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達賴喇嘛最新策略考驗北京西藏政策

作者作者:紀碩鳴




達賴喇嘛訪問美國,與總統奧巴馬及國會領袖會面,這是他安排好西藏流亡政府選舉接班,政治上「全退」後的首次訪美之旅。達賴喇嘛推動政教分離,流亡政府首席部長首次選出非宗教人士出任後,從神權政治淡出。今年九月藏傳佛教高僧大會,將提出下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可能考慮取消靈童轉世,避免將來西藏內外兩個靈童鬧雙包案。達賴的新策略將考驗北京的西藏政策。 在流亡藏人社區結束了千百年延續的政教合一,並安排好政治選舉接班的重大事宜後,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卸下政治責任,開始了他有史以來首次沒有政治身份的訪美之旅。美國各界接觸達賴喇嘛,也毫不顧忌中國反分裂的一貫立場,轉趨更為大膽、直接和張揚,似乎要測試流亡藏人社會作出重大改革之後的國際效果。 儘管針對達賴喇嘛訪美活動,北京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再重申,中方堅決反對達賴喇嘛通過訪問從事分裂祖國的活動,並堅決反對任何外國政府和政要支持、慫恿達賴這類活動。他說,中方的立場是一貫和明確,希望美方恪守在涉藏問題上的承諾,從中美兩國關係大局出發,慎重妥善處理有關問題。但白宮卻不顧北京的反對,總統奧巴馬仍會晤達賴喇嘛。這是奧巴馬上任後第二次會見達賴喇嘛,他們在去年也曾在白宮會面。 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指出,主管民主與全球事務的國務次卿、同時也是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官歐特羅(Maria Otero),七月五日會晤到訪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表明華府對西藏的支持。歐特羅在會談中表明,美國強烈支持保存西藏特有的宗教、文化、語言以及保護中國大陸人權;她並且對達賴喇嘛的和平、非暴力承諾以及尋求與北京政府對話的做法,表示讚賞。美國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和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七月七日也共同在國會會見達賴喇嘛,一連串的高層會晤近年少見。 七月十六日,奧巴馬在中國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後,同達賴喇嘛在白宮地圖室(Map Room)舉行了四十五分鐘的閉門會晤。據悉,奧巴馬攜十三歲長女馬莉亞(Malia)與十歲幼女薩莎(Sasha),在白宮門口迎接達賴喇嘛,見面時,他告訴達賴喇嘛,大女兒剛過了生日。達賴喇嘛隨即祝她生日快樂。兩個女兒都手拿哈達獻給達賴喇嘛,大女兒還說:「美國有很多總統,但世界上只有一個達賴喇嘛。」 美增援流亡西藏社會 會談中,奧巴馬稱達賴喇嘛退休是一個偉大的選擇,但不忘提醒達賴喇嘛,退下來不能不管西藏問題。達賴喇嘛回答,他作為西藏人,不會不理西藏事。奧巴馬承諾將增加撥款於流亡西藏社會的教育和衛生。 達賴喇嘛於七月五日抵達華盛頓,展開將近二週的弘法之旅,在當地舉行為期十天的宗教儀式,吸引成千上萬美國民眾參加。他還十分罕有地選擇在美國過他的生日。這位西藏精神領袖在他七十六歲的生日慶祝儀式上說,他「對將政教分離的信念付諸實踐而感到自豪」。 據亞洲週刊記者最近到印度達蘭薩拉採訪及觀察,達賴喇嘛的「自豪」還源自流亡藏人社會近期的一系列變革、變局,正在破解北京既定的西藏政策。北京從來不認同有所謂的西藏問題,只有達賴喇嘛的問題,而負責西藏政策的官員一直以來認為,時間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等達賴喇嘛離開人世,北京在中國境內找到轉世靈童,樹立起新的精神領袖,一切盡在掌控之中。