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環保的名義——如何保護西藏羊卓雍錯的自然生態環境?

作者作者:王維洛




一、前言

筆者在《十世班禪喇嘛與李鵬和羊卓雍錯水電站》一文中介紹了1985年在西藏自治區政府成立二十周年慶祝大會上,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把羊卓雍錯水電站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了西藏自治區政府,但是遭到十世班禪喇嘛和阿沛阿旺晉美等藏族領導人的堅決反對,理由之一是水電站的發電將導致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如水位下降、湖面面積減小等等。之後中共中央對第十世班禪喇嘛的反對意見作出回應,更改了羊卓雍錯水電站的設計,將其改為抽水蓄能水電站,保證羊卓雍錯的水位不下降、湖面面積不減小。對此,第十世班禪喇並未改變反對建設羊卓雍錯水電站的態度。1989年1月28日第十世班禪喇嘛突然去世(袁紅冰和安樂業著書指出,第十世班禪喇嘛是被謀殺的)。班禪喇嘛去世後,國家計委立即將羊卓雍錯水電站列入預備開工項目。1990年國家計委把該項目列入年度基本建設新開工項目。1991年羊卓雍錯工程正式開始興建,1996年羊卓雍錯水電站開始發電,1998年竣工驗收。在工程開工前的1990年7月,江澤民到西藏視察,大談建設羊卓雍錯抽水蓄能水電站的偉大意義,並於25日為工程題字:“建設羊湖電站,造福西藏人民”。這個題字碑就立在西藏羊卓雍錯水電站旁。2001年7月22日,胡錦濤也考察了羊卓雍湖電站。羊卓雍錯水電站成為中央政府支援西藏建設、為西藏人民造福的標誌性工程。

近年來有一些學者通過衛星照片對羊卓雍錯的湖面面積和水位進行研究,發現羊卓雍錯的湖面面積總體趨勢呈波動式減少態勢。2010年4月,湖泊面積縮小到600.26平方公里的歷史最低值,與歷史最高值1972年面積相比,減少了78.16平方公里,減幅高達11.52%。第十世班禪喇嘛生前擔心的建造羊卓雍錯水電站後會出現的生態危機如他所預測的那樣發生了。

二、環保只是一個名義——羊卓雍錯水電站是蓄能水電站還是常規水電站?

百度百科在介紹羊卓雍錯水電站時寫道:“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站(Yangzhuoyong Lake Pumped-storage Power Station)位於中國西藏自治區貢嘎縣境內,是混合式抽水蓄能電站。電站距拉薩市80km,廠區地面海拔約3600m,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抽水蓄能電站,也是中國水頭最高的抽水蓄能電站。電站利用羊卓雍湖與雅魯藏布江之間840餘米的天然落差,取羊卓雍湖的湖水,通過引水隧洞和壓力鋼管,引水至雅魯藏布江邊的發電廠。”“電站運行方式:在夏季,利用系統多餘電能抽水,只在系統峰荷時作短時發電;在冬季,主要承擔系統峰荷和腰荷,只在系統低谷負荷時作短時抽水。要求發電用水量與抽水量平衡,總體上不動用羊湖水量。”

互動百科也說羊卓雍錯水電站是抽水蓄能電廠,其運行方式是:“樞紐發電時,直接從羊湖取水,經隧洞、調壓井、壓力鋼管至廠房,尾水泄入雅魯藏布江;抽水運行時,由江邊低揚程泵房抽水入沉沙池,再進入主廠房多級蓄能泵,經引水系統流入羊湖。”

而維琪百科則認為羊卓雍錯水電站是一個傳統的引水式發電站,電站進水口至發電尾水渠出口相距9.5公里,高840米。水工建築物有進水口、引水隧洞、調壓井、壓力鋼管、發電廠房、尾水渠、開關站、沉沙池抽水系統等組成。

抽水蓄能水電站是一種特殊的水電站形式,時下被認為是一種環保型的水電站,特別它和風力發電站或是太陽能發電站聯合運行,能彌補風力發電或是太陽能發電在時間上的不均勻,是國外發展新能源時優先考慮採用的組合模式。如果羊卓雍錯水電站是抽水蓄能水電站的話,用電高峰時,羊卓雍錯的水向雅魯藏布江泄水,利用840餘米的落差發電,向西藏電網供電;當在用電低谷時,電網中的電力有多餘,則用水電站的抽水機將雅魯藏布江的水提升840餘米,重新流回到羊卓雍錯,待用電高峰時再用。如果保證羊卓雍錯的水位不會因為發電而下降,湖面面積不會因為發電而減少,下泄發電和抽水蓄能提升的水量應該保持平衡。羊卓雍錯不會發生因水電站發電而引發的羊卓雍錯湖面面積減少、水位下降的生態危機。

那麼羊卓雍錯水電站到底是江澤民和李鵬所說的蓄能水電站還是原先設計的常規水電站?

