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試析中共的垂死掙扎

作者作者:安樂業




筆者讀罷沒有具體作者的「中國西藏新聞網:七問達賴喇嘛為何蓄意鼓動藏人自焚?」一文後,再次對胡溫派系不擇手段的陰謀詭計感到驚歎不已。 為了全面掌控「中共十八大」的人事權,乘江澤明生病放出死訊和實施離間計並罷免薄王,企圖攪亂太子黨陣營。同時,一方面,借用外媒放出「政改」和「六四平反」,準備籠絡人心,騙取支持;另一方,嚴格控制人民的表達自由,行動自由,甚至應用立法的形式加以隨時鎮壓為合法化。 雖然如此,蒼天不負有心人。石破天驚的王立軍事件,既是離間計的結果,又是中共統治集團分崩離析的第一槍。如果此事件能夠促使中國步入民主化,王立軍是成吉思汗的再現,功大於過,因為,當今文明世界普遍認為改變時代命運的人,必須要做到除了「留下殺手鐧」外,其餘附和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誰敢說老王沒有做到這一點?僅僅在最後關頭,他不去選擇「中紀委」,只選擇「美國領事館」,就說明了這個問題。 現在「胡和諧」和「溫政改」玩過了頭,局勢扭轉不過來,怎麼辦呢?又他們想到了自認為是的兩個奇招:即反腐敗和製造假像敵人。真如「溫政改」所說,「不解決腐敗將人亡政息」,但是,正在白道黑道極其關注的溫家寶家裏私藏的「‘國寶’漢代馬頭玉」不拿出來,還談什麼「腐敗」?這叫自欺欺人,還是昏暈頭頂?與此同時,胡溫派系又組織了一群寫手炮製了所謂「七問答賴喇嘛」(以下簡稱‘七問’)一文,借官方喉舌「中國西藏資訊網」上發表,其背後隱藏的目的為試圖把大眾視線儘快從中共內鬥上轉移,準備引向「假像強敵達賴喇嘛的身上」,從而想達到一致對外的效果。 事與願違,寫手們立功心切,就不小心進入了「問了答,答了又問」的寫作狀態中,因此,明眼人一讀能看出其中的緣由,不妨大家一起去欣賞一下這篇大作。 一問達賴:為何蓄意鼓動藏人自焚? 「2012年2月22日,達賴在印度達蘭薩拉主持晨禱儀式時,‘呼籲’藏人‘祭奠那些自焚的英雄們’,不要慶祝藏曆新年。筆者不禁問,達賴為一些‘自焚’者而要所有藏人不得慶祝新年,不是蓄意鼓動藏人自焚又是什麼?」(摘自「七問」) 這裏需要澄清一個事實,中國人為亡人祭奠而「戴孝」是不是蓄意鼓動中國人去死?如果是,無話可說,達賴喇嘛依據藏人的傳統為殉道者祭奠可能在蓄意鼓動焚身,但是,任何人無法否定上萬年延續下來的傳統習俗,更無法曲解普通人的宗教需求,尤其是每一個亡人的家人。 其實,「七問」中明目張膽地借用「上帝」之名提出的所謂「上帝說:我只管人的事,畜生們的事不歸我管!」說明了兩個問題: (一),中共歷來把少數民族,尤其是具有挑戰精神的藏人和維吾爾人被視為「畜牲」,因此,不僅被剝奪了身為人的尊嚴,而且,全面奴化的措施一直沒有改變,難道還要其他的理由? (二),作為弱勢群體,為了爭取尊嚴和自由,只選擇了一條活路,犧牲少數來爭取多數人的尊嚴和自由而採取了「不合作焚身抗議」,所以,少數民族被視為畜牲,本身在蓄意鼓動去燃身抗議。 二問達賴:誰在滅絕西藏文化? 「關於什麼是‘西藏文化’,達賴有一個邏輯:西藏文化就是藏傳佛教文化,藏傳佛教文化就是格魯派文化,格魯派文化就是達賴一切說了算的‘達賴文化’。換言之,只要與達賴的想法不一樣,就是‘滅絕西藏文化’。」(摘自「七問」) 如果有個叫「達賴文化」,那就不用多費筆墨,當今世界所接受並弘揚的「達賴喇嘛思想」,既有提升人類普世價值觀的鼓勵,也有全球各大宗教促使和睦相處的藝術,更有身為藏人應盡義務的追求。恐怕這個世界上,除了「共產黨」之外,沒有一個派系或人物說了算的「文化」。 達賴喇嘛關心的西藏文化,即藏學的過去和現狀。從歷史的角度看,藏學不僅包括藏傳佛教,也包括原始笨教,藏傳伊斯蘭教,藏傳基督教。中共佔領西藏以來,在西藏除了天主教,基督教被消滅。 現在作為藏學的載體,即藏文。應用各種手段,被迫退居第二語言。還要問誰在滅絕西藏文化嗎? 三問達賴:中國和西藏歷史上是「供施關係」嗎? 