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撐藏語:孩子們發起的文化自救

作者作者:茉莉




2010年8月,當廣州市民為“保護粵語”而集會抗議時,心懷痛苦的唯色在她的博客上寫道:“廣東人可以為粵語走上街頭,而藏人呢?……身為‘少數民族’的我們,眼看著拉薩小學校的門口懸掛這樣的標語:‘我是中國娃,愛說普通話’、‘普通話是我們的校園語言’卻不敢吭聲。” 為什麼西藏人不敢吭聲?唯色和她的朋友認為,廣州數千人集會遊行挺粵語可以和平落幕;假如在西藏,數十人遊行挺藏語會立即逮捕,打入黑牢,給安上“藏獨分子搞分裂”的罪名。 然而,事情並非如唯色等朋友想得那麼悲觀。兩個多月之後,在藏區發生了一場規模較大的“撐藏語”運動。這次運動之所以至今未遭當局鎮壓,是由於發起者——藏族中學生的策略和理性。年輕一代西藏人為拯救民族文化的和平抗爭,於此時拉開了新的序幕。 ◎ 學生年少理性,當局定性“誤解” 在10月19日最先發起抗議的,是青海黃南州藏族自治區同仁縣(藏語稱安多熱貢)的數千名中學生。從照片上看,那是一些稚嫩的藏族孩子,有的年齡只有十一、二歲。他們穿著校服,手裡舉著小黑板,整整齊齊地走向街頭。孩子們高舉的藏漢文標語上寫著:“我們需要藏語課。” 引發這次抗議的導火線,是青海教育當局制訂的漢語授課新政策:從今年開始,試行把中學裡藏文和英文之外的所有科目,都變為漢語教學,藏族學生也被要求用漢語回答問題。同仁縣學生們首先發出呼聲:“我們不同意這項決定!” 由此引起了各藏區學生廣泛的回應。青海果洛州、海南州、黃南及海西洲天峻縣等地,不少學校都爆發了成百上千、甚至幾千人的示威。“撐藏語”運動從青海蔓延到了甘肅藏區。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數十名學生也在校內舉行遊行。 由於2008年的西藏騷亂遭到當局的血腥鎮壓,這次藏族學生自發的撐藏語運動,令我們這些海外觀察者為之擔憂。但是,這次的示威者都是一些上學的孩子,他們謝絕其他藏人如寺院喇嘛的參與,自己井然有序地排隊上街,根據中國法 在軍警遍地戒備森嚴的西藏,往日殺氣騰騰的當局,這次無法對這樣年幼的孩子下手。10月29日,青海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桑傑發表文章說:“10月19日以來,我省部分州縣部分中學生因受鼓動,對‘雙語’教育改革方針存在誤解,陸續發生上街遊行、集中上訪事件。”就這樣,對藏族孩子們保護母語的自發運動,當局只能克制地定性為“誤解”。 可是,藏人的這種“誤解”卻是如此普遍而深刻。青海六個自治州300多名藏族教師簽署《關於提高民族教育品質必須堅持以母語教學為主導的語言的報告》,青海西寧地區部分藏族退休幹部和老教育工作者發出《關於青海省藏漢雙語中長期改革問題的意見》,27名流亡藏族作家發出了呼籲書。藏族知識份子們爭相表達他們對“漢語全面取代藏語”的憂慮,呼籲當局公正解決藏族學生的合理請求。 ◎ 粵語只是方言,藏語代表民族 我們可以說,正是廣東的“挺粵語”運動,觸發並鼓勵了藏區的“撐藏語”運動。二者的相同之處是,兩地人民都是在爭取自己平等的語言權利,他們面臨的是相同的問題,由於遭受普通話的侵蝕,粵語和藏語都有相當嚴重的萎縮程度。同時,當局準備或正在推出的新政策,使兩種語言都面臨消失的危險。 但粵語畢竟是漢語的一種方言,它只是發音方式與普通話不一樣,在書寫上使用相同的漢字,主體語法也基本相同。同時,粵語使用者大都認同自己的漢民族身份,因此,“挺粵語”只是漢民族內部的強勢語言和弱勢語言之爭,並不構成民族衝突。 然而,藏語卻與漢語沒什麼關係。這種源遠流長的語言,是西元7世紀時,由松贊干布派出的學者,受印度的梵文影響而創制出來的。一千多年,西藏文化所建構的燦爛文明史,其卷帙浩繁,淵博深奧的文學,都是建立藏語的基礎之上的。 因此,藏語承載著一個民族厚重的文化,它儲藏著藏民族豐富的智慧和記憶。作為精神圖騰,它代表著一個民族的存在。因此西藏人很恐懼,一旦藏語消失,藏民族文化就失去了靈魂。