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張國寶在《親歷西藏電力建設與青藏聯網工程》一文中指出,“西藏羊卓雍湖水電廠是以抽水蓄能電廠名義建的,但建成後實際沒有足夠的電源可供抽水,仍是一個只發電的水電廠,好在這些年水位很好,沒有下降。"十五"期間又建了一台2.25萬kW機組,因此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廠裝機容量總計為11.25萬kW(5×2.25萬kW機組),幾乎占藏中電網的一半。”張國寶繼續解釋,為什麼羊卓雍錯水電站沒有改為抽水蓄能電廠,比如沒有足夠的電源用於抽水,又比如我國裝備製造能力薄弱,所用抽水蓄能電站設備全部需要進口云云。在這裡,張國寶說的很清楚,羊卓雍錯水電站是以抽水蓄能電廠名義建設的,就像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一樣,抽水蓄能電廠只是名義,實際上是傳統的引水式發電站。環保只是一個名義。

如此來看,羊卓雍錯水電站是中國國內單位造價最高、經濟效益最差的引水式水電站。羊卓雍錯水電站投資18億元,安裝4台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9萬千瓦,年發電量0.84億千瓦時(未計算後來增加的發電機組)。每千瓦裝機容量的投資額為2萬元,每千瓦時的投資額為21.43元。

和羊卓雍錯水電站相比,西藏羊八井地熱電站到1991年總投資2.5億元,總裝機容量2.418萬千瓦,年發電量1億千瓦時。每千瓦裝機容量的投資額為1.03萬元,每千瓦時的投資額為2.50元。羊卓雍錯水電站和西藏羊八井地熱電站相比,造價高,經濟效益差。

2015年中國要在尼泊爾建設的西塞提水電站,投資16億美元(折合99.2億元人民幣),總裝機容量75萬千瓦,年發電量33.3億千瓦時。每千瓦裝機容量的投資額為1.32萬元,每千瓦時的投資額為2.98元。羊卓雍錯水電站和尼泊爾的西塞提水電站相比,還是造價高,經濟效益差。

與傳統的引水式發電站相比,抽水蓄能電廠的造價高,除了發電設備外,還有一套抽水設備。環保是一個名義,羊卓雍錯水電站以抽水蓄能電廠的名義,以抽水蓄能電廠的造價,建造了一個傳統的引水式水電站。這多餘的投資是落入了武警部隊領導的腰包,還是落入了國家能源局領導的腰包,還是落入了西藏自治區領導的腰包?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羊卓雍錯水電站不是造福西藏人民的工程,而是赤裸裸剝削西藏人民的工程。

羊卓雍錯水電站經濟效益差,對生態環境負面影響大,那麼為什麼要建這個項目呢?這只能是政治上的考量。選擇在西藏的聖山聖湖上做水電站工程,以發展經濟的名義,以環保的名義,以為西藏人民造福的名義,打響西藏水電開發的第一炮,將武警水電縱隊引進西藏。只要在聖湖羊卓雍錯上打開突破口,今後在西藏任何地方建水庫大壩,建多大的水庫大壩,都不會受到西藏人民的反對。這也是第十世班禪喇嘛和其他西藏領導人堅決要反對的理由,這個口不能被突破。西藏苯教將世界分為三界:天上、地上和地下。那裡分別住著不同的神靈和生命。龍神是水裡的神。破壞草木、河湖和山巒,會受到神的懲罰。羊卓雍錯則是龍女居住的地方。中國領導人相信,通過羊卓雍錯水電站的建設,也可以幫助西藏人民擺脫受宗教迷信的控制。

據說後來西藏自治區政府繼續借羊卓雍錯抽水蓄能水電站說啥,強烈要求批准在拉薩河上建設直孔水電站,認為有了直孔水電站後,這樣尚有可能讓羊卓雍錯水電站在必要時抽水蓄能。2007年直孔水電站建成,羊卓雍錯水電站依然是引水式發電站。2008年西藏生產的電量超過當地的需要,成為電力外輸的省區,羊卓雍錯水電站完全有條件變為抽水蓄能水電站,但是它依然是名義上的抽水蓄能電站。