「達賴在其‘轉世聲明’中稱,十三世達賴認證時,西藏與滿清之間的‘供施關係’尚未斷裂。言下之意,歷史上中國和西藏是所謂‘供施關係’而非隸屬關係。……筆者樂善好施,不介意以提問的方式,幫助達賴恢復一下記憶:既然從你開始就和中央政府沒了‘供施關係’,還為啥對駐藏大臣那麼客氣,遇事即報,尋求人家支持呢?還記得你的前世,試圖繞過駐藏大臣試圖向皇帝直接奏事被斷然拒絕嗎?」(摘自「七問」) 這裏表露了尾巴,也就是說集體寫手失意的最好例證。第一,中國史書上明確無誤地記載的「欽差大臣」,為何一下子變成了「駐藏大臣」?第二,清廷最後的欽差大臣叫「聯豫」,也就是十三世達賴喇嘛宣佈「西藏獨立」,並經過印度驅逐出境的欽差大臣,哪有剩下十四世達賴喇嘛那麼客氣和遇事即報的物件? 至於「供施關係」,供大家參閱《清太宗實錄》(卷六三、六四),「於1642年,第五世達賴喇嘛派遣伊拉古克三呼圖克圖為代表,前往瀋陽。次年到達盛京(瀋陽),清太宗親皇太極立即率領親王、貝勒、大臣等出城迎接。皇太極還親自對天行三跪九叩之禮。」這就是「供施關係」的開始。 1644年順治帝即位以來,前後派三次使臣入蕃邀請達賴喇嘛進京。於1652年正月,五世達賴喇嘛在率領隨行人眾三千人,自吐蕃啟程,前往清都會晤大清皇帝。互贈尊號,皇帝把五世達賴喇嘛譽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達賴喇嘛」。則五世達賴喇嘛還贈大清順治皇帝為「金光四射,銀光普照,旋乾轉坤,人世之天,文殊大皇帝」。從此大清歷代皇帝繼承了「文殊菩薩皇帝」尊號。這標誌著藏傳佛教確立為大清國教。也就是「供施關係」的確立和清廷純當保護國的緣由。 四問達賴:為何要築起民族對立的「柏林墻」? 「筆者注意,達賴2008年11月‘為全體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的建議’稱,未來的‘自治機關’享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他經濟活動自主制定相關法規的權力是極為重要的」,公然叫囂將非藏族居民驅逐出西藏。」(摘自「七問」) 一方面,這個所謂「為全體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的建議」,已經被中共政府否定,給達賴喇嘛沒有留下任何築起民族對立的餘地。另一方面,達蘭薩拉畢竟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提出以上建議的,因此,該法案的「第六條」明文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領導各族人民集中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根據本地方的情況,在不違背憲法和法律的原則下,有權採取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加速民族自治地方經濟、文化建設事業的發展。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在國家計畫的指導下,從實際出發,不斷提高勞動生產率和經濟效益,發展社會生產力,逐步提高各民族的物質生活水準。……」顯然,大家沒有必要去花時間細究那句話的來龍去脈。 另外,值得比較可喜的是寫手們找到了一種思考方式,開始比較研究達賴喇嘛言行與希特勒的行為,其次,肯定將會進行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和納粹德國作比較,那時他們有了回心轉意的餘地。對共產黨而言,這又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五問達賴:你在為誰代言? 「2010年2月18日,達賴竄訪美國時稱,’我有責任為600萬藏人代言。’還一次又一次公開為自己戴上’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西藏人民的幸福’的高帽。