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平措汪傑給胡錦濤的一封信

作者作者:平措汪傑




尊敬的胡錦濤總書記: 您好! 為妥善解決西藏的遺留問題,近年來,我不揣冒昧地曾先後給您和中央常委呈送了三封信。分析了國內外的相關局勢後,建議中央就西藏問題督促有關部門,不宜再拖,更不可等待達賴喇嘛的壽終,否則會引起各種難以預測的問題及後果。今年,震驚中外的拉薩市「3•14事件」波及所有藏區,尤其是遙相呼應的東部各藏區的大規模示威和嚴重暴力對抗,證實了我所反映的情況和意見。對於一貫報喜不報憂、談功不談過,宣揚處在「最好的黃金時期」、「平安西藏」、「請中央放心」等言論,卻又執行「左」的錯誤路線及熱衷於「批鬥」做法的人,這下應有所醒悟,回到正確的路線。 為了對國家、民族負責,對當前的民族和西藏問題,我再提點粗淺意見,謹供中央參考。 」 一、八十年代初,中央書記處討論時認為:蘇聯和中國都沒有解決好民族問題。蘇聯的解體已經證實了。中國的民族問題,小平同志說過:「要實行真正的民族區域自治。」對此,稍有理論思維的人都明白,是指尚待或未能實現而言。這就是,早在五十年代,中央民委調查總結以及1957年青島民族工作會議上許多同志反映的,在民族地區「少數民族當家、漢人作主」的老問題至今不但沒有得到解決,且其趨勢還在日益加重。在各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民族既要當家,又能作主的問題,在特殊而又特殊的西藏尤為重要。在我國民族大家庭中,當年,僅以達賴喇嘛為首、統治西藏三百多年的政教合一的西藏噶廈政府與以民族平等為建國基石的中央人民政府之間簽訂了享有相當自治許可權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條協議」。因此,能否認真貫徹執行民族區域自治政策、保障自治權利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歷來民族地區,尤其是拉薩等各地藏區的各種糾紛和動亂,除外國人挑唆外,其重要內因,尋根究底,都與此問題未能妥善解決有關。在認識上理解這點,尤其在實踐中扭轉並予以落實至關重要。這不僅與解決好西藏問題有關,而且直接影響到漢族與其他各少數民族之間能否真正平等團結的問題。 二、在中國,少數民族雖地廣人稀,但以其豐富的資源參加了人民共和國的大家庭,在法權上和漢族一樣,同是國家的主人。由於漢族人多地少,因此,我曾給耀邦同志也提過,有計劃、有組織且適當地分期分批向民族地區移民是必要的,也是合乎情理的,但絕不可「喧賓奪主」,損害當地民族的各項切身利益以及生存和發展權為基本前提,否則,必然會發生各種矛盾、糾紛以至對抗。然而,時至今日,僅新疆而言,漢族人口由解放初期的約4%,已增至約45%,且在富饒地區;內蒙古自治區的蒙古族等而今僅占約17%;西藏各地,解放前幾乎沒有漢人,拉薩市有幾戶也屈指可數,而今到處都是。而問題的嚴重性是,基本上已不是藏人的拉薩了。這一嚴重趨勢及其後果,我曾給耀邦同志也提過。被譽為「西藏江南」林芝的八一鎮,人們戲稱藏人只有八十分之一。據說在西藏,漢族現已約占8%了,還在繼續增加。 從全國來看,約85%的各級民族自治地方,漢族現已多於少數民族。少數民族在自己的自治地方反而也成了少數,這一趨勢還在增強。最明顯、最緊迫的問題是,各民族自治地方首府的居民,多數是外來的漢族等移民和盲流。其中,魚目混雜、良莠不齊,各種投機倒把、賣淫嫖娼、吸毒販毒等現象也乘機而來。不僅嚴重影響當地社會治安,且在各行各業中,由於漢人的適應性和競爭力強,本地人常被排擠和淘汰,失業者增多,就業機會減少。由此引起各種糾紛和矛盾,常常損害民族關係。