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也許,沒有也許的西藏

作者作者:陳維健




“也許,已沒有也許”,這是風行九十年代中國,一首由臺灣音樂人羅時豐唱的:無言的結局“中的一句歌詞。那一夜,他反復地輪唱著,竟不能自拔。 2010年11月,第六屆國際支持西藏大會,會務組為與會代表舉行了一場露天音樂晚宴,噴水池畔,綠色的草坪上,放滿了鋪著白色臺布的桌椅,桌子的隔間擺著鐵爐,爐內的炭火紅彤彤的,淡淡的煙霧讓宴席顯得幾分朦朧,餐桌上,擦得精亮的熱鍋裡,飄著咖喱濃郁的香味,這一切極具了印度的色彩。夕陽乍沉,新月初升,晚風帶來初秋的涼爽,這是一天之中最好的光景,在還未斷黑的夜幕中不時地還傳來幾聲爆竹,依稀的火花映著天空,那是印度人昨日歡慶獨立後第一屆總理尼赫魯誕辰的餘慶。宴前的舞臺色彩斑斕地掛著各國與會者帶來的國旗,藏族流亡社區的歌舞團,歌聲舞影與台下杯觥交錯,歡語相融。這是一個多麼醉人的夜晚,無論你來自哪裡,無論你的故鄉在何方,無論你是今夜的主人還是客人,都深深地沉浸在濃濃的情絲之中。 我們這一桌,在宴席的邊緣處,停了噴泉的池水恰好在我們的身旁,在黯黯的水波裡,有淡淡的月色,這樣的一席之地再好不過談天說地了。席上有達瓦、達珍、達布、貢嘎扎西還有一位黑衣的藏族帥哥,我們漢族這一方是建利、國英、雲庚當然還有不時地來客串一下的朋友。席間大家都喝得有些微醉了。雲庚問身旁的達瓦說我老是記不住你們藏人的名字,好像名字都差不多的。達瓦笑著說,這也不怪你們,比如我這個達瓦一個村常常有無數個達瓦,我們藏人的名字一般都是四個字,後二個字作分別,比如我這個達瓦是達瓦才仁,達瓦是月亮也是星期一,才仁是長壽。比如她,達珍也是簡稱,但前後各取一字,全名是達瓦卓瑪,卓瑪變一字讀珍,意思是解放的女人。我們藏人沒有姓往往用一些吉祥的詞。比如達瓦是月亮;尼瑪就是太陽;白瑪是蓮花。達瓦娓娓而談,仿佛在講述藏民族古老的諺語。 這樣說著的時候,不知幾時臺上的表演已經開始了,那些歌聲舞影離得我們遠,又經了空氣中的酒香,倒更顯得它的曼妙來。席上好歌的藏族朋友也來了興致,都是極好的嗓子,達珍的金嗓子在會上已經聆聽過了,他們唱的大都是中文歌曲,讓我感到有些詫異?那黑衣帥哥“呀啦索,呀啦索”地把“青藏高原”唱得聲情並茂。這是一首張千一詞曲,李娜首唱的漢詞漢歌,一首好的歌,抹去了政治的憤懣,民族的仇恨,讓千萬藏人唱得如醉如癡,讓唱紅這首歌的李娜在雪域高原,看破紅塵削髮為妮,這也是一首歌的因緣果報。建利也是性情中的人,藏族朋友唱他也唱,藏族朋友舞他也舞,時而又笑話連珠,讓人捧腹不已。席上我們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金色的啤酒,紫色的的紅酒,杯觥交錯,只覺得你買了,他也買了,不曾斷過。我不是一個酒徒,卻是一個與酒有緣的人,只顧著往他人的杯裡敬,他人也往我的杯裡斟,不知喝了幾杯,人有些飄然了。一旁的貢嘎扎西他的酒杯淺了,滿了,又淺了,昔日溫文爾雅,舉手投足不無紳士風度的他,也有些不自主地起來,他的歌唱得比誰都動情,一首更比一首抒情,一首更比一首悲涼,“也許,已沒有也許”,他那藏族男子渾厚的聲音幾乎把夜幕中的空氣凝結住了,他的手兜在空中,不是那種有韻律的拍子,到是像胸前摟著一位美人。他唱著,又唱著,忽然停了下來。“我不唱了,這樣悲傷的歌曲,不適合在今天這樣的氣氛中唱”,但是他還是止不住地唱下去,聲音越發地宛轉,調子也越發地悲涼,月光下臉上已是淚光盈盈,席間的人都被感動,我知道他執著是止不住對故鄉的思念。夜太長,流浪的生活太長,他怕隨著歲月淡淡而去,回鄉的夢將變成一個“無言的結局”。