語言的存亡關係到民族的存亡,他們因此悲憤地指出:“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消滅這個民族的語言。”他們普遍認為,中國當局正在有計劃地消滅藏語藏文,從而鞏固對西藏的統治。 ◎ “把一種奇特的文化連根拔起” 西藏的流亡詩人和地下詩人,經常在他們的詩歌中抒發母語被毀滅的痛苦。例如,年輕人讀不懂石碑上的文字,妹妹“向沒有藏文字和糌粑味的學校走去”,孫兒已經聽不懂奶奶說什麼了。他們控訴中共當局在西藏製造悲劇:“ 把一種奇特的文化連根拔起毀屍滅跡。” 幾十年來,中共官方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說法:“藏文程度越高,宗教意識越濃厚,思想越反動。”他們因此視藏語為大漢族統治的眼中釘,把“教育改革”——以漢語取代藏語當作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北京官員傳達多年前萬里委員長的指示:“少數民族本來沒有文字的就不必有文字了,少數民族當中有文字的也應該讓它消失了,全都統一使用漢文。”就在08年藏地抗議後,甘南州委書記陳建華還在大會上訓斥藏人學生:“學藏文有什麼用?學了藏文能出得了土門關嗎?藏族中小學是在培養什麼樣的人?是在培養接班人呢還是在培養階級敵人?” 千年雪域,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歷來只講藏語這一種語言。那裡,曾有六千餘座寺院、政府或民間的學校承擔教授藏語的任務。自從1959年之後,這一切被大漢族政權強行改變了。此後,絕望的西藏人為拯救母語所做的抗爭,從未停止過。 早在1962年,十世班禪喇嘛就上書“敬愛聖潔的周恩來總理”,批評中共在西藏侵犯藏族的各項權利,其中包括:使藏文成為不被需要的民間文字。這封“七萬言書”導致班禪喇嘛在秦城監獄被關押十年之久。1988年,西藏大學幾百名學生舉行示威遊行活動,提出了少數民族使用母語的權利。1989年,青海省甘南藏族中學的學生舉行示威遊行活動,也提出了類似的要求。此外,西藏三區的各界人士以各種方式發表意見,如遞交報告書、在各種藏文刊物上發表文章,召開討論會等,一再向當局提出少數民族使用母語的重要性。 ◎ 北歐重視母語和民族身份認同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還能寄生於哪一具軀體?/ 假如沒有了母語/ 在人的世界裡我永遠只是會說話/ 卻無法表達心跡的啞巴。”這是藏族詩人熱巴格絨澤仁吟誦的詩歌《我是靠母語為生的寄生蟲》。這首詩是從“撐藏語”的年輕人心裡發出的呼喊。 在北歐教中文多年,筆者作為瑞典教育機構聘請的母語教師,對瑞典獨特的母語教育制度深有體會。根據瑞典教育法規,每一個母語不是瑞典語的小孩都有權發展其母語。官辦的母語中心共開設了105種語言課程,提供有移民背景的學生學習母國文化語言的機會,從而提升移民孩子的身份認同。 北歐的土著——只有八萬人口的薩米族,其語言受到國家的保護。在薩米人居住的地區,自治議會規定薩米語和國家語言(如挪威語、瑞典語)是同時使用的語言,當地的公務員被要求能熟練地使用薩米語。 而在當今西藏,不但外來的漢族統治集團成員只講漢語,就連大部分藏族官員也不說自己的語言,而只說漢語了。“藏語無用”早已是一個普遍的現實。只會本族語言的藏人,無法去當地的郵局、電信局、商店以及政府機構辦事,因為法律沒有保護藏民族語言的條款,沒有規定有關機構必須使用“當地民族通用的語言”。 由青海藏族學生發起的“撐藏語”,是一次波瀾迭起的民族文化自救運動。中國當局不得不有所表示,他們除了給學生做了“誤解”的定性之外,還表示在教育改革之前會聽取民意。這似乎是一個緩和的跡象。但是,只要西藏人民沒有獲得真正的自治權利,其語言權利的保障還是無法令人樂觀。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10年12月號




2010-12-1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