因此,拉薩等自治區的首府及其各城鎮應嚴格限制、控制、分流漢族等外來人口是當務之急。歷來拉薩騷亂的教訓,也證明這是妥善處理各種民族矛盾、糾紛甚至動亂的必要措施和途徑,是保證並保障民族團結、社會安寧穩定的基礎。 三、關於現代化的問題。古老的拉薩當然應該現代化,但任何重要城市的現代化,必須是以傳承優良的本民族文化,包括各自的語言文字、宗教信仰、風俗習慣、生活方式等結合地方特點和特色的現代化,並且其市民基本上是本民族居民,才能大體保持和維護她固有的各自民族的傳統文化和地區特點。這不僅是拉薩,而且應該是任何著名城市現代化的普遍要求和發展方向。保護優良的民族文化遺產,不僅是各民族自己的,而且是人類共同珍貴的文化遺產和財富,也是社會進步程度的指標和體現。但令人痛心的是,今天,藏族燦爛文化的中心、所有雪域藏人無不嚮往並為之驕傲的聖城拉薩,除了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歷代藏王的宮殿,自第五世起、歷代達賴喇嘛的冬宮布達拉宮和夏宮羅布林卡,以及大昭寺等少量文物古跡外,基本上已經消失了原有的面目、特點和特色,被漢化得幾乎和內地城市一樣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烏魯木齊、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和浩特等,都有其名而無其實,也被漢化得幾乎和漢族的城市一樣了。又以各民族語文為例,今天,基本上以漢語文代替了。西藏在解放前,從各級政府機構、學校教育到社會各個行業,可以說清一色地使用藏語文,而今不幸卻反過來了,從各級政府行文到各個行業和各種場合,基本上都被漢語文所代替,其他少數民族語文的命運也是如此。這類違背我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嚴重行為,有關當局不僅熟視無睹,且習以為常,視為理所當然。 藏族和我國各少數民族與漢族老大哥一樣,毫無疑義都應該走向現代化,但現代化絕不等於、也不應該是漢化,正像漢族的現代化不等於數典忘祖地全盤西化。這是一個根本性和方向性的重大原則問題,絕對不容輕視和忽視。希望各級領導,尤其是中央有關方面,本著對國家、民族負責,對歷史負責的精神,亡羊補牢,認真切實地扭轉這一反常的嚴重局面。 以上所談,特別是名副其實地保證和保障各少數民族的自治權利問題,不僅在政治上,而且是在經濟、文化,包括民族語文方面尚待解決的重要問題。它不僅與西藏問題有關,而且是落實當年中央認為「中國也沒解決好民族問題」的重要途徑和舉措。 四、今天,由於堅持改革開放政策,國家的各項事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當前,尚待解決的還有臺灣問題和西藏因當年「極左」國策的影響下遺留的問題。臺灣問題,今夏國民黨再次執政後,其趨勢有所好轉。西藏問題,1979年,應小平同志邀請,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先生到北京時,小平同志說:「西藏問題除獨立外,什麼都可以談……」在場的有政治局委員、中央統戰部部長烏蘭夫和國家民委主任楊靜仁。耀邦同志根據中央的有關決議進一步說:「五九年的拉薩事件,我們把它忘了,不再提了,大家向前看。」根據這些重要指示,中央與達賴喇嘛的代表一直在商談。達賴喇嘛也多次明確表示過:「不求獨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只求名副其實的自治。尤其是為了保護珍貴的佛教文化,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以及特有的生活方式。」