三、學者預測水電站將使羊卓雍錯湖面萎縮121平方公里,水位下降10米,蓄水量減少近百分之四十

早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和九十年代前期,就有多位學者對水電站建設對羊卓雍錯的影響進行研究,如陳西平的《西藏羊卓雍湖水環境變化探索研究》,施為光的《開發羊卓雍湖水電站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劉天仇的《西藏羊卓雍錯水位動態研究》等等。

羊卓雍錯是西藏自治區第五大湖泊,位於喜馬拉雅山脈的北坡、雅魯藏布江的南岸,關於羊卓雍錯的資料有不同的說法,如湖泊面積說法不一,678平方公里,658平方公里,638平方公里,630平方公里等等;關於湖泊水深說法不一也不一致,有說水深20至40米,平均水深23.6米,有說一般水深30米,最大水深59米蓄;關於蓄水量,一說160億立方米,另一說143億立方米。

羊卓雍錯是內陸湖,水源主要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冰雪融化水,其次是泉水、降水所形成的地面和地下徑流,積水面積6100平方公里。羊卓雍錯所在地區的年降水量為416.8毫米,水面年平均蒸發量為1450毫米(陸面年蒸發量為200毫米),蒸發量遠大於降水量。羊卓雍錯作為內陸湖,水量平衡的特點是進入湖泊的水與湖面蒸發造成的水量淨損失基本持平。

在沒有建設水電站的狀態下,平均每年進水量為9.54億立方米,平均每年湖面蒸發量正好與進水量相當,這是羊卓雍錯維持長久生存的條件。羊卓雍錯水電站作為傳統的引水式發電站,每年淨耗水1.8億立方米。建設羊卓雍錯水電站,打破了羊卓雍錯的自然水量平衡。

陳西平計算了水電站投入運行後的的湖面面積、水位和蓄水量的變化,結果如下(資料來源:陳西平:西藏羊卓雍湖水環境變化探索研究,湖泊科學,1995年6月):(圖表請參閱以下連結)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8119

陳西平得到的結論是:水電站運營67年後,羊卓雍錯水位下降10.5米,湖面面積減小121.4平方公里,羊卓雍錯的水量為87.62億立方米,是原來143億立方米的百分之六十一,水量損失55.38億立方米。陳西平認為,開發羊卓雍錯以後,依據熱平衡分析(熱平衡分析羊卓雍錯的水面蒸發時,發現水位下降、湖水裡減少,湖體的熱慣性變小,單位面積的水面蒸發量反而會有所減小),湖面蒸發隨水面減少而減小,到67年後,湖面面積為516.6平方公里,年蒸發量比現在減少2.09億立方米,由於相應的直接入湖的降水量也減少。故到那時,年總入湖量(包括徑流量)比蒸發量大1.81億立方米,和羊卓雍錯電站的年去水量1.8億立方米相等,水量達到了新的平衡,故可持續發電。

陳西平的研究研究結果,證實了第十世班禪喇嘛和阿沛阿旺晉美等藏族領導人的反對意見是對的,水電站的建設打破了羊卓雍錯的自然水量平衡,必然導致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湖面萎縮121平方公里,水位下降10米,蓄水量減少近百分之四十。67年後達到水量新平衡後的羊卓雍錯已經不是原來的羊卓雍錯,水環境發生根本變化,向遠遠偏離原生態環境的本底值方向發展。

可是,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區領導人對陳西平的研究結論卻是完全另外一種注釋。他們認為水電站不會導致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羊卓雍錯不會因水電站的運行而乾涸。減少的121.4平方公里湖面,正好可以發展成為優質的草地和耕地,發展該地區的經濟。所謂的55.38億立方米的水量損失,正好是用來發電,為西藏經濟發展做貢獻。

筆者在此必須指出的是,陳西平的計算,都是在最理想狀態下得到的計算結果,而且大大低估了累計耗水量。至於單位面積的水面蒸發量會有所減小,這個結論論證不夠充分,主觀推測居多。

四、“平安無事”?

