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為什麼一個個僧人在自殺?

作者作者:朱瑞




2011 年 3 月 27 日,從達蘭薩拉開往德里的火車上,我遇到一位剛從西藏境內逃到印度流亡社區的僧人,他此行的目的是去南方的色拉寺,完成佛學課程。 深夜,隆隆開動的車上,就著昏暗的燈光,當他發現我是一位寫作者時,就對我說起了他那 2008 年以及後來的經歷。 ——朱瑞 到這裡不容易呀,不過,我可不是最難的。 我 12 歲出家,在老家的寺院。17 歲到色拉寺。在色拉寺的吉扎倉,待了 10 年。 2008 年 3 月 10 日,色拉寺的五位僧人,在大昭寺前面喊“達賴喇嘛萬歲!”“西藏獨立!”“讓達賴喇嘛回家!”後來,這五個人都被抓了。 現在,大部分都判了刑。 只有一個十七歲的沒有判,還在被關押,等年齡夠了再判。 2008 年, 3 月 11 日,我們到色拉寺前面的派出所,要求釋放被抓的僧人。 有 200 人左右。我們是跑過去的。到派出所前面時,有10幾個武警,他們放毒氣,冒白煙的那種,呼吸時,嗓子疼得厲害,眼睛什麼都看不見。 一個開飯館的藏人拿了很多的水灑在我們身上,衣服濕了後,放在臉上時比較舒服,有一點點能看得見,大部分僧人都倒下了。 我們那時主要喊:“釋放被抓起來無辜僧人!”“他們是冤枉的!” 喊了 5 個小時左右,晚上來了黑壓壓的武警,排著隊,慢慢地靠近了我們。 他們一手拿著棍子,一手拿著像盾牌一樣的東西,敲著,發出很恐怖的聲音。 寺院管事的人都出來了,讓我們回去,說中國方面會考慮。 色拉寺前面,那時也都埋伏了武警,後來,每兩個武警夾著一個僧人拉到了寺院。 而後,封了色拉寺的大門,用鋼絲封的。 從那時起,武警包圍了整個色拉寺,排著隊。 包圍了50天左右。 我們吃的最後都沒了,有些常在外面吃飯的人,家裡一點糧食都沒儲存。 我們那時,有糌粑的拿糌粑,有油的拿油,大家把食物放在一起吃,最後,食物都吃沒了,大家在一起對付喝稀飯。 忽然, 有一個夜裡,是色拉寺被包圍了50天左右的一個夜裡, 2點鐘左右吧,我在屋裡,聽到外面像是有下雨的聲音,覺得奇怪,就出去看,可是,什麼都沒有。 我就去了廁所,因為在廁所裡,能看到牆外。 這時,我看到很多很多的武警,原來,不是雨點的聲音,是武警跑步的聲音。他們兩行兩行地排著隊,在跑步。 我就悄悄回到房間裡躺下了。 過了好久,外面出現敲門的聲音,不是敲我的房門,是敲外面的大門。 我們住的地方,有一個大門,裡面有三十個僧人左右,但是,誰都不敢去開門,後來,他們把大門敲碎了。 進來後,他們喊叫,讓我們快點起來,到一個地方學習。 那天夜裡,闖入我房間的武警是個藏人,沒動什麼。 後來,有的僧人說,有的武警進去後,打了他們。 我就馬上起來穿了衣服,出去了。 院子裡,那時已有幾個僧人蹲著,把雙手放在頭上,他們也命令我那樣做。 等大家都到齊了,點了名後,把我們一個個排上隊,押到寺院大門前,那裡有很多大車,一個車裡押了二十個僧人。 武警手裡都拿著棍子,把我們押到祭公堂,宇拓桑巴(拉薩大橋)那邊,然後,把我們身上的鑰匙都搜走了,只有帶子。 一個房裡面關著七個僧人,然後,讓我們背對著牆,看 3 • 14的照片,一個個對照。 可是,從3月11號,我們就被包圍了,寺院外面都是解放軍,我們一個人都出不去。 所以,3•14那天,沒有一個三大寺的僧人。 在小房間裡,我們披押了 14 天左右,每天都被審問:3•14你做了什麼? 喊了什麼? 手印呀,寫呀,記號,還拍了照片。 之後,從那個小房間,把我們押到火車站,前後車箱都是武警。 還有軍人的車,上面蓋著布,整個車裡,都是出家人。 