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一個漢人佛教徒的藏地旅行記(二)

作者作者:維色博客




一個漢人佛教徒2008年的藏地旅行記(二) 收到作者寄来的这篇文章已久,其实上卷前半部分更精彩,不过西藏之页http://www.xizang-zhiye.org/b5/arch/writings/zhongguo/hl1.html已发,这里就转发后半部分。 紅旗與紅衣僧侶 ──一個漢人佛教徒2008年的藏地旅行記(摘選‧二) 樂慧 引言 我,一個漢人,分別在中國和德國度過生命中一半的時光。在這兩個國家和兩種衣冠文物中,我都不感到快樂。年歲越大,我越感到生命是苦,苦海無邊。幾年前,我接觸到藏傳佛教並屢次旅行到藏地,在雪域高原上,和藏人在一起,我終于獲得了回家的溫暖的感覺並充滿了離苦得樂的希望。然而,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這個民族和它的文化正在被中國政府強硬的殖民政策所吞噬,我非常擔憂它還能存活多久。2008年3月 14日西藏發生抗議以來,我更加密切地關注著藏族人的命運並日夜為他們祈禱。四月底,我從居住地北京出發,途徑成都進入四川藏區甘孜州,訪問了我所皈依的寧瑪派藏傳佛教的故鄉康定、甘孜、甘孜某縣、德格、白玉等地。 公告 三月十四日以來,在國內外達賴集團分裂祖國的反動組織預謀和策劃下,在我甘孜民眾自治州的色達、甘孜、爐霍等縣發生了聚眾鬧事、暴力騷亂的分裂活動,有充分證據表明,這是達賴集團企圖分裂我藏區,破壞我中華民眾共和國社會政治局面的陰謀。黨政機關和群眾應該認清達賴集團謀求藏獨的險惡用心,配合政府嚴懲和粉碎達賴集團的陰謀活動。公開呼喊藏獨口號、張貼藏獨標語、打出雪山獅子旗、暴力襲擊依法執行任務的干警、武警等行為,已觸犯我中華民眾共和國刑法,政府對此次事件現公告如下︰ 一.一切參加藏獨活動的人員必須停止破壞活動,停止打砸搶行為,繼續進行如上活動的,必須嚴懲; 二.凡是參與公開呼喊反動口號,張貼傳單,衝擊基層黨政機關的嫌疑人員等應投案自首,凡在4月10日前主動自首的,可減免罪責,自首人員檢舉其他違法活動者的,將給予獎勵。逾期不自首者,將從嚴懲罰。 三.包庇,窩藏藏獨分子的,查實后將從嚴懲處; 四.檢舉藏獨分子的公民,人身安全受到保護,並給予獎勵。 甘孜州民眾政府 2008年3月28日 通告 上半頁內容如上面的“公告”,號召民眾舉報藏獨分子,內容如下︰ 一.向政府部門和公安機關提供可破獲藏獨組織關鍵線索者,獎勵1-2萬元; 二.提供線索經破獲的,獎勵2-3萬元; 三.提供繪製和製作藏獨傳單、標語、雪山獅子旗之藏獨組織和人員線索的,獎勵3-4萬元; 四.提供直接破壞黨政機關的藏獨組織骨干成員一人關鍵線索的,獎勵5千元; 五.提供境外派遣入境進行破壞活動的藏獨分子線索的,每抓獲嫌疑人員一人,獎勵5萬元; 六.提供在州內建立地下組織線索的或直接抓獲民族分裂分子的,獎勵8萬; 七.提供……線索,獎勵10萬元。 甘孜州民眾政府 2008年3月28日 甘孜某縣縣民眾政府反對民族分裂、維護社會政治穩定的公告 根據中華民眾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和……法,規定︰ 一.嚴禁勾結民族分裂分子出賣國家的活動 二.嚴禁一切破壞祖國統一的言行 三.嚴禁一切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行 四.