而流亡藏人則群龍無首自然成為散沙一盤,所謂的西藏問題可以迎刃而解。然而,有北京的官員對亞洲週刊表示,達賴喇嘛變局,政教分離並由民選政治領袖,接下來還將進行宗教改革,一旦取消轉世靈童直接指定接班人,北京讓時間解決問題的既定西藏政策的戰略思考將被打破。 取消靈童轉世的考慮 達賴喇嘛政教分離,完成了政治接班的改革,是想避免一旦達賴喇嘛不在人世,流亡藏人社會出現政治真空、群龍無首的狀況。而且,最近西藏流亡社會也達成一致,以後不再稱「流亡政府」,改以「流亡政治組織」,以便於西方承認並捐贈。達賴喇嘛七月一日表示,他離世後由誰繼任的問題中共無權決定。事實上,達賴喇嘛的下一步就會著手宗教改革。在印度達蘭薩拉官邸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達賴喇嘛透露,今年九月份會召開藏傳佛教高僧會議,商議宗教改革事宜,「不排除會研究轉世靈童的問題」。可能取消轉世靈童也為了避免未來出現內外兩個達賴喇嘛。 這些問題近年一直在達賴喇嘛的思考中,零八年北京舉辦奧運前,就有僧侶向達賴喇嘛建言指定接班人,當時達賴喇嘛還調侃﹕「你們是否認為我老了?」他不急於去思考這些問題。奧運後,北京和達賴喇嘛中斷了多年持續的談判,零九年雙方沒有任何接觸。二零一零年初,達賴喇嘛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提出,如果大多數西藏人認為可以結束轉世靈童,他願意取消。開始大家認為他只是說說,事實上他已有思考並放風作試探。 對政治裸退反應不一 達賴喇嘛較早就提出處於半退休狀態。去年亞洲週刊訪問他時就詢問,如果大多數藏人不支持中間道路,他也會放棄嗎?達賴喇嘛回答,如果這樣,就辭職退休了。從長遠看,退出政壇也是達賴喇嘛深思熟慮的決定,而且退意堅決。 在五月份召開的流亡藏人代表大會上,大家對達賴喇嘛執意退出政壇依戀不捨,有人提出達賴喇嘛如英女王、日本天皇般做一個名義上的領袖,達賴喇嘛開玩笑地說:「那你們還要給我找一個王妃。」不管眾人如何勸說,他堅決全退。達賴喇嘛移交政權是一個重大變局,在藏人中形成兩種看法,有開明者認為順應時代潮流,有利改革和西藏發展。但大多數人認為達賴喇嘛移交政權會對西藏帶來麻煩,對解決西藏問題不利。在流亡藏人安全部門擔任翻譯的丹增德丹對亞洲週刊表示,大部分人是從對精神領袖的深厚感情出發。丹增德丹說:「英國的君主立憲非常適合流亡藏人社會,我看到的局面是,達賴喇嘛改革思考走得快,藏人還跟不上。」 其實,達賴喇嘛出走五十多年來一直在徘徊之中,丹增德丹指出,去年敘利亞、埃及總統下台對他有影響,「達賴喇嘛不是一個保守的宗教人士,莉花革命對他有影響,加快了他變局的步伐」。今年九月召開藏傳佛教高僧大會,達賴喇嘛主動提到會討論十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丹增德丹表示,過去達賴喇嘛是從不願意討論這些問題的,「不敢說會有好的結果,但會在是否繼續轉世,還是選舉或者由達賴喇嘛指定,會出現一個框架性的傾向」。丹增德丹讚賞,達賴喇嘛在政治上劃了一個圓滿的句號,並告訴西藏民眾:神可以從神壇上自己走下來;平民可以走上政治教主之位。 達賴喇嘛告訴亞洲週刊,政教分離,走民主之路在他的腦中縈繞已久。小時候,約十二、三歲時,還沒有承擔西藏的政治責任之前,就對西藏一些執政的方式有意見,包括當時西藏的攝政和一些高層領導人解決問題的方式,特別民眾有疾苦的時候,沒有辦法完全地把他們的意願表達出來。那時,跟他說攝政不是很公正或者當時的官員很不公正的,是打掃清潔的清潔工。「我小時候,和身邊的清潔工和服務人員都是有話直講,但是一到公務員的時候,公務員就比較不會講。」 流亡印度啟發民主思維 達賴喇嘛十六歲開始承擔了西藏的政治責任,一九五二年時成立了西藏的改革局,希望進行一些改革。以人大副委員長的身份參加了北京的全國人大會議,一九五六年到印度,看了印度的國會,覺得北京人大跟印度的國會開會的方式及氣氛完全不一樣。