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玉樹地震了,班禪喇嘛在哪裡?

作者作者:草蝦




【新世紀特稿2010年4月21日】 聽聞噩耗,筆者立即反應“那是班禪九世的圓寂之地”,因爲二十一年前的1989新年,筆者蟄伏中國人民大學準備考研期間,班禪喇嘛十世卻吉堅贊圓寂於拉薩,《人民日報》立即刊出有關班禪的資料,其中說過班禪喇嘛九世曲吉尼瑪返藏途中圓寂於玉樹大寺,又稱結古寺,即今玉樹縣結古鎮的寧瑪派主寺。於是,寫了短帖《七級地震之地康巴玉樹,是班禪喇嘛九世曲吉尼瑪的圓寂之地》,發表於《獨立評論》論壇。 想不到,共黨宗教局至今仍然沒有領會我的意思、沒有空運他們製造的“班禪喇嘛十一世”去玉樹縣結古鎮,不由得哀歎:共黨何其愚蠢,這麽一來徹底暴露了他們的“班禪十一世”堅贊諾布是個不折不扣的豆腐渣活佛! 【玉樹結古寺,漢藏關係的傷心之地】 藏人與漢人的近代關係史上,玉樹結古寺實在是個傷心之地,因爲那裏是班禪喇嘛九世的圓寂之地,也是漢人干涉西藏內政的開始之地。說來話就長了。 西元1642年,佛教社會主義的國家政權“噶丹頗章”建立在吐蕃的“中國拉薩”(吐蕃語稱拉薩附近爲“衛”相當於漢語“中國”),達賴五世作爲國家元首,轉讓了自己所有的“班禪”稱號和日喀則的札什倫布寺給了第一大功臣、克珠傑的第四次轉世尊者,委託他代表自己管理日喀則地區。由此,克珠傑尊者系統改成“班禪喇嘛”。故此,確立了達賴喇嘛系統和班禪喇嘛系統之間的父子關係,相當於今日共産國的中央總書記和上海市書記(詳細分析請待拙著《西藏與中國,特殊的國與國》。 但是到了1920年代,這種親密無間的父子關係發生了裂痕。因爲達賴喇嘛十三世作爲國家元首,擔負著吐蕃向現代化國家轉型的歷史使命,因而計劃集中全吐蕃的賦稅力量,就要求自己的第一大護法班禪喇嘛把札什倫布寺的一些香火銀子送到拉薩的國庫。不如意的是,一是班禪九世的年齡只比達賴十三世略小幾歲,二是日喀則的貴族們不希望本地的銀錢離開本地。因此就有“兄弟說”,即認爲達賴與班禪不應是父子關係而應是兄弟關係。 父子說與兄弟說的激烈分歧,最後表現在對外關係方面。即,拉薩的噶丹頗章朝廷的決策是與不講信用的東方中國斷絕關係,轉而向講究信用的南方印度的英國人學習現代政治制度;日喀則的貴族集團則建議班禪九世“聯中抗英”,效仿達賴五世向蒙古王爺固始汗尋求外部干涉力量。但是,班禪九世及其近隨的謬誤在於不懂得:蒙古人信仰吐蕃佛教故可充任護法;而中國人不信仰吐蕃佛教,只想佔有吐蕃版圖。 由此開始了班禪喇嘛第九世、第十世、第十一世的連鎖悲劇。班禪九世秘密離開札什倫布寺,在日喀則子弟兵的護衛下,流亡到中華民國地界,被封爲大國師。班禪九世的大筆桿子計晉美,還有喜饒嘉措等人向漢人鼓吹“兄弟說”,中華民國皇漢政府終於找到了一個天賜的機會,表明“西藏心向中央、反對分裂”...,結果引起了拉薩朝廷的強烈抗議、華藏關係的重大裂痕。 班禪九世周遊華邦各地之後,終於厭倦了想要回到故土,但是走到玉樹州的結古寺,就病倒了,圓寂了。按照黃教格魯派的規矩,班禪九世的僧團尋訪得到十世靈童之後,應該由達賴喇嘛的噶丹頗坡章認定,然後再昭告外人。但是,計晉美先生爲十世班禪向即將倒閉的國民政府代總統李宗仁買到一張“活佛證書”,作爲法源,愈加讓噶丹頗章痛恨不已。不久,達賴十三世圓寂之後,十四世靈童丹增嘉措(即今達賴佛爺)也沒有請班禪集團確認。這就違背了“達賴班禪父子相認”的神聖程式。 因此,玉樹結古寺的班禪九世圓寂,是漢人政府干涉西藏內政的開端。民國政府把達賴班禪看成是兄弟般的“西藏的正司令、副司令”,贈以平等的國師稱號,插手班禪十世的轉世程式,嚴重傷害了西藏人民的感情。到了班禪十世圓寂之後,居然由共黨宗教局越廚代庖,不僅委任了十一世班禪,還綁架了達賴喇嘛認定的十一世班禪(至今不知所蹤)。 【達賴班禪的相親相愛】 吐蕃佛教的偉大在哪裡呢?爲何奧妙無窮呢?世人難以理解的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達賴喇嘛老佛爺,其實只是吐蕃佛教菩提樹之巔的一枚果實。