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問題答客問

作者作者:胡平




1)幾十年來,藏人堅持非暴力、堅持中間路線,但似乎並沒有取得什麼成果。這是否說明藏人的努力是徒勞的呢?

答:藏人的努力絕不是徒勞的。堅持非暴力,堅持中間路線,不但在道義上是正確的,而且在現實中也是可行的。

當年波蘭人搞團結工會運動,就有西方人問:你們為什麼用非暴力?米奇尼克回答:“我們沒有槍。”所以說,堅持非暴力,不只是因為非暴力在道義上更好更純淨,也是因為我們沒有槍。

達賴喇嘛說,有次他會見一個激進藏人,對他說:現在我們假設決定用武力來達到我們的目的,那我們首先要有槍,還要有彈藥,幾支槍是不夠的,要幾千支,但誰會賣給我們呢?印度?美國?好像沒有人會賣軍火給我們;那時候從阿富汗或巴基斯坦那裡也許會買到前蘇聯的軍火。槍的來源有了,但錢從哪裡來呢?上述那些國家不會給的。就算有了錢也買好了槍,但如何運進中國呢?通過哪個國家邊境運進去呢?沒有國家會同意的。過去CIA幫我們空投過,但那是過去了,現在決不會了。所以說,用武力是無法解決我們問題的。

達賴喇嘛還指出,有不少歐美人士明白無誤地對他說過,如果藏人用暴力來解決問題,他們就不會再支持藏人了。

中間路線具有兩大優點:第一,它在道義上是正確的,因為中間路線保障了藏人的基本權益,而且是互利的,對藏人和對中國都有利。第二,中間路線在政治上是可行的,是務實的。

中間路線是務實的,可行的;如果改成要求獨立,那很可能會導致藏人在國際上活動空間的萎縮。現在,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和美國總統見面,訪問德國,和德國總理見面,中共當局抗議,指責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西方政府首腦理直氣壯地反駁,說達賴喇嘛不是分裂分子,達賴喇嘛是主張真正自治,他們還可以反過來呼籲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對話、認真落實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藏人放棄中間道路了,改成主張獨立了,而西方各國政府都是承認北京政府的,都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正式外交關係的,那麼他們還方便和達賴喇嘛會見嗎?另外,中間路線也更容易贏得廣大漢人的贊同。

2)迄今為止,藏人的努力取得了什麼成果?

答:自1959年達賴喇嘛率眾出走拉薩,流亡印度,至今已經58年了。換成其他的流亡群體,人恐怕早就散了,聲音恐怕也早就聽不見了。可是藏人不但一直堅持下來,而且還贏得了廣泛的國際關注以及越來越多的漢人的同情、理解與支持。近些年來,由於專制中國的崛起和壓迫的強化,漢人的抗爭--包括海外民運--在萎縮,國際社會的批評也在降低。在如此艱難的形勢下,藏人的抗爭仍然保持著自己的規模和聲勢,尤其難能可貴。面對巨大的逆流,我們不能指望抵抗者取得多少進展,能夠屹立不退就是了不起的成就。

3)在藏人的抗爭中,達賴喇嘛起到了怎樣的重要作用?

答:達賴喇嘛的作用是無與倫比的,也是獨一無二的。

達賴喇嘛是藏人的宗教領袖和政治領袖,是藏人無可爭議的象徵。世俗的流亡群體,雖然精英薈萃,由於其世俗性,卻難以產生這樣無可爭議的象徵。

達賴喇嘛既能以宗教領袖的名義頻繁會見各國政要及文化領袖,又能以精神導師的名義吸引成千上萬的不同膚色不同信仰的民眾。作為西藏的象徵,人們從達賴喇嘛身上看到了西藏。五十多年的流亡,成全了達賴喇嘛,使之成為世紀性的人物,使得藏傳佛教走向世界,並使得西藏問題成為國際性的問題。

一般的流亡者最擔心自己被本土的人民所淡忘,不管你原來在本土多有名多重要,隨著時間的流逝,更由於專制當局的刻意封鎖,你的影響力都可能日趨衰落。達賴喇嘛則不然。既然有如此眾多的藏人依然尊重他們的傳統,信仰他們的宗教,他們就會順理成章地認同達賴喇嘛。儘管現今西藏境內的藏人,大部分都是在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後才出生的,但是這並不妨礙達賴喇嘛在他們心中的崇高地位。

2006年1月,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小鎮舉辦的一場法會上,用感性的語言呼籲藏人不要再穿戴和買賣動物毛皮。在場的藏人當即立誓,境內更有成千上萬的藏人聞風而動,將價值不菲的皮毛製品付之一炬。有中共官員私下驚呼:“我們嚴厲的法規和打擊行動,還頂不上達賴喇嘛的一句話。”達賴喇嘛對藏人有多大的感召力,這便是一個證據。

