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不相信眼淚(之一)

作者作者:張樸




1.一本書,如果能使你拿起就放不下;一本書,如果能讓你反覆向朋友們推薦;一本書,如果能改變你一向堅守的觀點。這本書必定非同尋常。 《1959,拉薩!》,就是這樣一本書。 2. 多次與李江琳討論西藏,記憶猶新的,是她提到1950年1月毛澤東發給中共中央的電報:西藏人口雖不多,但國際地位極重要,我們必須佔領。好一個「必須」,毛澤東無意中承認了1949年以前,西藏事實上已經獨立。 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女人。那些高談自古以來,西藏就是中國一部分的人,為何不:睜眼,翹指,翻幾頁史書? 《1959,拉薩!》封面 一千五百年前,藏人建立起強大的吐蕃國。以遠征印度著名的國王松贊幹布,曾直接侵入唐朝本土,迫使唐太宗獻出文成公主求和。唐肅宗時期,吐蕃已佔領唐朝大片土地,面對安史之亂的肅宗,不得不答應每年向吐蕃進貢五萬匹絲綢,以求停戰。七年之後,唐代宗反悔,吐蕃震怒,攻入長安,代宗出逃,吐蕃立金城公主兄弟為唐朝皇帝。藏人的這段英雄凱旋史,怎麼就被那些崇拜帝王的中共寫手們忽略了? 1207年,在成吉思汗大軍的壓迫下,西藏成為蒙古帝國的一部分。七十二年之後,整個中國步了後塵。在元世祖忽必烈統治下,藏人八思巴被尊為帝師,而漢人的地位等而下之,受盡歧視。至今有不少漢人忘了祖上做亡國奴的悲慘,嘮叨什麼:西藏從元朝起就屬於我們的。莫非,漢人成了成吉思汗的子孫?如果按亡國的先後順序,以及與蒙古人的親疏關係,藏人是不是更有理由說:中國曾是我們的一部分? 當中國與西藏擺脫蒙古人的統治獨立後,前者建立了明朝,後者出現了割據。兩者之間的聯繫,很少。雖有不同教派的西藏喇嘛訪問中國,史料也記載了皇帝對喇嘛們說的客套話,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明朝對西藏行使過主權。五世達賴與當時的主要政治對手藏巴漢,曾各自派出使者,不遠萬裡去滿洲拜見大清帝國皇太極,誰把漢家的明朝皇帝放眼裏了? 3. 大清帝國征服中國時,搬入北京還不到一年的順治皇帝,就向五世達賴發出邀請。順治的父親皇太宗,也曾遣使者去見達賴喇嘛。順治皇帝甚至提出要親自到邊界「拜見相迎」,後終因戰亂而作罷。 五世達賴會見順治皇帝,有必要大書一筆。此行不僅顯示了西藏作為一個國家的影響力,而且表明了達賴喇嘛的獨立統治者身份。中共的寫手們把五世達賴會見順治皇帝,貶低為:以臣服地位覲見皇帝。試問:天下可曾有過這樣的皇帝,為見屈服稱臣的人,要跑到幾千里之外去迎接? 五世達賴1652年初從拉薩去北京,三千隨從,浩浩蕩蕩。順治皇帝派皇親國戚沿途迎送。接近北京時,歡迎隊伍愈發精彩,數千人手持兵器、華蓋、飛幡、寶幢,在鼓樂齊鳴中恭候。順治皇帝不僅出城二十裡外相迎,而且耗資九萬兩白銀專門為五世達賴修建了一座金碧輝煌、如同仙境一般的行宮。 順治皇帝是虔誠的藏傳佛教徒,據說曾一度想放棄皇位出家。但他急著要見達賴喇嘛,不惜斥钜資大獻殷勤,其中政治原因更多於宗教。據清史載,當時的蒙古諸國,一直在跟清軍作戰,而征服中國的戰爭還沒結束,不堪重負的清廷有求於達賴喇嘛。由於宗教的聯繫,達賴喇嘛在蒙古人中地位極高。大清皇帝意欲通過達賴喇嘛從中調停,化解滿蒙之間的緊張關係。 五世達賴做到了:1667年代表蒙古諸國,與大清帝國劃定雙方邊界。