嚴禁顛覆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的陰謀活動 五.嚴禁刺探,出賣及向境外提供情報(-大概可以把我栽樁到這一類?) 六.嚴禁組織和個人投敵叛國,投靠達賴集團 七.嚴禁組織和個人參與間諜活動(我大概也可歸于這類?) 八.嚴禁組織和個人參與非法集會和遊行 九.嚴禁破壞政府設施 十.嚴禁以放火、蓄水、爆炸等行為破壞公共安全 十一.嚴禁衝擊黨政機關 十二.嚴禁寺廟僧人出寺參與聚眾破壞活動 十三.嚴禁個人和組織攜帶易燃易爆物品 十四.決不允許任何組織和個人傳謠言、信謠言 十五.國家從業人員,在執行公務間,決不允許擅離崗位,投敵叛變 以上公告是我憑借當時在手機短信信箱裡儲存下來的關鍵詞及記憶複製的,字句不是十分精確,但這裡只好講究“神似”不講究“形似”了。 當時我站在鄉政府牆邊,仔細閱讀了三張公告,很遺憾沒有帶照相機,否則這些內容就可以在一瞬間被完整地記錄下來,而用不著我花幾天的時間時不時假裝偶然站在那裡寫手機短信──我也不敢拿個本子在手裡去抄寫它們,佈告就在鄉政府眼皮底下,而鄉長和那位戴黑邊眼鏡的男士總是在二樓走廊上向下俯瞰。對面濟貧商店也總有一幫人聚在一起,每次走過他們都會盯著我,雖然他們的眼光都很無害,但,誰知道呢?要是我被揪去換取幾萬元的懸賞費,那我的命就太便宜了。 我的擔心或是小心不是多餘的。 我到這裡的第二天早上,戴黑邊近視眼鏡的男士就出現下藏醫院了,而且明顯是沖著我來的︰在這個小小的鎮子上,在非常時期,陌生人的出現當然是惹眼的。 他皮膚像藏人一樣黑,但一看就不是藏人,並非漢人的五官特徵使他像漢人,是那種表情,處心積慮、老謀深算、奸詐狠毒種種官場上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有的表情,使這個人讓我感到危險,不好惹。 上午時分,我正在客廳兼廚房兼餐廳的房間裡準備寫點筆記,他走進藏醫院,未經人介紹,就對我說起話來。我是那裡的,干什麼工作,和春梅是什麼關係,認識多久了,此次進藏區來有何目的等等警局才對一個人盤查的問題,他都一一問了,當然,語氣不太像警局,但也足夠令人感到壓力了。 昨天晚上,除了醫院的人外,修房子的幾個藏族工人和隔壁的白族銀匠夫婦,還有學校裡的老師,大家在一起吃飯,互相之間都很親切友好,包括那個藏族女鄉長,也沒有給人這份不舒服的感覺。 不由自主地,我搭話的態度也相應地生硬,問他要不要看我的身分證。 幸好這時候還有白瑪寺的管家師父在房間裡,他是一個很幽默的人,而且漢話說得很好,他不斷在一旁和這人搭著話,才使氣氛顯得不那么嚴肅。 在這人尷尬地表示自己並沒有要看我身分證的意思后,我也很快注意到自己的生硬,覺得沒有必要,于是笑著問這人,他是干什麼的。 原來他是縣委來的干部,三月份出事以後,縣上派了工作組到各鄉監視藏獨活動,他就是這個工作組的組長。 聽說我是春梅的金剛道友,過兩天我就會和春梅一起去周遭幾個縣的寺廟朝佛,他似乎相信了我對自己身分的解釋,放下架子和我聊起天來。可能,我畢竟是從省城來的城裡人,值得尊重──我當然沒有告訴他,我住在北京,還有外國背景。 這人原籍在川西平原某縣,進藏二十多年了,會說藏話,像所有進藏工作的漢人一樣,他並不喜歡在藏區生活,已經在內地買了房子,等待著退休的那一天功成名就還鄉去。 他自己當然不信佛。“這一向最近大一點的寺廟都關閉了,不是朝佛的好時間。”他關切地說。又忠告我︰“信佛當然可以,但不要信得走火入魔了,走火入魔對自己,對家庭和國家都有危害。” 