國王失去了王國,就不再是國王,然而達賴喇嘛永遠是達賴喇嘛。就連他的對手也不得不承認他是達賴喇嘛。專制政權對流亡者的一貫策略是,故意無視他們的存在,絕不肯和流亡者的代表人物坐到一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和流亡者的任何公開接觸都是在增加流亡者的政治分量。但是中共當局卻不得不好幾次公開地和達賴喇嘛的代表會談。在這幾次會談中,達賴喇嘛的代表是代表流亡政府,所談的問題是西藏問題,但是中國政府對外否認他們是和流亡政府的代表會談,也否認談的是西藏問題;中國政府只說他們是和達賴喇嘛的私人代表會談,談的只是達賴喇嘛的回國問題。這就表明,儘管中國政府可以不承認流亡政府,不承認有所謂西藏問題,但他們也不能不承認,達賴喇嘛就是達賴喇嘛;而一個沒有達賴喇嘛的西藏總歸是不正常的。

2013年6月,香港的《亞洲週刊》發表了一篇專訪:《中共中央黨校社科教研部靳薇教授:重啟談判解決涉藏問題》。靳薇教授主張當局和達賴喇嘛談判。靳薇教授說,根據她在西藏歷次考察所知,普通民眾說得最多最直接的一句話是:“今生靠共產黨,來世靠達賴喇嘛”。我們知道,在高壓維穩下的藏區,說共產黨不好是有風險的,說達賴喇嘛好是有風險的。因此我們可以合乎邏輯地推斷,這句話的前一半很可能有水分,後一半則是實打實。中共當局總是誇耀它在藏區的經濟建設上作出了多麼了不起的成就,使藏人的物質生活獲得了多麼巨大的改善,以此證明它的政策有多麼成功,藏人過得有多麼幸福,但是靳薇教授告訴人們:“共產黨在經濟建設和物質增加方面的工作做得再多,給予的財富和幫助再多,也不可能抹殺達賴喇嘛在普通民眾心目中的地位,更不可能改變藏族民眾對達賴喇嘛的崇拜和依賴。”

達賴喇嘛宣佈退出政治,就是鼓勵流亡藏人獨立自立,不再依賴于達賴喇嘛,靠自己的力量支撐起局面;同時也是促進國際社會學會和沒有達賴喇嘛的流亡藏人打交道。簡而言之,達賴喇嘛完成了只有達賴喇嘛才能完成的工作,然後又留下了一個沒有達賴喇嘛也能持續存在與發展的事業。

4)中國人民的思想改變會導致中國政府改變它的西藏政策嗎?

答:在現階段,贏得中國人民的同情、理解與支持,尚不足以改變中國專制政府的政策,但是從長遠來看則是一定能的。在中共一黨專制下,藏人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治。唯有中國實現了民主轉型,藏人也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治。

5)今天,中國的自由派遭到嚴厲打壓,在世界的其他地方,自由主義似乎也在退潮。在這種形勢下,藏人的抗爭還有意義嗎?

答:自由主義在全世界的退潮,主要原因就是專制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問題不只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二十幾年前,蘇聯東歐發生巨變,國際共產陣營土崩瓦解。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強。自由民主的力量取得了有史以來最輝煌的勝利。在那時,人們普遍相信,中共專制政權的垮臺指日可待。然而,二十幾年過去了,中共專制政權並沒有垮臺;它站住了,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強大。嚴重的問題是,中共政權並沒有因為經濟上的巨大成功而變得更柔和更寬容,而是變得比以前更專制更蠻橫,並且在國際事務中也不再韜光養晦,變得更高調更咄咄逼人。就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間,我們目睹了整個世界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極其罕見的驚人逆轉。專制中國的崛起無疑是當今世界的第一大問題,它構成了迄今為止對普世價值的最嚴重的威脅。我們希望,自由世界拿出更大的勇氣和智慧,面對這一關係人類命運的挑戰。

6)有些西方人對藏人抗爭的前景很不樂觀,畢竟,在中國,漢人有13億,藏人的聲音猶如滄海一粟,太微弱了。

答:不,藏人的主張是可以贏得漢人的贊同的。其實,中國人是很容易接受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的。

從歷史上看,當中原政府很強大的時候,它常常把周圍的少數民族地區也納入它的勢力範圍。但一般來說,中原政府對邊疆少數民族滿足於統而不治,只要你臣服納貢即可;中原政府容忍不同層次政治實體的相對主權,也就是允許當地的少數民族實行程度不等的自治。說到納貢,其實往往是中原政府倒貼(“厚往薄來”)。為什麼要倒貼?因為要籠絡人心。為什麼要籠絡?因為中原政府知道讓別人放棄獨立別人是不爽的。要讓人家放棄得心甘情願,你就要讓人家知道歸屬你對他自己也有好處。以清帝國為例,按照歷史學家許倬雲在《萬古江河》(這本書在大陸也很流行)一書裡的解說:清帝國是二元體制,漢地體系與滿蒙藏體系。在這種體制下,西藏即便不是事實獨立,起碼也是相對獨立、高度自治的。

