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淺析現行中小學藏語文教材編譯弊端

作者作者:熱巴格絨澤仁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由56個少數民族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平等、團結、互助的社會主義新型民族關係已經確立並將繼續加強。藏族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員,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創造了歷史悠久、光輝燦爛、絢麗多彩的文化,在人類文化寶庫中是舉世公認的一顆光芒四射的璀璨明珠。有人說:“21世紀是藏學研究的世紀”。目前,藏學研究所、藏學研究中心等機構遍佈很多世界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地區。藏傳佛教、藏醫學、曆算、唐卡繪畫藝術等藏族文化隨著世界藏學研究的熱潮而進入了許多世界名牌大學的課程設置範圍。在國內,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以來,中國大地告別了“文革”腥風血雨的黑暗年代,各民族在黨和國家的新型民族關係中享受到了民族政策與相關法律法規的具體實施,社會經濟、科技、文化教育、醫療衛生、體育等事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與進步。藏族的語言文字也得到了較好的保護與發展,在康巴、安多、西藏三區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了一大批母語學音、作家及大中專學生,成了藏區社會發展與進步的中流砥柱。但是,最近幾年來,黨和國家以及藏區的教育領導部門和機構在推進和深化“雙語”教學的進程中,沒能很好地考慮到民族地區民族文化的獨特性、傳統性和重要性,在五省區(四川省、青海省、甘肅省、雲南省、西藏自治區)中小學藏語文教材編譯等方面使藏語文教學教材內容與藏民族豐富多彩且又獨特的文化底蘊和審美情趣相脫離而致使藏語文教學教材名不副實,教材內容空洞乏味,教學品質嚴重低下,藏語文後繼人才銳減等一系列不良後果蔓延于整個藏區。鄙人就此問題做一粗淺的探討與分析如下: 翻開現行的五省區中小學(主要是小學)藏語文教材,我們會發現:每本書中90%的課文全是從同年級漢語文教材中翻譯過來的翻譯作品。這種“翻譯作品”充當的藏語文教材從實質上成了漢語文的複製品,沒有任何特色和價值,這種教材與其說是藏語文教材,還不如說是漢語文教材的“同步練習冊”或“漢藏對照課本”。世界上的每一個民族之所以成為民族,就在於它具有獨特的語言文字、獨特的風俗習慣和共同居住地域以及共同的心理素質,特別是一個民族的語言文字是該民族賴于生存和發展的生命線。每個民族由於獨特的生存環境、生活方式、道德觀、價值觀等諸多因素的不盡相同的而會產生不同的民族心理意識形態和獨特的審美情趣,這就決定了民族文化對整個民族都具有巨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而我們五省區所謂的“藏語文教材”根本上不具備上述條件。鄙人就此問題和許多中小學藏語文教師與學生進行過交流與調查研究、耳濡目染的事實告訴我們:其中90%的教師和學生共同談到,不管是老師講課還是學生聽課,由於現行的藏語文教材內容所反映的全是漢語文化的內容,對於來自山村牧區的廣大藏族兒童,這種教學教材內容從本質上脫離了藏民族的文化背景。與廣大青少年學生的認知能力和興趣愛好等背道而馳而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從而導致教師授課覺得空洞無味,學生聽課感到興趣全無,使教學品質低下,學生成績偏下,使廣大師生對藏文課及教材潛移默化地產生了一種厭學棄學的情感。記得鄙人在讀小學時,那時的五省區藏語文教材就很好,其中90%的文章是本民族的文化內容,有許多課文如:《松先贊幹布》、《大小宇妥》、《吞米桑布紮》、《薩迦格言》、《格薩爾傳》的節選課文,《郎薩雯波》、《噶丹格言》、《和氣四瑞》、《同東嘉布》、《七賢人》等課文,還有許許多多的民間故事和寓言。這些能夠充分反映我們民族的文化和生活習性、獨特的民族心理意識形態和審美情趣、特殊的宗教情懷和人文思想等反映的慈悲博愛的道德思想。 當然,我們並不是說我們的藏語教材中就根本不需要翻譯作品了,藏語文要得到更好的普及和應用,完善與提高就必須把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成果用翻譯的形式吸收到我們的語言文字裡來。藏族文化的發展同藏族的社會、生活、經濟、政治等方面的發展一樣,深受著各民族的影響。我們偉大的祖先正是通過學習印度、中原以及西域各民族的先進文化,才有我們今天蜚聲世界的“大小五明學”所組成的浩如煙海的藏文化寶庫。那種“閉門造車”、“井底觀天”的觀念下產生形成的文化形態,只會被歷史拋棄、被世界遺忘。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要得到發展,就必須即不以優越自矜的姿態出現,又不以自卑自棄的面目躲避。 