可能是確定了我並非反動派嫌疑人物,又見和我沒有什麼共同語言,他終于在一個冷場的時刻告辭了。 一回生,二回熟。隔天,見我在街上散步,工作組組長從鄉政府二的陽台上和我打起招呼來,這回已經不像敵人而像熟人了,他甚至邀請我上去“耍下子”(四川話玩和拜訪的意思)。 這回,我也足夠放鬆了,想,為什麼不呢?我就尋找鄉政府的入口。 入口在圍牆的轉角處,只見派出所的房子就在鄉政府旁邊。二樓臨街的那間房是鄉政府,我一上去,女鄉長也出來招呼我了,我就隨她進房去看了看。 隔成兩小間的房子收拾得干乾淨淨,比慈善醫院那邊明亮清潔多了,前廳裡藏式爐子上的水壺冒著汽,后面臥室裡擺著一張單人床。沒有看見佛像,但房間顯得很溫馨,像一個愛美的女人的閨房。鄉長的孩子已經在縣上上高中了,住校,平常她就住在鄉上。 她請我喝茶,我推辭了,站在過道裡也即鄉長的門口,和工作組組長說話,鄉長則開著門在房間裡做她的事情。 我大膽問組長這次藏區騷亂甘孜某縣縣情況怎樣,他說︰ “還好,縣城基本上沒動靜,這裡森工局被燒,和騷亂有沒有關係說不清楚,前兩天附近的鄉上出現了藏獨反標,但被及時發現,抓了兩個嫌疑人員。 “你們工作組有幾個人?”我問。 “好幾個。現下縣委和警局的人幾乎都派到各鄉蹲點了,這個鄉不算重點,派的人也不多。” “騷亂又不是天天有,平常沒有動靜的時候,你們怎么開展工作?” “我們到村子裡去走訪,去做宣傳解釋工作,讓他們保證不參與藏獨活動並在保證書上簽字。我們擺事實、講道理,過去他們的生活怎樣,現下又怎么樣?共產黨確實對得起他們,這幾年有各種優惠政策……” “他們聽不聽呢?都簽字嗎?” “大部分都聽,但有少數不聽。” “不聽怎么辦?” “再專門做說服解釋、教育感化工作,再不聽,就不給他們優惠,他們看見別人都有哪些哪些好處,他沒有,還是會想通的,當然,也有那種頑固派,說好說歹就是不簽字,對這種人,就只有來硬的了。” “啥子硬的?” “逮起來打唄,對藏族你就是只有用拳頭……” 我們談到這裡時,鄉長剛好端著一盆水出得門來,她肯定也聽見這句話了,但臉上毫無表情,不過也沒有了先前的笑臉,而是直端端走到組長旁邊,把一盆水“嘩”地潑到欄杆外面的天壩裡去,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又回房間去了。 組長趕緊討好地跟在鄉長屁股后面進了房間,用藏語向她說著什麼。 看見這兩個人的關係有張力,我喊了一聲“我回去了”,就一溜煙走出了鄉政府。 5月2日 白瑪寺‧益西堪布 一日中午,沒什麼病患,春梅和我一起背起背包前去白瑪寺。 白瑪寺是索朗堪布他們村的寺廟,是本地較大的一所寧瑪派寺廟,有兩三百修行人,還有一所佛學院。最近,索朗堪布的伯伯、寧瑪巴六大寺院白玉縣噶陀寺須彌寶山佛學院益西堪布仁波切回到了他故鄉這所他從小修行的寺院來。他是不願意參加那邊寺院的政治學習才回來的,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我們一定應該去拜望拜望他老人家,向他求個法,春梅說。 路途有十來公里,白瑪寺的管家師父先用機車送了我們一程。這位管家師父在慈善醫院幫忙新建房的工作,時常在醫院裡。他成天騎著機車跑來跑去,穿喇嘛裝甚為不方便,因此喜歡穿便裝,乍看之下,我還不知他是僧人。 坐機車在藏區旅行是很好玩很享受的一件事。藏區的公共汽車和其他車輛窗玻璃上全都貼著一層褐色的薄紙,使人看風景猶如看電視,坐在機車上,風景是活生生的,而且,置身于戶外的空氣中,任和風掠過臉龐、頭髮和衣衫,真是無比愜意。