一九五九年以後,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他表示,當時跟總理尼赫魯見面,有時意見非常不合,但因為印度實行民主制度,「我對他發表不同意見的時候沒有任何憂慮,也沒有任何恐懼。由此,我對民主的感受是非常的深」。年屆七十六歲,達賴喇嘛認為,自己「未來十年二十年,甚至能活三十年,局勢會發生什麼,很難講。我還是有這個願望或是信心,在我的一生中,能夠進入西藏,我相信團圓的時刻會實現」。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你在何時想到要實行民主制度? 一九六零年開始,西藏流亡社會就開始實施民主了。十年前,我們流亡政府的行政首長就由民眾直接選舉產生。從此以後,我就對外公開地講,我就是半退休狀態。直選首席部長之前,基本上每個禮拜部長們都會跟我見面,召開會議。民選行政首長以後,見面和討論問題就變成了偶爾一次,不定期的。所以說明所有的責任都由他們在承擔。這次是第三次的首席部長選舉,這次跟往常的兩次都不一樣,這次選舉比較激烈,也就是說民眾的參與度非常高,民眾非常熱情,我個人看到這種選舉氣氛也比較滿意,所以我覺得完全退休的時間就到了。 我們還看到,這次首席部長不是宗教人士,是在意料之中嗎? 我覺得,高級僧人領導執政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從第五世達賴喇嘛開始到現在,將近四百年的達賴喇嘛作為政教領袖的時代結束了。我不管到世界哪一個地方,都一直公開地表達:政治的領袖跟宗教的領袖一定要分開,政治的制度跟宗教的制度也一定要分開。我這樣表達,也這樣呼籲,自己卻擔任宗教領袖的話,是不行的。幸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指責我:「你是什麼?」 退出政壇會否降低你的影響力? 不管怎麼樣,由達賴喇嘛領導西藏宗教跟政治的制度,未來一定會發生變化。如果未來這種制度,到了不得不改變,而且是被迫改變的話,我覺得我損壞了過去幾世達賴喇嘛的聲譽。現在我可以大膽地講,百分之九十九的西藏人還對我有信心,還會信賴我。雖然最近北京《環球時報》說只有百分之九的人信賴達賴喇嘛,但我自己覺得有百分之九十九,除了藏人以外,在世界各地還有很多的人喜歡我、支持我、讚賞我的風格。這個狀況下,我自願把政治責任卸下來,覺得是個很好的方式。 政教合一在民主時代的主要弊端是什麼? 如果制度不分開的話,我是西藏的最高宗教領袖,我去執政,別人去批評我執政的方式,他也在批評這個上師,這對民主是阻礙。一方面因為宗教的原因,民眾可能會減少他要承擔的責任,這也是一個阻礙。我曾經講了一個概念,世界屬於世界人民,中國屬於中國人民,任何一個地方,它都屬於這個地方的人民的,人民要參與執政,不可能大家都去當總理,最好的方式就是投票,去支援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出來的人作為領袖,這個人應該有時間的限制,不能無限期地做下去,時間到了,如果做得好,我們選他繼續做下去,如果做得不好,我們就換一個。這樣人民才是真正當家作主了,人民成了這個地方的執政者。這是一個手段,實際上在反映民眾執政的參與權。比如說佛陀,他曾經在必修的戒律中有明確的規定,在要出家成為僧人的時候,有一百多條戒律,這個戒律不是一個人獨斷地去做,而是在受戒的時候有四個以上的僧眾聯合去授戒,這個是比較民主的。在佛教的教理來說,民主跟佛教的戒律是吻合的。 北京有文章指,政教合一的建立是西藏地方政府和北京政府從屬關係的建立,取消政教合一是否取消了這種從屬關係? 這個不完全正確,不是這樣的,比如班禪大師和大寶法王,他們過去也做過皇帝的老師,皇帝的座前也有過一些經綸,皇帝也給過他們一些頭銜,但是他們不是西藏的政治領袖。但是這個最大的區別是,過去歷史上的皇帝全都是虔誠的佛教徒,因為信仰而跟達賴接觸,比如乾隆皇帝還穿著袈裟。現在的執政者,共產黨認為宗教都是毒藥。在宗教上,中央政府對宗教的政策非常嚴格,打壓得很嚴重。中國政府說宗教是毒藥,是不好的,但這個政府來干涉宗教很奇怪,跟原來的滿清皇帝有很大區別。