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在華人事務會議上的講話

作者作者:丁一夫




謝謝大家給我這個講話機會,我作為一個漢人在這裡和藏人兄弟姐妹探討西藏問題的現狀,藏人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對西藏問題的現狀,有人表示樂觀,也有人表示悲觀。為了看清現狀,我們可以回顧一下歷史。到明年三月,藏人流亡就六十年了。十年前,為了記錄藏人流亡史,在座的藏史研究者李江琳女士在訪談尊者三天後問過尊者一個問題:在出走到達印度以後,在流亡初期,您感到最困難的是什麼?

尊者回答說,流亡初期最困難的是,我們不知道怎麼敲開西方國家大使館的門。那時候藏人缺少人才,尊者可以依靠的人屈指可數。這是西藏過去的封閉造成的。

今天,情況有了很大的不同。流亡藏人中人才濟濟。

我今天為什麼要回顧這一點?這個問題為什麼重要?因為西藏問題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國際問題。西藏的出路離不開國際形勢,藏人離不開國際支持。

但是我們必須記住,當年CIA對四水六崗的支援,是出自美國自身的國家利益。西方社會來自於國家層面上的國際支援,不可能在損害自身國家利益的情況下產生。所以國際支持有它的局限,我們不能對此一廂情願,不能有幻想。七十年代中美關係變化後,CIA結束了對四水六崗的支持,很多人以為西藏已經完結,中國已經完成了對西藏的永遠吞併。

但是尊者並沒有絕望。尊者帶領流亡藏人,在一步一步地建設自己,提高自己。尊者1979年第一次訪問美國,那是流亡後二十年。整整二十年的等待,靠什麼爭取國際支持?尊者對美國人說,西藏問題是一個道德問題,請讓美國人民的道德良心說話。就是在那個時期,尊者提出了解決西藏問題的五點建議,即中間道路的理念。

尊者1999年的紐約中央公園講話,尊者和臺灣聖嚴法師1998年的世紀對話,尊者自傳的出版,我們很多人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瞭解西藏,一旦瞭解了真相,我們就成為藏人事業的支持者。

趙紫陽下臺之後,西藏問題從中國改革開放時期的希望走向失望,甚至不少人表示絕望。這是一段困難的時期,最近二十多年中美經濟緊密一體,中國經濟躍升為世界第二,而中國在西藏問題上的立場被強硬派把持。西方國家原來以為,讓中國進入國際化,促使中國經濟發展,產生足夠分量的中產階級,能夠自然而然地將中國引入民主化。但是中國的現實發展完全出乎西方國家的預期,在經濟發展後,中國的中產階級並沒有力量,好像也沒有願望迫使國家匯入民主化,中國反而是要用自己的經濟實力來改寫國際事務的法則。很多人一度認為,這種國際化趨勢已經難以改變,因為中美經濟已經互相滲透得太深,美國經濟已經傷不起了。

但是,川普總統對美國的國家利益有不同的看法。我投票支持川普,因為我認為川普對美國國家利益的認識,即讓美國重新強大的政策,早晚要針對中國,要堵住中國試圖讓全球化按照中共意識形態發展的路數。而中美關係的這種變化是有利於藏人的。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關於中國問題的講話,是一個歷史轉捩點。新的美國國家利益思路和戰略的轉變,將產生不同的中美關係,導致不同的世界格局,這種格局對藏人是有利的。美國終於公開指出,中共的價值觀,中共的意識形態,是美國的敵人。
所以,從現在開始,西藏問題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西藏問題產生大變化的條件是什麼呢?是中國的內部狀態。回顧二十世紀初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被迫流亡印度,到辛亥革命後西藏獲得長達三十八年“事實獨立”,不難看出,中國內部一變,西藏問題就隨之變化。

現在的中國,有外強中乾的性質:一方面是龐大的經濟體,龐大的基礎建設使之有了一個強國的外貌,但是內部實質性問題無法掩蓋,經濟結構不良,資源負擔超重,環境生態惡化,貧富差距懸殊,社會道德崩潰,導致危機四伏,政府嚴重依賴維穩來統治,統治的成本越來越高。這種超高成本的統治是不可持續的。

世間萬物都在變化,中國的變化是必然的,但是什麼時候會發生影響西藏問題的變化,明天還是十年後,二十年後?我不知道。當年辛亥革命的發生,同樣是誰也沒有預料到,辛亥革命似乎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一夜之間龐大的清王朝就結束了,西藏就獨立了。但是,今天我們可以看清,當年西藏有條件獨立的時候,西藏內部並沒有準備好,西藏還不是一個現代Nation,西藏痛失三十八年可以建立一個完全獨立國家的機會。

那麼現在的問題是,當未來出現新的變化的時候,藏人做好準備了嗎?當今天機會還沒有出現的時候,我們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

2008年我們第一次採訪尊者,尊者告訴我們,他準備在政治上退休。我那時候非常吃驚。我們認為尊者是不能退休的,沒有尊者的帶領,流亡藏人怎麼辦?

