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流亡藏人領袖告別貴族宗教執政

作者作者:紀碩鳴




擁有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的洛桑桑蓋,在選舉中以五成五得票率獲勝,當選西藏流亡政府新任首席部長,改變了一直由宗教或貴族掌控的傳統。洛桑桑蓋曾加入主張藏獨的藏青會,但他在選舉期間提出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二零零五年他曾訪問中國。 -------------------------------------------------------------------------------- 當印度北部山區達蘭薩拉夏天雨季進入八月尾聲時,也是新當選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洛桑桑蓋就任的時刻。在今年三月新一輪的海外流亡藏民的投票選舉中,美國哈佛大學法學博士洛桑桑蓋得到超過兩萬七千多票,以五成五的得票率獲勝。這是達賴喇嘛期待民主制度以來第三次直選,洛桑桑蓋以一位沒有行政經驗的候選人擊敗了二名前部長,更改變了達賴喇嘛率領的流亡政府一直由宗教人士或貴族掌控、傳承的歷史。而選前,達賴喇嘛提出將完全退出政壇,意味著這一屆流亡藏人的首席部長需要獨立行事,並首次不需要向達賴喇嘛宣誓。 洛桑桑蓋的父親是僧侶,上世紀五十年代末逃離西藏,母親也是同一年出逃,兩人在印度的西藏難民村相識,隨後在印度大吉嶺附近一個村莊開始了流亡生涯。作為貧民的兒子,洛桑桑蓋在流亡藏人學校受教育,在大吉嶺的藏人難民中心上高中,獲印度德里大學榮譽文學士、法學士學位。一九九五年,他獲得福布萊特獎學金赴美國留學,獲哈佛大學法學碩士,並於二零零四年獲哈佛的法學博士學位,畢業後繼續在哈佛法學院任研究員。 洛桑桑蓋在學期間曾加入過西藏青年大會。這是一個被認為政治觀點激進的流亡藏人組織。因此,洛桑桑蓋也被認為政治主張屬獨立。但在選舉期間,洛桑桑蓋主張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提出團結、自助、改革三大理念,以中間道路作為競選主軸獲得支持。雖然達賴喇嘛堅持退出政壇,但這次流亡藏人的選舉,中間道路仍然是令人關注的政治主張。 早前公開反對達賴喇嘛中間道路、主張西藏獨立的自由學者劉克先儘管曾經在競選流亡議員時呼聲很大,但最終落敗。他對亞洲週刊表示,因為在網絡上批評達賴喇嘛的政教合一,要達賴喇嘛下放權力,並用了「老和尚」這個詞,觸犯了宗教信仰的敏感神經,引起藏民,尤其是南部寺院喇嘛們的指責,影響了選票。劉克先認為:「事實上,我講的是政治層面的問題,維護達賴喇嘛尊嚴的是宗教禮儀,即使達賴喇嘛全退了,他說一句話,政治和宗教還是難以區分。」 這一屆流亡議會的議員選舉,新上任的議員佔了一半,劉克先很注意這樣的變化,「雖然與我曾經提出的反對中間道路的議員將超過一半的預計有差距,但新議員大都不贊同中間道路」。劉克先支持洛桑桑蓋,指代表著流亡藏人社會脫離傳統的象徵,但他也批評洛桑桑蓋的政治主張模糊。劉克先新當選了「九十三前政治犯組織」執行會長,要利用政治組織的平台走上政壇。「我不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但支持他退休。我贊同獨立,但同樣主張理性非暴力。」 曾經在拉薩街頭抗議而被勞動教養的前西藏大學的女學生崗拉娟,二零零三年用了近二個月的時間翻越雪山來到達蘭薩拉,這次新當選為流亡議會的議員。崗拉娟支持洛桑桑蓋,他「代表了年輕一代,不是上師、喇嘛,做錯了我們可以批評指責,更能體現民主和自由;他母親賣掉三頭奶牛中的一頭供他上學,證明努力可以成功;他和奧巴馬一樣,沒有貴族、宗教的背景和色彩,改變的理念也同奧巴馬一樣」。 也有政府工作人員並不看好支持中間道路的洛桑桑蓋,在流亡藏人安全部門擔任翻譯的丹增德丹向亞洲週刊表示,議員中激進者比以往要多,社會上公開反對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聲音也比以往增大。