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谷歌內幕 從中關到加州之遙

作者作者:大紀元時報




美國著名科技專欄作家、前《新聞週刊》(Newsweek)資深編輯史蒂文‧勒維(Steven Levy)最近發表新書《谷歌內幕:谷歌的所思、所為和對我們生活的影響》(In The Plex:How Google Thinks, Works and Shapes Our Lives),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谷歌的成長、發展、在中國面臨的道德挑戰,在西方社會引發深刻的反思。 本書作者在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谷歌史無前例地允許一名新聞記者深入谷歌公司內部,進行長達3年的「零距離」實地觀察,從加州灣區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公司總部,到北京海淀區中關村的谷歌駐北京辦公樓,史蒂文‧勒維對數百名谷歌高層管理決策者、僱員、前僱員、客戶、競爭對手、用戶進行大量的深入訪談,詳實地記錄了谷歌——一個時代的弄潮兒,踏著信息時代的衝浪板,在風尖浪頭上的故事。 本書披露了許多不為外界所知的內幕,甚至谷歌內部員工都不知道的事件,尤其是谷歌從進入中國大陸到宣佈撤出的過程,本書首次向外界揭秘了中共操縱西方互聯網公司對中國大陸民眾甚至全球華人封鎖信息自由的真相。  以下內容是本書的摘要。(讀者可以在Amazon上買到這本書)。 2010年1月12日,在經過幾週的掙扎後,谷歌公司最高決策層——包括公司創始人佩奇(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以及首席執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終於做出了谷歌公司歷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尷尬的決定:把服務器從中國大陸撤出。 這離2004年1月,谷歌公司高層在內部的一個會議上決定考慮進入中國市場只有6年的時間。在那個會議上,公司高層宣佈「中國是谷歌重要的戰略市場」。 這6年中,谷歌經歷了許多前所未有的事情。 請君入甕——中共互聯網協會歡迎谷歌進入中國大陸 2004年的春天,谷歌公司負責政策的高管安德魯‧麥克勞林(Andrew McLaughlin)親自率領一個先遣隊到中國考察訪問,這是谷歌進入中國的破冰之旅。在這次中國之旅中,麥克勞林和隨行人員和許多人見了面,包括來自中國政界、商界、科技界、學術界的人士,其中有一位叫胡啟恆的人(胡啟立的妹妹),中共互聯網協會的理事長。 書中說,胡啟恆非常興奮地表示,谷歌進入中國不僅將對(谷歌)公司有利,而且對中國有利。然而她認為的有利,是對中國民眾的信息自由更有利呢,還是對中共控制信息封鎖更有利呢?  麥克勞林回到美國後,向谷歌決策層匯報了他在中國的所見所聞,谷歌首席執行官施密特讓麥克勞林做一個分析報告,並給他出了一個難題「谷歌應該如何對擴大中國的信息自由產生正面影響:是進入中國呢,還是不進入中國呢?」 麥克勞林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做這個分析報告,並試圖回答這個難題,為了對中國更瞭解,他幾乎每兩個月就要訪問中國一次。他還經常跟谷歌的兩個創始人——布林和佩奇共同商議。 一次,他們三個人拜會了加州伯克利大學的一位中國人權專家肖強。肖強對布林和佩奇說,他對所有的公司(比如汽車公司)的忠告是不要去中國大陸,因為去中國大陸做生意只會幫助中共迫害中國人民,但是互聯網是另外一回事,他認為谷歌去中國大陸能促進中國人在互聯網上的溝通,從而達到反封鎖的目的。 谷歌創始人訪問中國:是朋友還是敵人? 2004年10月,在麥克勞林的再三敦促下,谷歌的兩位創始人決定訪問中國,親自看一看中國大陸的情況。前副總統戈爾擔心這兩個斯坦福大男孩太天真,特地提醒他們到中國出訪,要處處小心。 谷歌的這兩位創始人,渾然一副大男孩的形象,背著雙肩包、腳登著滑板、走哪都插科打諢,滿不在乎, 看不出是經常坐著波音專用機767-200到全世界兜風,有上億美元身價的世界巨富。 