再者,機車也可以避開路上那些洞坑,不像坐在汽車裡那么抖。 綠色、褐色的山野,紅褐色的一條大河,淺綠和深綠的樹林,下半截淺褐色黏土和上半截絳紅色木頭的房子高高低低地散落在山坡上,每個村子旁邊要么有寺廟的金頂、要么有成群的白塔引人注目。有村落和沒有村落的地方,到處飄揚著顏色、形態、大小各異的經幡。這條大河河谷的美和它濃烈的佛教氛圍我頭天在公共汽車上就約略感受到了,但坐在機車上,這感覺更真實,更切膚。 有一條盤山土路可以直接上到位于半山腰的白瑪寺,管家師父問要不要直接送我們上去,我們婉言謝絕了,他就把我們放在一條上山的小路邊,一溜煙消失在回醫院的方向了。 我在藏區更習慣的徒步旅行開始了。 波浪形起伏的山坡。大片大片褐色的田地。播種不久的青稞剛剛在發芽,嫩綠色的細苗讓人產生一種對剛出生的嬰兒有著的小心呵護的愛憐。小路旁,人參果的葉子也長出來了,春梅教我辨認它們。地上還冒出許多不知名的藍色、紫色、白色、黃色的小花。一叢叢白色的野李花,粉紅色的野櫻花和某種荊棘開的姣妍的黃色花朵也不斷出現下視野裡。越往山上走,花越多。除了花,在乾旱的龜裂的土地上,還有一些其他植物頑強地生長著,正在發出新葉。 經過一個村莊,人們正在修一座房子,好幾個人向我們打招呼。“門巴﹗”他們喊,有會說一點點漢語的,則喊︰“那裡去?”“來喝茶﹗”。 春梅笑呵呵地謝絕了,告訴他們我們要去白瑪寺。 “啊﹗”“好﹗”他們說,很高興地站著看我們走過,全都停下了工作。 走過村子,一位穿著濃濃藏服的,手持念珠的老人冒出來。 “那裡去?”這句漢話看來誰都會。 “白瑪寺。” “白瑪寺?” “是的,白瑪寺。” “好,好﹗” 經過短短的對話后,老人走到了我們前面,不知他是也要去白瑪寺呢還是主動為我們帶路,一路上,他就或在我們前面或在我們后面隔著一段距離走著,我們走錯了路,他就喊,我們也就按他的手勢和聽不懂的語言尋找該走的路。我們走得氣喘吁吁了,坐下來休息,招呼他和我們一起坐,拿出水果和糖果。他很高興地接受了極少的東西,卻未坐下,繼續朝前走去,一路發出念六字真言的蜜蜂嗡嗡聲。 到了白瑪寺門口,老人就消失了。 哇,這么輝煌的寺廟﹗起碼方圓幾畝的地盤上,矗立著高碩的廟堂。廟堂頂上,兩只金鹿跪臥著朝向巨大的法輪。 廟堂前橫陳著許多木料,有人在做木工活。 電鋸時不時響動起來,打破寺廟的寧靜。 一些穿紅色袈裟的僧人正在抬木料,干活。 看見我們,他們問︰“那裡去?” 春梅說出我們要尋找的喇嘛的名字,問他們看見他沒有,有人說這人今天在的。 我們先走到廟堂左前方,推展轉經筒沿廟堂轉了三圈。 幾個穿喇嘛服的十來歲小男孩看見我們,很害羞地在牆角躲藏起來,只露出黑黑的光頭、亮晶晶的眼睛和雪白的牙齒,一會兒,他們又重新嘻嘻哈哈地從什麼地方冒出來,和我們捉著迷藏。 我拿出蘋果來給他們,他們一個個都不敢走過來,懊惱著自己不會藏語,我把幾個蘋果留在一個石頭上。 春梅去找那個漢話很好的年輕喇嘛,每次她來寺廟,都是他做翻譯,只有透過他,我們才可能和不懂漢話的益西堪布交流。 大殿門緊閉著,但光是大殿外面的木刻,就足夠我看的了。 像藏地絕大多數寺廟一樣,這也是一座新修的寺廟,並未呈現一般人期待的時間久遠的歷史感。藏地大部分寺廟都在文革中毀壞了。但我驚異于這些木頭的粗壯巨大和雕刻藝術的精致,記得只有在多年前的漢諾威世界博覽會的不丹館才看見過這樣精致的木雕。一般來說,內地新建的防古建築都是粗製濫造的,引不起我的興趣。想必,修建這所寺廟的匠人們也是修行人罷,才會這樣精雕細刻。那么,再過幾十年,在風雨和時間的打磨下,這座寺廟就有著歷史的滄桑感與深邃感了罷 - 如果到那時它沒被中共的鐵拳又一次推倒的話。 