可見,在國家統一的首要問題上,雙方在原則上都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分歧。僅在內政的區劃等次要問題上拖延至今。因今年拉薩「3•14事件」和藏獨分子在國外對奧運聖火傳遞的破壞,就恢復談判問題,中央提出「三不」,即不搞藏獨、不搞暴力、不破壞奧運。對此,達賴喇嘛也聲明完全贊同和支持,並再三表明是主張自治而非獨立。他始終反對暴力,支持奧運,甚至表示過願意參加奧運會。可見,達賴喇嘛與中央之間還是沒有任何實質性分歧。對這一基本事實,不言而喻,應該客觀地予以肯定。 多年前,達賴喇嘛的大哥達孜活佛等曾聯名公開寫信,反對達賴喇嘛只求自治的「中間路線」,認為是對藏族根本利益的背叛。但是,達賴喇嘛深信自己觀點的正確性,始終堅持自治。一再反對一些人,尤其是年輕人的藏獨活動。 關於藏獨,也包括疆獨等問題,在原則上,並不是有權無權的問題,而是在今天的歷史條件下,不但無益,反而會損害各自民族的根本利益。清醒地認識、正確地理解這點非常重要。 五、綜上所述,尊敬的錦濤同志,鑒於中央與達賴喇嘛的基本觀點實質上的一致,我謹建議您和達賴喇嘛最好儘快歷史性地見一次面。以漢藏兄弟情誼坦誠交談、溝通一切。我記得當年中央與西藏和談時,毛主席說:「今天,我們是一家人,家裡的事商量著辦就能辦好。」本著「一家人」的精神,您倆相見也一定會取得圓滿成功。達賴喇嘛也再次莊嚴地向國內外、向世人明確聲明,尤其是讓境內外的全體藏族僧俗群眾,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瞭解和知悉他「主張自治而絕不是獨立、主張和平而絕不是暴力、支持奧運而不是反對和破壞奧運。完全贊同並支持今天中央堅持的改革開放、以科學發展觀構建和諧社會的內外國策」。 與此同時,在達蘭薩拉有數以十萬計的流亡藏人以及在此集聚的全藏區五大教派首領支持的,以桑東仁布欽為首的「西藏流亡政府」,也會明確表示支援和擁護達賴喇嘛的上述重要聲明。 六、根據上述精神,建議中央今後對國內外媒體的宣傳口徑,不應再有「反對達賴集團」,尤其是「反對達賴喇嘛」等類似詞句和提法,而要實事求是地正式明確改為「 反對藏獨分子」、「反對民族分裂」。這無疑是個戰略方針性的重大轉變。毛主席說得好:「沒有區別就沒有政策,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孤立少數,團結多數,是黨的一貫方針。俗話說,棍子不能橫打。既然不能打死,就不應該打腦袋。既然近五十年未能全盤否定,且在事實上也否定不了有崇高威望、影響深廣的達賴喇嘛的情況下,豈能繼續把自身置於廣大藏族人民和強烈支持他的西方世界的對立面自我孤立、成為眾矢之的?由此可見,這一重大轉變既合乎眾望,又合乎情理。今後,從中央到地方,不再提反對和批判達賴喇嘛和「達賴集團」後,虔誠信佛的占全國總面積1/4的雪域藏區的廣大群眾,尤其是成百上千個寺廟的喇嘛和僧眾,都因為消除了精神上的巨大壓力,一定會歡欣鼓舞,安寧平靜。 另外,近幾十年來,由於非創世學宇宙觀的所謂心靈科學的藏傳佛教,在物質財富優越、精神資料貧困的西方世界中傳播迅速,信徒越來越多,尤其在知識界,影響日增。我在上次呈送給您的信中提過,據說有些人在議論,以達賴喇嘛為核心的藏傳佛教各教派首領集聚的達蘭薩拉,很可能形成未來東方藏傳佛教的梵蒂岡,從而擴大在國內外的傳承和影響。從長遠的戰略觀點來思考,正像藏學研究的中心不應在國外一樣,這一可能形成的藏傳佛教的梵蒂岡也不應該留在印度而應該在中國,並由此影響東亞和世界。 錦濤同志,您曾在西藏工作過,瞭解西藏情況,尤其是藏人的心情。按佛教的輪回轉世之說,歷代達賴喇嘛同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是公認的藏傳佛教各教派共同傳承的上師的上師。