戈爾告訴他們,有一次他去中國訪問,一再叮囑中方官員不要給他敬酒,結果到了吃飯的時候, 一個服務小姐還是給他呈上了酒杯,戈爾慌忙把酒杯推給身邊的隨行人員,但看起來好像是在敬酒給旁邊的中共官員,這一瞬間被媒體抓住,第二天,戈爾和天安門劊子手乾杯喝酒的相片上了報紙,成為公眾批評的對象。 戈爾的忠告奏了效。布林和佩奇到了中國後,在訪問百度公司時,百度總裁李彥宏邀請他們吃Subway三明治,布林和佩奇拒絕了。 在訪問中國期間,所到之處,人們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谷歌的創始人:他們是朋友還是敵人? 掉進大染缸——谷歌的妥協 從中國回來後,那個解不開的難題仍然困擾著谷歌最高決策層,尤其是創始人布林,他出生在前蘇聯,小時候在父親的帶領下,全家逃離蘇聯,投奔自由社會。 麥克勞林認為,如果谷歌進入中國大陸那樣的社會,等於掉進了大染缸,無法做到潔身自好。「你不得不跟壞人打交道,迫使你也配合他們做壞事」。 最終的決定還是由公司的最高決策層來做出:首席執行官施密特主張進入中國大陸,布林一直對此感到不安,佩奇是中間的調和者,他認為進入中國將對中國是一個衝擊。 終於,在2004年10月,谷歌公司宣佈了「進入中國的計劃」,他們決定給中國用戶「最大可能的自由信息」,這是一個向中共妥協的計劃,那就是,給中國用戶提供的信息是被中共過濾了的,為了儘量維持「不作惡」的原則,谷歌採取的折中法是,在顯示被中共過濾後的搜索結果中,告訴中國用戶這個搜索結果是不完全的,同時提供一個不受中共過濾的搜索引擎,這個搜索引擎是被中共封鎖的,中國民眾看不到。 但是中共的高官卻能看到,並且成為中共高官瞭解真相的窗口。 書中說,中共政治局委員、組織部部長李源潮在2009年訪問谷歌總部山景城的時候,挖苦地說,「谷歌不受過濾的網站是他的秘書----他經常瀏覽這些網站搜尋外界媒體對他的報導。 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則通過不受過濾的谷歌提供的網站,看到讓他膽戰心驚的消息(李長春因迫害法輪功在多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起訴,他出國訪問,所到之處,民眾抗議的呼聲如影隨形)。由於害怕中國老百姓看到這樣的信息,中共要求谷歌刪除內容不受過濾的鏈接。 百度:執行中共信息過濾——你別無選擇  書中說,雖然中國政府要求過濾信息,但是一開始卻沒有給出一個清單,告訴谷歌哪些信息是要過濾的。為了知道哪些信息是中共要封鎖的,谷歌就在競爭對手的引擎上做測試,比如百度,這一招很靈,通過在百度上做測試,谷歌很快知道了哪些信息是中共要過濾的,然後根據測試的結果進行自我設限。 本書的作者採訪了百度的執行總裁李彥宏,他說,2001年當中國政府要求他過濾信息時,他說:「我不理解,我們只是搜索引擎,而不是創造內容,用戶搜索出來的內容與我們有甚麼相關但是中國政府說,『你們是信息進入的窗口』。」 李彥宏說,他曾經想把服務器轉到香港,覺得在香港可以自由一些,不受中國法律的制約,但是把服務器移到香港很貴,但是即使到了香港,自己仍然是中國公民,除了執行中共的要求,其他別無選擇。他說「這是中國的法律,我對政治不感興趣,我也沒有權利判斷對與錯」。 中國沒有法律,只有被中共玩弄的政治,被中共壓制下的中國人甚至失去了判斷對錯的能力。 中共定期打電話命令谷歌封鎖信息 但是這還不夠,谷歌還是會經常接到中共打來的電話,因為偶爾有些漏網的信息還會在谷歌的引擎搜索中出現。  書中說:「中國政府定期打電話告訴谷歌封鎖一些網站,甚至不要提供任何有關一些事件和話題的網站。」 一位從谷歌總部山景城去北京工作的員工陳韋斯利說:「我們每天都會接到中國政府的信息部發來的指示,告訴我們哪些東西是要刪除的。」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中共加劇了對網絡的信息控制,頻繁要求谷歌過濾信息,過濾的信息更大了。 2009年是中共的敏感年(天安門事件20週年,法輪功迫害10週年,中共建政60年),谷歌更加頻繁地接到中共打來的電話和發來的要求,加劇信息封鎖和過濾。 中共企圖利用西方互聯網在全球實現信息封鎖 谷歌以為,對中共做一些讓步,中共也會做一些讓步,容許谷歌在中國發展一些空間,他們沒有想到,中共不但沒有讓步,反而步步緊逼,把谷歌逼到道德全面崩潰的邊緣,迫使谷歌從「不做惡」淪為「全面做惡」的工具。 