筆者不禁要問,這個花著美國的鈔票、家裏好幾口子加入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達賴,真的會為藏族同胞代言嗎?」(摘自「七問」) 幸虧寫手們提了一下達賴喇嘛在花美國的鈔票,其實,中共政府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去無償供奉美國的時候,達賴喇嘛去花美國的鈔票等於在替十五億中國人出了一口氣,否則,沒有人理睬中國普通老百姓的痛苦。現在反過來看,達賴喇嘛不僅有藏人代言的權利和義務,而且,作為一名「前副委員長」,也有為十五億中國人代言的義務。 至於印度之子,達賴喇嘛作為借用印度土地為基地成名立業,把印度認一下「乾爸」又何妨礙呢?試問哪位寫手有本事去認「胡溫」為乾爸?其實,「認乾爸」是中國文化延伸下來的一種習俗,它只是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友誼,沒有任何壞處。但是,對方接受不接受,那就要看自身的本事了。 六問達賴:你在為誰祈福? 「關於‘自焚者’,達賴不斷說,自己‘欽佩’他們的勇氣,並為他們‘祈福’。以達賴的宗教地位而‘欽佩’並且‘祈福’,對眾信徒來講,對信眾無疑是被要求追隨‘榜樣’,尋找被達賴‘欽佩’的機會。方法達賴已經指出——‘自焚’。祈福於宗教是常事,但若心地乖張,用意卑劣,其表殼之下蠕動的就是詛咒。那麼,達賴‘祈’的是什麼‘福’呢?」(摘自「七問」) 「欽佩焚身」是佛祖的專利,在《妙法蓮花經》(Lotus Sutra)裏邊講得非常清楚。達賴喇嘛作為佛教徒無法去否定,也沒法去阻止。只剩下去做「祈福」,「祈福」的對象為眾生。大家有空可以去流覽達賴喇嘛網站,「乃至有虛空,以及眾生住,願吾住世間,盡除眾生苦」(寂天菩薩語)就是達賴喇嘛的允諾,也是身體力行的方向。 七問達賴:你因何為網友所不齒? 「自有‘自焚’以來,每有發生,必有達賴或其手下組織‘法會’‘集會’‘受訪’先行。中國網友對此洞若觀火。如不少網友所言,達賴等以教干政,以僧干政,本就為文明社會所不允,為各國政治通例所反對。舊西藏農奴制,是世界上最為黑暗、落後、野蠻、殘忍的制度之一,是早被摒棄的歷史污垢。達賴所圖,無非借主子們賜給的「民主」「選舉」「和平獎」等幌子,外行障眼之法,內藏復辟農奴制之實。歷史不會答應,人民不會答應。網友的呼聲是民意的宣示。筆者也是網友,也在此發上一問:達賴知道自己因何為網友所不齒嗎?」(摘自「七問」) 這不是達賴喇嘛在「以教干政,以僧干政」,而是,中共政府希望如此,因為,全世界人都知道,現在達賴喇嘛已經放棄了政治權力,正在民選總理全面代替達賴喇嘛日理萬機,為何中共政府廉價雇用的寫手們聽不到呢?其實,除了中共政府廉價網路雇傭人士之外,情況沒有所謂「網友不齒」的那麼糟糕。從中國沿海以及其他城市的信徒或人們不僅不恨達賴喇嘛,而且,很多人見了面就哭。眼淚向大家告訴了什麼? 另外,所謂的「農奴制」,定性上有嚴重的故意,比如,西藏的賦稅類似土地稅,交多少稅由農(牧)民能從領主手上分到多少生產資料(土地、耕畜)來決定,剩餘的作物統統歸自己所有,在日後甚至被共產黨劃到「中農、富農」之列。直到80年代中共政府才反應過來這種劃分打了自己的臉,遂宣佈「民主改革前的舊西藏是個封建農奴社會,不存在富農經濟和富農階級,要求全區糾正劃分富農(牧)錯誤。」(《西藏發出通知糾正劃分富農(牧)錯誤》,新華社1980年6月20日)同時,現在中共為封建農奴制的劃分為「差巴」,「堆窮」等,其實,「差巴」為藏語,意即納稅人;「堆窮」為藏語,意即中農,為何中共政府統統不敢直譯呢?這只是個例子。誰想搞清楚這個問題,請上網參閱《誰農奴化了西藏》一文,給人帶來耳目一新的啟示。 2012年3月28日於悉尼。(試析中共的垂死掙扎—兼答「七問達賴喇嘛」)




2012-04-0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