2008年11月17日,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站環境影響後評價報告彙報會在北京舉行。會議聽取了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關於《西藏羊湖抽水蓄能電站環境影響後評價報告》的彙報。這個報告是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2006年完成的,資料收集到2004年。雖然水蓄能電站只是一個名義,但這個頭銜是任何時候都不能缺失的。

報告認為,羊卓雍錯水電站運行9年來,羊卓雍錯流域的環境變化主要是由自然因素造成的,人為和工程活動的影響範圍和程度均較小。電站運行對羊卓雍錯水質、濕地、鳥類和水生生物等未產生明顯影響,而且變化趨勢是總體上略有改善。目前,因遇連續豐水年,發電泄水並未使羊卓雍錯水位降低,反而略有上升。

對此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張國寶在《親歷西藏電力建設與青藏聯網工程》有所記載:“後來幾年羊卓雍湖來水狀況很好,可能是因為氣候變暖,雪線上升,湖面不僅沒有下降而且還有所上升。”

近五十年來全球氣候發生明顯變化,氣溫升高是一個明顯的趨勢。中國的氣溫升高的速度超過世界平均水準,而西藏高原的氣溫升高,更是超過中國的平均水準。由於氣溫升高,導致降水增加,冰川融化加劇,雪線快速後退,西藏高原的許多湖泊面積呈增長趨勢,如青海湖、紮陵湖、鄂陵湖等。中國的一些科學家把西藏高原的氣溫升高,降水增加,認為西藏高原生態環境向好的方向發展,西藏是中國環境保護得最好的地方。所以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關於羊卓雍錯的生態環境在水電站運行的9年中總體上是略有改善也是這種觀點的反映。

氣溫升高,降水增加,冰川融化加劇,湖泊面積擴大,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青海湖。根據青海省氣象科學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劉寶康提供的資料,2007年至2016年,青海湖面積擴大了108.18平方公里。根據2017年4月28日衛星遙感監測顯示,青海湖面積為4425.38平方公里,為近17年來同期的最大值。

陳西平對羊卓雍錯的預測,湖面萎縮,水位下降,蓄水量減少,直到羊卓雍錯水電站運行9年的時間段內並沒有出現。似乎平安無事。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站是個名義也好,是個謊言也好,這似乎無關大局。第十世班禪喇嘛和其他西藏領導人的擔憂都是多餘的。

五、狼來了!

西藏自治區氣象局除多等依據近四十年間(1972年至2010年)的衛星遙感資料,對羊卓雍錯的湖面面積變化進行了研究,並撰文《近40a西藏羊卓雍錯湖泊面積變化遙感分析》發表在湖泊科學上。除多等總結道:羊卓雍錯面積不斷變化,但總體趨勢呈波動式減少態勢。

研究結果表明,1972-2010年羊卓雍錯的湖面平均面積為643.98平方公里。1972年的湖面面積為678.42平方公里,為最大值;2010年的湖面面積為600.26平方公里,為最小值。上世紀70年代,湖面面積平均為658.78平方公里,之後逐漸減小。上世紀80年代面積減至636.55平方公里,上世紀90年代面積為635.06平方公里。1999年至2004年面積有所增加,但2004年至2010年湖面持續縮小,平均每年的減幅為8.59平方公里!2010年4月,湖泊面積縮小到600.26平方公里的歷史最低值,與歷史最高值1972年面積相比,減少了78.16平方公里,減幅高達11.52%。

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的《西藏羊湖抽水蓄能電站環境影響後評價報告》,研究的時段是羊卓雍錯水電站運行的9年,資料收集到2004年,2006年完成報導,2008年底彙報時,並沒有增加最新的資料。根據除多等的研究,1999年至2004年正好是羊卓雍湖面積有所增加的時段,原因是這一時段中進入羊卓雍湖的水量增加了,同時這一時段的蒸發量又較低。

除多等的研究延續到2010年。從2004年至2010年,情況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羊卓雍錯湖泊面積持續縮小,平均每年的減幅為8.59平方公里!六年時間內減少量超過50平方公里!

