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從一份文件看歷史是怎樣被打扮的

作者作者:李江琳




1959年3月17日深夜,達賴喇嘛率噶廈主要官員、經師以及家人離開羅布林卡。 由於倉促出走,許多文件沒能帶走。 “拉薩戰役”後,解放軍在羅布林卡收繳了噶廈政府的大量文件。 對中共來說,這些文件可以用來證明“噶廈政府預謀叛亂”。 可是,幾十年來,公佈的文件只有1959年4月發表的達賴喇嘛與譚冠三往來的六封信。 資料顯示,譚冠三共寫了四封信,“達賴喇嘛與1959年3月16日給譚冠三復信後,18日,中共中央代擬了譚冠三給達賴喇嘛的第四封信。”(《毛澤東西藏工作文選》166頁),可這第四封信一直沒有公佈。 我在研究1959拉薩事件時,找到1959年5月7日的新華社內參,其中刊登了一份重要的“繳獲文件”。 內參全文如下: 新華社拉薩訊最近在羅布林卡的譯倉(處理宗教事務的機構)中發現了一份叛匪發給各宗(縣)溪(鄉)的命令的底稿。 叛匪在這個命令中脅迫各地十八歲以上、六十歲以下的人都要到拉薩來參加叛亂,甚至公開威脅說,如有“貪生惜命,拋棄事業者,定將依軍紀給予懲處”。 這個文件是用竹筆黑墨寫在藏皮紙上的。 原文系藏文,文件長四十五公分半,寬五十八公分半,略大於半張報紙。 原件無日期。 文件的全文如下: 廣大的各宗溪: 康藏僧俗人民反對共產黨和獲取西藏獨立自主的武裝鬥爭正在進行,你們全體屬於教地(按指西藏)之僧俗人眾,均需為佛法著想而增軍,督促徵召18歲以上、60歲以下的人,並暫時由各地自己籌帶武器、彈藥、食物等,立即趕來拉薩,不得怠慢。 如有對宗教之事不負責任、貪生惜命、拋棄事業者,將依軍紀給予懲處,而不是口頭說說罷了。 此事切記為要。 西藏全體會議土豬年月日 這份“沒有日期”的文件出現在1995年出版的(《平息西藏叛亂》188頁)的時候,卻有了日期: “西藏獨立國人民會議”向各宗、溪發布的命令 土豬年(1959年3月13日)” 1959年內參中的文件是以 “西藏全體會議” 的名義,1995年變成了 “西藏獨立國人民會議” ;而且還有了一個奇怪的日期:3月13日。 這個日期非常重要。 1959年的拉薩事件是原定達賴喇嘛於3月10日到軍區觀看文藝表演的消息引起藏民疑慮,包圍羅布林卡阻止達賴喇嘛前往而引起的。 達賴喇嘛於3月17日深夜出走,3月19日解放軍炮轟羅布林卡,開始鎮壓。 “西藏全體會議”的這個文件,是中方用來證明藏方有預謀、有計劃發動叛亂,主動下手的證據。 發佈於3月13日,即達賴喇嘛出走之前,是這份文件能夠起到這個作用的必要條件。 可是,為什麼在1959年5月7日的新華社內參裡公佈時沒有這個日期,而到1995年卻出現了呢? 藏歷只有土豬年,沒有月日,公曆完整的年月日又是怎麼來的? 1959年之前,拉薩使用兩套計時系統,藏人延續歷史習慣,使用藏歷,中方官員使用公曆;藏人使用“印度時間”,中方人員使用“北京時間”。 這份用藏文書寫、寫給藏人看的文件,只有不完整的藏曆日期,卻有完整的公曆日期,這不符合藏人習慣。 因此,我認為這個日期十分可疑,一定是後來加上去的。 1995年《平息西藏叛亂》是“內部發行,不得引用”的資料,也就是說,雖然該書所收錄的文件已對原文進行過刪減和修改,但仍然不是給普通讀者看的。 給普通讀者看的是2008年出版的“官方正史”《解放西藏史》。 這本書中引用了上述文件,但引文卻是: “叛亂武裝總部以“西藏獨立國人民會議”的名義,於13日向西藏各宗發出命令。命令說:<為了反對共產黨和獲取西藏獨立的武裝鬥爭的勝利,所有18歲到60歲的人都必須自帶武器、彈藥、食物等,立即趕來拉薩,不得怠慢>。”(《解放西藏史》363頁)。 將這三份資料比較,篡改的痕跡和過程一目了然。 然而,對這份文件進行文本分析可見,日期和內容有個很大的矛盾:內參和“內部資料”中的文件均稱寫信時, “武裝鬥爭正在進行” ,顯示該文件起草時,戰事已經開始,故“西藏全體會議”令各地符合條件的男人自帶武器速來拉薩增援。 也就是說,該文件是在作戰過程中寫的。 可是,眾所周知的史實是,1959年3月13日,拉薩事件中的武裝衝突尚未開始,前一日部分噶廈官員和人民代表在開會時,還決定“派代表去北京請求中央寬容”。 3月13日還沒有任何理由稱“武裝鬥爭正在進行”。 《解放西藏史》的編者顯然注意到了這個矛盾,於是把“ 武裝鬥爭正在進行” 改成“ 為了反對共產黨和獲取西藏獨立的武裝鬥爭的勝利 ”,這樣一改,“現在進行時”變成了“將來時”,看上去就比較合理了。 好在,這份文件的起草人,時任噶廈秘書的格傑巴•丹增多吉留下了一篇回憶文章,其中提及起草該文件的詳情: “19日……孜本敘虧巴(按:即雪苦巴,“拉薩事件”中被選為“協調小組”負責人之一。)和四品官洛桑次旺二人專門把我叫到司令部,令我草擬一份<全西藏人民站起來,向紅漢人共產黨進行反擊戰鬥。拉薩附近的個寺院和廣大的貴族、政府、寺院的百姓要心懷政教之安樂,令16歲以上、 60歲以下的所有僧侶民眾,自帶武器和乾糧,晝夜兼程前來增援>的指示件。按此指示我又草擬了一份指令稿,然後又謄寫了15份,蓋上了司令部的印信,準備頒發。但因炮聲越來越大,子彈猶如雨點般地飛來,所以 此指令未能找到機會送出去 。”(《西藏文史資料選輯》第12輯,77頁) 可見,這一文件是在解放軍開始轟炸羅布林卡之後起草的,而且並未頒發。事實上,1959年3月拉薩事件爆發時,拉薩的藏人只是自發地包圍羅布林卡,向噶廈政府請願,要保護達賴喇嘛。 至今沒有證據顯示藏人實施了進攻解放軍的軍事部署。 相反,有文件證明,中國政府最高領導早就計劃大打一仗,並且做出了相應的軍事調動和部署。 1959年拉薩的武裝衝突,是解放軍按照計劃主動發動的。 但是多年來的宣傳一直說是藏人乃至噶廈政府主動發動叛亂,解放軍只是去平息叛亂。 幾十年後,為了證明這一點,本無日期的文件上就神秘地出現了3月13日這個日期。




2011-01-2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