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德國之聲專訪桑東仁波切

作者作者:德國之聲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嘎倫桑東仁波切在瑞士蘇黎世參與感謝瑞士接納流亡藏人50年的相關活動期間,接受了德國之聲專訪。桑東仁波切在採訪中表示,在達賴喇嘛在世期間解決西藏問題是最好的時機,符合天時地利人和。如果達賴喇嘛去世了,西藏問題存在下去將會變成漫長和複雜的民族問題。在談到2011年即將舉行的西藏流亡政府議會選舉的問題時,桑東仁波切說,「我們希望下一屆總理是一位年輕的總理,而且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世俗人士」。 德國之聲:2008年西藏"3.14"事件之後,北京方面對西藏政策是否有所改變?目前西藏的情況是否比"3.14"之前有所改善? 桑東仁波切:從我們的觀點來看,目前爲止他們的鎮壓手段強硬的政治手段一直沒有改變。基本上跟2008年一樣,只是由於現在的強制鎮壓手段和嚴控手段,所以沒有頻繁發生示威遊行,但是壓制狀態基本上是讓人窒息的。 現在西藏雖然表面上比較平和,但是各個寺廟和各個地方的警備、武警的嚴控基本沒有放鬆。平靜的表面下隱藏著緊張情緒。從對中共第5次中央西藏工作會議結果的觀察,中共當局從政治角度基本沒有放鬆的態度,始終抱著穩定壓倒一切的思想。 但是從中共西藏工作會議也可以看到一點點新的進步。具體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全藏區包括四川、雲南、青海所有的代表都參加會議,這說明中共開始通盤考慮藏區的形勢,這是一個好的方面。第二是會議嚴格強調發展農牧民的生産生活問題,提高農牧民的生活質量。這兩個方面是有進步的。如果像他們說的那樣,把兩個方面落實在實際,那麽這將是好的方向。 德國之聲:今年1月底,達賴喇嘛的特使和北京代表舉行了第9輪談判,但是雙方仍然沒有取得任何有實質性的結果。談判從2002年開始到現在已經經過8年的時間。具體來說,雙方最大的分歧是什麽? 桑東仁波切:從我方的角度來說,最主要的問題在於北京政府方面不願意實事求是地解決西藏問題,這是他們最大的一個限制點。第二個問題是,我們提出過希望北京方面遵照中國憲法中對民族自治區域的規定來解決問題,但是他們連自己制定的有關民族區域的法律都不能很好得實現。所以說,現在形成這樣的僵局主要在於北京政府自己不能現實地面對這個問題。 德國之聲:您談到的北京方面不願實事求是地解決西藏問題。"實事求是"在這裏應該怎樣來理解呢? 桑東仁波切:這個問題最好問中共當局。我們願意解決藏漢之間真正的問題,但是他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另外,西藏流亡政府已經做出最大讓步,也就是說在中國憲法的基礎上解決民族自治的問題,但是中共還是不願意去面對這個問題。所以最好去問問他們,他們自己是怎麽想的。 德國之聲:雙方的對話談判在進行了9輪之後是不是已經進入死胡同? 桑東仁波切:彼此進行對話至少還是一個積極的反應。進行了8年的對話,雖然沒有取得根本性的結果,但是通過對話瞭解了彼此的願望,我們瞭解了他們的看法,他們瞭解了我們的想法。這是8年來最微薄的成果。所以我們覺得對話應該繼續下去。 從現在的角度講,可以說談判走入了死胡同,但也可以說是一種新的開始。如果中共政府可以實事求是地面對我們提出的自治要求,也就是我們在第9輪對話中提交的備忘錄,如果能在此基礎上與我們誠懇地交流,我們認爲,這將是一個新的開始。 德國之聲:有媒體報導,尤其是在海外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藏人當中很多人不願意再追隨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甚至有人表示應該用武力解決西藏問題。另外北京方面的態度始終很強硬。那麽現在通過和平方式解決西藏問題的可能性還存在嗎?或者說,這種可能性還大嗎? 桑東仁波切:我們不認爲支援"中間道路"的人減少了,或者說抱有獨立願望的人增多了。從統計數位來看,1997年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66%的人支援和平的"中間道路",而2008年支援"中間道路"的藏人增加到82%。