我流連于廟堂門前,想像大殿裡面的佛像,一定也很值得一看 - 除了值得頂禮以外 - 即使在寺廟裡,我仍太留意建築、雕刻的美感,儘管明知“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春梅回來,把我領到廟堂后面僧人居住的一排也是很有美感的藏式房子那邊去,那裡住著益西堪布。 頭天我翻閱春梅那本濃濃的關於藏區有成就的上師的書,知道益西堪布是甘孜這一帶赫赫有名的修行者,尤以持戒嚴格出名,從小時候出家至今,他從來沒有犯過戒,被稱作“持戒王”,春梅還告訴我,六七十歲的他,從未離開過甘孜的寺廟,也不接受一般信眾的供養。有關這位上師的一切,都引起我極大的興趣,同時也使我敬畏有加。 春梅在上師面前一向比我表現勇敢、自如,她修法比我遠也比我虔誠。上樓后,她先推門進去,我則站在陽台上等候,深呼吸,念咒,散步。 哦,多么好的風景﹗我走到陽台上通往廁所的土牆的木門邊,眼前猛一亮。 遼闊的、綠色樹木與褐色土地交錯的大河河谷就在腳下,河谷對面,重疊的群山在有霧氣籠罩的天色中呈靛青色,靛青之上是白茫茫的雪山︰一張完美的典型西藏風光明信片。稍有不同的是,這張明信片的右下角點綴著正在怒放著幾大枝淺粉色桃花,這些生機勃勃、姿態極像某幅印像派名畫的桃花枝正是從廁所那邊伸過來的。 益西堪布的廁所恐怕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廁所了,我想。 我被招呼進屋去。還好,在世界上最美麗的廁所前陶醉一番以後,我的敬畏心暫時平息下來。 我在有藏式爐子的前廳放下背包,脫鞋,春梅已撩起布帘讓我進到裡屋,遞給我一條哈達︰“堪布叮囑說不要頂禮。” 在房間的中心,一張矮矮的桌子后面,盤腿坐著一位上了年紀的僧人。他是背窗而坐,光線凸現出的是一個雕塑般的輪廓,只看得見他光光的頭形和兩只巨大的扇風耳。絳紅色的無袖僧服,兩只手臂光光地露在外面,肩部和領口有一溜黃色的布邊。桌上擺著長條的經書和一些法器。桌子盡頭的牆邊,安靜地坐著一位年輕的紅衣喇嘛。 “扎西德勒﹗”我說,簡單地做了個身口意頂禮,就跪在堪布的書桌前,低頭將哈達捧送至書桌上方。 “哦,呀﹗扎西德勒﹗扎西德勒﹗哦,呀﹗”堪布欠身接過哈達,又說了一句什麼。 年輕喇嘛翻譯說,堪布想把哈達回向給我。 我把身體伸過堪布那邊去一點,以便他把哈達給我戴到脖子上。 脖子上纏著潔白的哈達,和春梅在堪布面前席地而坐,我的眼睛漸漸習慣了從反光裡注視堪布。哦,一位曾經閉關二十八年的喇嘛就是這個樣子︰面頰清瘦但紅潤,鼻子有點尖,一雙眼睛熠熠發光,表情很平靜慈祥地看著我和春梅。 在上師的注視下,我低下了眼睛。 無邊的寂靜。心,一點一滴地止息下來,在安祥中休息。 良久,堪布說了句什麼。他的聲音有某種金屬法器的質地,並不渾濃,合唱的時候比較適合唱中音吧,它把我從沉靜中驚醒。 “堪布問,這位居士有沒有修法?”年輕喇嘛翻譯。 “一點點。還在修五加行。”在上師的面前,我永遠感覺自己是國小生,常常甚至是蒙昧無知的幼稚園小孩子。 “學法多久了?” “很慚愧,已經好幾年了。”我大有國小生做錯了事在老師面前的自責。 “來我們這裡有什麼期待?”堪布單刀直入地問。 “……”沒有想到這位堪布竟然這樣直截了當,我一時語塞。 “我們……我們想向堪布求法。雖然上次已經求過了,但是……”春梅用她一貫的謙虛但很知道自己要什麼的語氣說。 “堪布問的是北京來的這位居士。”年輕喇嘛翻譯道。 堪布目光如炬地直視我,好像已把我的腸腸肚肚看穿。 