他們把我們送到有很多沙子的地方,說是格爾木,在一個大院子裡,我們被關押了四個月左右。 一個房間裡有35個人,有一個大桶,大家大小便都在裡面。 太髒了,因此,有一個僧人得了病,後來去世了。 他是色拉寺吉札倉的僧人。 這以後,就允許我們出去放風了,但是,每天只有晚上6點到7點才出去一次。 後來,我的一個朋友說,他第一次覺得廁所比房間還好。 他說,這樣活著不如死了。 我的另一個朋友,也是一個出家人,這時,差一點就自殺了。 他有心臟病,房間裡待得太久,受不了。 放風時,他看到廁所裡有燒過的那種红磚,就是蓋房子的那種,碎的有幾個,那天,他在廁所裡就用那樣的磚,想自殺。 在寺院時,我們的關係很好,有人立刻告訴了我,說:“你的朋友病了。”我去看他,那時,他的頭都破了,盡是血。 他們送他到醫院時,我也跟去了。 在醫院裡,醫生把他的腰帶解開後,就走了。 那時,我就坐在他對面的床上,他突然起來,問我,你在幹什麼? 把我一把推開,從窗子跳了出去,我就抓他,他的動作太快了,我一下子沒抓住,只抓到的他的裙子,他還是跳了出去,可是,裙子伴住了他的腳,我大喊一聲:“來人啊,”幸好只有一樓,有一個人的身體那麼高。 但是,他的骨頭摔斷了,再沒能站起來。 他現在還在安多老家的寺院裡。 那時,他也不讓輸液,後來,大家慢慢地開導他,過了二十天左右吧,又把他的經師找過來開導他。 有三個月,我們輪流看著。 後來,我們都被押送回了老家。 不讓回色拉寺。 說是外面過來的僧人不能住在色拉寺,只有本地(拉薩)的僧人才可以。 外面的僧人有三四百,3•14後,都被趕了出來。 押送我們回老家時,前面是軍人的車子,後面也是軍人的車子,中間是我們的車子。 從安多到我的老家,有 12 個小時左右,不讓我們出去,吃喝拉撒,都在車子裡。 到了老家,沒有馬上釋放我們,又關了一個多月左右,因為奧運會還沒有演完吧。 演完了以後,又把我們關在一個院子裡,我們有十五個僧人,都是甘南的,從那以後,我再也沒回色拉寺。 放我時,他們把我的家裡人叫來了,簽字,擔保不許離開家鄉,才放了我。 爺爺聽說我被關了起來,病了。 開始,我被抓的事,都瞞著爺爺,是奶奶不小心說露了,爺爺就病了,第二年,2009年 1月,爺爺就去世了。 為了來這裡(印度),我準備了一年半左右。 辦身份證時,我留了長髮,穿了西裝,去拉薩時,也沒有穿僧服,因為穿僧服不讓進拉薩。 我是以父親後來找的妻子的兒子的身份,待在拉薩的,名字也改了。 穿僧服不僅不能進拉薩,如果飯店留住的話,那個主人要被罰款400元(每晚每個僧人)。那時,我的一個朋友穿著僧服來拉薩,沒等進城就被抓了起來。 要他買回去的車票,寫了擔保書,才放了人。 我到印度的想法, 2008年就有了。 就想到一個自由學習的地方,不管在那邊的色拉寺還是在我家鄉的寺院,都沒有學習的環境,到這裡來,就是為了學習。 我媽媽也說,“要嘛就不要去,去了短時間就不要回來,要好好學習。” 2008 年以後,每天我們都擔驚受怕地活著,晚上過了10點,年輕男人都不能出去,否則會被抓走,一旦一個家庭的孩子失踪了,大家都顯得平常了,都知道,肯定是被抓走了。 這些都是我一個人的經歷,究竟發生了什麼,在別人身上,那就無法知道了。 反正那以後,大家都很怕。 對了,有一位僧人,我們都叫他格西啦,他喜歡唯色的書。 關押在格爾木那個大房間時,他給我們講課,講唯色的書,他說,唯色寫的才是我們自己的心裡話。 都是真的,是我們想說而沒有說出來的心裡話。 (2011 年 3 月 28 日整理於印度德里西藏村NEWPEACE HOUSE)




2011-04-1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