真正神奇的不是達賴喇嘛,而是達賴喇嘛得以成長的佛教教育系統。 吐蕃佛教的各個派系都把本派的學術成果毫無保留的貢獻給達賴喇嘛,而且以此爲榮。達賴喇嘛則像大海一樣,專門研究相容並包的技術。達賴喇嘛的智慧、學識,其實是各派共同研究出來的並都彙報給達賴喇嘛。每一世達賴喇嘛圓寂之後,吐蕃僧俗竟能靜靜的度過十多年的時光,耐心等待下一世達賴喇嘛的尋訪、教育、成長、親政,就像日落之後,靜靜的安度長夜,等待下一次日出的輝煌。全民族的靜謐心態,是全世界都無法理解的、歎爲觀止的。 達賴班禪的關係奧妙,即達賴在拉薩作爲吐蕃的中央,班禪在日喀則作爲吐蕃的第一大地方。比照當今漢人共黨:上海市書記要由中央總書記親自任命,中央總書記也要由上海市書記帶頭擁護。假如美國共和黨“認定”一個上海市書記,再由這“美式上海市書記”擁護一位“中央總書記”,那麽Z國人是否要抗議“干涉我黨內政”呢? 好在達賴班禪都懂得在佛法上面修煉。所以,1950年之後,達賴十四世反思了十三世的性格急躁,班禪十世也反思了九世的輕離故土。他們相互見面之前,都在默默的打卦,結果都認定對方是其前世的合法轉世,彌補了前世的缺憾。相差兩歲的青海小哥倆,以爲相親相愛就能完成吐蕃復興的使命。 然而,他們身後的槍桿子由不得他們。1954年把他們擺成共産國的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成了“兄弟說”的法定形式,但在西藏地方又是“父子說”的格局。到了1959年,先是達賴流亡,後是班禪、班禪的親隨計晉美、喜饒嘉措、擁躉範明等等相繼下了大獄。眼看自己的札什倫布寺的僧衆們死傷殆盡,班禪喇嘛才醒悟,企圖“曲線救國”,晚了...直到筆者開頭說的那一年的新年,班禪喇嘛十世卻吉堅贊振臂高呼“達賴喇嘛萬歲!”,最後一次明白無誤的表明自己是達賴喇嘛的第一大護法,是“兒子”,而非“兄弟”。 漢人稱謂之“班禪大師”,是吐蕃語“班禪喇嘛”的翻版。他結婚之後,應該被改稱爲“班禪居士”了,而且可能被達賴下令取消轉世資格,但是達賴喇嘛率其噶丹頗章流亡在喜馬拉雅山的南麓,始終沒有責怪班禪喇嘛,而且堅決維護他的名譽,即使他還俗結婚了仍然尊稱他爲“班禪喇嘛”,並爲他尋訪轉生的十一世靈童。 天底下若真有天涯若比鄰的難兄難弟,若只有唯一的哥倆,那麽必定是達賴和班禪。他們在俗界是青海老鄉、相差兩歲的小哥倆,在佛教界則要扮演父子關係、中央與地方的關係。而在天界呢,達賴是到了天堂入口卻不肯進入的觀世音菩薩,級別又要低於班禪,因爲班禪是“月巴墨佛”,相當於碩導低於博導。 【玉樹地震了,班禪喇嘛在哪裡?】 以上是筆者作爲一個慕道友,聽聞一些佛學皮毛而妄言的,有請十方諸佛賜教。 現在問題來了。問題在哪裡呢?筆者這樣的佛學發燒友,尚且知道偉大的班禪喇嘛九世是在玉樹結古寺圓寂的,那麽他的轉轉世,即共黨宗教局葉小文先生製造的“班禪喇嘛十一世堅贊諾布”,他是“真佛”啊,現在應該“回憶”起自己的前前世是在結古寺圓寂的,自己的那次喪事得到了玉樹結古僧俗的超度的,那麽應該懷著悲憫之情和感激之情,立刻迫不及待的飛去地震災區呀? 而且,“認定”他是真佛的共黨政府,應該爲他提供一切方便,應該讓他的專機飛抵不遲於溫家寶的專機。因爲地震這種災難,最急需的是救死扶傷、撫生吊亡,喇嘛要比總理更懂醫學特別是心理諮詢。 共産國北京政府即使不允許達賴聖尊或其代表吉尊白瑪去念經超度,也應該在領導們紛紛亮相“各級關心、八方支援”的時刻,乘機推銷自己委任的“活佛”呀,方顯得“中國政府尊重並保護西藏文化”呀?難道“文化”只體現在飯後旅遊反分裂,而不體現在吊死撫傷? 但是,爲何至今不見“班禪十一世”現身於玉樹結古寺呢?莫非他忘了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前前世的故事? 或者,這位小人家乾脆就是一尊地溝油活佛? (草於2010.04.20,爲震災的藏胞哀悼中)




2010-04-2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