圍。

佛陀土地上的毛主席
那麼中國的政治局為何要設法掌控藍毗尼?很多分析人士相信,其中一個動因是為了削弱達賴喇嘛和其他一些佛教高僧大德的地位,北京認為這些人士是他們在西藏和佛教問題上的政治對手,無論是在過去還是將來。達賴喇嘛僅在1981年被允許對尼泊爾進行了為期6個小時的訪問,當時他在藍毗尼舉行了一次祈禱法會。

如果尼泊爾毛派勢力和中國之間達成的開發藍毗尼的計畫得到認可,那麼達賴喇嘛,這位佛教信仰活著的象徵、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流亡印度53年的僧人,將毫無疑問地被拒之門外。

在圖伯特爆發的自焚抗議已經給中共造成了一場公共關係的噩夢。中國對圖伯特佛教徒有系統的迫害引發了這場危機。中國人民解放軍控制了所有的圖伯特寺院,僧侶們被迫接受共產主義「再教育」。很多博巴因為捍衛自己的信仰而遭到殺害、逮捕和酷刑。中共宣稱要控制「朱古」,即轉世喇嘛的選擇,並且揚言它將選擇下一世的達賴喇嘛,還到處惡言誹謗達賴喇嘛是「納粹」和「亂倫的殺人犯」。

圖伯特難民已經與他們的尼泊爾東道主和平生活了53年,現在卻受到來自毛派政府的打擊。圖伯特喇嘛依然受到尼泊爾民眾的高度尊敬,而「圖伯特品牌」數十年來一直在給尼泊爾帶來遊客和財富。但是,在加德滿都充滿焦慮的集會上,博巴們在思量,隨著中國將它的長手伸進毛澤東所說的「西藏的五根手指」——拉達克、尼泊爾、錫金、不丹和阿魯納恰爾,該如何繼續生存下去?

藍毗尼與尼泊爾的民族主義
圍繞藍毗尼的爭鬥,在尼泊爾人中間成為了一個有關民族主義和國家主權的議題。「尼泊爾關注佛教徒協會」(Concerned Buddhist Citizens of Nepal)會長沙坤•舍爾昌德(Shakun Sherchand)在一封致潘基文的公開信中寫道:

「普斯帕•卡瑪律•達哈爾是一個無神論者,一個毛澤東主義的婆羅門。他一再指出‘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這是對佛教不殺生(非暴力)原則的侵犯。達哈爾過去的罪行必須在國際法院受到審判。有可靠的證據證明他與導致15000人喪身的暴行有關。最近,他還受到來自他黨內同志的貪污指控,指控他濫用黨內資金為自己謀利。

「他既不是民族上的佛教徒,也不是個人信仰上的佛教徒,也從來沒有為佛教和佛教徒的權利做過任何理性的貢獻。讓達哈爾離開‘藍毗尼發展國家指導委員會’主席的職位並由有見識的佛教喇嘛取而代之是合乎道德的。懇請您建議達哈爾不要打著聯合國的旗號,從藍毗尼開始,損害佛教徒的權利把佛陀的故鄉變成戰場。」

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副會長、聯合國安理會秘書長助理庫爾•錢德拉•高塔姆(Kul Chandra Gautam)對記者米克爾•鄧納姆(Mikel Dunham)說:「聯合國介入藍毗尼事務的主要原則是傳播和平文化而不是容忍頌揚暴力。最有諷刺意味的事情莫過於,聯合國秘書長在佛陀誕生的聖地與一個冥頑不化的雙手沾滿鮮血的叛亂領袖共同主持一個會議。佛陀放棄了他的王國,去在全世界傳播和平與非暴力的訊息。」

庫爾•錢德拉•高塔姆(Kul Chandra Gautam)和傑出的記者卡納克•曼•迪克西特都受到了死亡威脅。後者曾經指出毛派政府藍毗尼計畫的諸多缺陷。《紅衛兵》(Lalrakshak)雜誌2012年1月刊將迪克西特稱為「人民公敵」。「保護記者委員會」在2012年的一份報告中記錄了,在毛派政府掌權之後,針對新聞記者的謀殺出現了一個高峰。

在加德滿都,一位德高望重的尼泊爾佛教徒說:「中共在圖伯特和中國摧毀了數千座佛教寺院,對佛教徒進行迫害,他們官方將佛教稱為‘一種需要根除的疾病’。他們想得到藍毗尼,這樣他們就可以控制我們信仰的未來,控制那些他們認為對共產黨構成威脅的東西。全世界的佛教社會應當對此予以密切關注。」

藍毗尼、圖伯特和全球佛教徒對話
中國不斷在亞洲推進它的霸權野心,同時還要努力掩蓋中共政治局內部激烈的派系鬥爭以及中共帝國到處爆發的統治危機。在這樣的形勢下,藍毗尼成為了象徵主義與真理之間角力的戰場。

有一種力量可以遏制毛澤東主義的暴力信條,那就是全世界十億佛教徒。博巴們是這個全球僧伽團體中的重要部分。在目前這個災難性的時刻,對藍毗尼的爭奪為圖伯特提供了一個機會——在全球佛教徒對話機制內贏得支援。

是時候把全世界的佛教徒動員起來問一個問題了——誰將決定藍毗尼的未來?是毛澤東還是佛陀?