1673年吳三桂舉兵反抗大清帝國,無論是康熙,還是吳三桂,都派人前往拉薩求援,達賴喇嘛的答復是:如果派遣勇猛的蒙古厄魯特鐵騎,會對你們雙方都不利。這番話,盡顯一國之尊的能力、氣度。 在藏人歷史上,五世達賴堪稱最傑出的政教領袖之一。他借助蒙古人的力量清除政治對手,統一全藏。派軍隊收復西藏的康區(現今四川、雲南的一部分)。修建雄偉的布達拉宮。順治皇帝把「西天大善」的尊號贈給他,實至名歸。 4. 十八世紀初,西藏的地位出現轉折。 1705年,蒙古和碩特國末代國王拉藏汗奪得西藏統治權,廢黜並害死六世達賴,讓自己的兒子取而代之。康熙皇帝站到了拉藏汗一邊,派欽差到拉薩幫助拉藏汗鞏固統治。隨後又承認了假達賴。作為回報,拉藏汗開始向大清帝國進貢。儘管拉藏汗不是藏人,但他以西藏統治者身份進貢,等於把西藏的地位降為屬國。 1717年,蒙古準噶爾國以恢復合法達賴喇嘛為名,派兵攻佔西藏,殺死拉藏汗,囚禁假達賴。同時又燒殺擄掠。康熙皇帝乘機出兵,於1720年趕走了準噶爾。此時被藏人擁戴的七世達賴藏身于西藏安多。康熙下令讓軍隊護送他去拉薩。藏人視清軍為救星,沿途載歌載舞,踴躍歡迎。就這樣,大清帝國在西藏站住了腳。 康熙的將領們廢除了原有的大權獨攬的第司職位,改設四名政務官(噶倫)共同管理西藏。還留下一支軍隊駐紮。在康熙看來,對西藏的征服已經完成。他在上諭中說:今大兵得藏,邊外諸番悉心向化,三藏、阿裡之地,俱入版圖。 從雍正到乾隆,為經營西藏,皇帝們不僅多次用兵,平息內亂,鎮壓反抗,擊退尼泊爾對西藏的入侵。還搞了諸多措施,如派遣駐藏大臣,分割西藏領土,重申達賴喇嘛的政教領袖地位,兩次頒佈「藏內善後章程」,其中規定對達賴喇嘛等重要活佛的轉世認定,須採取金瓶掣簽的方式。嘉慶、道光年間修訂的「大清一統志」以及繪製的世界地圖,西藏均被劃入大清帝國的版圖。 但這一切,並不能表明,西藏已成為大清帝國的一部分。 5. 1782年,英國外交家托爾納進入西藏,他在報告中稱:藏人經常避免承認完全附屬于大清皇帝。即使是中共的寫手們,在談論大清帝國對蒙古、新疆的統治時,振振有辭:設立了多少邊防站;從上至下的行政系統如何完整;委任了哪些官吏去管理。可一說到西藏,就空洞無詞了。這也難怪:社會制度是藏人的,政府是藏人的,官吏是藏人的,貨幣是藏人的,稅收是藏人的,邊防是藏人的,海關是藏人的。跟大清帝國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被視作控制西藏主要手段之一的「金瓶掣簽」,形同虛設。首次實行應在1808年,從確定九世達賴開始。然而,直到1877年確定十三世達賴,幾乎都是藏人定誰是誰,大部分沒搞金瓶掣簽,搞過的也只是走過場。 代表皇帝管理西藏的駐藏大臣,多數時間裏有名無實。大權掌握在西藏政府攝政或達賴喇嘛手裏。在西方傳教士眼裏,駐藏大臣只是皇帝派來監督藏人行動的大使。到十九世紀後半葉,連這點功能也消失殆盡。英國人在北京拿到前往拉薩的護照,藏人不予理睬。英國與大清帝國簽訂的西藏商務協定,因為沒有藏人的同意而成一紙空文。 晚清朝廷意識到西藏正離它而去,從1906到1910年,大規模調動軍隊入藏,宣佈取消達賴喇嘛稱號,派遣更多的行政官員去拉薩,直至接管西藏政府。用駐藏幫辦大臣張蔭棠的話:整頓西藏非收回政權不可,欲收回政權非用兵不可。只是,為時已晚。 如果不是辛亥革命爆發,的確有可能,清政府會把西藏變成像新疆一樣的行省。1912年大清帝國土崩瓦解,為藏人鋪就了一條通向完全獨立的道路。 6. 