如果共產黨現在講所有的轉世都不能轉世,它有道理,因為它不相信,它認為宗教是毒的,但是如果它這樣認為卻還要干涉轉世的話就很奇怪了。 有人說你的退休是權宜之計,為了確保以後不出現真空,不讓共產黨鑽空子? 西藏人有一個諺語,兔子怕天掉下來,一直躲在石頭後面,就是「杞人憂天」。我這個是不是權宜之計,還是陰謀詭計,你們可以慢慢觀察。達賴喇嘛的制度是會存在的,跟我的退休沒有關係。第一世達賴喇嘛,二世三世,完全是宗教領袖,我的想法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餘生就是要做一個完全的宗教領袖。關於達賴喇嘛的轉世部分,我們也會在印度定期或不定期地召開藏傳佛教的高僧會議,過去也有談過達賴喇嘛的未來,大概兩三次,特別以達賴喇嘛轉世為議題,但沒有做決定,今年年底之前,我們會再開會討論這個問題,要聽高僧的意見。 有些人有疑問,達賴喇嘛會不會繼續支持轉世靈童?靈童會在國內還是海外?這在北京看來是個政治問題。這些是否會引起討論? 最近,一個禮拜以前,我在美國紐約的大型研討會,有個法國記者問我關於轉世的問題,我當時有回答一些。我問他,你看看我的氣色,轉世應不應該馬上去辦?他說,沒有,不用馬上。如果從現狀來講,我在現階段如果沒有,那麼我想絕大多數西藏人希望有轉世。但未來我相信這個都會發生變化,包括中共的觀點想法,也一定會發生變化。我現在經常提,十三億中國人有權利瞭解事實的真相,我相信十三億中國人瞭解事實真相以後,有分辨對錯好壞善惡的能力,我認為為了讓大家瞭解真相,社會決策的機制、透明的機制很重要,而且媒體的自由也很重要。我覺得一定會發生一些變化,你看溫家寶總理一直在強調政治體制的改革,但有的人跟我講,這跟達賴喇嘛表演一樣,是一種表演。 很多西藏人希望達賴喇嘛半退休,但您堅持全退,有沒有考慮會影響西藏問題的解決? 從鄧小平開始,我們接觸已經三十多年,我一直在承擔責任,但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職務。我除了變成一個他們譴責和辱罵的對象外,什麼都沒有。所以全部退下來的話,他們譴責的目標就模糊了。西藏這解不開的迷,我們一再努力,北京政府似乎閉著眼,自己覺得應該達成它的願望,不理不睬我們真誠的表達。我個人比較擔心的一點是,境內的西藏人希望我回到西藏,有的老年人希望在他們過世之前能夠見我一眼,另一個在中國內地有很多佛教徒,我昨天見了十幾個,很多流了眼淚,他們說:達賴喇嘛不要忘記我們。境內和國內一些相信我的佛教徒,他們想見我,但我不能回到境內。之前我沒有提我個人的任何意願,未來我也不會提,不會提什麼前途問題。 退休後還會不會繼續跟北京對話? 只要是對解決西藏問題有利的,我一定會努力,但怎麼去做,主動權不在我們,在北京政府,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北京都說是錯的。在最近洛杉磯一個人權的會議上,有一個西藏自由組織的學生問我未來怎麼跟北京打交道去解決西藏問題,我說我們一直在努力,但一直沒有實質性的結果,我們現在就要向中國的人民、華人、學生、留學生、知識分子去訴說我們的理念,不尋求西藏的獨立,我們不分裂中國,我們尋求西藏真正的自治,在憲法框架之下,藏族的自治州自治縣,需要公平統一的權力,這就是我們的訴求。在明尼蘇達,我見了大概一百個中國留學生,互動很好。過去的兩三年之前我也見了很多學生、學者、知識分子,溝通得也很好,所以我們現在的方向就是多跟他們接觸。您來過多次,我們的一些想法,都開誠布公地跟你講,通過亞洲週刊刊登出來,這對跟民眾,尤其是有獨立判斷的民眾溝通有好處。將西藏真正的狀況讓更多中國人知道,這是很重要的。 你曾說遇到重大的事情,會跟中央領導人寫信,這次改革有給胡錦濤寫封信嗎? 這次沒有寫信。他們一直說我是魔鬼,魔鬼的行程就不必要告訴他們了。七九年我給鄧小平寫過一封信,後來給江澤民也寫過,那個時候還沒說我是魔鬼,那時候魔鬼的角還沒有長出來,零八年的時候魔鬼的角就長出來了。




2011-07-2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