按照陳西平的預測,羊卓雍錯水電站運行的前15年,累計湖泊面積的減少為39.9平方公里。除多等資料表明,從2004年至2010年,湖泊面積減少量超過50平方公里!即使前面9年湖泊面積沒有減小,但15年累計還是超過39.9平方公里。陳西平預測,67年間,平均每年的湖泊面積減少量為1.81平方公里。根據除多等的資料,從2004年至2010年,平均每年的減幅為8.59平方公里。羊卓雍錯湖面面積的實際減少,遠遠超過了陳西平樂觀的預測。

為什麼陳西平的預測會出現這麼大的偏差?這是因為陳西平為預測模型所設置的假設條件和實際情況相差太遠,特別是蒸發量。

除多等引用了浪卡子氣象站的資料。資料顯示,上世紀70年代蒸發量較小,到了80年代,蒸發量有增加趨勢,90年代蒸發量再次減少,到了21世紀之後,蒸發量顯著增加。湖泊面積與蒸發量之間的負相關表明,蒸發量越大,湖泊面積越小。特別是陳西平根據熱平衡分析,認為因水電站泄水發電,湖水水位下降、湖水量減少,湖體的熱慣性變小,單位面積的水面蒸發量反而會有所減小的現象並沒有出現。

關於羊卓雍錯湖面面積和水位變化相似的研究還有:邊多等對1975至2006年西藏羊卓雍錯流域內湖泊水位變化對氣候變化的回應進行了研究。米瑪次仁等對西藏羊卓雍錯近期湖水水位變化及其原因進行了分析。這些研究都證實了四十年來羊卓雍錯湖面面積減小、水位下降的事實。特別是米瑪次仁等研究2005年至2010年湖水水位的變化指出:氣候的變化遠不能解釋羊卓雍湖水位的快速下降,人為活動的影響,是導致羊卓雍湖水位下降的主要原因。

筆者在這裡要強調指出的是,羊卓雍錯的來水主要依靠冰雪融化水、而降水只是水源的一小部分。羊卓雍錯流域6100平方公里,其中冰川面積只占百分之二。西藏高原氣溫升高,冰雪融化水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減緩了羊卓雍錯的萎縮,但這只是短時間的效果。從長遠來看,氣溫升高,雪線後退,冰川面積減少,甚至可能消失。那時候羊卓雍錯將失去主要的水源,羊卓雍錯面積減小,水位下降的趨勢會不斷加速,任其發展,羊卓雍錯的乾涸將不可避免。

狼來了!狼真的來了!第十世班禪喇嘛生前擔心的,在建造羊卓雍錯水電站後,會出現的羊卓雍錯生態危機,如他預測的那樣發生了。

六、死也不能瞑目的第十世班禪喇嘛

當1985年李鵬在西藏自治區政府成立二十周年的慶祝大會上宣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贈送給西藏自治區政府的生日禮物是羊卓雍錯水電站時,第十世班禪喇嘛也在場,他當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是中央代表團的第一副團長(胡啟立為團長,李鵬為第二副團長)。李鵬宣佈建設羊卓雍錯水電站的消息,讓坐在主席臺上的第十世班禪喇嘛十分尷尬,李鵬根本不顧及第十世班禪喇嘛的反對意見,將羊卓雍錯水電站強加在第十世班禪喇嘛的頭上。作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和中央代表團的第一副團長,第十世班禪喇嘛又不能在慶祝大會上公開反駁李鵬,公開反對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贈送的禮物。

第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醞釀建設羊卓雍錯水電站。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張國寶回憶道:“關於修建羊卓雍湖水電廠,當時從"文革"浩劫中已恢復工作的班禪額爾德尼大師和阿沛阿旺晉美提出不同意見。我曾聽原水電部副部長、國家計委副主任姚振炎同志講,原水電部、國家計委專門派人去向班禪大師說明。班禪大師是個很開朗、講科學的領導人,他說他的意見不是因為宗教中的神湖,主要擔心高原生態變化,羊卓雍是個湖面面積較大的高原淡水湖,對調節西藏氣候影響很大,如修建水電廠,大量水下瀉發電可能會使湖面下降、縮小,影響高原生態。班禪大師的意見很有道理,於是對方案作了修改,改為抽水蓄能電廠,在用電高峰時往下放水,低谷時用來抽水,再把水抽回湖中,這樣可不造成湖水減少。另外明確羊卓雍湖面發電最低控制水位海拔高度為4437m,低於這一高度時停止發電。這一修改意見得到了班禪大師的諒解,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廠才得以修建。”

張國寶回憶中的最後一句不符事實,第十世班禪喇嘛生前一直反對建設羊卓雍錯水電站,也沒有表示同意建設羊卓雍錯抽水蓄能電廠。

其實在李鵬宣佈贈送給西藏自治區政府的生日禮物是羊卓雍錯水電站後,作為羊卓雍錯水電站施工部隊的武警水電縱隊就開進了西藏,開展前期工程準備工作。第十世班禪喇嘛的圓寂,使得建設的道路上再沒有有力的反對者。