1992年,臺灣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會見江澤民,談到一國兩制問題。沈君山說:“西藏倒是應該行一國兩制”。江澤民回答道:“說法是對的,不過現在路已經走過來,不能再回過頭來在西藏搞一國兩制了”。可見,就連江澤民這樣的中共領導人也都很清楚,西藏是應該實行真正的高度自治。只不過因為“現在路已經走過來”,也就是說,中共已經在西藏搞了“民主改革”、“平叛”等等,已經在西藏建立起一黨專制,因此“不能再回過頭來在西藏搞一國兩制了”。如果讓藏人自治,共產黨對西藏的一黨專制就保不住了,這才是中共拒絕達賴喇嘛關於西藏實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據我所知,有不少漢人不肯接受西藏獨立,但是對西藏實行高度自治都能夠接受。主張聯邦制的《零八憲章》能夠贏得大多數漢人異議人士和自由派知識份子的認同,就是明證。

7)達賴喇嘛曾經兩次在推特上和中國的年輕人交流,也曾和中國的律師們交流。對此,中國的年輕人有何種回饋?

答:據我所知,那些參加了推特上交流的漢人,或者是以其他方式瞭解到藏人主張的漢人,大部分人的回饋都是正面的。眼下的困難在於,大部分漢人對西藏問題不關心,其中不少人是不敢關心。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去傾聽達賴喇嘛的講話以及和藏人交流,會招致中國政府的反感,因而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8)漢藏交流會促使中國變得更開放、更寬容嗎?

答:毫無疑問,漢藏交流對於促進中國成為更開放、更寬容的社會是有很大幫助的。尤其是,很多嚮往開放與寬容的中國人擔心,一旦中國變得更開放更寬容,可能會導致動亂和分裂,而藏人的中間路線則有助於打消他們的這種顧慮。

9)川普總統在對華關係上更強調貿易和就業,而不大強調人權與民主,這會對中國產生何種影響?

答:我認為,川普的對華政策不重視人權問題是一個大缺陷。且不說人權問題本身的意義,即便單從貿易的角度看,人權問題也是十分重要的。美國要打好貿易戰,必須打出人權牌。

正如中國學者、清華大學教授秦暉所說,所謂中國奇跡,靠的是低人權優勢。正是憑著低人權優勢,中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廠,它造成了連美國都難以匹敵的競爭力,好資本主義比不過壞資本主義。如果中國依然能保持它的低人權優勢,那麼中國就會繼續保持比美國更強的經濟競爭力,美國的貿易赤字和工作流失等問題就不可能得到根本的扭轉。雖然川普的口號是“美國第一”,但是很可能,就在川普總統任期之內,中國就會超過美國而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不錯,在現在,美國的經濟實力仍然勝過中國。美中之間打貿易戰,美國手裡的牌更多,但是中國的承受力更強。因為中國是專制國家,政府可以把內部的不滿與異議強力打壓下去;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只要川普的若干措施在短期內不能見效還招致一些群體的利益受損,美國人就可以用這種那種方式投下反對票,使得這些措施半途而廢,難以為繼。因此,美國打貿易戰,未必能打出預期的規模和預期的效果,但要是打出人權牌,情況就不一樣了。

打出人權牌還有一個好處:如果你只打貿易戰,中共當局很容易給美國扣上“亡我之心不死”、“損害中國人民利益”的罪名,在國內煽動起所謂愛國主義和反美情緒幫自己解困;如果你還打出人權牌,突顯出你也是為了促進中國人的權利、尤其是為了中國的勞工和底層民眾的利益,中共當局就很難做文章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只有促進中國人權的改善,才能使得崛起的中國不會成為世界的威脅。

10)你認為川普總統的這種外交政策對習近平治下的中國能產生預期的效果嗎?

答:除非川普重視人權問題,否則,川普的對華政策不可能取得預期的成功。

11)“藏漂”是些什麼人?他們如何看待西藏?“藏漂”究竟是一些中國年輕人的短暫的流行時尚,還是一種可能長期持續的現象?

答:“藏漂”大概有三種人。一種是有“西藏情結”的人:他們喜歡西藏的自然環境和純樸民風——在西藏,他們可以放下在內地生活的那些沉重的緊張和焦慮,使心靈得到寧靜。另一種則懷有宗教或類似宗教的追求,他們到西藏有如朝聖。這兩種人對西藏都很有好感,他們希望西藏能保持自己的特色。在未來,這兩種藏漂都不會消逝,而會繼續下去。還有一種藏漂,是有專業技能的人,他們到西藏主要是為賺錢,通常是工作一段時間後就會到內地。

12)有一些年輕的、受過教育的中國人對藏傳佛教很有興趣,你認為這會有助於他們以更加正面的態度看待西藏嗎?

答:當然。那些對藏傳佛教感興趣的人必定對西藏的文化、對藏人更有好感,因此在西藏問題上,他們常常會比別人更同情藏人的主張。


轉載《中國人權雙週刊》
(第205期,2017年3月17日—3月30日)




2017-04-0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