「洛桑桑蓋表面上支持中間道路,但這不是真正的洛桑桑蓋,要他任職三年後才能看得出來。」丹增德丹認為,目前,流亡政府人員中支持洛桑桑蓋的不多,執政有難度,但三年後,洛桑桑蓋站穩,達賴喇嘛在政壇影響力減小,才會露出洛桑桑蓋的真面目。丹增德丹認為,流亡藏人的第二代都沒去過西藏,他們對西藏的印象都不深,玉樹地震,他們會覺得很遙遠,這不利解決西藏問題。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在達蘭薩拉流亡政府的會議室,洛桑桑蓋接受了亞洲週刊的獨家專訪,他稱,這是當選後接受首家中文媒體的訪問,並以漢語連說:「你好!」洛桑桑蓋有限的中文是在哈佛讀書時學的,他說,本來就學得有限,又沒有機會常去中國,所以退化了。不過,洛桑桑蓋的流利印度語要遠遠好過普通話,在印度有良好關係。他當選後,印度很有實力的基本教義派一號和三號人物親自到達蘭薩拉道賀支持,旗下新德里電視還專訪了他。 洛桑桑蓋首次向亞洲週刊透露,二零零五年,他曾經以學者身份去中國,到北京大學、民族大學、上海社會科學院參訪、交流。他說:「對北京印象深刻,是一個很有文化的城市,上海菜很好吃。」不過,那次唯一中國行的經歷也留下終身的遺憾。 那一年正好是父親去世一週年,他期望為近五十年沒回家鄉的父親到拉薩大昭寺燒柱香,但被當局婉拒。北京官員稱,拉薩不夠人手接待他,洛桑桑蓋當時開玩說,中國有十三億人,怎麼沒人接待我呢?他提出當天去,燒完香就返回,還是沒有得到同意。「那時給我的印象是,中國官員連起碼的情感都沒有。」 訪問中,洛桑桑蓋強調,任期內會信守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我之所以當選,證明了流亡藏民絕大多數支持中間道路」。不過,訪問最後,洛桑桑蓋又補充強調:「歷史上的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現在的西藏是一個殖民地。」這句話似乎另有潛台詞。洛桑桑蓋尚未上台,流亡社會已有改變,正在醞釀取消「流亡政府」的名稱而改以「流亡組織」,一種說法是因為北京不會承認「流亡政府」,改為組織有利接觸北京;而另外的解讀是,西方國家也不便承認「政府」,但容易認同「組織」,甚至可以提供資助。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記者問:這一輪選舉打破傳統,是否是流亡藏人的時代轉折? 洛桑桑蓋:轉折一定是,但我還不是從這方面去思考。最基本一點是達賴喇嘛賜給我們民主,在民主的框架下,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力競選。雖然我的前任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是一個宗教人士,但我們要承認,他也是一個民主選舉出來的領導。傳統的宗教與貴族退出歷史舞台,這不很重要,最主要的是民主進程。我個人認為,達賴喇嘛賜給流亡社會的民主素養越來越成熟了。 記者問:流亡藏人的第二代,會和他們的父輩不一樣嗎? 洛桑桑蓋:中共一再講,老一輩的流亡人士結束後,新一代人無法繼承西藏未竟的事業。我當選最重要的信息是,西藏的事業延續不斷,老一輩流亡藏人很平穩的把他們的權力和事業交給新的年輕西藏一代。西藏的事業在沒有解決西藏問題時,一定會延續下去,這是上一輩對新一代的期待。 記者問:大部分流亡藏人投了你的票,他們期待什麼?要改變什麼? 洛桑桑蓋:改變,是民眾看到了需要變化的大環境。我競選時有改變的十問十答,但大方向不會改變,也就是說,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不會改變。達賴喇嘛講的,對中國人民的尊敬不會改變,與中國人民加強交流是一個大方向,這不會改變。我個人講,我喜歡吃中國菜,麻婆豆腐很好!有不同的中國朋友,這都不會改變。但提高流亡組織的執政效率、教育等要有變化、發展。 記者問:你對漢人及漢人社會了解嗎? 洛桑桑蓋:我在哈佛有機會跟中國學生、學者交流。八九天安門事件後,這種交流就開始了。二零零零年後,我每年組織研討會,專門邀請中國的學者參加,開始的時候很困難,大家相互有些猜疑,開完會互相也不會講。