環保只是一個名義,羊卓雍錯抽水蓄能電廠也只是一個名義。但是如今依然用名義去欺騙一位已經過世的大師,這是十分無恥的做法。第十世班禪喇嘛是死也不能瞑目的。

羊卓雍錯水電站是漢族文化功利思想的具體表現,也是毛澤東的“人定勝天”思想的具體表現,它與藏傳佛教的生態環保理念是格格不入的。如何捍衛第十世班禪喇嘛的遺願?這個任務就落在轉世靈童——第十一世班禪喇嘛身上。

藏傳佛教相信轉世輪回。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是圖伯特佛教大師宗喀巴最主要的兩個弟子的轉世,後來他們互為師徒,形成了如果其中一位圓寂,另一位就會承擔起尋訪轉世靈童的責任,彼此在轉世靈童問題上有最高決定權,在圖伯特人民心中他們始終是太陽和月亮。按照這個規矩,第十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最高決定權在達賴喇嘛手上。1995年5月14日,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宣佈了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為根登確吉尼瑪。

馬克思列寧主義根本不相信轉世輪回。但在第十世班禪喇嘛圓寂後的第三天,1989年1月30日,時任總理的李鵬就簽署了《國務院關於班禪大師治喪和轉世問題的決定》,“尋找和決定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事,辦理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轉世靈童的尋訪、認定等事宜,報國務院批准”。具體說,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尋訪、認定事宜,國務院總理李鵬說了算。1995年11月29日,經國務院批准,確吉傑布為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真身,認證書由國務院總理李鵬簽字。當時只有六歲的確吉傑布對國務院代表李鐵映說:“感謝中央政府,感謝江主席,感謝李鵬總理,感謝國務院代表。我一定好好學習,愛國愛教。”

筆者認為,如何捍衛第十世班禪喇嘛的遺願,保護羊卓雍錯的自然生態環境,是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任務,也是對真假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鑒定。

住在北京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他在北京上完小學,在北京第五中畢業(參見北京第五中著名校友)。他把當年的兩愛(愛國愛教)發展到現在的四愛。他說:“班禪大師必須堅持四個熱愛: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熱愛自己的民族,熱愛自己信仰的宗教”,顯然他受漢族文化功利思想影響嚴重,因為他前面的班禪喇嘛是根本無法做到四愛中的另外兩個愛,第十世班禪喇嘛也沒做到。他似乎藏傳佛教中的生態環境思想沒有什麼興趣,對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問題也沒有什麼興趣,對羊卓雍錯水電站和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更沒有什麼興趣。如果不是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真身,不把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當作一回事也是可以理解,畢竟他是在中國教育體制下培養出來的一個類似祁同偉這樣的精緻利己主義者。但是作為班禪喇嘛,將來他能找到達賴喇嘛真正的轉世靈童嗎?一個假班禪喇嘛,加上一個由假班禪喇嘛找到的假達賴喇嘛,當然都是經過國務院認定批准的,藏傳佛教將會面臨多大一個災難?如果他真是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捍衛第十世班禪喇嘛的遺願、保護羊卓雍錯的生態環境和的重任就應該由他擔起。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拿出行動來,愛西藏高原的山水,愛西藏高原的同胞。

還有那位不知身在何處的十一世班禪喇嘛——班禪額爾德尼•更登確吉尼瑪,外界和他沒有任何聯繫。班禪額爾德尼•更登確吉尼瑪在這種被完全隔離的狀態下,如果對前世的擔憂有瞭解,關心羊卓雍錯的生態危機,反對羊卓雍錯水電站工程,那麼他就是第十世班禪喇嘛的真正轉世靈童。班禪額爾德尼•更登確吉尼瑪,你在哪裡?

環保只是一個名義,羊卓雍錯抽水蓄能電廠也只是一個名義。如今依然用環保名義去欺騙一位已經過世的大師,作為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應該挺身而出捍衛十世班禪喇嘛的遺願,三大聖湖之一的羊卓雍錯的未來在你手中,藏傳佛教中環保理念的發揚光大的重任在你身上,藏傳佛教的傳承任務在你手中。

作者在此再次感謝唯色女士指出《十世班禪喇嘛與李鵬和羊卓雍錯水電站》一文中錯誤。





2017-06-0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