本書披露了中共在成功迫使谷歌在中國境內服務器(google.cn)的引擎上過濾信息後,進一步要求谷歌在全球的服務器(google.com)的中文搜索引擎上過濾信息,這就意味著,在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包括美國的華人,如果在谷歌引擎上用中文搜索的話,得到的信息都是被中共過濾了的,中共想通過谷歌將黑手伸向世界各地的華人。 這一點,觸犯了谷歌部分管理層人員的道德底線,尤其是創始人布林的良心底線。2008年5月8日的谷歌年度股東大會上,布林做出了非常罕見的表態——在中國問題上,他刻意與佩奇和施密特保持距離。在這次股東大會上,谷歌的兩個股東——國際大赦和紐約州退休基金向董事會呈交了提議書,敦促谷歌公司管理層改進人權和信息自由的問題,遭到谷歌公司的官方否決,但是布林提出異議,他說:「我同意這兩個提議書的宗旨。」 中共迫使西方網絡公司過濾信息,不僅是在中國大陸,而且想延伸到全球,在全球實現中共的信息封鎖。谷歌拒絕了,但是包括微軟在內的一些西方公司就範了。 李開復:蓋茲大吼微軟被中共給操縱了 本書的作者還採訪了曾在谷歌中國擔任4年多的首席執行官李開復。今年50歲的李開復,出生於台灣, 祖籍四川,曾在蘋果、微軟和Google三家公司擔當要職,是華人科技精英效仿的典範。比爾.蓋茲將他招入微軟,任命他在中國建立微軟的研究開發基地。2005年7月19日,李開復跳槽離開微軟,加盟谷歌,因此造成的微軟和Google之間的法律糾紛使他成為媒體和公眾關注的焦點。 據書中透露,李開復認為微軟不瞭解如何跟中國人打交道,微軟的員工經常惹惱中國政府官員。他說有一次,比爾‧蓋茲對李開復大吼說,微軟被中共給操縱了! 看來這位全球頂尖的網絡巨人和富豪也嚐到了被中共流氓耍弄的滋味。   中共如何利用「掃黃」控制谷歌 本書還講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就是中共如何利用「掃黃」的名義控制信息自由。 在中國大陸,中共官員從上到下都包二奶,情婦成群結隊,在中國形成「性」文化,一夜情、亂性、亂倫,遍佈社會各個角落,中國的網站上到處都是「性」趣盎然。 谷歌的搜索引擎有一個自動提示的功能,就是人們在輸入關鍵字的時候,谷歌會自動提示相關的字眼和網站,被自動提示的字眼和網站是根據受大眾用戶歡迎程度決定的,因為中國大陸很多用戶對「性」很感興趣,所以谷歌的這些功能自動將最流行的黃色網站顯示出來,中共對谷歌說:「這些黃色網站都是你搞出來的,所以我們要懲罰你,今年是掃黃年。」谷歌說,這些黃色網站是根據中國用戶的受歡迎程度自動跳出來的(如果中國黃色文化不盛行,谷歌的自動提示功能就不會顯示這些黃色網站)。  中共是黃色文化的製造者,再以掃黃為藉口,控制互聯網。 中共黑手伸到谷歌心臟 谷歌最後抉擇拒絕繼續做惡 2009年聖誕節前,中共的黑手終於伸到了谷歌的心臟,谷歌的監測系統發現黑客侵入谷歌的電腦系統,公司最珍貴的知識產權被盜。谷歌安全小組的追蹤顯示黑客來自中國政府,而且手段非常詭秘、複雜,不是簡單的黑客。 更讓谷歌感到震驚的是,黑客還侵入了gmail的帳號,而且不是一般人的帳號,而是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的帳號,他們所有的聯繫、計劃、個人信息全部被盜!其中一位人士是斯坦福大學的一名學生,在斯坦福大學安全人員的協助下,谷歌負責安全的高管和這位學生見了面,並親自幫她處理了她的手提電腦,他們發現,黑客的手段是如此的詭秘、複雜,他們所插入的惡意軟件已經自動銷毀了。 2009年的聖誕節,對谷歌最高管理決策層來說,是一個不平靜的節日,他們終於明白,對中共的妥協,不但沒有實現谷歌當初的「中國夢」,反而引鬼上門,中共的黑手已經延伸到自己家門口來了,直搗谷歌的心臟。 終於,在2010年1月12日,谷歌副總裁兼法務長莊孟德(David Drummond)在博客發表聲明,宣佈谷歌將關閉在中國的搜索引擎,決定不再成為被中共利用壓制自由的工具。   微軟繼續作惡 本書作者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當谷歌撤出中國後,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微軟不但沒有跟進谷歌決裂中共,反而說:「我們要遵守中國(中共)的法律。」這就像IBM公司在二戰期間說,他們要遵守德國的法律,繼續向納粹德國提供科技殺害猶太人一樣。勒維說,這本書也許會使中共拒絕批准他申請訪問中國的簽證。




2011-04-19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