二零零三年,達賴喇嘛到哈佛大學訪問,我邀請了三十五個學生、學者與達賴喇嘛對談。我覺得,漢藏學生、學者之間的交流很重要。 記者問:現在身份有變化,作為流亡藏人的政治領袖,你的責任到底是什麼? 洛桑桑蓋:最主要的責任是讓西藏恢復自由以及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也就是回到他的家。這是我在任時最大的職責。其實,這不僅是我個人,更是境內外西藏同胞的願望,為實現這個願望要去奮鬥和努力的;我們畢竟還是一個政府,有財政壓力,要規劃財政預算;我是在流亡的學校中成長的第二代。我覺得藏人的教育很重要,我會將藏人的教育作為我的第一要務,民族的發展與教育是分不開的。 記者問:你的最大責任要讓達賴喇嘛回到家鄉,但主要的是與北京溝通,你有何優勢找到新的路徑? 洛桑桑蓋:中共領導存在方式是金字塔型,我們要與金字塔頂端的交流。但這麼多年我們做了很多努力,無法突破,沒有達到最高層領導的對話。我公開講過,如果能同中央最高層對話,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都可以。我們一直敞開心扉,不能突破的原因來自對方,是北京方面阻礙了繼續交流。如果北京方面可以開門,哪怕只開一個小小的門,手指頭可以進去,就爭取手指頭進去,可以有拳頭大小的門,我們爭取整個身子進去。我們一定會繼續努力與中共高層對話。 記者問:二十多年了,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在流亡社會中還有多大的支持度?這條路能否成為你的執政思想? 洛桑桑蓋:中間道路是我的競選主軸,在流亡社會中有人對中間道路失去信心,因為多年來中間道路沒有實質的成就。也有人會講,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支持中間道路,是因為信仰,因為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提出來的。絕大多數人都信仰達賴喇嘛,所以才支持中間道路。我覺得,我這次競選的理念和方向是中間道路,獲得大多數民眾支持,我不是宗教領袖,沒有信仰問題,這是一個理念和達賴喇嘛的內容一樣。我相信,絕大多數民眾心底是支持中間道路的。所以我們繼續我競選的承諾。 記者問:但沒有達賴喇嘛主政,推動中間道路會不會更困難一些? 洛桑桑蓋:目前為止,我對中間道路的推廣抱很大信心,選舉中看到民眾對此有信心,但未來怎麼發展完全不能定論。解決西藏問題是客觀存在的。不是你有意願就可以解決,而是要中共高層官員的思想開通,如果現在一直關著門,特別是西藏境內的藏人沒有這麼大的耐心等待。最關鍵一點就是達賴喇嘛遲遲不能回家,西藏問題遲遲不能得到解決。中間道路不僅是我個人的主張,是流亡議會決議成為政策,如果流亡議會按民意要改變這一政策的話,我必須要依照議會的決議來改變我執政的方向。 記者問:你曾經是藏青會執委會的委員,目前還認同藏青會的政治理念嗎? 洛桑桑蓋:青年會本身是一個非政府組織,我們實施民主,雖然意見不一,但我們要尊重他們。現任首席部長也曾參加過青年會,流亡社會很多部長都從青年會出來,青年會也是培養流亡藏人領導人的搖籃。但隨人的年齡增長和成熟,會有轉變,我的中間道路理念也不是在競選才形成。是和中國人的交流中,我覺得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實實在在爭取雙贏的路,我才支持。 記者問:你長期接受西方教育,有美國的背景,美國給你什麼支持? 洛桑桑蓋:在美國學習,與很多師長、現代企業家、領袖交流,獲得很多經驗和知識,我覺得在美國這段時間,對我心理成長起到重要作用。美國政府除了給了我獎學金以外,沒有其他的支持。但我希望美國人民了解支持西藏,我當然更希望印度人民了解支持西藏。流亡社會的延續和成長與國際社會的支持分不開。我作為民選的藏人領袖,有責任向國際社會訴說境內藏人的苦況、他們的現實。 <>二十五卷二十四期 (2011-06-19)




2011-06-2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