所以我們覺得還是有希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 另外有一些人雖然不支援"中間道路",但是他們支援和平的方式解決西藏問題。雖然他們的政治觀點不同,希望西藏獲得獨立,但是他們贊成通過達賴喇嘛的和平理念解決西藏問題。所以說,只要達賴喇嘛還在世,就離不開採用和平的方式爭取解決西藏問題。 中方的態度越強硬,西藏支援獨立的人就會越來越多,這是一種條件反射,是必然會出現的結果。目前爲止我們還有十足的把握,西藏運動還是會穩定在和平的策略上。 德國之聲:西方不少國家迫於中國政府的壓力,考慮到和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而減弱對西藏問題的關注或者拒絕接見到訪的達賴喇嘛。面對這樣的現實,西藏政府會不會感到沮喪? 桑東仁波切:西藏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屬於漢民族和西藏少數民族之間的問題。這個問題是漢族人與藏族人之間該解決的問題,對於外國人怎麽看,施加什麽樣的影響,我們認爲不是很重要。比如說,如果外國政府很強硬地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但是中國領導人不吃這一套的話,這種影響也沒有什麽實際意義。來自西方的對藏人的支援,我們認爲最重要的不是從西方政府獲得什麽樣的支援,而是來自西方社會人民的支援。西方社會人民對西藏的關注度越來越高。比如說,瑞士當局雖然受到中共的壓力很難對西藏問題做出一些政治反應,但是瑞士人對西藏的支援度是非常高的。 德國之聲:西藏問題的解決離不開國際社會的關注,西藏政府希望並且能夠從歐盟獲得哪些具體的支援和幫助? 桑東仁波切:西方社會對西藏的支援包括兩個層面的內容,一是扶持藏文化復興以及對藏人社區在生活方面的資助,另外就是從政治層面的幫助,但是我們認爲政治層面的支援並不是舉足輕重的。他們是自願地通過媒體爲西藏人權等問題進行呼籲,但是我們並不是十分迫切地需要他們在這方面進行表態。所以說,雖然他們經常提到人權、宗教等方面的事情,但是影響力並不是很大,我們也不是刻意需要他們幫助我們什麽。 德國之聲:明年在達蘭薩拉將舉行流亡政府第三次議會選舉。您能簡單介紹一下明年選舉的情況嗎? 桑東仁波切:明年的議會將選出一位新總理。我已經擔當了兩任,我們的憲法規定,總理只能連任一次,所以我不可能繼續擔任總理。我們希望下一屆總理是一位年輕的總理,而且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世俗人士。議會中的議員總共有43位。我想,新議會中可能會出現很多舊的面孔。 德國之聲:這是不是意味著西藏流亡政府已經開始了世俗化的過程? 桑東仁波切:世俗化的這個問題要從不同層面去考慮。您提到的"世俗化"是指脫離宗教還是其他什麽意思,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在西藏,無論僧人還是俗人,即便是俗人也有他的宗教信仰。所以新當選的總理也會有他的宗教觀念。因此我們不認爲這是一種世俗化的開始。這一屆新總理可能是一位年輕的世俗人士擔當,下一屆有可能又是一位僧人。這不是一個分界點。 德國之聲:現在已經有人在談論後達賴喇嘛時代。有人認爲,如果流亡政府和北京政府對目前的政策策略都不做修訂的話,那麽等到上師圓寂之後,雙方都不會在解決西藏問題上得益。您怎麽評價這種看法? 桑東仁波切:我們認爲,在達賴喇嘛在世期間解決西藏問題是最好的時機,符合天時地利人和。如果達賴喇嘛去世了,西藏問題存在下去將會變成漫長和複雜的民族問題。這將是讓雙方都無法安逸平靜下來的政治問題。但是達賴喇嘛在世不在世不是西藏問題的關鍵,因爲雖然達賴喇嘛是我們民族的象徵,但是西藏問題是代表整個民族的問題。如果達賴喇嘛在世期間西藏問題不能得到解決,那麽這個問題也不會就由此而消失。因爲它是一個民族問題,會世代延續下去,也許會變得更爲棘手。比如像猶太人,經過了上千年的奮鬥獲得了他們現在擁有的一切。所以說,涉及到民族的問題不會輕易消亡。 德國之聲:流亡政府會不會在解決西藏問題上採取其他新策略? 桑東仁波切:這主要看北京方面還會有什麽作爲。我們已經盡所有的智慧提出了我們的想法,現在要看中共的態度,或者中國這個國家是否出現新的政治意識或者新的政府。如果出現新的政府,我們當然也會有新的策略和想法。現在我們只能通過對話試圖解決問題。




2010-04-1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