1910年流亡印度的十三世達賴在寫給清政府代表的信中,把大清帝國與西藏的關係稱為「供施關係」。也即:施主與僧人的關係。由於這是一種宗教性的表述,難以解釋國家、主權、內政、外交等政治領域的複雜現象。其實不妨應用西方政治辭典,結合兩者之間的演變過程,大清帝國與西藏的關係完全可以定義為:宗主國與附屬國。 宗主國垮臺,附屬國走向獨立,西藏已擁有作為國家的一切要素。1913年,十三世達賴回到拉薩,發表著名的「水牛年宣言」,其中提到:西藏是一個獨立自由的佛教國家。民國總統袁世凱提出要恢復達賴喇嘛的稱號,十三世達賴表示不需要,他告訴袁世凱:我是西藏政教的最高統治者。 執政二十年,十三世達賴對內推行新政,辦郵政、開電廠,發展醫療教育。對外搞平衡外交,特別是在中英兩國之間周旋。這期間,中國在西藏連常駐代表都沒有。十三世達賴圓寂後,民國政府找了個弔唁的藉口,派代表去拉薩,想說服西藏政府歸順中國,最終一無所獲。1940年舉行十四世達賴坐床大典時,在場的民國政府代表也就相當於現在的貴賓角色。後來雖有了個駐藏辦事處,但既無權力也沒影響力。兩名在中國的美國軍官要入藏考察,得繞道印度向西藏政府申請。而蔣介石想修一條穿越西藏的中印公路,也被藏人斷然拒絕。中共的寫手們至今喋喋不休,把當年民國政府與西藏政府的關係,硬說成是中央與地方。除了編造謊言,可曾拿出半點像樣的證據來? 7. 1913年初,十三世達賴的「侍讀堪布」德爾智與外蒙古簽訂《蒙藏協定》,宣佈:蒙古、西藏均已脫離滿清之羈絆,與中國分離,自成兩國。 然後的命運,竟有如此不同!蒙古獨立時,蔣介石沒脾氣,毛澤東肉麻支持。而面對事實上已經獨立的西藏,不僅蔣介石幾次威脅要武力侵藏,毛澤東更是強行佔領,血腥鎮壓反抗。 1950年中共軍隊入藏前夕,毛澤東在接受蒙古駐華大使呈遞國書時,祝賀蒙古「早已脫離了中國的反動統治」。真是虛偽到極點:西藏不是更早就脫離了嗎?蒙古靠著強大的蘇聯作後盾,沒人敢惹。缺乏保護傘的西藏,只能任強權宰割。 回首歷史,每當西藏執政者面臨大麻煩,幾乎都要請求外部力量來幫助解決。蒙古人、滿人、漢人、英國人,都伸出過援手。1910年十三世達賴在印度會見英國總督時,曾呼籲英國政府出面幹預,以迫使清軍撤出西藏。隨後多年,西藏政府多次依靠英國的幫助,度過危機。但英國無力提供保護傘,正如英國當時的駐藏外交官黎吉生所說:西藏幅員遼闊,高山寒冷,荒無人煙,又缺乏交通運輸,英國人根本不敢承擔這個責任。 藏人也沒做任何努力尋找保護傘,儘管生死攸關。甚至連爭取國際社會承認西藏地位這樣的事,也不去做。從北洋軍閥政府、國民黨政府到中共,一再聲稱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當時的整個國際社會從來沒聽見藏人抗議過。把自己封閉起來過日子的結果是:中共軍隊入侵時,西藏政府去聯合國求救,大多數國家對西藏不是所知甚少,就是缺乏同情。十四世達賴後來向印度求援,尼赫魯總理說他無能為力,因為:從未有人正式承認過西藏獨 立。 在弱肉強食的國際環境裏,西藏政教合一體制的弱點更為致命:由於行政從屬於宗教的需要,政治上必然趨於保守,滅改革于萌芽,對外關上大門。孤立於世界之外,得過且過,錯失良機,直至大難臨頭。尤其讓我感慨的,當年帶頭阻止聯合國討論中共入侵西藏的國家,竟是西藏最重要的支持者:英國和印度。 原標題為:西藏不相信眼淚—讀李江琳的《1959,拉薩!》




2011-12-1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