流亡藏人社會是二十世紀全球政治流亡群體中持續時間漫長、最和平、組織最為良好、政治訴求最為堅決、贏得全世界最大尊重的流亡群體。而這和尊者的領導和指引是分不開的。那麼尊者為什麼在2008年就打算政治退休呢?

尊者是為了促使藏人社會的民主建設。有兩個最重要的意義:一是尊者的退休結束了政教合一的傳統制度;二是讓藏人在面向現代化的過程中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質,鍛煉藏人社會搞民主的能力。這是尊者深思熟慮走出的一步。這一步對我們有極大的啟迪意義。

2011年3月,尊者宣佈正式在政治上退休。在華盛頓的漢藏交流會議上,我說,從此以後,流亡藏人面對著兩大挑戰:一是外部的挑戰,怎樣繼續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怎樣保持自身作為藏民族代表的合法性;二是內部的挑戰,怎樣保持內部的團結,避免流亡群體非常容易出現的四分五裂狀態。

流亡藏人現在仍然得到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這和尊者的威望和工作分不開,藏民族無分境內境外,都擁戴尊者。這是藏民族特有的政治力量。以後,在面對中共政府,面對國際社會的時候,西藏流亡政府怎樣代表全體藏人,為此今天的流亡藏人和流亡政府應該做些什麼,必須做到什麼,這是我們必須思考和計畫的問題。這是來自外部的挑戰。

此外,流亡藏人內部的團結,是一個應該小心翼翼地用現代民主社會的方式和規則來對待的議題。一方面,藏人社會要現代化,首先就是政治上的世俗化和民主化。以往傳統社會只要聽仁波切的就可以了,而現代民主社會是鼓勵個人有自己的思想,鼓勵言論自由的。意見發生分歧在所難免。但是西藏流亡社會政治上的一致,是藏人的力量所在。藏人如果分裂,就失去了這個政治力量。既要搞民主,又要對外一致,這是來自內部的挑戰。

在藏人內部,近幾年有中間道路和獨立訴求的分歧。

我的立場:一,西藏屬於藏人,藏人的民族自決權是無可置疑的;二,我支持藏人對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命運的任何決定;三,現在尊者提出的中間道路方針建立在佛教哲理的智慧基礎上,是全體藏人多數的意志,是對藏人最有利的方針,也是漢藏雙贏的方案。

我理解一些藏人朋友的獨立訴求。但是,如果現在只談獨立,只做和爭取獨立有關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和獨立無關就沒有意義,那麼就很難爭取國際支援,無法在國際上申訴,關掉了和中共政府對話解決西藏問題的大門。激進的獨立訴求無法提出一個可行的計畫,那麼現在什麼也做不了,等於是一個無所作為的訴求。

在中間道路方針下,藏人除了可以爭取國際支持外,對中共政府的對話大門始終打開,讓國際社會看到,是中共政府拒絕對話,藏人就有政治上的主動。同時,境內外藏人都可以在此前提下,展開長期的民族建設(Nation Building)。這包括文化上的update。發展教育,培養社會所需要的各類人才。藏人要有自己的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要有自己的律師、教授、西醫醫生。藏人未來需要能夠獨立地管理和建設西藏的一切人才,而這些是現在就要做的。藏人的僧侶要披上袈裟能念經辯經,脫下袈裟能進實驗室搞科研,進手術室醫治病人。

西藏傳統社會在改變,這種改變應該是緩慢的、漸進的,必須保留藏文明的一切好的傳統,改革舊西藏的封建殘餘。所以,尊者從流亡初期起就把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他和西方科學家對話,要僧侶學科學,都是著眼於藏人社會的現代化。只有現代化的藏人,才是內在真正強大的藏民族,才能爭取和保持這個民族的自由。

最後,我想說,漢藏交流非常重要。掌握資訊流通是中共政府維穩的重要武器,但資訊和知識也是我們打破維穩的武器。只要漢人瞭解真相,他們就會同情藏人,支持藏人爭取自由的事業,因為人都有天生良知。將來,當轉機到來的時候,漢民眾的態度至關緊要。誠如尊者所說,漢藏應該是好鄰居。

作為一個漢人,我想對在座的藏人兄弟姐妹說,我們面對的是同一個暴政,我們反抗的是同一個獨裁專制,我們是在一起奮鬥,我們必將一起得到勝利。

謝謝大家!




2018-10-26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