西藏著名學者翔頓旦貝江村曾經說過:“學會多種語言固然很好,但若遺忘自己的母語卻是可恥的”。我們在珍視和學習本民族文化的同時,也要積極地借鑒和吸收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這就必須要翻譯,但是用翻譯的形式來借鑒和吸收他人的先進文化,並不是說要摒棄自己優秀的傳統文化而去搞那種“全盤漢化”或“全盤西化”,不能捨棄主幹抓枝葉。如果我們的文化離開了它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生命線,那它就失去了群眾基礎和社會根基,它就會變質或者失去特點,而成為空中樓閣。這正如歷史上百廢待興的戰後日本曾經捨棄日語而用別國的語言文字達十餘年,以期用別國的語言文字來求得自身社會經濟的全面發展,其結果可想而知,不但沒有推動日本的全面發展,反而呈倒退趨勢。在重重困境和危機中,他們最後又不得不重新審視和打量起自己母語的價值,結果正是母語成就了日本躋身世界經濟強國的輝煌業績,母語撫平了他們身心的累累傷痕,讓他們重又找回了失落的自信、自尊和自豪。 在我們現行的五省區中小學藏語文教材中,那些翻譯作品在忠實原文,通俗易懂、保持風格等翻譯標準上尚存在著許多不足之處。鄙人認為,一個翻譯家,他首先必須是個“雜家”,才能成為一個好的翻譯家。就藏漢翻譯來說,從事這一工作不僅須具備深厚的藏語文知識,還要具備相應的漢語文水準,才能保證翻譯作品的品質。百年大計,教育為本。而教學內容與教材品質的優劣在很大程度上維繫著教育事業的發展和成果的好壞。因此,在此類教材的翻譯工作中,精通漢藏兩種語言文字,有一定翻譯理論水準和實踐水準的翻譯人員供不應求急的狀況需要解決。在此,敬請國家教委、各省藏區、州和自治區教委以及有關部門的領導和工作人員在編譯藏語文教材時,在教材內容中多增設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內容。廣大中學藏語文教師也不能用漢語來講授藏文課,不能把民族的語言和文字割裂開來,切實做好藏語文的基礎教育工作。 無論是民族團結還是國家的長治久安,語言文字沒有任何的階級性質,它本身也就不具有任何政治色彩。毛澤東同志曾在1945年黨的六中全會報告中指出:“尊重各少數民族的文化、宗教、習慣,不但不應強迫他們學漢文、漢語,而且應幫助他們發展使用各族自己的語言文字的文化教育”。 我國憲法和民族自治區區域法等明文規定:“民族自治地區的自治機關根據國家的教育方針,依照法律規定,決定本地方的教育規劃,各級各類學校的設置、學制、辦學形式、教學內容、教學用語和招生辦法”。“各級人民政府要在財政方面扶持少數民族文字的教材和出版物的編譯和出版工作”。“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自主地發展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特點的文學、藝術、新聞、出版、廣播、電影、電視等民族文化事業,加大地方文化事業的發展”等等法律法規。 法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黨和國家給了我們這麼多的權利和義務,我們應當依照這些法律法規來發展我們民族地區的文化教育事業。弘揚民族文化並非是復古與倒退,也不是“排它性”與極端的民族主義,而是為了更好地發現自己,發展自己,不斷縮小與內地和其它民族之間業已存在的差距,同時也能積極回應黨和國家“各民族共同繁榮”的號召。 在我國,像新疆、內蒙古、朝鮮族等在民族文教事業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朝鮮文的應用推廣到了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各個領域,以朝語為主,漢語為輔的雙語教學模式,極大地促進了該州科教文衛事業的發展,中專(高中)學生已占總人口的30%以上,文盲率幾乎等於零,是我國56個民族中文化素質最高的民族。 目前五省區的藏族聚居區基本上實行了小學和中學的“雙語”化,但在局部地區,許多升學段和專業類別上,仍然存在著藏語文“派不上用場”的問題,使藏語文基礎好,漢語文基礎差的許多優秀藏族學生落榜而終致寂寂無名。造成學生升學率和入學率的大幅度降低,使藏語文文盲率逐年增高。這不但不利於藏區高素質人才的培養,也不利於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發展。就算是在民族地區,在就業和競爭上崗等問題上,一個藏族青年幹部哪怕他的藏語語文水準再高,如果他的漢語文水準低,那麼他(她)就只好“望崗興歎”,只好下崗了。相反,在藏區雖為藏文文盲而只要有點漢語水準的幹部卻高達80%以上。 我們希望黨和國家以及有關部門進一步對藏語文給予充分的肯定,徹底地、真心實意地拋棄過去給藏族文化籠統罩上的那些“封建迷信”、“喇嘛文化”、“貴族主義”等不辨是非、一葉障目的帽子;尊重和重用藏族知識份子,給予他們能夠真正發揮作用的工作崗位和社會地位;發現並培養藏族青年,使藏文化的各個領域、各個方面都能湧現出新的人物、新的成績。 