“因為你曾經對我說過這是一個無言的結局/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臉上不會有淚滴 /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他的心無力停止他的歌唱,他怕也許,有一天沒有了也許。他的歌聲讓我想起了蒙古族詩人席慕容那首“出塞曲”:“ 誰說出塞曲的調子太悲涼/如果你不愛聽/那是因為/歌中沒有你的渴望/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對於流亡的藏人來說,那份鄉愁是詩人余光中的“那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故鄉就是母親,母親就是故鄉,故鄉的語言在消失,服飾在消失,信仰在消失,養育他們的河流、草原、雪域在消失。當藏人不再揮鞭在草原牧羊,當藏人不再五體投地去寺院點香,當藏族的歌舞成了一種應景,當寺院成了商業旅遊景點,當成千上萬越來越多的漢人湧進了西藏,當達瓦成了達志,達珍成了阿珍,西藏就消失了。這是一個蛋清與蛋白的故事,與會的項小吉說:當一隻雞蛋在碗裡被打碎後,是再也不能將蛋清和蛋白分開來了。他的語言帶著深深的憂傷,是的,想想百年來的歷史,一個曾經建立了大清皇朝,統治漢人三百多年的滿族僅僅百年就了無蹤影,那個鐵蹄踏到歐洲大陸的蒙族只能回想昔日的榮光。這樣的結局對於西藏來說不是沒有也許。這樣的結局,即使如歌所唱“英雄騎馬壯/騎馬榮歸故鄉”。沒有了草原,駿馬如何賓士,沒有了故鄉,英雄何處歌唱。也許,這樣的夜晚真得只能讓我“啊讓我再看看你讓我再說愛你/別將你背影離去”。聽著這樣的歌聲,鐵骨硬漢也會柔腸寸斷。我總撇不開血液上的罪惡感,總是不能面對這樣的一種歌聲,我有力量承受本民族的苦難,我知道夜再長總有天明的時候,但我沒有力量承受藏民族的苦難,因為這個苦難是我們這個民族加之於的,且這個苦難正在變成一種毀滅。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一個人的杞人憂天,也許,根本沒有這樣的也許。我們這麼多的朋友來到這裡,不就是奔著西藏來的嗎?有著月亮、太陽、蓮花一樣美麗的西藏怎麼能毀滅。我相信悲涼的情感總是一種境界,即使是魔境也是一種磨練。佛語有“能受天魔是鐵漢”之句,佛法能轉萬物,佛法八萬四千門,總有一法救西藏,大慈大悲的佛菩薩不會捨西藏而去。想到此,為自己凡夫俗子之憂,破涕而笑了。 見了我們這席這般地動情,其它桌席的朋友冷眉、學淵也紛紛尋聲而來。同為天涯淪落人,他的歌澆他心中的塊壘,和著他的歌,也澆自己心中的塊壘。歌喉聲調七上八下,嘈雜不齊,但誰又會在意呢?今天大家都同樣地醉了,不是酒太濃,它鄉的酒再濃也不會比故鄉的酒濃,那些沒有喝酒的朋友也同樣地醉了,今天,空中彌漫著酒香的夜晚,情也濃濃,意也濃濃,這樣的濃又誰能不醉呢?且看那滴酒未沾的朋友,站起來的身影也歪歪斜斜,正是應了那句老話“酒不醉人,人自醉”。這樣醉人的夜晚,沒有人能守得住自己的心,歡也罷,愁也罷,都是心頭流出的情感。那邊臺上的歌舞結束了,席間的歌舞開始了,掛了哈達的賓客牽起了手圍著歌手跳了起來。藏族的歌,藏族的舞,和著夜的風華像月輝下的潮,嘩啦啦地湧上來,又呼啦啦地退下去。但潮水不知有歡有愁,我們的歌,我們的舞卻是有歡有愁。月已當空,被灰薄的雲簇擁著,如果我將它比作擁著輕紗睡去的新娘,情于何干,但我能把它比作什麼呢?月影在雲霧中出沒,像夢魂縈繞望斷故鄉的伊人。 那一晚,不能忘懷地在我的記憶中了,最不能忘懷的是“也許,沒有也許”,它在我的心頭不知唱了多少遍,和著它的韻律我寫下了我的記憶,我不知道那天的朋友們是怎樣的一種感受,但我總歸把自己的感受寫出來,與在場的不在場的朋友們分享。 (來源:陳維健博客)




2010-12-2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