因此,對佛教徒來說,達賴喇嘛是凝聚西藏佛教精神的核心,絕對神聖,不容有任何身、口、意上的褻瀆。這是家喻戶曉的常識。生活在青、康、藏高原的藏族人民,千百年來,根深蒂固地信奉佛教。藏傳佛教與民族文化水乳交融,滲透在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在精神領域。今天,誰也不得違憲違法地剝奪藏人的信教自由,卻又逼迫藏人,尤其是僧眾去「揭批」,甚至惡毒攻擊達賴喇嘛,這種自相矛盾、令人費解的言行,在廣大藏族僧俗群眾的民族和宗教感情上,會引起何種反應和各種連鎖的後果難道還不一清二楚嗎?歷來藏區的各種動亂以致暴力,僅從拉薩三大寺,遠至東藏的甘南州的拉蔔楞寺、川西的阿壩州和康區的各寺廟,連穿著袈裟的僧眾也上街遊行示威,甚至不怕坐牢、不怕死。凡此種種,說穿了,皆因就連在內地各寺廟中都不能做、也不曾做過的那套,卻又任性地在敏感而又多事的藏區,以各種各樣的行政幹預、輕率地出動軍警等極大壓力下,沒完沒了地強迫批評和反對達賴喇嘛而引起的。諸多事故的真相,中央有關領導不一定都知悉。因此,一旦從根本上扭轉這一既脫離藏區實際,又違背廣大藏人意願而又不計後果的政策及其嚴重局面,促使西藏的遺留問題得到較為妥善的解決後,達賴喇嘛若能從西方世界回到雪域藏區的故鄉,回到中國各族人民的大家庭,則廣大藏區從此就會得到基本安寧和穩定,一邊倒的「西藏問題」國際化的「西風」也會從此不得不停息。 錦濤同志,我在呈送給您的第一封信裡說過,得民心者得天下。在關鍵時機,應理智而又果斷地妥善解決西藏的遺留問題,您和中央領導如能在北京與達賴喇嘛友好相見,必將會轟動世界。在中國,特別是在整個雪域藏區的每個角落,更會引起巨大的震撼。以您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把西藏和臺灣的事辦好了,對歷史的不朽功績將會永放光芒! 錦濤同志,除了您以外,其他中央常委幾乎都不瞭解我。十世班禪大師去世時,溫家寶同志代表中央去西藏,也許他會記起我。由於我是四十年代先後與中共、蘇共、印共有聯繫並得到支援的藏共組織的主要負責人;五十年代中共西藏工委十一位委員中唯一的藏族委員; 1951年中央與西藏和平談判時的參與者、列席人員和歷史見證人,我的工作不僅得到雙方代表的讚賞,毛主席還親筆簽上他和我的名字送我一本《實踐論》留念;協議簽訂後,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拉薩的先遣部隊的五位黨委領導成員中唯一的藏族委員、十八軍民運部部長;國外有些媒體說我是「帶漢人進藏的藏人」;五十年代,中央領導毛、劉、周、朱、鄧等與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多次重要談話時的參與者或臨時譯員;我的黨齡和工齡已六十七年。因此,對西藏問題有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我非常希望您和達賴喇嘛有歷史性的見面,正像與國民黨領導人連戰友好相見一樣,也會取得圓滿成功。萬一因其他原因近期未能會面,也鑒於雙方沒有實質性分歧,以某種方式將共識肯定下來,並及時公諸於世。至於涉及自治許可權、區劃等內政問題,繼續對話,以期求得較為妥善的解決。 許多關心西藏的友人,一再勸我寫這封希望您和達賴喇嘛見面的信。我再三考慮後,為了盡到自己的責任,便決定寫了。我說話直率,難免有不妥之處,請您和中央常委予以指正。 此致 敬禮! 平措汪傑(平汪) 2008年7月1日




2011-12-2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