各級領導、各有關部門,即應有藏族文化發展的遠大目標和戰略決策,也應拿出具體的、符合本地區、本部門現實情況的發展和政策措施,在藏語文的應用、普及、推廣等方面進一步優化法律環境、優化政策環境和社會環境。注重藏文學校的建設和藏語文課程、教學設備等的設置。拓寬藏文師資的挖掘管道,加大藏文師資的培養力度,切實改變過去那種“說起來重要,做起來次要,忙起來不要”的不良狀況。在財力、人力、物力等方面給予大力扶持,為藏文化教育事業的發展造就一個雄厚的物質基礎和人才資源。 最近幾年來,很多藏族有識之士、學者名流以及高僧大德為了民族文化教育事業的發展進步而獻計獻策,從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給予了很多援助與扶持。如國際援助基金會副主席、英籍藏胞阿公活佛以一個藏人的慈悲博愛之心用頻繁的善德捐獻為世界上很多發展中國家和落後地區的教育事業給予了很多無償援助。在藏區,他歷盡艱辛用基金建立了二十多所學校。康巴木雅的多吉紮西活佛靠多方募緣和自籌資金在木雅塔公建立了名為“西康福利學院”的孤兒學校,為來自偏遠農牧民地區的廣大孤兒提供了衣食住行,圓了他們的求學之夢。在四川阿壩,有很多高尚的商人,他們用自己的資金為家鄉辦學校、搞水利建設、修築公路,例如阿壩商人溫爾澤仁於1988年和1993年間,自己出資先後建立了兩所小學。還有阿壩商人紮西嘉彌個人出資十幾萬元先後在西藏大學和西北民族學院、青海民族學院和中央民院等大學裡設置了藏族學生成績獎學金…… 無需給語言以華麗的詞藻,這些謙卑的濟世教徒和平凡的商人比起那些貌似活佛大德而只為自己和家眷著想的人,還有那些雖然身居要職卻只知指手劃腳、獨飽私囊的人就顯得偉大而又偉大。這些感人事蹟及人物的出現,是我們這片熱土的福祉,是可喜可賀,可尊可敬的,我想就算一萬次的頂禮膜拜也不能把我們的敬仰和感激之情表達完。 在我們內部,我們的民族幹部和領導中沒有學過母語、不懂藏語文和不會說藏語的占了絕大多數,他們對本民族的語言文字也就不重視、不學習。有很多人甚至說“藏文無用”、“藏語文落後”等等可笑的話。他們說這些話時臉不紅而心不跳,他們可能壓根就不知道或者不願承認自己的民族擁有著浩如煙海、光輝燦爛、名揚世界的文化寶庫這一事實。他們忘記了毛主席所說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一名言,就睜著眼睛說瞎話、說蠢話、說笑話。還自以為自己就是“開化”的,就是“進步”的。殊不知自己作為藏族的一員,連最樸素最起碼的民族意識和民族自尊心都沒有,反而在自己的母語臉上抹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人類已經進入21世紀,我們民族地區教育事業的發展比起內地,特別是沿海地區可謂差之千里。歷史是無情的,如果一個民族的文化教育落後、文化素質低、科學技術落後,那麼,這個民族就已經發生了會被歷史所淘汰和拋棄、遺忘的危機。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我的父老鄉親,深銘雪域母親養育之恩的我的朋友、老師以及各位領導,正如著名學者周國平先生所說的“一個人,一個民族,精神上發生危機,恰好表明這個人,這個民族有著執拗的精神追求,有自我反省的勇氣,可怕的不是危機,而是麻木”。如果我們躺在昔日輝煌歷史的金床上高枕無憂沉睡太久的話,那金光也會慢慢消退;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民族和母語都不珍愛,還有資格談得上什麼愛祖國愛世界?為了我們的關係到民族榮辱興衰的教育事業的發展,藏語文就是我們進入世界先進民族之林的“金鑰匙”,既要用它“鎖定”我們民族的真實、全面的文化風貌,也要用它開啟通往物質、精神文明的大門。讓我們堅定信心、鼓足勇氣,從中小學教育開始,從好的藏語文教材入手,以藏語言文字為主,漢語文和英語等為輔,在優秀民族傳統文化的基礎上積極吸收先進的現代文化,早日走上文明、富強的康莊大道,在世界的最高處又一次譜寫新的布達拉傳說,新的格薩爾史詩。 2006年5月9日 ( http://reba.tibetcul.com/110439.html) 我是靠母語為生的寄生蟲 http://reba.tibetcul.com/110460.html#238842 我是靠母語為生的寄生蟲 我在都市賴以苟活的糧食 是我一度丟棄的母語所賜 我的膚色我的捲髮我的模樣 與那洗也洗不掉的博巴血統 甚至是謹記於心的“明哲保身” 以至“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僥倖心理 都是用母語的拼音文字勾勒 在空木桶一般的腦袋裡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還能寄生於哪一具軀體? 假如沒有了母語 在人的世界裡我永遠只是會說話 卻無法表達心跡的啞巴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該如何向我那河谷裡 只懂得母語的媽媽述說我的苦樂? 假如沒有了母語 我該如何呼喚我那來到世間才四個月的 寶貝女兒索朗卓瑪?




2010-10-25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