突然間,我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一分鐘前,這位讓人諱莫如深的喇嘛還使我十分惶恐,使我忘記了到這兒來是在尋求什麼,現下,我以堅決的態度說起話來︰ “我有一些煩惱和疑問。主要是對佛法如何解決世間法重大問題的疑問。” 可能我的口氣有點陡,春梅詫異地把頭轉向我。 “請說罷,堪布說他很願意和你探討這些問題。”年輕喇嘛翻譯道。 “這與現下藏區的動盪和藏民族的命運有關。我一直在關注和思索這個問題。我在德國居住了十多年,在那裡,我第一次接觸到流亡的藏人,經常去參加他們討論西藏命運的會議,我曾經花很多時間,去德國大學藏學系的圖書館翻閱有關西藏歷史和政治的書籍、資料,我也曾有機會參加達賴喇嘛和索甲仁波切這些大德的法會,隨著時光的流逝,我越來越景仰藏傳佛教和在它影響下的整個西藏文化,我認為藏民族是世界上僅存的少數精神性強于物質性的民族,也是世界上最和平的民族之一,可是,正是這樣一個民族,這么多年來,一直遭受著中國共產黨的摧殘,作為一個漢人,面對善良無辜的藏人,我感到深深的歉疚……” 我說不下去了。突然間,我感情衝動得嚇人,禁不住聲俱淚下。 寂靜。只聽得見我的唏噓。我竭力克製自己,還是無法不痛哭失聲。 “對不起。”安靜下來后,我向大家道歉。 “哦,呀﹗”堪布重複著這句藏族人的口頭禪(我理解我“噢,好的”),仁慈的眼光彷彿在拍著我的頭。 我瞟了春梅一眼。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對我不高興,有過在康定與王琳的討論后,我不想再和漢人討論這個問題,兩天來,我沒和春梅提這個話題。 沒想到,春梅眼鏡后面一雙眼睛淚光閃閃。 良久,堪布說了句話,年輕喇嘛翻譯︰“居士還沒有問要問的問題呢﹗” “在我看來,西藏衣冠文物發展了人性最善良、最美好的一面,因此是人類最偉大的衣冠文物,但是,為什麼,它要遭受滅頂之災?而幾十年來,為什麼沒有一個力量、即便偉大的佛法也無法改變它這個命運?” “居士應該知道,世間萬事萬物都是因緣和合相互作用的結果,即所謂因果關係,如果西藏民族將被滅種,甚至佛法消亡,乃是眾生的共業啊﹗居士不知道嗎,眾生是處在末法時代。” “那么,藏文化今天面臨如此危機,什麼是因,什麼是果呢?是藏民族在幾十、幾百年前對漢族做錯了什麼事嗎?” “我說,這是眾生的共業,我沒有說這是哪一個民族的業啊。居士去過很多地方,看見過世界上有這個民族,那個民族,你把它們分得很清楚,我呢,我只是一個老和尚,一生生活在山林裡,沒有看見過那么多民族,我只知道這個地球上有許多有情眾生︰人類、動物、昆蟲,等等,我知道眾生的生存和利益都是聯繫在一起的,大家是一起坐在同一條船上,須得互相愛護,同舟共濟,才能到達彼岸。如果人類的一部分基于貪嗔痴慢疑等輪回中與生俱來的惡習不想要藏傳佛教,不願意西藏文化繼續存在,想把它打下水去,而且勝利了,那,這是整個人類的業報啊,人類這條船上就少了一樣寶貴的東西,這是人類共同的損失。” “您最後說的這些我很贊同,但是,作為人類的一員,尤其是藏傳佛教的信仰者,我們能因為這是末法時代就眼睜睜地看著這么寶貴的人類文化遺產消亡嗎?我們能做一些什麼呢?” “在我看來,個人能做的最好的是修行,做一個好心的人,做到善良、慈悲、智慧,並盡力做利益眾生的事。” “達賴喇嘛也是這樣說的。