譯注:
[1]沙阿王朝(Shah Dynasty,1768-2008)是尼泊爾歷史上最後一個君主制王朝,由尼泊爾西北部的廓爾喀公國第10代王公普裡特維•納拉揚•沙阿(Pritthvi Narayan Shah)于1768年建立。沙阿王朝在政治上有較大成就。它實現了大尼泊爾的第一次完全統一,奠定了現在尼泊爾的版圖,是尼泊爾民族國家形成的時期,但其文化成就不及前代馬拉王朝,其統治後期已經使尼泊爾淪為世界上最落後的國家之列(1971年被聯合國評定為最不發達國家)。沙阿王朝是個多災多難的時代,其歷史可分成:前史、開國與君主專制時期、拉納家族獨裁時期、第一次立憲君主制時期、潘查亞特體制時期、第二次立憲君主制時期。2008年5月28日,尼泊爾國會宣佈廢除君主制,成立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立國達240年之久的沙阿王朝宣告結束。——來源「百度百科」

[2]肖武男,男,1964年5月出生於北京,籍貫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研究生畢業。曾在中國工商銀行、對外經濟貿易部、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等部門工作。現任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執行副主席,聯合國宗教理解與合作組織(NGO)國際主席,中國社會經濟文化交流協會副會長,倫敦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高級顧問,以色列海法大學(University of Haifa)董事局執行董事,美國克萊蒙大學(ClaremontGraduateUniversity)高級研究員,韓國東國大學(DonggukUniversity)客座教授,北京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鑒真佛學院榮譽院長,榮譽博士學位。——「亞太合作交流基金會」網站

[3]原文中為APEC(即「亞太經合組織」),對照上下文,此處應為作者筆誤,應當為上文提到的「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APECF)。查閱有關資料,亞太經合組織沒有參加藍毗尼專案。在2011年7月15日在北京簽訂有關藍毗尼專案的「合作諒解備忘錄」及「協助藍毗尼(尼泊爾文化特區)特別開發區框架設計」等檔的是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可參見「亞太合作基金會」官方網站。

[4]此處原文中為「五步」,但根據有關佛教故事和經典記載,佛陀降生後「周行七步,步步生蓮」。因此在譯文中改為「七步」。

[5]丹下健三(KenzoTange)1913年生於大阪,1938年從東京大學建築系畢業,1949年,在廣島原子彈爆炸地點原址建造和平中心的設計比賽中勝出,開始在國際上嶄露頭角。丹下健三強調建築的人性,他說:「雖然建築的形態、空間及外觀要符合必要的邏輯性,但建築還應該蘊涵直指人心的力量。這一時代所謂的創造力就是將科技與人性完美結合。」1987年他獲得成為普里茲克建築獎。1964年東京奧運會主會場——代代木國立綜合體育館,是丹下健三結構表現主義時期的頂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達到了材料、功能、結構、比例,乃至歷史觀的高度統一,被稱為20世紀世界最美的建築之一。日本現代建築甚至以此作品為界,劃分為之前與之後兩個歷史時期。而他本人也贏得日本當代建築界第一人的讚譽。

1970年,尼泊爾王國政府正式開始對藍毗尼的開發,並同時成立了藍毗尼開發委員會。197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藍毗尼開發委員會委託日本建築工程師丹下健三(KenzoTange)對藍毗尼園進行設計規劃。此規劃分為三個部分:一、花園聖地,為文物保護區,以阿育王石柱、菩提樹、水池、摩耶夫人廟和遺留下來的磚牆為主;二、寺院區,以各國佛教組織援建的寺院為主;三、花園區和寺院綠化區,除建築物和路面,其它地區皆為綠化區。藍毗尼園總占地面積約770公頃。1985年,藍毗尼開發委員會更名為藍毗尼發展信託基金委員會。



群雄逐鹿藍毗尼Battleground Lumbini
作者:莫拉•莫伊尼漢(Maura Moynihan)
譯者:更桑東智(@johnlee1021)
原文發表時間:2012年4月10日
原文網址:http://www.rangzen.net/2012/04/10/battleground-lumbini/








2012-07-3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