我也認為做好人、善良慈悲是對的,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達賴喇嘛多年來堅持的和平主義並沒有任何效果啊,所以藏人年輕一代才開始以世俗的模式來反抗了,像最近這樣的反抗,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會死一些人,以藏人被殘酷鎮壓、藏人的自由越來越受限制而告終。” “說下去。”年輕喇嘛翻譯完后,堪布說。 “現下,雖然在國際社會輿論的壓力下,中共終于準備與達賴喇嘛對話了,但是,根據我對中共的了解,這也是因為奧運會需要各國支持而虛晃一槍而已,他們並沒有誠意改善西藏的狀況,而國際社會上,也只是民眾輿論在支持達賴喇嘛,西方國家的政府首腦,雖然有的接見了達賴喇嘛,比如美國總統布希和德國女總理默科爾,也只是想利用這個行動得到民眾的選票而已,為了與中國的經濟利益,他們不肯拿出任何實質性的干預行動。實質上,達賴喇嘛很孤獨,西藏很孤立無援,西藏的問題還是老問題,獨立當然是不現實的,退而求其次的高度自治似乎也沒希望實現,這樣下去,藏人與中國政府的矛盾會越演越烈,后果不堪設想,怎樣才能有效地解決這個現實問題呢?” 其實堪布已經回答了我的問題了,但我還是說了這么多,自己都覺得無謂。 不料,年輕喇嘛翻譯完我的話后,轉頭對我說︰“就是的,我們也多次跟堪布說,這個問題應該得到解決。確實,我們應該想想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不是?” 這是整個談話過程中年輕的喇嘛所說過的唯一一句自己的話。據春梅說,這位年輕喇嘛非常優秀,屬于堪布隨時帶在身邊的弟子之一,根據他的漢語水準,我想他應是相當聰明出眾的。 “我們這裡的康巴漢子脾氣火爆的時候會動刀子,發生爭端的雙方之一方有時會被殺死。某些時候,被殺死的一方的家庭會把死者留下的好東西收集到一起,拿到殺死他的那個人那兒去,對那人說,感謝他結束了他們家這個人的業,使其不再受此生輪回之苦,請他連最後這點東西也收下吧。這種情況下,殺人的人會非常慚愧,會悔過自新,開始轉變,最後變成一個心好的人,以後,他這個例子還可以教育其他人。我以為這是解決爭端的最好途徑。如果按照一般世俗的做法,殺人償命,那么,殺人者永遠不會有轉化的機會。像米勒日巴尊者,年輕時也殺過人,最終卻成了修行的大成就者。” “……” 我被震懾了,感動得想大哭一場。雖然早已從達賴喇嘛的著作裡讀到過同樣的言辭,從理論上已明白他講的道理,但只有在一位活生生的大德面前,在此情此景中,我的心才如此地被搖撼著。雖然學佛多年,這仍是一顆愚痴的心,它像一堵愚頑的牆,面對藏人對殺人者的寬容,面對益西堪布的慈悲,開始搖搖欲墜了。 “……作為藏民族和藏文化的熱愛者,我想為保護這個文化做一些事情,比如,我準備寫作,向外界報告在藏地正在發生著什麼,根據您剛才說的,是不是這也沒有意義了?”良久,我才想出這句話。 愚痴的心,還想自我保護,還在做垂死的掙扎,那面牆,還不肯崩塌。 “您這樣做,也是好的。但是,首先,好好修行吧﹗修好一顆心,了悟心性,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堅持心好,善良,這才是最重要的。”堪布簡短地說。是談話結束的時間了。 牆,無聲地坍塌著。是的,作為個人,切實地修心,修行,從根本意義上,這才是救贖的法門。實際上,當我在皈依佛教上師的時候,這點就已經很肯定了。但是,掌控我們的心,讓它隨時具有正念,甚至去愛自己的敵人,像達賴喇嘛一樣,像此刻的益西堪布一樣,這是世界上最最難的事了。世俗之人的“人權”理念,所謂知識分子的“獨立思考”,都會給人帶來修行的障礙,使人偏離最基本的佛法,對那些起而用行動反抗的喇嘛尼姑來說,恐怕也是這樣的吧,而這,又是人性的。而佛法,就是要去除一切我執的人性。 “佛法和世間法是不相容的﹗”去年,索朗堪布也曾經斬釘截鐵地對我說過的這句話,他是對的,我們無法用佛法來解決世間法的重大問題,那只是妄想。我們惟有在兩者之間作出選擇。就是說,修法還是不修法,這是一個問題,這才是問題。 “還有什麼問題嗎?”堪布問我們。 我默默無言。 春梅跪著向堪布的方向挪了一步,雙手合十在胸前,謙虛地向堪布請求修菩提心的法。 堪布慨然應允了。春梅和我趕緊雙手合十身體前傾低頭聽法。 于是傳來了堪布熟稔的誦經聲。雖然不懂藏語,但在上師們傳法時,我總能領會這種陌生語言的美,那是漢語、德語和英語這些我所懂得的語言以詩歌朗誦的模式呈現時也有著的音韻之美,讓人十分愉悅與陶醉的。 “我可以招待你們吃一些、喝一些什麼嗎?”上師最後站起身來問我們。 “感謝上師,我們告辭了﹗”我們趕緊站起來,向堪布做身口意頂禮,雙手合十退出房間。 最後一眼看見的堪布的臉,仍然是在逆光中,一雙大耳朵在旁邊做陪襯,這張臉既慈悲又有威儀,而且顯得神祕。 在下樓前,我再次有機會從堪布的陽台上遼望錦繡河山之美景,但此時此刻,它對我已可有可無了。 剎那之間,我已看見世間一切、包括最美好的事物皆是如夢如幻的實質,體悟到“色即是空”“諸法空相”的真理。 我永遠忘不了這次會面給我的心靈震盪。本來,我打算見完堪布后問人能不能打開大殿讓我們拜拜佛的,結果,從堪布那兒出來后,我完全忘記了這件事,徑直穿過寺廟大院,出了大門,向山下走去。我一言不發,心裡充滿難以言喻的感受。 春梅在我旁邊走著,也不說話。 我們就這樣無聲地走下山去,走回了醫院。 直至第二天,我都提不起任何興致做那一路都在做的筆記。我背著筆記本,走到大河邊廢棄的古吊橋橋頭,盤腿坐在木頭橋上,逆流眺望昨天我們走過的河谷,思緒萬千。 十年前,在拉薩,我也是這樣眺望著拉薩河谷通往印度的方向,想像當年年輕的達賴喇嘛離開他的祖國時有著如何的心情,那時,我還沒有學佛,還不知曉“諸行無常”“諸受皆苦”“諸法無我”“涅磐寂靜”的道理,作為一個單程的、有良知的人,我只感到為達賴喇嘛和他的民族無比的悲切、痛心︰大好河山,從此只有在夢中相見了。十年后的今天,作為佛教徒,我終于有所領悟,何以在漫長的半個世紀裡,流亡中的達賴喇嘛非但沒有成為南唐李后主那樣仇恨交織顧影自憐的詩人,沒有變成的不堪回首故國的怨天尤人的虞美人,反而成就了無所畏懼、悲智結合的完美光輝人格,照亮了全世界無數的民眾︰這是佛法之崇高與偉大的體現呀﹗ 咳,“五蘊皆空……受想行識,亦複如是。”為了安全起見而用德語辛苦地記錄下這一路見聞,還不如多念一些經。在橋頭坐了半天,我連筆記本都沒有拿出來,只是反覆念誦著《蓮花生大士祈禱文》︰ 一切佛的化身,蓮花生大士 我祈請您加持一切眾生的身口意 雖然我的心受各種各樣的打擾 但一天終了,我的心終歸回到正法上 請加持我,讓我的修行能成功, 請加持我,讓我一切修道上的污染都能終止 請加持我,讓一切不合佛法的念頭會逐漸減少,最後完全終止 請加持我,讓我的慈悲心能增長 請加持我,使我的相對和究竟菩提心能增長 請加持我,能証得心的本來面目 請加持我,能迅速成佛 請加持我,讓我能救度一切眾生 牆,徹底坍塌吧,心,完全放下吧。 日薄西山的時候,終于,我發現,在我的心中,悲哀漸漸隱去,某種喜悅生起,我可以以較為平和的心境面對這世界並將我的旅程繼續下去了。




2009-12-3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